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红一团”四打探某

武穆山河我神州 收藏 0 296
导读:1979年2月17日,东线55军猛攻谅山北侧重镇同登。在上午的战斗中,右翼163师489团和165师493团遭到探某、339高地、鬼屯炮台越军死死阻住,无法前进。为加快进攻速度,下午15时10分,163师师长边贵祥命令已完成左翼预定进攻任务的487团协助489团向探某进行突击。 探某位于同登南侧约1公里,北面是平顶山鬼屯炮台和火车站,西面是339高地,西南是那敏西侧无名高地,东面是423高地。探某东侧有同登至谅山公路通过,西侧有同登至太原公路通过,西南侧有同登至谅山铁路通过,正是扼守交通要道

1979年2月17日,东线55军猛攻谅山北侧重镇同登。在上午的战斗中,右翼163师489团和165师493团遭到探某、339高地、鬼屯炮台越军死死阻住,无法前进。为加快进攻速度,下午15时10分,163师师长边贵祥命令已完成左翼预定进攻任务的487团协助489团向探某进行突击。

探某位于同登南侧约1公里,北面是平顶山鬼屯炮台和火车站,西面是339高地,西南是那敏西侧无名高地,东面是423高地。探某东侧有同登至谅山公路通过,西侧有同登至太原公路通过,西南侧有同登至谅山铁路通过,正是扼守交通要道的关键所在。探某附近有18个海拔280-300余米的土山(编为1-18号高地),互相连接,山上茅草灌木丛生,多数土山上构筑有环形堑壕、交通壕等防御工事。另有2条简易公路贯穿于土山之间。探某阵地群及周围据点群是越军守卫同登的核心阵地,构成了一个工事坚固,火力密集,互相应援的环形防御体系。除东面的423高地已被487团占领外,其他各阵地还在越军手中。战前163师估计探某阵地群有越军第3师12团的1个加强连在防御。

487团是解放军一支赫赫有名的功勋部队,号称“红一团”。其前身是红一军团第1师第1团,杨得志当过团长,长征中过大渡河就是红1团17勇士抢渡的安顺场。抗日战争时为晋察冀第一军分区第1团,黄土岭战斗时正是1团82迫击炮连击毙了日军的“军中之花”阿部规秀中将。著名的“狼牙山五壮士”,就出在1团7连6班。解放战争时为热辽军区部队,后改编成东野11纵31师91团。平津战役时先遣入关打密云,91团5连率先突击,与敌白刃格斗,打到只剩一个排,战后荣获“密云尖刀连”称号。整个解放战争中,这支部队涌现出了1059名全国战斗英雄和一等功以上功臣。

接到师长命令后,487团团长邓忠华命令2营向探某攻击前进,协同489团歼灭探某之敌。早上发起攻击的时候,支援2营前进的坦克7连12辆坦克在出境不久就全部陷入稻田、河沟和停在陡坡上,没有能够投入战斗。下午17时左右,坦克7连连长李德贵率领拖救出的4辆坦克赶到,随即搭载2营步兵,沿班列及其以北公路一线,从东侧和东南方向对探某发起攻击。

163师战前估计探某阵地群只有越军1个加强连防守,打起来后战斗却异常激烈。越军凭借探某周围的18个高地严密设防,以85加农炮、37高射炮、无坐力炮、60迫击炮、高射机枪、轻重机枪形成交叉火力,斜射、侧射、倒打,步步阻击。加上探某阵地群构筑了大量地堡、A型掩蔽部和防炮洞,外围有堑壕、交通壕,形成了完整的战术支撑点式的防御阵地,因此攻打起来非常艰难。后来通过越军第3师战史才知道,防守探某阵地群的是越军第3师12团4营、2团1营和第3师高炮营,有2个步兵营和1个炮兵营,火力相当强大,远远超出了163师的战前估计。

487团2营沿公路边的山头拔点推进,每攻下一个阵地,越军就组织炮火猛轰,然后又拉上来步兵进行反冲击,双方在各个高地上反复争夺。坦克7连掩护步兵交替跃进,步兵攻击山头时,坦克沿公路向前直冲,沿路击毁越军火力点、汽车、摩托车、炮兵阵地。李德贵连长身先士卒,指挥3辆坦克集火压制越军炮兵,自己率领710号坦克高速冲进那敏西北侧越军炮兵阵地,冲撞碾压,先后撞毁37高炮2门、高射机枪2挺、汽车5辆,彻底捣毁了越军炮兵阵地。

