[原创]评左派旗手纪念毛泽东的雄文

牧野征夫 收藏 0 2381
导读:评左派旗手纪念毛泽东的雄文


毛泽东是伟大的马克思主义革命家、军事家、理论家,中国共产党、人民军队、新中国的主要缔造者,对中国革命和建设,为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作出了卓越贡献。纪念毛泽东诞辰120周年,中央早有隆重、简朴、求实的安排,广大人民群众通过正当的纪念活动,表达诚挚的怀念。也有少数左派网站和旗手,借纪念毛泽东之名,流窜各地组织集会,讲演座谈发表“雄文”,拉大旗作虎皮,兜售自己的私货;他们标榜热爱毛泽东,别有用心的歪曲毛泽东思想,用自己的极端和愚昧,臆造、抹黑毛泽东,显露出一股不正当的邪劲。这里以红歌会网发表的左派旗手张宏良、黎阳、司马南、张勤德、秋石客、戴旭等人的“雄文”为例,做一些分析评论。

一、神化毛泽东,制造背弃舆论借助亡灵压活人。

对毛泽东的功绩和毛泽东思想的历史地位,中央决议早有定论,直到十八大没有变化。天安门画像也从没有摘下,毛主席纪念堂照常开放,不存在背弃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的问题。

左派旗手们却竭力制造背弃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的舆论。张宏良《毛泽东思想是党魂军魂民族魂》说,“中国的幸运,是出了个毛泽东;中国的不幸,是背叛了毛泽东。中国的出路,是回归毛泽东。”戴旭《失去毛泽东,中国将百年孤独》(《国防参考》发表)说,所有问题的产生,“放弃用毛泽东这一精神图腾统一各族人民思想意识,只重物质生活不管精神生活,乃是共同的、根本的原因”;“趁中央对毛泽东政治评价的转换之机混水摸鱼,这些怀有阶级报复和投机心态甚至是身负某种特殊战略使命的人,把自己包装成现时代冠冕堂皇的身份,利用门户网站、微博、微信等新兴媒体,从政治、经济、军事乃至文学、道德、私生活等几乎所有方面,对毛泽东口诛笔伐万炮齐轰”。

这些都是毫无根据的捏造。个别人反对和诬蔑毛泽东是有的。中共从没有背弃毛泽东,中国也没有出现过对毛泽东口诛笔伐万炮齐轰的局面。《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是1981年通过公布的,中国门户网站出现在2000年,微博、微信是近年的事,八竿子打不着。

制造背弃舆论的同时,竭力神化毛泽东。毛泽东是伟人,不是神。毛泽东生前也反对称天才、搞雕像等迷信神化。一些农民称神可以谅解,有教授、专家头衔的左派旗手,鼓吹“毛泽东是真正的人世之神”,“对于中国人这样缺少宗教和信仰的民族,其实毛泽东已经成为这个民族的上帝”(韩德强);不可理解。秋石客《毛泽东的生死搏斗》说“毛泽东是新世界、新人类的神”。戴旭过去说“民族英雄毛泽东的伟大不容置疑,但毛泽东的农民本性和帝王思想的历史局限也同样不容置疑”。后半句附和国民党文人的糊涂看法,帝王思想不容置疑毛泽东就不配称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现在改口说“毛泽东个人的目标也不是做开国皇帝”,还采取人神分裂的折中提法,“中国有两个毛泽东:一个是现实世界的人,一个是精神世界的‘神’”;是“整个中华民族的‘神’”;“一些有本族图腾的边疆部落,也自觉自愿地‘尊奉’整个民族的‘大神’,这种情况很类似穆罕默德创立伊斯兰教以统一信仰各异、力量分散的各阿拉伯部落的情况”;“这种行政领导和精神导师合二为一,类似政‘教’合一的体制”。还说“在主流意识形态将毛泽东请下神坛之后,这些势力喊着‘把毛泽东还原成人’的口号,趁机对毛泽东进行‘星火燎原’式的妖魔化,在神的毛泽东、人的毛泽东之后,以虚构乱编和污言秽语,全力打造一个‘魔’的毛泽东”。没有任何文章说毛泽东是“妖魔”,“魔的毛泽东”是戴旭首创的。

把毛泽东请下神坛,还原成人,不是妖魔化。神化、图腾、教宗、妖魔,是四面佛,本质都是愚昧迷信,都是对毛泽东的玷污,是反毛泽东思想的。不过是为了借助钟馗打鬼,搬出尊神亡灵压今天的活人。

