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包建成的参战经历。凯旋回营

对越反击战幸存者 收藏 0 410
导读:[/b] 记得好像是5月6号,我们坐火车从昆明市回到了成都火车北站。下火车后,部队列队步行到成都火车北站军供站吃午餐,那么多的军人列队行进,很多民众看热闹,一是军人列队好看,二是参战归来,活着回来是英雄,新一代最可爱的人。 部队行进时,在众多的民众人群中、突然我眼睛一亮,在民众人群中,看到我们家隔壁的两个张姓和陈姓的邻居,我一边走,一边和他们俩打招呼,因为队列行进时我不可能擅自出列,我只能兴奋自豪的呼叫那位陈姓的老师,是我上中学时的生物老师,他俩也看到了我在队列中,我好高兴、好激动人心哦,那

包建成战友是成都人,1978年底入伍,本来是其他部队征集的新兵,由于中越之间的边境摩擦越来越频繁,形势吃紧,刚刚启程就被转往了我军某师某团,当兵第67天就上了战场。战后,继续当兵,直至退伍。三十多年来,他始终没有忘记当年的战场经历,以及四年军旅生活的点点滴滴。近年来,他克服实际文化程度低的困难,努力向学,文字水平逐渐提高,并掌握了电脑打字技术。今年秋,他将手书的文字输入电脑,发在QQ空间里,与战友和网友分享。征得他的同意,我将他的这些文字编辑整理发在这里,也让铁血战友分享分享。昨天发表了正文十三章——撤军回国,今天发表正文第十四章——凯旋回营

记得好像是5月6号,我们坐火车从昆明市回到了成都火车北站。下火车后,部队列队步行到成都火车北站军供站吃午餐,那么多的军人列队行进,很多民众看热闹,一是军人列队好看,二是参战归来,活着回来是英雄,新一代最可爱的人。

部队行进时,在众多的民众人群中、突然我眼睛一亮,在民众人群中,看到我们家隔壁的两个张姓和陈姓的邻居,我一边走,一边和他们俩打招呼,因为队列行进时我不可能擅自出列,我只能兴奋自豪的呼叫那位陈姓的老师,是我上中学时的生物老师,他俩也看到了我在队列中,我好高兴、好激动人心哦,那幸福的感觉只有我能体会到,他们知道我当兵就参战,看到我活着回来,回去一定会给我父母亲说:“你儿子打仗回来了”,父母及家人那高兴,自豪、幸福感是可想象的。其实我招呼他们、就是希望他们回家后告诉我家人,因为全公社这一年就二人参战,一个是知青、一个是我,二个城镇兵。就在一周后,我亲爱的父亲和我的三姐,在事先没有通知我的情况下,在我回营房后到连队看望我,那时部队专门为归队战士的亲人、来队探亲作了一些准备和生活接待,我陪父亲也在部队玩了二天,父亲就回家了,那时很多战友的亲属、特别是我们成都当兵的家属,络绎不绝的来到部队看望参战归来的子弟兵。当地政府和老百姓也是自愿的给英雄子弟兵送来慰问品,一段时间部队营房里亲人、老乡,前来探望的的确不少。

参战回国后,在立功评选上,我们班因作战英勇,战绩卓著,牺牲一人,安辉太湖的舒本江烈士、受伤二人班长和云南一个新兵,全班被评为集体二等功,班长和舒本江烈士被评为个人二等功,孙红书和刘社当被评为三等功,我得了一个营加奖。班长养好伤回到部队后调升为连队司务长,立功评奖就和单位评选先进一样,定额分配,负伤的战士原则上都立功,这里有面对面和越军同战生死,幸存下来而又没立功的,也有一枪不放,没有和越军作战,而又立功受奖的,作为我来讲幸存活下来就知足了。中央为所有参战人员、支前民工也发了一些慰问品。

回到营房后,大概6月份吧,连队进行了人员班级,兵种的大调整,我还是在10班,但把我调到了饲养马班去了,当时自己也想不

通,自己表现也不差,为什么就调我去饲养班饲养马呢,天天和马在一起,但军人服从命令为天职。

全连队12匹马,10个班一班一匹,连值和后勤各一匹,每一个人迁养一匹,马是吃稻草和饲料的,每天要给马儿用闸刀闸稻草节、做马饲料。马圈粪便每天轮流要清扫,真是臭味难闻又恶心,当我每一次清扫马便时、都会反胃想吐真难受。12个迁马战士,就睡在马房边的一个房子里上下床铺,那臭味也就随之而来,天天就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上,虽然这样,我也会静静的忠于职守本职,每天认真的饲养,把马牵到营房外放养和洗澡、训练。由于自己不怕苦,不怕累,不怕脏,饲养马近半年时间后的79年底吧,又把我从饲养班调到十班,被连队任命为十班副班长。

我们住在一个小山坡上,每一个班都有一小块土地,副班长管生活,得看这块地种植的菜好不好,其实全连队十个班的菜地,我们班不前也不后中等偏上吧。那时是计划经济,全连队130人左右,每天每个军人只有陆角贰分钱的生活费,猪肉柒角伍壹斤,连队一天只能吃十五斤左右的猪肉、加上其他菜和肉一起、用大锅钞,一般是二菜一水汤。吃饭是列队依次进行,以排为单位就地围拢一圆圈没有餐桌,生活不怎么好,但米饭能让你吃饱,菜难吃不送饭,冬瓜、南瓜做菜,有时我们就在地里讨二个辣椒,在伙食团手抓一点盐吧放在水泥地上,辣椒沾盐吧做菜下饭。国休假部队会餐,有几个菜、没有餐桌,以班为单位喝酒,用一个口盅相互传送你一口、我一口原始不卫生的喝,因为是军人也得战备,所以基本没有喝醉的战士,那一种穷吃也很热闹,当然也有不会喝酒的,我就是从当兵才学会喝酒的。

四年军人义务时间,我也回家四次,第一次是参战后的第一个春节,部队另时放我们成都兵,二三次是病假后回家,第四次是有探亲假,四个生日,第一个是在越南生死线上过的,后面三年都是在营房过的,每到生日那一天,就俏俏用自己的口盅,打二个生鸡蛋加白糖再加开水冲搅拌后喝下,这感觉也是真好哟。

80年连队又选送我到团教导集训队培训,我的各项军事训练木马跳跃,单杠双杠和实弹射击特别是运动坦克射击成绩显著,集训结束,回连队后,80年底又被任命提升为十班班长。81年底的连队三个月新兵队列训练、我是二个新兵班班长之一



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