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最狠拆迁女市长”被双开 曾自称有尚方宝剑

仓雪 收藏 0 211
导读:晨报讯(记者邹乐)吉林省舒兰市原市委常委、副市长韩迎新昨天被证实开除党籍、公职,其涉嫌犯罪问题已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2011年,韩迎新曾因辖区内拆迁户到中央上访而受到舆论关注。 经查,韩迎新利用职务便利和职权影响,为他人牟取利益,收受他人贿赂数额较大。其行为已构成严重违纪。公开资料显示,韩迎新任副市长期间曾分管市监察局、市财政局、市审计局。并协助市长分管市政府办公室、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市城市管理局、市棚户区改造管理办公室、市政府采购中心等重要部门。 公开报道称,韩迎新曾说过“我不懂拆迁法


晨报讯(记者邹乐)吉林省舒兰市原市委常委、副市长韩迎新昨天被证实开除党籍、公职,其涉嫌犯罪问题已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2011年,韩迎新曾因辖区内拆迁户到中央上访而受到舆论关注。

经查,韩迎新利用职务便利和职权影响,为他人牟取利益,收受他人贿赂数额较大。其行为已构成严重违纪。公开资料显示,韩迎新任副市长期间曾分管市监察局、市财政局、市审计局。并协助市长分管市政府办公室、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市城市管理局、市棚户区改造管理办公室、市政府采购中心等重要部门。

公开报道称,韩迎新曾说过“我不懂拆迁法,不按拆迁法办”、“我有尚方宝剑!你们随便告,我不怕”等言论,而被称为“史上最美最狠拆迁女市长”。2011年,韩迎新更是成为焦点人物。那一年,因门面房被无理强拆,舒兰市市民许桂芹到中央上访,并得到了时任总理温家宝的亲自接待。

早前报道:

上访政协委员回忆与总理对话:泪如雨下,泣不成声

进京上访者许桂芹被国家信访局的工作人员领到楼上:“请按照桌子上的姓名牌子找自己的座位。”许桂芹在进门第二个座位上找到了自己的名字。刚一落座,她看到对面的名字是国务院秘书长马凯,再往左前方看,她真怀疑自己看花了眼,牌子上写着“温家宝”。

许桂芹顿时泪如雨下,泣不成声。一旁的工作人员笑着对她说,“没有想到吧!别哭了,赶紧再想想到时跟总理说的话”。

这是2011年1月24日下午。温家宝总理来到北京永定门西街国家信访局来访接待室,来自天津、吉林、山东、湖北、内蒙古、河南、山西、江苏等8名上访群众向温家宝总理直陈不公与苦痛,总理现场要求随行的各部委积极督办,开62年建国史之先河。

“一会有大领导来见你们”

吉林省舒兰市的政协委员、三八红旗手、49岁的进京上访者许桂芹想不到,她第二次进京上访就见到了温家宝。第一次是去年12月29日,当时她家的门面房还没被强拆。那次上访的结果是,信访局把材料转回了吉林省。

她家在舒兰北城街上两间门面房于1月4日晚被强拆,令她分外气愤的是当地市政府一负责人公开宣称“我不懂拆迁法,不按拆迁法办”,更让人难以接受的是补偿标准按10年前的市价,再打折45%,没有任何商量余地。一并被拆的还有27户商户。

1月24日上午7点40分,许桂芹和丈夫刘明利赶到接待室门口时,前面已经有上百人在排队。8点,每位上访者凭表格在接待室过安检,再开始填表登记。8点30分,一老一少的两位工作人员接待了许桂芹夫妇。

简单对话后,工作人员让许桂芹去楼上204房等消息。头一回到国家信访局,许心里仍有些发毛,她甚至害怕该不会被抓起来。上楼后,她和丈夫开始分头给吉林老家打电话,说自己正在国家信访局上访。