二、歪曲毛泽东思想,贩卖左派理论私货。

毛泽东有大量著述,毛泽东思想是一个完整的、丰富的科学体系,包括政治、军事、经济、文化、统战、外交、党建等多个领域,贯穿于其中的精髓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的认识论方法论,就是实事求是、群众路线、独立自主。

左派理论旗手无不歪曲毛泽东思想,贩卖私货。张宏良说,“什么是毛泽东思想?就在于毛泽东思想的两句话九个字:造反有理,为人民服务。这九个字,就是毛泽东思想的核心和精髓。”司马南《人民不死,毛泽东永恒!》说,“我们这些人之所以有共同语言,是因为我们对社会主义乃至共产主义有基本的认同。社会主义、共产主义、马克思主义,其实非常简单,就是两句话,九个字:造反有理,为人民服务。”

造反有理是毛泽东在1939年提出,文革时成为指导口号。事实上造反并非都有理,要看造谁的反,是否符合时代发展潮流。顺天应人的造反有理,倒行逆施的造反无理,所以有肃反、反右、平定藏独等等。脱离时代条件孤立的讲造反有理,别有用心。什么是为人民服务?张宏良说“为人民服务绝不是我们现在所宣传的那样,为了强调这一点,毛泽东把国家和社会的一切,全都打上了人民的烙印”——人民军队,人民政府,人民铁路,人民警察,人民法院,人民教师,人民医院,人民银行,人民币,“毛主席就是在用这种方式告诉人民,这个社会是人民的的社会,这个国家是人民的国家”。理论旗手如此理解毛泽东思想,令人笑掉大牙。北京医院、中国银行、港币没有人民二字,就是不是中国人民的?张宏良还说,“只有毛泽东为自由、民主、人权赋予过实际内容。什么是人权?毛主席建立的免费教育,免费医疗,免费养老,免费住房等,就是最大的人权”。这是扯淡。自由、民主、人权概念出现在毛泽东思想之前,任何概念产生就包含实际内容。毛泽东时代也没有建立完全的免费教育、免费医疗、免费养老、免费住房制度。北欧一些国家免费项目比这些还多。

戴旭号称军事专家,居然说“令人信服的是,毛泽东是按照西方的铁血规则,主要是硬碰硬的军事对决方式赢得成功的”。这是信口开河的扯淡。毛泽东军事思想不是按照西方的铁血规则,是按照人民战争的理论原则百战百胜。

秋石客《毛泽东的生死搏斗》自吹世界各国的学者对毛泽东的研究“还差的很远”,他“手头资料不多,争取把毛主席思想的精华进一步挖掘出来”。除了尽人皆知的毛泽东少年故事,此人挖掘出“毛泽东的个性特点、跟他从小的特别素质有关系。我看出来有几个特点,一是受他母亲影响较大,他母亲信佛,毛主席一生行善,关注大多数的人,这个观点始终没有改。毛主席是不是佛?佛是普渡众生,马克思是解放全人类,本质差不多,属于解读方式不同。信佛是毛泽东信共产主义的思想基础。二是毛主席要做好事,不是简单地撺掇大家行善,他要进行斗争,做好事用斗争的方式完成是毛主席的特色。三是主席从小的胸襟就与众不同,毛泽东的自信的领袖意识。”这种愚昧低俗的“精华”,是对毛泽东的侮辱。秋石客还有一篇《毛泽东的接班战略变化》,红歌会网有《毛泽东主席在选拔培养接班人问题上的磊落襟怀与良苦用心》(宪之)。毛泽东选拔接班人,先选拔后打倒,有深刻教训,这是历史证明了的。这些旗手就是这样歪曲、阉割毛泽东思想,招摇撞骗。

三、为文革翻案,寻找制造动乱的合法依据。

中央决议从理论到实践否定文革,为左派制造造反舆论划下红线,成为他们的眼中钉,誓要拔出而后快。

张宏良重弹全盘否定文化大革命是“政治乱伦”的滥调,说“文化大革命就是从理论到实践的第一次大众民主革命,是大众政治取代精英政治、大众民主取代精英民主的一场伟大演习,她是比法国大革命、十月革命都要更加伟大的人类社会最深刻变革。是中华民族崛起向当今世界贡献的最先进的政治文明”;“开辟了街头革命取代暴力革命的大众民主革命的崭新时代。这是中华民族复兴能够贡献给当今世界最伟大的政治文明。除此之外,中华民族复兴就只能是两手空空,不能贡献给世界任何先进的政治文明”。这是睁眼说瞎话。街头革命中外早已有之。把痈疽说成鲜花,还要贡献给世界,只能丢尽中华民族的脸。

