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滨州:黄河大桥收费逾27年 公车一律免费通行


山东滨州:黄河大桥收费逾27年 公车一律免费通行

图为位于滨州黄河大桥南侧的收费站。

滨州市南北交通大动脉的黄河大桥,修建于上世纪70年代,至今已收费27年,超过了“经营性公路收费最长期限为25年”的国家规定。现在该黄河大桥南来北往的多是上下班、走亲访友、办业务的人,该桥违规继续收费,引起了两岸群众的不满。假如滨州市民居住和工作地点恰巧分布在大桥两岸,每周工作5天,每天往返过桥费20元,一年下来将支出5000元的过桥费。而从长远看,滨州黄河大桥收费成了一道关卡,阻碍了滨州黄河两岸的经济和社会交流,造成了滨州市南北两岸的经济“断层”。

一条收费逾27年的黄河大桥,从当初的“民心工程”蜕化成了“伤民工程”,伤透了大桥两端及周边居民的心。但即使处在日渐汹涌的反对浪潮中,滨州黄河大桥仍“力排众议”,将再多收费4年。为此,滨州黄河两岸的群众不断来电质问这座大桥收费的合理性。

从短期来看,滨州黄河大桥收费损害了广大群众的利益,引起了市民的不满;从长远看,滨州黄河大桥收费成了一道关卡,阻碍了滨州黄河两岸的经济和社会交流,造成了滨州市南北两岸的经济“断层”。

“民心工程”,收费已逾27年

作为滨州市南北交通大动脉的黄河大桥,修建于上世纪70年代。其诞生之初,是以改善交通出行的便民惠民工程面目出现的。

关于黄河大桥修建的昔日场景,滨州市高新区小营街道办皂户杨村的杨守信(化名)记忆犹新。他告诉记者,未通大桥前,滨州黄河两岸交通不便,“隔河如隔天,渡河如过鬼门关”,“一遇冬冰夏水,渡轮都没有了”。所以在修建之初,深受黄河隔离之苦的广大群众如拨云见日,积极支持全力配合。“我们出义务工,帮着修大桥,盼着我们的生活有个大变样儿”。

“畅达”的出行环境在持续10多年之后的1986年,随着收费站的建立戛然而止。维修加固的黄河大桥在南岸建起了一座收费站,对来往的车辆征收通行费。从此,滨州黄河大桥挥手告别免费,进入收费时代。而这不得民心的收费,从此再无间断,整整持续了27年之久。

皂户杨村的刘艳萍(化名)说,从她记事起,黄河大桥就一直收费不止。据记者了解,如今黄河大桥上竖起了3米的限高架,大卡车等运输车辆往往改走东侧的公铁大桥或浮桥。小轿车和公交车,构成了滨州黄河大桥的通行主力军。可以说,滨州黄河大桥已经变成了名副其实的“民生桥”。滨城区一位市民说,现在黄河大桥南来北往的都是上下班、走亲访友、办业务的,“都是关系老百姓一点一滴的事情”。而这老百姓的民生事,却因黄河大桥多年收费苦不堪言。

对于对这些车辆收费,自然令广大市民严重不满。而黄河大桥对公车则又“另眼相待”,更激起了市民的反感。

“身份歧视”,公车凭啥免费通行?

刘艳萍告诉记者,黄河大桥通行费为“每次10元”,而且“滨州黄河大桥是我见过最‘大公无私’的,无论本地外地车都要交费。”其实,刘艳萍并不知晓其中内情,黄河大桥收费向来“公私分明”——即私家车收费不已,公家车畅通无阻。

假如滨州市民居住和工作地点恰巧分布在大桥两岸,那“每周工作5天,每天往返过桥费20元,每月就得400多元,一年下来将近5000元的过桥费支出”。为了降低常年往来车辆的通行成本,黄河大桥提供办理季票优惠。据记者了解,季票最优惠的为每季度100元,但这种优惠只有小营街道皂户杨和道旭两个村庄才可享受。“黄河大桥占了我们的土地,我们享受最大折扣的优惠”。而普通私家车季票为400元,出租车因大数量团购每季度是210元。

虽然私人车辆能享受季票优惠,但和公车比起来,优惠力度只算“小巫见大巫”。据悉,黄河大桥自收费伊始,就对公车“另眼相待”,一律免费放行。

据滨州高新区和博兴县部分公职人员透露,只要开着公车到滨州市办事儿,经过黄河大桥一律免缴通行费。“只要拿出行车证,落实具体单位,车辆可以直接通过。”公车享有的这种特权,似乎早已有之且心照不宣。

对公车宠爱有加,对私车收费不已,“与民争利”的黄河大桥收费性质暴露无遗。

12月5日14时左右,记者来到黄河大桥收费站,5分钟的时间里南来北往经过的车辆就有100多辆。“办月票的不算多,每天这大桥得收多少钱啊?!”附近的一位村民说。搜刮着平头老百姓,却对“不差钱儿”的公车放行无阻,自然令市民们心生不满。

“与民争利”,收费成众矢之的

横亘黄河两岸的大桥收费站,因为种种不得人心的举措,业已成为滨州市民抨击的众矢之的。一位出租车司机调侃道:“来滨州和人聊天,想要骂人的话,只要谈到黄河大桥,没一个不骂的。”黄河大桥收费,在市民心目中的形象早已一落千丈,成了抗议的中心。

博兴县一位市民告诉记者,因为黄河大桥收费站的存在,多数情况下他都会选择开车去淄博购物娱乐。“我们这儿距滨州市区30公里,离淄博市中心40公里,往来淄博畅通无阻,哪有这么窝心的收费站?”他甚至认为,收费站存在一日,博兴县消费群体就会整体南移,黄河两岸难以真正实现畅通。“从长远看,这对滨州发展很不利。”

皂户杨村的一位年轻车主则抱怨,因为黄河大桥收费站长期收费,当地的经济潜力一直没有充分发挥起来。“我从村里坐公交车到河对岸,要3元钱。从河对岸坐公交车到长途汽车站,才要1元钱。出行成本这么高昂,我们的经济还怎么发展?”

另据记者了解,滨州黄河大桥收费期限早已超过2004年国务院颁布的《收费公路管理条例》“经营性公路收费25年”的规定。而在黄河大桥一侧的公示牌上显示,在收费27年之后,黄河大桥还要继续再收费4年。

[相关链接]

经营性公路收费期限不得超过25年

记者查阅到,国务院颁布的《收费公路管理条例》第14条规定“经营性公路的收费期限,按照收回投资并有合理回报的原则确定,最长不得超过25年。”滨州黄河大桥自1986年开始收费至今,收费年限已超过27年。而按照收费站东南侧《收费站公示栏》显示,大桥收费期限将至2017年,整个收费年限共计31年,远远超过《收费公路管理条例》的规定。

大桥免费有先例可循

2012年10月7日,河南省收费公路专项清理工作领导小组在郑州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从10月8日0时起,无论货车、客车还是小轿车,从郑州黄河公路大桥通过时,都不用再缴纳通行费。至此,作为河南省第一条收费桥梁,郑州黄河公路大桥将结束26年的收费历史,正式回归公益。

郑州黄河大桥免费通行的新闻,在舆论界引发了广泛关注。舆论除了关注郑州黄河大桥免费,将有力推动中原城市带实现无缝对接外,更期待此事能如多米诺骨牌效应,在全国引发连锁反应,从全局上惠及民生。收费26年的郑州黄河大桥实现免费了,收费27年的滨州黄河大桥还要让人们等多久?

来源:中国新闻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