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基因的问题在于真相受压制!

六方会谈 收藏 6 41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转基因的问题在于真相受压制

一个媒体人看崔方之争:方舟子与转基因不得不说的事!


文/金微


方舟子与崔永元关于转基因之争引起广泛关注。由于信息量大、专业性强,普通公众可能难以看清真相。这里结合个人经历和认识作些解读。

在这场争论中,有人总是喜欢拿双方背景说事,称崔永元是主持人,而方舟子是生物化学博士是科普作家,在转基因问题上后者更有发言权,这实际上首先将转基因话语权授予了方舟子。

转基因主粮与每个人有关,事关公众的知情权,按理每个人都有发言权。如果转基因真好,真的没有问题,应该真金不怕火炼,不怕关注不怕争论。但方舟子一再宣称崔永元没有资格谈转基因,好像转基因弱不禁风,一议论就垮?

方舟子等人总是说,转基因是科学问题,但中国的转基因真是科学问题吗?不是。


转基因的一点背景

我不是转基因专家,只是一名普通媒体人,从2009年底开始关注转基因,也经历前后这场长达四年的争论。四年前,公众对转基因知之甚少,整个社会像是处于于沉睡之中。

如果不是因为2009年农业部颁布转基因安全证书,可能这个问题的沉寂不会打破。当时发生了一件事,农业部颁发转基因安全证书时,作为全球最大的水稻生产和消费国,中国即将打开转基因水稻商业化种植的“闸门”。

但是这一过程十分隐秘:一家国外通讯社最早发现这个消息时,它被摆放在一家“几乎很少更新”的专业网站上,混杂在“2009年第二批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证书批准清单”中。有报道称,连几乎每天都要去看一眼的绿色和平组织工作人员都没发觉。

一家国外通讯社是美联社,他们春江水暖鸭先知首先披露了这一消息后,在国内很多记者尚不知转基因为何物的时候,报道自然有些困难。当时,国内的报道主要是财经领域,由于天然的专业壁垒,这种话语容易禁固在一定的范围内,难以到达普通社会层面,自然难以引起社会公众的关注。

当时转基因专家提到转基因的好是:减少农药、解决粮食问题等,而没有多少安全问题的讨论。那时开始,我有意识地关注此类问题,对于将转基因与阴谋论联系起来声音,我也是半信半疑。

印象中,第一次看到对转基因食品质疑的声音是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郑风田,他文章后面有一段话:中国人对转基因主粮无知者无畏,在全球远未达到共识的情况我们贸然进行转基因水稻商业化种植,这种‘敢为天下先’是不是太超前了?”

之后,我在一个场合偶尔听到一位留美教授的演讲,她上台时说:“这是件天大的事,我现在脚底下像是踩着浮冰,不知从哪说起,希望大家一定要关注。”

我感觉到目前舆论僵局的背后是否存在着什么,为什么学界对此有如此大的反响,而普通公众却是默不关心。为何当初要偷偷摸摸颁布转基因水稻安全证书?

转基因安全证书颁布后,转基因推广已箭在弦上,当时国内有很多激烈的反对声音。记得曾采访中科院教授,他在电话中里很沮丧地说“现在国家都批准了,就要商业化种植了,我们说也没用。”

支持转基因推广的观点“转基因是科学,转基因提高产量,美国人民吃了十几年,转基因没有安全问题。”但接触了很多学者,问题并不是这么回事,对比主流媒体上关于转基因的观点,总之就是是反对一方则用铁一般的事实揭示这些宣传背后存在谎言,有海外华人在对比双方的观点后,直指这些宣传转基因的材料就是来自转基因公司的宣传材料。

作为一个普通人,虽然开始不懂,但可以学习可以对比吧,可以甄别这些结论的差距在哪吧?比如转基因推广者经常提到“转基因安全是世界共识”,就连学界都有如此多的分歧何来世界共识。

再如,他们经常引用联合国卫生组织报告证明转基因安全,但他们只是断章取义,比如联合国粮农组织报道说迄今为止(截止于2003-2004)尚未有重大健康或环境危害的可证实的报告,紧接着便说到了风险:“然而,目前没有没有发现负面影响并不意味着不会发生,而且科学家一致认为,我们对生态和食品安全过程的认知尚不完备,还有很多有待了解。”