张宏良还有一个可笑的逻辑,“全盘否定文革10年,前30年就站不住;前30年站不住,整个60年就站不住;60年站不住,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翻身解放和领导中华民族站起来的90年也就站不住;连人民解放和民族独立最辉煌的90年都站不住”。毛泽东说自己一生干了两件事,一是和蒋介石斗了那么几十年,把他赶到那么几个海岛上去了。抗战八年,把日本人请回老家去了。对这些事持异议的人不多。另一件事是发动文化大革命,“这件事拥护的人不多,反对的人不少。”张宏良把毛泽东历史功绩都抹杀了,只剩下拥护的人不多反对的人不少的文革。文革打砸抢六亲不认毫无人性,中华民族文化荡然无存,只有一本小红书八个样板戏,不是野蛮;否定文革“整个中华民族就是不值一提的野蛮民族,中国13亿人口就是应该淘汰的垃圾人口”。这种侮辱中华民族的垃圾蛆虫,是中国人的耻辱。

张勤德《当前为什么特别需要提出“促进科学改革”》,肯定文革“十大功绩”,说否定文革“是最大的混淆是非、颠倒黑白;制造了最大的冤假错案;暴露了极少数人最大政治骗子的丑恶嘴脸”。红歌会网宣传《文化大革命是共产主义运动史上第三个里程碑》(作者:瀚海居士)秋石客说出了为文革翻案的动机,“文革是左右斗争的核心,文革不正本清源,左派就永远压在五行山下。”

四、否定改革和特色理论,兜售走回头路的救世假药。

改革和特色理论,是毛泽东思想的继承和发展,使中国富了,得到世界各国称赞。当然也有问题,需要继续深化改革。左派旗手对改革和特色理论,竭尽恶毒丑化之能事。

张宏良说,中国特色理论体系的基础是邓小平理论,核心是“猫论”,猫论是“黑道理论婊子理论,是土匪打家劫舍的理论,把中国社会变成只讲私利而不讲天理的动物世界”,“是与人类文明相对立的理论,是把人类社会拉回到原始社会之前,甚至连高等动物都不如的理论,绝不能成为中华民族复兴的理论旗帜”,“肯定会被世界人民所唾弃”,“中国在世界道义法庭上的被告地位”,“全党全国奉行‘猫论’是其更加主要的原因”。红歌会网陈时秋文章叫嚣绝对不能说改革“三分成绩,七分错误”;“邓小平篡权上台之后,投靠美国,推行一条反革命修正主义路线,复辟资本主义,罪大恶极、罪不可赦、罪恶滔天。中国广大工农劳苦大众、革命知识分子,与邓小平修正主义官僚、买办资产阶级利益集团,资改派利益集团权贵们之间进行的是残酷的阶级斗争!”

否定改革,走回头路,是左派纪念雄文的主题。张宏良说“中国能否复兴,则取决于能否回归毛泽东思想,回归社会主义”;“要实现安居乐业的太平世界,既不能继续两极分化的市场化发展道路,也不能返回苏联式官僚社会主义,只能选择毛泽东的道路”。司马南叫嚷“必须努力阻止中国倒向依附性的资本主义”。

回归什么样的社会主义?旗手们兜售各种救世狼方假药。张宏良的药方有三味,一是学美国,二是大众政治文明,三是虚拟经济。张宏良否认资本主义推翻封建专制是历史进步,说“资本统治却把人类推入了比封建社会更加黑暗倒退的深渊。资本主义社会则是从根本上改变人的本性,改变人的本质,把人彻底兽性化。它把富人变成畜生,把穷人变成牲口”;认为马克思关于共产主义社会设想,“无论从历史还是从逻辑上来看,这都是不可能的”,“共产主义的道路根本走不通”;否定社会主义制度,“苏联东欧根本就不是人民当家作主的社会主义国家,充其量只是官僚社会主义国家”;“今天拒绝交出政权的中国官僚集团之所以把苏联东欧称之为是社会主义国家,完全是维护官僚集团的利益而已”;认为“美国在继承毛泽东政治遗产方面已经领先跨出了半步,如果中国再不努力,将肯定会在继承毛泽东方面落在美国后面”。从学苏联变成学美国,这是张旗手的虚伪的进步。