19时35分,487团又派1营3连从玻保向探某北侧无名高地发起攻击,与2营形成对探某东、南、北的三面攻击。战斗非常激烈残酷,黑夜中双方打成了乱仗,2营步兵和坦克也脱了节,形成各自为战。一直打到18日凌晨,2营和1营3连只夺取了探某北面2个无名高地和东面、南面的4个无名高地。2营经一天激战,全营减员144人,已达战斗兵员的三分之一,另损失无坐力炮2门、重机枪4挺。凌晨1时47分,师指命令487团停止对探某的攻击,487团第一次攻击探某失利。

2月19日,163师命令487团2营再打探某。经过17日晚上的血战后,487团2营仍没有查明探某阵地群的敌情,还是判断为有越军1个加强连防守,对越军阵地的坚固性也认识不够。2营在开战以来减员了144人及损失了部分火器,并没有得到补充,就这样匆匆上阵。

487团2营加强了团100迫击炮连和82无坐力炮2门,在坦克7连4辆坦克支援下向探某阵地群发起第二次攻击。

2营的部署是:以6连为主攻,加强82无坐力炮2门、重机枪2挺,从东北侧的1、2号高地突破,沿3、4、5、6、7、8号高地由东向西进攻;5连为助攻,加强82无坐力炮2门、重机枪2挺,从东南侧的18号高地突破,向西沿17号高地及南侧的平台高地进攻,打掉越军的37高炮阵地,协同6连歼灭探某之敌;4连(欠1排)为预备队,随6连后跟进,准备随时投入战斗;坦克7连4辆坦克支援6连向前进攻;团100迫击炮连和2营82迫击炮在460高地西北侧以火力支援步兵进攻;营指在探某东侧的423高地开设,487团副团长胡绍洋加强2营指挥。

19日下午17时30分,团100迫击炮和2营82迫击炮对1、2、3号高地和18号高地进行了10分钟火力急袭。然后,2营82迫击炮向4、5、6、7、8、9、10号高地逐次延伸射击,团100迫击炮向平台高地越军高射炮阵地、13、14号高地逐次延伸射击。

17时40分,5、6连开始向探某阵地群前沿运动。6连在冲至公路附近的洼地时,被越军炮火和1、2、3号高地上的轻重机枪所阻。在团、营的迫击炮火力支援下,6连冲过公路,沿南北两侧展开了部队。6连3排向1号高地,1排向2号高地发起冲锋。1排和3排在重机枪掩护下,以82无坐力炮、火箭筒、炸药包拔点攻击,很快将2个高地攻占。坦克7连李德贵连长率4辆坦克再次支援步兵向前冲击。因710号坦克电台发出的信号不好,李德贵连长带710号全体乘员换乘了705号坦克。在进至3号高地东侧公路后,因步坦难以有效联络,遂与6连脱离,单独冲击,各自行动。4辆坦克边打边冲,相继摧毁越军暗堡、火力点6个、弹药所1座。因没有步兵掩护,1辆坦克在1号高地西侧、1辆坦克在18号高地北侧被反坦克火力击中瘫痪。李德贵连长指挥705号坦克向前猛冲,孤军奋战,直闯到14、15号高地的越军高射炮阵地前,四面遭到火力打击,坦克被重创。李德贵连长指挥坦克打光最后1发炮弹,又命令驾驶员许森、炮长何国献、炮手周创标卸下坦克上的并列机枪和航向机枪,下车继续战斗。越军从四面围了上来,705号坦克全体乘员奋战至最后,周创标、何国献、李德贵先后被敌炮击中壮烈牺牲;许森头部负伤,昏迷在车内。只有1辆坦克自行返回了玻保的进攻出发阵地。

攻下2号高地后,1排乘胜向东南侧的3号高地继续进攻,于19时30分将其攻占。喘息未定之时,西侧4号高地越军就出动了约1个多排的兵力向3号高地发起反冲击。6连急忙进行阻击,连续打退了越军的2次反扑。此时,6连已伤亡较大,弹药用尽,攻势处于强弩之末。激战中,6连连长李金城牺牲,由张新接任连长继续组织全连进攻。不久,张新也牺牲了,团指又命令7连副连长李德金前往6连继任连长。鉴于6连的情况,营指于20时命令预备队4连(欠1排)向前运动,接替6连继续向4、5、6号高地进攻。6连转为预备队,防守1、2、3号高地。

