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被错抓羁押10天睡水泥板 家属质疑警方(组图)

开心老宝宝 收藏 2 247
导读:27日在美兰机场,梁英接到了妻子李长。李长一脸恐惧,惊魂未定。  28日在家里,李长依旧惊魂未定,全身发抖,躲在被窝里抽泣。 .....   27日晚10时许,美兰机场外,梁英终于见到了自己的妻子李长。李长面色苍白,全身发抖,不断抽泣。   他的妻子李长因涉嫌广州市的一起盗窃案,于12月17日在海口被拘留。25日,李长被广州市天河区沙河派出所办案民警带回广州。然而这却是一场“乌龙”,广州警方抓错人了。如今,李长的家属正申请通过法律途径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儋州被错抓女子


女子被错抓羁押10天睡水泥板 家属质疑警方(组图)

27日在美兰机场,梁英接到了妻子李长。李长一脸恐惧,惊魂未定。


女子被错抓羁押10天睡水泥板 家属质疑警方(组图)

28日在家里,李长依旧惊魂未定,全身发抖,躲在被窝里抽泣。

.....

27日晚10时许,美兰机场外,梁英终于见到了自己的妻子李长。李长面色苍白,全身发抖,不断抽泣。

他的妻子李长因涉嫌广州市的一起盗窃案,于12月17日在海口被拘留。25日,李长被广州市天河区沙河派出所办案民警带回广州。然而这却是一场“乌龙”,广州警方抓错人了。如今,李长的家属正申请通过法律途径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儋州被错抓女子回家下车时整个人发抖喊着“我怕”

27日晚21点50分,在儋州家里焦急等了一天的梁英来到了美兰机场。他不停地探头往机场出口内看。李长乘坐的飞机8点过从广州起飞,算着时间,李长应该要出来了。26日下午,广州警方便打电话告诉梁英,说抓错人了,当天下午将派民警用专车将李长送回海口,预计27日早上到。

“从早上7点多,家里的亲属都在家里等着消息。”直到27日下午4点,梁英接到电话,妻子李长将搭乘飞机独自回海口,广州警方因为手续办理的原因,无法亲自将人送回海口。

21点52分,梁英给妻子李长打电话。

“你在哪儿?”接电话的是美兰机场的民警。他们受广州警方的委托,已经接到李长,正准备送她回儋州老家。

“我们有车啊!我们自己可以回家啊!”双方简单商定后,约定在机场外的路边碰头。

李长从警车上走下来,头发散乱着,嘴唇开裂,面色苍白,全身不住地发抖,眼角上还挂着眼泪。看到丈夫梁英,李长一下哭出了声,整个身子瘫软下来。梁英跑过去,拉住李长的手,妹妹李香也跑了过来,扶着她便往叔叔的面包车内走。

“他们把我送到湛江,又说不送我回来。”李长语无伦次地说着,“我好怕,我怕。”

梁英和妻子李长坐在面包车内的最后一排,李长抱着丈夫,头埋在丈夫的胸口。从机场一直到儋州市那大镇,李长一句话也没说,抱着丈夫,身子抖个不停。

期间,广州警方一位自称姓张的民警给梁英打来了电话,“你劝她要平静点,我们会负责的。”

梁英情绪激动:“我怎么能平静下来?10天啊,关了10天!现在她吓得话都不敢说了。”

午夜,李长终于回到了位于儋州市那大镇的家中。

28日上午,李长的状态和前一晚一样,依旧全身发抖。记者试着跟她沟通,问着问着,她便哭了起来。她蜷缩在椅子上,一脸恐惧。随后她起身走回了房间,躺在床上,拿被子蒙住了头,抽泣起来。

邻居过来看了李长,忍不住说:“你看,她精神都有些不正常了。这是吓坏了啊!”

前后共羁押10天“睡在水泥地板上感觉头晕”

梁英和李长都是儋州人。梁英在儋州开着一个家电维修的小店,靠维修电视机等家电赚钱。妻子李长则在外打零工。

17日傍晚,梁英接到了妹妹的电话,“李长被警察抓走了”。梁英记得那天“很冷”,而这天,他的妻子李长在海口市第二看守所内度过了第一个晚上。

警方称,李长涉嫌去年2月广州的一起盗窃案。当时的作案人员因为怀有身孕,不能关押,便办理了取保候审手续。然而取保候审期满后,该嫌疑人并没有到公安机关报道。于是广州警方将该嫌疑人列为了网上追逃人员。而身份信息,正是李长。

一提起在看守所的经历,李长便缩成一团,膝盖使劲往胸口靠。

“睡在水泥地板上。”李长说,“我感觉头晕、头疼……现在都不记得了……他们逼我,问我好多,我都不懂……还把我拷在椅子上。”

梁英赶到海口,一个部门一个部门地跑,“我要证明我老婆的清白。第二看守所的大厅内扫地的阿姨,都认得我了。”

24日,梁英听说广州警方要把李长带回广州。为了不错过见妻子的机会,这一天从中午开始,梁英一直守在第二看守所门口。晚上,梁英也不敢离开,便在看守所外露宿。

25日中午大约11点,广州警方将李长带上了警车。梁英看着他们离开,无可奈何。

这期间,梁英甚至还带上了李长的户口本以及“绝育证”。

“我老婆2009年就绝育了,2012年怎么还会怀孕呢?”梁英解释。不过广州警方只简单说了句“我们会查清楚”,便带上李长回广州了。

从17日被羁押,到27日晚回到海口,李长整整被羁押了10天。

质疑广东警方执法有诸多问题希望尽快恢复名誉

如今再回想起整个过程,梁英的姑丈羊壮翔说:“真是荒唐,太荒唐了。怎么会如此离奇?”

两年前,李长在澄迈老城一家罗非鱼加工厂上班,一天她的身份证、银行卡全部被盗。窃贼拿着她的身份证,到银行改了银行卡的密码,取出了里面所有的钱。“当时,银行的监控摄像头还拍到了那个窃贼的样子,也是个女的。”不过梁英不知道这两者之间是否有联系。

梁英认为,广州警方有好几个错误:“一、他们如何让那个盗窃罪犯轻易地就取保候审了?二、没有调查清楚,就把我老婆列为网上追逃人员,现在科技这么发达,抓之前不能做好鉴别吗?三、我提供了证据,他们为什么不看?四、说好送我老婆回来,怎么又让她独自坐飞机回来,万一出事了呢?五、到目前为止,我们没有接到书面的道歉,释放手续也没有。”

26日,广州警方在告知梁英要送他妻子回来的时候,明确承诺“对此,我们做了的事情,我们会负责,也希望你们放心,心情能够平静些。”

然而,27日、28日,梁英却未能打通广东警方负责此案的彭姓民警的电话。28日,记者试着拨打了广东警方的电话,但是未能接通。

28日下午,梁英在亲友的陪同下带着妻子,去了儋州市司法局,寻求法律援助。他希望能恢复妻子的名誉,“要让广州警方公开道歉,要给我们造成的损失进行赔偿。”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