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宋联蒙灭金策略是对是错?

所谓的唇亡齿寒,是被引用的最多的一个典故。宫之奇的名言千古之间仍就振聋发聩:虢,虞之表也。虢亡,虞必从之。

公元1211年,铁木真以10万兵马,在野狐岭大破金国40万主力,伏尸百里。完颜阿骨打开创基业时,称唯金不变不坏,于是以大金为国号,希冀千秋万代,延绵不绝,然而,美好的理想,在残酷的现实面前,仍是被击的支离破碎。

如果时光能够倒流,不知道完颜承裕会不会回到护步答冈,看一看金太祖完颜旻是如何以区区几万人马,大破辽天祚帝70万大军?

然而,历史没有如果,这个曾经让宋朝饱尝靖康之耻的北国,在铁木真堀起后,终于尝到了什么叫因果轮回。

贯于踩踏别人的人,尝到被人踩踏蹂躏的苦果,估计滋味是非常不好受的。只是,不好受也得受,出来混,总要还的。

契丹人耶律留哥在金国龙兴之地起义,接着蒲鲜万奴又占据辽东,完颜珣北退回老巢无路,守中都大兴府又胆略不够,最终,竟放弃黄河以北,退到汴京驻防。

退到汴京也就罢了,可是,这个号称不变不坏的国度,竟然异想天开起来,二十世纪,在外国,有一个第三帝国元首,把大不列颠打的奄奄一息,然后才调头东进,去找斯大林的茬。

而在十三世纪,在中国,有一个叫完颜珣的女真皇帝,被成吉思汗打的虽不说是奄奄一息,也是元气大伤,竟然还调头南进,去找赵扩的茬。

两线做战,一直是兵家大忌,可是,完颜珣就是不信那个邪,偏要和宋蒙在两线开战。结果在襄阳一带,被抗金名将孟宗预,孟珙父子击溃。

不变不坏从此每况愈下,从高高在上,到被人踹落云端,三峰山之战后,原则上,金国从虎狼之国变成可以任人宰割的羔羊,此时,这个曾经不可一世的国度,终于成熟了。

有一句话叫做:稻子熟了,就低下了高贵的头颅。

我们说,到了1223年,金国才终于成熟了,深刻的认识到自己战略上的完全错误。可惜知道的太晚了。

但是,完颜守绪毕竟还是低下了高贵的头颅,主动向南宋抛出了橄榄枝,那对于早就知道唇亡齿寒道理的南宋政府,为何又选择联蒙抗金这一违反逻辑的道路呢?

三国的故事,大家都很熟悉,曹操二十五万大军,诈称八十万,占荆州,败刘备,曹阿瞒踌躇满志,统一天下指日可待。

后出师表是这样说的:昔先帝败军於楚,当此时,曹操拊手,谓天下以定。曹操根本不把碧眼儿放在眼里。

当下,练起书法,写一封信给江东小儿孙权,约他一起会猎刘备这头困兽。赤壁之战前,刘备也是被打的奄奄一息,将不过关张赵,兵不过两万,城不过江夏,随时准备跨江南窜,据说是要到苍梧找故旧吴巨。

碧眼儿大可断刘备后路,和曹操共灭刘备,此谓联魏灭蜀,这个称呼不太恰当,但是,大概意思和联蒙灭金是差不多的。

可是,碧眼儿却选择了相反的路,联蜀御魏,结果一把火,烧灭了曹阿瞒一统江山的美梦。

唇亡齿寒的道理,太简单了,可是,难道,当时南宋的将领,包括孟珙这样的名将不清楚吗?

我个人认为他们是清楚的。

但有时候,同样的道理,在不同时候,结果是完全不同的。

先不说宋金是百年世仇,当就完颜守绪快死的时候,还想踩南宋一脚来看,真正不懂唇亡齿寒道理的,恰恰是这个不变不坏的国度。

金国的反复和无信,终于让南宋完全的将其抛弃。说实话,丁亥之变和辛卯之变后,只要是一个正常的人,都会知道蒙古人的本质是什么样的。

金灭后,蒙古人不打南宋可能性的概率,就如同一个正常人可以三天不喝水的概率是一样的。

然而,南宋最终决定联蒙灭金,除了世仇外,说实话,金国的作为实在也太让人不齿了。

另外,联金抗蒙就能抗的住蒙古人吗?

隋末,天下大乱,李渊,王世充,窦建德各自割据甘陕,洛阳和河北。李世民攻打王世充时,王世充向窦建德求援,话说这窦建德不算是一个平庸的人物,抛开什么唐军是正义之师这些俗套话,窦建德出兵支援王世充,策略上并没有错。

那王世充和窦建德也不是发小,也不是同学,也不是老乡,没什么关系,窦建德干嘛要倾国而动?

唇亡齿寒嘛!

最后却在虎牢被劣势的李世民大破,唉,只能用虬髯客见到李世民的惊叹,“啊!真天子也!”

然后,就跑到外国当王去了,可见,和真天子做对的下场,大家都知道了吧。当然,这是特殊情况,正常情况,我个人还是很赞成唇亡齿寒的典故的。

刘备当时的情况,要比完颜守绪更糟糕,最终还是能蛟龙得云雨,终非池中物。如果南宋放下世仇,和金结盟。

古语云,哀兵必胜,穷寇莫追,人在快死的时候,因为有求生的欲望,必要做拼死一搏,而如果这时候有外援,这种求生的欲望就会更强烈。

况且,当时,窝阔台和拖雷有内讧,已经北返,只有速不台留在中原。当然,速不台也是一位名将,但是,如果南宋能坚决和金联盟,南宋的名将孟珙和余玠等人,能力也不输什么塔察儿,还有张弘范他爹张柔。

再看三国,荆州之战和夷陵之战,东吴对蜀汉有杀害关羽,折辱刘备的大仇。然而,孔明还是力主和东吴结盟,共同对抗曹魏。

蝼蚁尚且偷生,如果留着金,完颜守绪是一定会负隅顽抗的,蒙古人也是一定要消灭金的,这样,蒙古人和金是一定会打的火热的,南宋可以趁机进一步整备自己的防线。要知道,孟珙的三层防线理论,被证明是很精辟的。

金国灭亡后,南宋以一己之力,对抗天下无敌的蒙古帝国长达四十余年,南宋诸将,无愧天地。

要说孟珙和张柔的能力对比,我确认,孟珙肯定要强于张柔,因为蒙古人当时是天定的强者,而张柔等于顺天而为,相比,孟珙就是逆天而动,逆天而动却能威震敌军,且寿终正寝,这才是真正的强者。

回到主题,联蒙抗金是对是错?个人认为,当时南宋政府还是可以和刘备和孔明学学,暂时放下国仇家恨。

刘备:孙权闻先主住白帝,甚惧,遣使请和,先主许之。

孔明:且遣使聘吴,因结和亲,遂为与国。

单纯为了政治来看,反正蒙古迟早都是要打南宋的,而金国一蹶不振,要恢复成一头猛虎,理念上,可能性不太大,让金在前线当炮灰,我看行!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