5连向东南侧的18号高地冲击,在经过3号高地东侧时,遭到越军暗火力点射击。副连长周元生立即带领1个班越过公路发起攻击,将敌火力点摧毁。5连1、3排勇猛冲锋,于19时20分将18号高地攻占,歼敌1个加强班。5连继续向西侧的17号高地发起进攻。因为夜色黑暗,3排在沿鞍部向西运动时,迷失方向,走到了相反的东北方向。1排在进至17号高地东北侧时,遭到越军火力阻击,无法前进,与敌形成对峙。战斗中,5连连长牺牲。

4连(欠1排)向4号高地发起进攻,在被越军暗火力点所阻时,副连长亲自操爆破筒跃进,将敌暗火力点炸毁。战士们勇敢冲击,经过半小时战斗,将4号高地攻占。越军见势不妙,以85加农炮、37高炮、60迫击炮、高射机枪向3、4号高地猛烈射击,封锁了阵地前沿,4连一时无法前进。23时左右,越军从6、7号高地出动了约2个排兵力,向2、3、4号高地发起反冲击。4连、6连集中火力顽强阻击,激战2个小时将越军击退。此时,2营3个步兵连加在一起也只剩下168人,不到1个半连的兵力,干部伤亡很大,弹药消耗大半,已难以继续扩展战果。从实战中也能感到,防守探某阵地群的越军远不只1个加强连兵力。因此,2营向师前指请求,停止战斗,等待补充。师前指于20日3时同意了2营的请求,命令2营以4连在3、4号高地,6连在1、2号高地,5连在18号高地巩固阵地,组织防御。至此,487团第二次攻击探某失利。

163师连夜给2营补充了194名战斗兵员和武器弹药,4连1排也赶至战地归建。

20日17时,师前指命令2营继续进攻探某。营指根据前一天的战斗分析了敌情,认为5-10号高地之敌兵力较多,且西靠339高地,北邻鬼屯炮台和火车站,容易得到火力支援,比较难打;13-17号高地之敌虽有37高射炮、高射机枪等火器,但兵力较少,是探某阵地群的相对薄弱环节。因此,2营调整了进攻部署:以4连为主攻,加强原6连的82无坐力炮2门、重机枪2挺,从4号高地南侧沿12、13、14、15号高地由东北向西南攻击,摧毁越军高射炮阵地,再向探某其他越军阵地发展进攻;5连为助攻,加强82无坐力炮2门、重机枪2挺,先拿下17号高地,再向西北沿16、15号高地发展进攻,协同4连会歼守敌;6连为预备队,在3、4号高地待命,准备随时接替4连投入战斗;团100迫击炮连和2营82迫击炮仍以火力支援步兵进攻。在攻击发起前,因鬼屯炮台方向战斗非常吃紧,师前指临时将团100迫击炮连调去支援489团7连的战斗。

20日18时30分,2营82迫击炮对13、14号高地进行了5分钟火力急袭,第三次攻击探某的战斗打响。

因从接受命令到发起进攻只有1个半小时,准备过于仓促,加上天色黑暗,地形不明,4连2排错走到了西北方向,进入5、6号高地之间,遭越军两侧火力夹击,伤亡很大。1、3排在进至12号高地西侧时,也被越军火力所阻,难以前进。4连向营指报告时还报错了方位,称已进入探某西北地区。

营指见4连受阻,急令5连投入战斗,沿17号高地向探某发展进攻,配合4连歼灭守敌。5连在组织进攻时,因天色黑暗,部队夜战经验不足,不愿意散开,冲锋队形过于密集,原担任火力掩护的团100迫击炮连又被调走,没有很好压制越军火力,突遭越军37高射炮、高射机枪火力拦阻袭击,当场伤亡20余人,副连长曾水泉和3排长张立凡都牺牲了。5连队形被打散,各排间失去联系,只有已提为连长的周元生带领7名战士冲过了火力封锁区,但已无法继续指挥战斗。5连的进攻刚开始就告失利。

这时,越军又以炮火猛轰6连据守的3、4号高地,切断2营预备队的增援通道。同时,从9、10号高地出动约1个排兵力向4连进行反冲击,企图将4连包围歼灭。4连顽强奋战,将越军打退。此时2营伤亡较大,4连只剩38人,5连只剩32人,6连也不过只有43人,且4连孤军突出,后援不济,越军又有反冲击的迹象,再打下去非常危险。经请求师前指同意,2营于21时停止攻击,各部队收拢,4连撤回3、4号高地,5连撤回18号高地,6连撤回1、2号高地。487团的第三次攻击探某又失利了。

