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应有智慧出招羞辱日本右翼 勿让日本太狂


安倍参拜靖国神社向中韩等发动最新挑衅,中国如果没有什么实际反应,显然不行,那样将是对外部对华挑衅的纵容。如果我们动用大量资源对安倍政权实施报复,又有些不值,那样会把我们自己搞得很累。如果中国的反制行动搞出内部的巨大分歧,甚至形成某种“内乱”,则完全不该。为什么不该,几乎不需赘述。

中国必须反应,而且不应只是口头谴责。但我们的反应应当是相对简便易行的,对自己没什么伤害的。如果中国为了反制安倍参拜发动大规模对日经济制裁,引发反过来日本的对华制裁,再不过瘾两国就在钓鱼岛开打,这样就没必要了,因为我们自己的损失太大了。

以往逢日本重大挑衅,中国公众非常气愤,多次出现过反日大游行。我们认为这样的事情今后也应减少,中国人这样做太抬举日本了,群众示威抗议应当更多是小国、弱国对强权的无奈反应,而中国目前的综合国力已经站到日本之上,我们对日本表达愤怒不应当再像是我们赤手空拳一样,我们应想办法做得让日本右翼搞大游行抗议我们。

靖国神社之争的性质在变化,但中日之间大概说不上是完全意义上的“战略竞争”。日本确实有同中国战略较劲的意思,但中国现在还真有点瞧不上日本,并未把它当成真正的“战略对手”。日本是中国的一个大麻烦,但它的战略潜力既不如俄罗斯,也不如印度,因此日本或许把靖国神社问题当成“战略大事”,中国其实更多是“就事论事”的心态。

对中国总体来说,在靖国神社问题上反制日本,最主要还是“出口气”,不能让日本“太狂”了。因此我们的措施就应围着这个目标设计,我们的行动应当干脆利落,不能变成同日本一来一往的深度纠缠,搞得我们“越来越气”。

此外还有一点很重要,那就是我们得逐渐变得不那么容易被气着,中日之间一方面比谁的措施硬,手段多,另外也在比谁不那么脆弱。如果我们出一招,日本无所谓。日本出一招,我们就非常受不了,那么在相互出招之前,我们就已经输了。

打赢当下同安倍之间的这一仗,我们需看到自己有不利因素。因为安倍的行动非常简单,他就是靖国神社逛了一圈,几乎没什么“直接成本”,可谓再简单不过了。我们如果用太复杂的一个大系统对付他,他不烦,我们自己慢慢都会烦。

因此我们一定要追求反制的相对简单。第一,我们应向全世界大力宣扬安倍干了件坏事,这有基础,因为韩国人在骂他,美国和欧洲舆论也对他持大体批评态度。只要我们做得得当,恰到好处,就能让安倍和整个日本在世界上丢分,这样的话,安倍就输了一半。

第二,我们一定要借这个机会,精心设计几个容易操作的杠杆,能把日本右翼气着,打击他们的气焰,在国际上又被理解,中国人做着也很舒心。我们推出这样的杠杆后,应当造成日本反过来对我们的抗议,但日本进一步反制我们又有难度。

我们认为《环球时报》昨天社评提出的将安倍等人拉进禁止来华的黑名单,以及罗援将军文章提出的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塑日本战犯跪像,就属于这一类既简单易行,又有冲击力的措施。

当然,我们的建议只是开了个头,我们呼吁中国外交当局和相关部门以及人士都开动脑筋,认真商议对策。中国已经如此强大,我们切不可被安倍政府“玩得团团转”,也不能毫无反应,丢了中华之威严。我们应有足够智慧改变靖国神社问题的游戏规则,最终把日本右翼玩弄于股掌之间。 来源:环球时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