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戴着有色眼镜看世界几乎不是什么秘密了,拿我们自己来说就常常成为他们这种有色眼镜的牺牲品。他们看我们要不就是“威胁”,要不就是“崩溃”,总是缺乏客观性,充满主观性,为什么他们总是摘不掉这副眼镜?是不想、不愿,还是不敢?

西方摘不掉这副有色眼镜首先是源于根深蒂固的意识形态和价值观之争。由于西方近现代科技、军力、经济等方面的强大,使得西方人对于建立在上述硬实力基础之上的自身文化软实力有着充分的自信,而随着这种自信的不断膨胀,其逐渐演变为了一种迷恋和自大,并在这种对于自身文化全盘肯定的逻辑下判断外界的一切事物,认为只有和西方产生相同价值观和意识形态的东西才是正确的。反之,一切背离西方意识形态和价值观的东西都是错误的,是“大逆不道”的。正是基于此,西方国家才在意识形态主导下进行结盟,以反对不同意识形态和价值观的国家(比如冷战)。当今世界,与西方社会价值观和意识形态格格不入的中国自然而然的成为了西方以此为借口进行打击的最好标靶,所以在他们看来中国做什么都是错的、不对的,如此这般,其还怎么可能客观的看待中国呢?

其次是基于历史的惯性认知。西方简单而粗暴的把自身近代以来的扩展史和在他们这种扩张史之下所导致的他国的血泪史不加思考和判断的移植到了中国的国家发展史之中,认为“逢强必霸、干莫能外”。认为发生在近现代历史上的殖民黑暗和战争会在中国强大后的世界实现再生。这种单一的历史经验主义导致西方国家不愿、不想甚至也不敢去思考中国乃至当今整个世界所发生的种种不同于西方国家殖民史的特点和要素,匆忙的下定结论,先入为主,把中国也包括其他新兴国家统统的划入了自己认知的“黑名单”之中,如此这般,其又怎么可能客观的评价今天世界上正在发生的种种鲜活事件呢?

此外,西方习惯性的“本末倒置”,总是喜欢把手段当目的,把工具当结果的思维特点也是导致其有色眼镜总是摘不掉的一个重要原因。具体表现为西方总是将民主、选举这些国家实现政治统治的工具和手段上升为一种判断是非善恶的标准,并加以道德化,进而以此作为自身认知的一切原则以实现目的化。认为只要是民主就是好的,专制就一定是坏的;分权就是好的,集权就一定是恶的;凡是自下而上选举制的国家都是楷模,而自上而下选择制的国家都是“流氓”。其实不管是民主也好、专制也罢,不论是分权也好、威权也罢,他们都只是国家实现阶级统治的工具和手段罢了,本身根本没有是非对错之分,只要他能适应国家发展的政治需要那就是好的,反之就是不好的,仅此而已(如同邓小平的黑猫白猫论)。更何况民主国家一样有专制,美国堪称世界民主社会的“楷模”,可是国家机器一样无孔不入的监视世界和国民,以实现网络专制与霸权。而威权国家的韩国与新加坡则实现了经济起飞,反观民主却缔造了希特勒的疯狂时代。所以,西方这种手段和目的的错位逻辑与处事方式也变相加速了其错误认知世界的趋势,使得其有色眼镜戴的更牢、更久。发帖者:星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