21日上午,越军从北侧的6、7号高地和南侧的13、12号高地各出动了1个排兵力,向3、4号高地发起了反冲击。2营4、6连联手进行阻击,同时营82迫击炮向越军进行拦阻射击,5连也从18号高地上向越军侧射,将越军反扑击退。很快,越军从南、北两侧各出动1个排兵力再次进行反冲击,又被2营粉碎。 2营接连打退越军2次反扑,先后歼敌60余人。

战斗期间,在车内昏迷一天两夜710号坦克驾驶员许森被炮声震醒,他用机枪消灭了坦克附近的2名越军,然后爬到战伤的709号坦克内。越军再次以手榴弹将他炸伤,但许森强忍伤痛,排除了709号坦克的故障,用一只完好的左手交替操纵2根操纵杆,坚持将这辆坦克开回了中国军队占领的386高地。战后,坦克7连荣立集体一等功,中央军委授予李德贵烈士“战斗英雄”荣誉称号,授予许森“英雄坦克手”荣誉称号。

[原创]“红一团”四打探某


22日上午,越军从火车站、7号高地、14号高地方向各出动了约1个排兵力,向4、6连阵地扑来。4、6连官兵顽强奋战,在营炮火与5连的支援下,将越军反冲击打退,歼敌约100人。

打到这时,2营伤亡极大,全营3个步兵连只剩下了113人,已是战斗力大减。师前指考虑到这一情况,就想把2营换下来,让别的部队继续攻击探某。2营官兵们急了,牺牲了那么多战友,现在撤下来,以后就再也抬不起头,怎么对得起英勇捐躯的弟兄们。不撤,全营打光了也不撤,决不愧对祖国!师前指考虑到部队的士气不能挫伤,哪里跌倒就要在哪里爬起来,2营过去这一关,就等于打出了一支钢铁部队。22日中午12时,师前指命令2营第四次攻击探某。

吸取了三次攻击探某失利的教训,这次从师前指首长到营、连、排、班、炮兵分队的各级指挥员都进行了现地侦察,反复分析、研究了敌情,搞清了探某越军的兵力部署和防御阵地的强弱,重新定下了战斗决心。师里给2营补充了兵员111人,充实了连队建制,大致配齐了干部。战士们以老带新,仔细研究总结了前几次夜战、近战的经验教训。当时鬼屯炮台表面阵地已在21日被489团7连占领,边贵祥命令2个122榴弹炮营、1个85加农炮连、5挺高射机枪转用于支援2营方向战斗,并令487团1营从火车站向探某西侧实施佯动,牵制越军的注意力。2营加强了团100迫击炮连、1营迫击炮6门、师防化连火焰喷射器3具,组织了各连之间及各连与加强的炮兵分队之间的协同动作,决心以两个梯队投入作战,集中主力,逐点攻克,边打边巩固,扎实地向探某推进。

具体部署是:以4连为主攻,加强82无坐力炮2门、重机枪2挺、火焰喷射器3具,首先夺取5、6、7、8号高地,然后由北向南进攻9、10号高地和探某村;6连为助攻,加强重机枪1挺,首先肃清火车站残敌,再协同4连夺取8号高地,保障营主力右翼安全;5连为预备队,加强82无坐力炮2门、重机枪1挺,准备从13号高地进入战斗,向南侧的14、15、16号高地发展进攻,协同4连全歼探某之敌;团100迫击炮连、1营和2营迫击炮组成团炮兵群,在460高地北侧向火车站、6-10号高地、17号高地南侧平台高地、那敏西侧无名高地实施火力准备;师炮兵群向13-15号高地、那敏西侧无名高地实施火力准备;85加农炮连和5挺高射机枪向6-8号高地进行火力压制,支援2营战斗。

