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改委年末遭冷遇 地方都跑国土财政部要地要钱

122师广播员 收藏 0 73
导读:魏晋时代,风流名士以清谈为风尚,被王羲之贬为“虚谈废务,浮文妨要,恐非当今所宜”,后人更是批评两晋亡于清谈,遂后有顾炎武“清谈误国”之说。 “空谈误国,实干兴邦”,习近平总书记的话直指当今的改革弊端。于是,变化随之而来。 12月25日11点45分,北京三里河月坛南街38号的国家发改委门前静悄悄,左侧传达室的小门紧闭,门前稀稀落落地停着几辆自行车,在寒风中诉说着孤寂。这让人不禁感慨,曾经的车水马龙、官商匆匆,如今已一去不复返了。 有人失落,自然就有人得意。距发改委500米左右的财政部门前,一


魏晋时代,风流名士以清谈为风尚,被王羲之贬为“虚谈废务,浮文妨要,恐非当今所宜”,后人更是批评两晋亡于清谈,遂后有顾炎武“清谈误国”之说。

“空谈误国,实干兴邦”,习近平总书记的话直指当今的改革弊端。于是,变化随之而来。

12月25日11点45分,北京三里河月坛南街38号的国家发改委门前静悄悄,左侧传达室的小门紧闭,门前稀稀落落地停着几辆自行车,在寒风中诉说着孤寂。这让人不禁感慨,曾经的车水马龙、官商匆匆,如今已一去不复返了。

有人失落,自然就有人得意。距发改委500米左右的财政部门前,一辆外地牌照的小汽车静静地停在那里,阳光一晃,光彩照人。年关将至,前来财政部争取转移资金的地方官员开始多了起来。

如今,地方项目有的是,差的是土地和钱。于是,安徽某驻京办人员改变了工作方向,“发改委可以少跑了,多余的时间花在跑财政部和国土部上了。”

改革步入“深水区”,政府主管部门成为了改革最大的障碍,“正确处理政府与市场关系”,这第一刀,便从发改委开始。

革自己的命

3月16日,原国土部部长徐绍史以国家发改委主任的新身份正式亮相。长期从事国土工作的徐绍史,上任后面临的第一件事便是大胆改革。如何推进行政审批制度改革便是第一个硬骨头,而如何啃好这块硬骨头,自然彰显新任主任壮士断腕的决心。革自己的命,简政放权对发改委无疑是一块最好的试金石。

中编办对此充满期待,要求发改委在简政放权上,放的要彻底,加强的必须要加强,不能拖泥带水。

目前国务院各部门行政审批事项还有1700多项,本届政府下决心要再削减三分之一以上。自2001年启动这项改革以来,先后分6批取消和调整了2497项行政审批,占原有总数近七成。这也就是说,剩下的30%留给了徐绍史。

不难想象,放权有多难。

至今,发改委有审批权限的部门仍然不少,除基础产业司外,投资司、经济运行调节局、高技术司、外资司、经贸司等,均保留有对项目、价格等方面的管理权。去掉过多、过繁且不透明的行政审批,不断减少审批总项目,留下的便是多年啃不动的“硬骨头”。

这些导致发改委长期具有“重微观轻宏观,重审批轻规划,重发展轻改革”的特点,带有强烈的微观管理职能,而外界对发改委“权力比较集中”的议论概莫源于此。

经济发展不是审批出来的。著名经济学家张维迎放出狠话,发改委不要打着改革的旗号,干着反改革的勾当。

因此,行政审批权减少或下放,从体制机制上最大限度地给各类市场主体松绑。也就是说,审批权改革应扩大到更大范围,特别是医疗、教育、养老等民生领域。

“四万亿”纠偏

“上北京,可以不去王府井、天安门,但38号非来不可”。38号是哪里?这里正是审批、核准、审核重大建设项目的国家发改委办公地所在。

同样的12月,却有着不一样的温度。2011年12月20日,“要钱跑项目”的各路人马齐聚发改委,成为那个冬天一道独特的风景。当时的一个大背景是,中国的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速大幅下滑,创下了2003年以来的新低。

攘外必先安内。

追溯至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扑面而至,凶猛又可怕,中国也难置身事外。随着危机对世界经济的冲击,中国经济增长放缓也开始显山露水。2009年,中国进出口贸易对GDP增长速度的贡献是负4个百分点。为了抑制经济过快回落,中央推出四万亿的投资刺激计划。

不过,过去的“四万亿”的刺激政策,暂时稳定了国内经济,但危机却被延后,而且变本加厉。好在这届政府清晰地意识到了这一点。今年两个“盘活存量”的表态,显然是对“四万亿”政策的纠偏,前一次是“刺激”,动增量,这一次是“紧缩”,动存量。

两个一起动,威力更大。从现在汇率的升值和利率的居高不下看,其根本就是要保护国内的劳动密集型产业,也就是保证就业和社会稳定,这是政府的底线。

如今,政府的首位目标已经不是增长,而是结构调整,而结构调整只有通过改革与创新才能实现。这个表态表明了这届政府的执政思路:政府只做最需要政府去做的事,其他的交给市场去做。

改革进行时 中国渴望市场化改革,不是一天两天了。

当前,中国经济发展已无法再倚重粗放式的投入,亟须审视政府与市场边界,为经济发展减负减压,而真正的改革会导致未来经济的弱增长,这需要度量。

问题是,政府怎么转型。

“减少审批。”广东省发改委主任李春洪在今年3月的回应如雷贯耳。他认为,“要想推动整个社会,或者是企业的转型升级,首先需要政府的转型升级。”据他调查,企业依法走完审批流程,最短时间需要310天,“按照这个干,市场早就没了。”

因此,过去的改革始终备受争议。用张维迎的话说,过去60年没有什么成功的。从全世界的情况来看,计划这个东西基本就是一大批聪明的人干了一件傻事。

新的变化随之而来。自今年以来,拜访发改委的地方官员减少了,更多的去拜访财政部、国土部及央企。

中国的改革,有人认为,在一定意义上,要看发改委这个部门本身改革的变化。中国渴望市场化改革,但如果不首先解决泡沫经济的问题,改革就显得苍白无力。

历次改革,发改委都是大家议论的焦点。为什么呢?因为它管投资,它的审批事项多如牛毛,通俗的话就是权力比较集中。

因此说,加大发改委转变职能的改革迫在眉睫。在发改委“三定”中,它的第一部分“职能转变”比任何一个部门的要求都多。今年职能转变推出的十项职能当中,相当一批都和发改委有关系,第一条就是投资项目。管得过多、过细是问题的一方面。

另一方面,发改委也有加强完善职能的这个任务。比如规划、经济的预测、改革,这些都是给发改委提出的非常现实和紧迫的任务,而审批只是问题之一。

放权是改革,加强也是改革,发改委便是如此。尤其是中国13亿人口,各地经济发展不均衡。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央政府不得不开始动真格的了,就是在最短的时间内,利用最有效的手段,使得经济能够持续、健康没水分地去发展,足矣。

来源:华夏时报 作者:杨仕省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