所谓大众政治文明,“就是毛泽东生前的探索和晚年的实践”,也就是文革。张宏良一面说“社会只能选择‘德才兼备’的精英来管理,不可能找一群无德无才的笨蛋来管理”,一面说“今天的互联网时代,每个人都可以上网自由表达自己的政治诉求,不再需要精英来代表自己进行表达”,“精英政治也就变成了违背历史潮流的反动政治”;“互联网具备了实行大众民主的条件,不再需要精英代议民主了,人民大众可以直接行使民主权力了”;“世界各国的互联网都仅限于电邮电商、聊天联络等日常事务,唯独中国互联网是在探讨关乎国家、民族和人类终极命运的重大政治问题。如同文革初期铺天盖地的大字报充分实现了所有人的政治平等一样,网络则比大字报更加彻底地实现了所有人的政治平等”,“所有这些都表明,精英代议民主的时代正在结束,人民直接表达政治诉求的大众民主的时代正在到来。大众政治时代就是毛泽东思想大放光芒的时代”。张宏良把互联网无政府状态捧上天,似乎忘了美国人在网上骂总统、发表恐怖言论也要依法追究;美国政治家还想借助互联网上年轻的一群扳倒中国,也忘了他自己多次“抗议网络法西斯主义”。

张宏良鼓吹虚拟经济,“今天虚拟经济基础上就不一样了,虚拟经济提供可公有制的实现形式。这个大楼我们在座的不能共同占有,但是这座大楼的股票,我们可以共同占有”;“代表生产资料所有权的股票在全世界老百姓手里高速流动”,“公有制的实现形式具备了”;“网络社会形成了大众民主的物质基础,虚拟经济提供了公有制的实现形式”;“21世纪中华民族崛起的内在依据,就是与网络社会和虚拟经济相适应的大众政治文明。一个电脑一个股票,正在从根本上改变人类的命运和世界的发展”。这是反历史、反社会主义的謬论。经济学者应该知道,网络社会、虚拟经济(股票),在彻底兽性化的资本主义社会早已实现。中国股市也把亿万股民套牢,很多人的股票打了水漂。虚拟经济是在实体经济基础上衍生的。经济是扎扎实实的,任何虚拟和空话,都是骗人。

黎阳的药方是《人间正道公有制》,生存权是一切生命的基础,是真正的唯一的“普世价值”。“资本主义是牺牲生存求发展”,私有制市场经济法则容不得“生存权高于一切”;“私有制每天都在消灭私有财产”;社会主义公有制“才能既确保绝大多数人的生存又确保社会持久发展”,“才是人间正道”。张宏良有一段话似乎批判黎阳的,“国家政权是由官僚组成的,这就使国家代替老百姓占有和管理生产资料,变成了官僚来占有和管理生产资料,所谓公有制也就变成了官僚集团占有制,谁当官谁就占有,谁不当官谁就不能占有,与老百姓没有丝毫关系。苏联公有制如此,中国公有制同样如此”。黎阳也没有说明,公有制是人间正道,确保绝大多数人的生存,为什么他本人跑到牺牲人的生存的资本主义私有制的美国,吃美国人的残羹剩饭。

张勤德的药方是“科学改革”,“革命民本社会主义”,“就是要坚持民有、民生、民主、民力、民族”;“以公有制为主体,以计划经济为主导”,“恢复全民所有制及集体所有制这些公有制的主体地位。人民群众有高举造反有理的旗帜,通过罢工罢课、建立组织、自发游行、街头政治等等一切革命手段进行保卫的权力”;“五大自由(大呜、大放、大字报、大辩论和罢工)为基本方式的民众民主政治”;具体说就是“重庆道路”。很明显,所谓革命民本社会主义是新瓶装旧酒,“五民主义”是对“三民主义”的剽窃。

事实证明,左派旗手把自己打扮成救世主,疯狂诬蔑、反对改革和特色理论,却拿不出任何更好的救世良方,不过是要改日换天。红歌会网文章就叫嚣“越来越多的人开始选择毛泽东思想。而这种选择,正在汇聚成‘敢叫日月换新天’滚滚洪流”。