22日晚18时20分,师、团炮兵群向探某阵地群进行了25分钟火力准备。18时45分,2营对探某的第四次攻击开始。

4连2排为突击排,从南、北两侧向5号高地发起攻击。师、团的炮火准备非常有力,将越军各高地表面阵地工事大部摧毁,因此2排遇到的抵抗微弱,很快拿下5号高地。3排迅速前出,沿5号高地南、北两侧向6号高地攻击前进。遇到越军阻击时,3排以重机枪掩护,82无坐力炮抵近发射,将敌火力点摧毁。经过13分钟战斗,3排攻占6号高地,歼敌1个班。接下来的7号高地是越军在探某阵地群的主要支撑点,高地上布置了82无坐力炮2门、60炮2门、高射机枪和重机枪各2挺、40火箭筒6具,既能远射,又能近射,火力很猛。在前几次攻击中,7号高地对2营的威胁很大。这次3排早有准备,利用夜暗分三路隐蔽摸到距7号高地前沿约30米处,突然发起攻击,以手榴弹、冲锋枪和火焰喷射器近战歼敌,一举冲上了7号高地。越军猝不及防,边抵抗边退入坑道。3排以2个班封锁坑道出口,用炸药将坑道炸毁,全歼了残敌。3排仅用了18分钟就攻占了7号高地,歼敌36人。3排另一个班在排长带领下继续向8号高地冲击,很快将其攻占。在搜索残敌时,又炸毁了鬼屯炮台通向探某阵地群的交通壕。激战中,师85加农炮9连也从玻保阵地前出,将炮一直推到距越军阵地400米处抵近直射,有力支援了步兵的快速进攻。

4连战斗的同时,6连从1号高地向北越过公路,边打边搜,将火车站附近的残敌歼灭。然后又将火车站与鬼屯炮台间的暗道炸毁封死,这才彻底控制了火车站。

师前指见战斗进展顺利,命令2营迅速纵深扩展战果。2营即令5连投入战斗,从11、12号高地向南扫荡。4连以部分兵力清剿7号高地残敌,主力向南攻取9、10号高地和探某村。

在团炮兵群火力掩护下,周元生连长率领5连发起攻击。在11、12号高地未遇越军抵抗,5连继续隐蔽摸向13号高地。3排兵分三路接近敌前沿,突然发起攻击,一举夺下13号高地,歼敌10余人。周元生连长再次身先士卒带领1排向14号高地发起冲击。14号高地上的越军2门37高射炮突然向13号高地进行猛烈射击。周元生连长命令重机枪压制敌人火力,自己利用夜暗摸到距越军炮位约40米处,猛甩数枚手榴弹,将越军炮手炸死。1排乘势冲上,攻占14号高地,击毙越军5人,缴获37高射炮2门。周元生连长继续带领突击队冲锋在前,利用夜暗隐蔽接敌,发起迅猛攻击,又接连夺下15、16号高地。17号高地南侧平台高地上的越军以37高射炮和高射机枪拼命封锁5连进攻方向。营长接到报告后,命令团100迫击炮连向平台高地进行猛烈射击,成功地压制了越军的火力。周元生连长指挥82无坐力炮抵近发射,打掉了越军几个机枪火力点,然后率领5连奋勇冲锋,相继攻占了17号高地和平台高地。

另一方向上,4连由北向南推进,连续攻占了9、10号高地并肃清了探某村之敌。战至23日凌晨3时15分,2营终于全部攻占了探某阵地群。这一胜利真是来之不易!

探某攻坚战前后历时三天五夜,双方拼尽全力厮杀,堪称硬碰硬的格斗。战斗结束后,战场上尸横枕藉,炸碎的残肢断体和散落的武器弹药到处都是,场面非常惨烈。整个战斗中,487团2营共毙敌456人,俘敌2人,缴获37高炮10门、12.7毫米高射机枪10挺、82和75无坐力炮各2门、60迫击炮4门、重机枪9挺、轻机枪13挺、40火箭筒21具、冲锋枪47支、半自动步枪8支、M79型40榴弹发射器14具、汽车3辆、推土机1台、电台8部、各种枪弹20余万发。2营阵亡40人,负伤152人。其中,5连共牺牲了6名班长和排长,先后换了2名连长、2名指导员、2名副连长,6连先后换了3名连长和4名指导员,可见此战的残酷程度。战后,2营被中央军委授予 “攻坚英雄营”荣誉称号, 5连被广州军区授予“探某攻坚英雄连”荣誉称号,163师炮兵团9连被广州军区授予“英雄炮兵连”荣誉称号,4连3排被广州军区授予“攻坚英雄排”荣誉称号,5连连长周元生被中央军委授予“战斗英雄”荣誉称号。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