这些话他们从来不说,只是选择性地传播。再看下来,对转基因的质疑早在十几年科学界就存在,没有科学共识,有也只是转基因利益相关方的共识。

我在想,这些为什么我不知呢?可能是因为我不是科学家,学识不够,接触渠道有限,关注仅限于自己关心的事。

前段时间,北京798艺术家联名反对转基因,我意识到还有个问题:传播的阻隔。

11月30日,这些艺术家们举办完转基因展后,我们一起吃饭,我们也问起,艺术家怎么关注转基因了。主持此事的艺术家说,他们是因为小崔和方舟子论战,才开始关注转基因的,他还特意去问了美国朋友,才知道转基因并不是那么好,其中有个美国朋友在现场还说,“这不是什么好东西,很多美国人反对,我不明白为什么中国还要引进?”

另一个艺术家正好在美国,他于是像小崔那样跑到超市调查,并没有像方舟子所说的“美国超市到处是转基因,美国人70%、80%的食品都是转基因。”

当时,我们问了一句:“转基因在中国争议三年多了,为什么你们今天才关注到?”

这个问题,艺术家也无法回答。虽然现在媒体对转基因报道的多,但是每个人的工作不同,关注点不同,如果不触及到自身的利益,是很难全身心地研究,专业的分工将每个人限定在自己的空间内。

加上转基因争议,他们更信赖科学家的说法,质疑转基因是愚昧无知。这种话语的印象,让很多人自然地相信群科学。加上提倡科学是第一生产力,打上科学标签的转基因一样没有多少质疑。

这可能正是传播的阻隔,让很多人对转基因食品不闻不问,不关心不讨论。


各种暴力针对质疑转基因

当转基因问题开始受关注时,社会上开始出现很多对转基因了解的专业人士,无论在传统媒体还是网络空间,他们告诉公众转基因无害,转基因是科学等等。

就在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因为微博上支持崔永元,有打着科学身份的人士教育我:文科出身的记者对涉及科学的话题最好是不掺和。让欠缺基本科学素养的文科出身记者来掺和涉及科学议题,勉为其难。

这只是我收到的非常客气的一种劝说,几年前我报道转基因,才知道什么叫客气。各类语言的攻击扑面而来,各种人身攻击和谩骂,比如在报道转基因援引不同学者的观点就是妖魔化转基因。

同样是这个闻名的方舟子长期将对质疑转基因的记者进行人身攻击和谩骂,比如将为列为新语丝榜不良记者榜,称是“造谣惯犯,用谣言反对转基因。”任何记者,报道转基因的不同声音就像惹了他爹妈,就要被他示众。

对媒体的打压,使得质疑转基因的声音无法传播,学界对转基因真实看法无法传达公众层面,继而达到进一步封锁舆论的目的。

就像他如今任何质疑转基因的人一样,他施展起这类的语言暴力让人生畏。

质疑转基因就要被他睚眦必报。在各种舆论的攻击中,个人的情绪难免失控,有时让人气急败坏的骂娘。而这些骂人的话则会被方舟子倚重,他会特意拎出来作点评或者向媒体诉屈,展现自己受迫害的样子,恶人先告状。

由于转基因是个相对专业性的领域,方舟子利用自己生物化学博士的身份大放舆论。对于质疑转基因的声音,他通常的作法是从专业方面找出一个错误,继而无限地放大,上纲上线地人身攻击,继而对他人所在单位进行嘲讽,甚至是威胁。

方舟子具有双重身份,A面是科普,B面是打假,科普不了你就来打你假,“你不是专业人士、你用谣言反转基因,你敢质疑国际权威机构、你敢阻碍中国农业的发展。”

崔永元有一段话说:“我晚节不保,我不要以前的好形象。那个公众形象没有用,我觉得公众的生命安全更重要。我不能因为以前是政协委员、全国著名主持人就端着,我才不端着呢,那不是我。如果都认为我形象很好,那你们看错了,我有“土匪”的一面。”

一个社会名人,与方舟子对抗,需要付出很大的勇气,要承受很大的压力。尤其是他几十年成长的任何一个隐私都有可能被方舟子检索到,他的手段就是找别人言辞破绽或者文字漏洞,或者私生活,然后大作特作文章。再加上背后强大的舆论工具,只要有点破绽,足可以让一个人的形象毁灭。