五、散布政治谣言和谬论,歪曲历史惑乱人心。

实事求是是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的灵魂。学术研究的基本原则是实事求是,有理有据。对此旗手们根本未入流,雄文充满政治谣言,违背常识的谬论,歪曲历史和现实,抹黑唱衰中国,诅咒中国党政灭亡。

张宏良造谣诽谤远超过落马的大V。他过去说中国执政者是“官僚买办集团和汉奸精英集团组成的右派集团”,比“德国纳粹集团、日本军阀集团、意大利法西斯集团”还恶劣,是一群“反革命文化匪帮、反革命政治匪帮和反革命经济匪帮”,“已经成为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最凶恶的敌人”,“也是世界人民最邪恶的敌人,是一群不折不扣的反人类罪犯”;改革是“复辟”,是“在中国特色的旗号下的抢劫”,使“中国大地成为人类社会有史以来最腐烂最肮脏的地方”,“把整个民族在精神上变成了流氓荡妇”;“文革十年老百姓的扬眉吐气”;中国“随时都有可能发生的反革命右派政变,再次把中华民族推到了危急关头”,“陷入大崩溃、大解体、大分裂的历史最惨烈境地”;“左派的历史使命和历史任务”,是“朝着中国政治舞台的中心”,“用革命两手对付反革命两手”,以“打倒汉奸为政治纲领“,通过街头革命,“重新洗牌”;“历朝历代亡国皆亡于汉奸、目前又是汉奸泛滥的中国来讲,汉奸则是头号敌人”。这是歪曲历史,歪曲现实,欺骗民众。中国历朝历代皆亡于专制腐败和外敌入侵,没有一个朝代亡于汉奸。这是历史常识。抗战时溥仪、汪精卫投敌组织伪政府,是历代最大的汉奸集团,中国也没有因此亡国。多年来左派旗手叫嚷“当今中国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正在上演苏联解体前夜”。一派亡国之音人们不禁要问,从头到脚贴满“爱国”标签的左派旗手们,为什么这样唱衰中国,诅咒中国解体灭亡?

张宏良在纪念雄文继续造谣,说“我们的东海、南海,目前正在遭到蚕食和占领,不仅日本,连周边小国都敢蚕食我们领土领海”;“所有这些问题究竟出在哪里?就出在我们这个民族缺少了一样东西?缺少了民族魂。没有了魂的国家如同没有了魂的个人一样,变成了肌肉骨骼样样俱全的活死人”。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东海、南海问题不自今日始,毛泽东时代就存在。越南从1973年起开始抢占我国南沙群岛部分岛礁。白龙尾岛、白头山一部分,以国际主义名义分别划给了越南、朝鲜。

张宏良说,“去年以来,美国出台《爱国法案》,俄罗斯出台《叛国罪法案》”,“当今中国成为全世界绝无仅有、独一无二的爱国有罪的国家”。这又是造谣。俄罗斯没有《叛国罪法》,普京签署的是“国家秘密法修正案”,扩大了“叛国罪”、“间谍罪”和“非法获取国家机密罪”的界定范围。美国2001年颁布《爱国者法案》,是为防止恐怖主义, 2011年奥巴马再次签署,扩大了司法的权限。中国刑法有惩治背叛国家、危害国家安全、投敌叛变、叛逃、间谍等罪条,量刑比俄罗斯“国家秘密法修正案”重得多,情节严重可处无期徒刑和死刑。中国法律没有爱国有罪条款。是否爱国不是由某个人判定,要依据国法。爱国必然遵守国法,违背国法绝不是爱国。“爱国者”张宏良发现那么多汉奸,为什么不敢向国安部门检举?

张宏良号称学者,没有东西方文化的基本知识。他说“西方文化把生命理解为纯粹的物质现象,把人的幸福锁定在感官享受上,用金钱作为人生成败的标志,这就把人与自然双双推向了死路。人的生命本来是一个精神现象”;还说“二十一世纪将是东方文化取代西方文化主导地位的世纪,由于中华民族是东方文化的载体,所以东方文化要复兴就必须以中华民族复兴为前提”。这是信口胡诌。西方文化是指起源于古希腊形成于欧洲遍及北美、澳洲的传统世界观、价值观、宗教风俗等。东方文化是指亚洲、非洲中东等地区包括中国、印度、日本、埃及、阿拉伯等国家的传统世界观、价值观、宗教风俗等。中国文化属于东方文化,不是东方文化的全部。东西方文化都是人类文化,大同小异。西方文化并非把生命理解为纯粹的物质现象,把人的幸福锁定在感官享受上。从柏拉图的《理想国》到黑格尔的《精神现象学》,都是探讨人的精神世界。柏拉图的精神恋爱,西方谚语“幸福在上帝那里”,并非锁定在感官享受上。西方文化自文艺复兴、工业革命后,在科技领域走在世界前列,推动人类社会文明的发展。东方有悠久历史,传承至今。东西方文化只有交流、包容、互补,人类社会才能进步。鼓吹文明冲突、排斥、取代,是人类的敌人。