接待室二楼走廊北侧是接待来访者的房间,每间房里有三把椅子和一张桌子。其中,两把椅子在一边。许桂芹记得,就在她和丈夫等待过程中,房间里不时有访民模样的人进出。

中午,工作人员给许桂芹送来了两份盒饭,还倒了水喝。烧鸡块,土豆烧肉,豆腐,大白菜,米饭和馒头。“饭很香,工作人员态度也很好,这让我很意外。”

饭后,一位接待人员开始跟许桂芹做记录,之后,许的情况被打印在纸上。这时,工作人员很慎重地对她说,“一会有大领导来接见你们,你们现在好好想想自己要说的话,把事情说清楚。”许桂芹回忆,当时她有些纳闷,不知道接见他们的大领导到底会是谁。

她和丈夫又在一楼过了一次安检。之后,两人被分开,手机关机后都封存在袋中,许桂芹再次被带到二楼一间会议室。

和妻子分开后,刘明利在楼下继续填表。刚刚填完表格,就看到一群人走了过来,走在最前面的是温家宝。

直到自己的手被总理握住时,刘明利才从泪流满面的状态中回过神来——“温总理,您一定要给老百姓做主啊!”

温总理旁边的人员把刘明利的名字记上。另一个穿得很朴素的人过来对他说:“你不认得我吗?”刘明利说:“我不认得。”一位工作人员提醒说:“这是咱农业部部长韩长赋。”直到回到家,刘明利才得知韩部长前几年当过吉林省省长。

被工作人员带到楼上后,许桂芹几乎是一边哭,一边用圆珠笔在自己上访材料背面写下想说的话。潦潦草草写了一面纸后,总理就走进了会议室。

这是许桂芹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看到温家宝,她注意到温家宝的两鬓有些斑白,“我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心疼,没有想到总理是这样亲切,这样平易近人。”

听到许桂芹是吉林舒兰市人,总理说:“我去吉林,但没有去过舒兰市,你慢慢说说自己的情况”。

刚开始,许桂芹没有哭,可说到自己的店铺被市政府一帮人连夜强拆后,她再度失声痛哭。断断续续中,她一五一十把被强拆的过程告诉了总理。

许桂芹后来说,她记得当时总理一直眉头紧锁,还不时用笔在纸上写着。虽然旁边有电视台的摄像机和记者,总理还是向住建部领导打听什么是彩板房。

刘明利在另一个接待室等着,还从工作人员那儿分了根“长白山”香烟抽。

从接待室出来已是傍晚五点多,许桂芹回家路上心里格外顺畅,她打电话给有着同样被拆命运的张燕,“你们猜我今天碰到谁了?今天可算见阳光了,我碰到温总理了,握手了,把情况反映上去了。”

她原本打算当晚和家人一起下餐馆以示庆祝,但想起记者告诉她说有可能当晚的新闻联播将播出这条新闻,她改变了主意,决定回家看新闻,还打算录下来。但当晚的新闻并没有播出,一家三口等到了新闻联播结束,最终连吃饭的心情都没有了。“新闻联播没播,我当时又有点心灰意冷。”刘明利说。他并不能确认和总理交流过问题就会解决。

但许桂芹见到总理的消息在当晚就传到了舒兰市,尤其27户被拆商户中间。五名被拆户连夜买了几挂鞭炮到步行街燃放,还当街大喊:“见到总理,我们就有盼头了!”鞭炮燃尽,他们在街头抱头痛哭。

然而,温家宝与上访群众面对面的新闻在24日晚并未播出。已上访快一个月的许桂芹得知后心里暗暗担心,“难道(总理过问的)事情中间又出问题了吗?”从市里后来又传来消息,“政府说我们造谣,温总理怎么能见你呢?”

26日下午,所有被拆户请来二十多人的秧歌队在正阳路步行街上庆祝。头一天晚上,新闻联播播出了许桂芹见到总理的画面。被拆户张燕在电话中告诉记者,“能见到温总理,能听到他为老百姓说话,就算拆迁补偿的钱不要了,我们心里都高兴。”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