戴旭的历史知识比张宏良还差。他说晚清的思想纷争,“君主立宪,三民主义,‘德先生’‘赛先生’,乃至‘驱逐鞑虏,恢复中华’的革命口号,中国完全成了一个各种‘主义’泛滥的社会”,“各种思潮凝聚起的政治力量蜂起、群殴,最后导致改革失败和革命发生,大规模社会内乱瞬间带来国家解体”;“中国泛滥了百年的各种西方思潮——从基督教义到宪政等,都被毛泽东思想一扫而空;那些在中国历史上延续了数千年、以儒教为核心的思想陋习也被荡涤净尽”。这不符合历史实际。晚清改革失败和革命发生的原因,是专制腐败的清政府违背历史潮流。中国历经磨难,但国家从未解体。毛泽东思想也没有把三民主义,德先生(民主)赛先生(科学),孙中山的革命口号,延续了数千年以儒教为核心的历史文化,一扫而空。中共反对割断历史。毛泽东思想不是凭空产生的。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中国送来了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来源于马克思主义原理,中国革命的实践,中华民族的优秀文化遗产。

戴旭关于美国军事战略,更是一贯胡编乱造。“C型包围,肢解中国”,“中美必有一战”,耸人听闻毫无应验。现在又不提武力肢解,改口西方对中国战略“文攻”。“美国却按照其全球战略目标,沿着讨伐‘文革’——妖魔化毛泽东——否定毛泽东时代新中国——否定共产党合法性的套路,以顺藤摸瓜达到否定中国现行体制的目的”。这不是美国全球战略,是中国左派的战略。美国和西方首脑人物、学者,对毛泽东是尊重、赞扬的,不存在讨伐文革、妖魔化毛泽东。美国否定新中国、否定共产党合法性,为什么和中国建交?戴旭还煞有介事说“美国在中国安插、培养的第五纵队的力量之大,已到了美国可以作为战略凭借的程度”;“在美国全球传播办公室和网络司令部的统一遥控下,一批被西方价值观召集为第五纵队的中国人、媒体和网站”,“对拥护毛泽东、捍卫国家利益的中国军人进行妖魔化网袭”,并以“自由民主力量”的名义发布“全球反华总动员令”《宁可十年不将军,不可一日不拱卒——XX、戴旭战役意义重大》;有组织、有计划地按照“拱卒、杀士、将军”的既定步骤,“完成其在全球范围内彻底消灭共产主义的意识形态任务,顺便肢解掉中国”。

军事专家研究美国战略,要实事求是,有理有据,至少以官方情资为依据,不能主观臆造,论证要合乎军事常识和逻辑。军事上第五纵队指派在对方内部进行破坏颠覆的队伍。如果美国在中国的第五纵队已成为战略力量,人员编制必有相当规模,请问戴旭掌握几个?为什么不向国安部门举报?美国全球传播办公室和网络司令部统一遥控怎么不召集,要由西方价值观召集?价值观不是组织机构,怎么召集?两国交战,为什么和怎样区分拥护毛泽东、捍卫国家利益的中国军人?美国何时何地以“自由民主力量”的名义发布“全球反华总动员令”?《宁可十年不将军,不可一日不拱卒——XX、戴旭战役意义重大》是网上一篇小议论,怎么成了美国“全球反华总动员令”?美国“全球反华总动员令”只针对戴旭?戴旭有那么重要?除掉戴旭就可以在全球范围内彻底消灭共产主义的意识形态,肢解掉中国?这不是美国战略,是戴旭信口开河自我炒作,主观扩张,牛皮吹破天。

吹牛炒作是小事,张宏良“美国街头革命中,美国人民响应中国农民起义军的呼吁”,“杀尽不平方太平”。虽然是胡扯,但扯出造反杀人的血腥味道了。善良的人们要警惕。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