方舟子与转基因

三年前,我无意与方舟子结怨,一篇对转基因商业化质疑的报道,方舟子并没有对文章说什么。而是发现我一人个人博客上的采访手记,他加上几个按语就开始人身攻击,全然不顾事实没有逻辑。

我当时有些愤怒,索性拿起笔来和方舟子干。一年时间,写了十几万字揭露方舟子的文章。我对方舟子推销转基因的总结是:“你和他谈事实,他和你谈科学,你和他谈科学,他和你谈政治,你和他谈政治,他和你谈权威”。

方舟子在对转基因质疑进行打压时,也同样奉行这样的策略:科普不行,就来污蔑;污蔑不行,就来人身攻击;攻击不行,就来政治陷害,再到单位告状。

方舟子不仅把自己打扮成科普作家,还扮演学术警察、道德法官,当然,最大的身份还是转基因推销者。

任何对方舟子的历史有所了解的人,自然就会关注方舟子和转基因的关系。

中国只要关心转基因问题的人都知道,方舟子是转基因食品的铁杆支持者和推销者,任何对转基因食品安全提出质疑的学者都会遭到方舟子条件反射般的攻击,哪怕作为中间派的袁隆平也不例外。

记得2012年两会的时候,袁隆平的超级水稻成功。因隆平说了句“超级稻绝不含有转基因”,几天后,方舟子网站新语丝置顶文章《袁隆平正在阻碍中国农业科学技术的进步》,对袁老展开人身攻击。

我们公众当然现在知道的是方舟子对转基因的推崇,却不知他对质疑转基因的学者的迫害。早在世纪初,转基因争议方兴未艾时,唯独几个先知先觉的学者均被方舟子通过“辱骂、威胁、恐吓”等方式压制。

我写了个文章《方舟子私设刑堂迫害转基因问题专家》作了回顾,他攻击学者的话总之离不开“没有资格”“妖言惑众”、“耸人听闻”、“撒谎成性”、“造谣抹黑”、“笑柄”、“妖魔化”等,这些词也是他辩论的法宝。

这些攻击污辱他人的文字并没有影响到方舟子的良好形象。这几年方舟子通过打假取得的道德优势和正义形象,他获得媒体的巨大话语权,在科普转基因上也是威力巨大,他诉诸于专业壁垒和信息控制,蒙蔽大多数中国人,使转基因问题的关注始终在有限的范围内,压制了这个问题的广泛传播。

方舟子的言行和目的可以总结为,紧紧围绕着推销转基因这个中心任务而展开,其它的都是为了完成这个特殊任务而服务的,哪怕是在打唐骏最忙碌的时候,他都不忘上央视推销转基因,作转基因安全的科普。

任何有些智商的都能看出来转基因毒贩子方舟子丧心病狂双重标准的推销,毫无任何科学精神。比如,他对转基因问题质疑者的疯狂攻击,对转基因支持者又极尽献媚之意。他一方面要描绘转基因食品的美好前景,另一方面又要消除民众对转基因危害的担忧,在此基础上总是得出矛盾的结论。

举个例子,现在的转基因农作物一种是抗虫的另一类是抗除草剂的,前者转入的是Bt基因。当方舟子强调转基因食品比传统食品更安全更环保时,方舟子就搬出Bt有害这套说辞;当为了消除民众对转基因食品安全性的担忧时,方舟子则搬出Bt毒素对人体无害这套科学理论。见《方舟子推广转基因食品的矛和盾》。

对于这样逻辑混乱漏洞百出的转基因谎言,很多人相信方舟子,心甘情愿地将关乎食品安全的问题交给了他。而媒体对方舟子的吹捧,也让他自然而然地成了13亿人主粮转基因的安全顾问!

事实上,这背后更像是一场没有舆论战、信息战。

由于存在专业、语言壁垒,加上舆论控制,大多数国人蒙蔽其中,社会自然对转基因危害放松花警惕。每当有转基因质疑声音时,不仅是方舟子,还有系列披着留美博士、食品专家、什么院士等等,他们互相配合,一边科普,一边打击质疑方。

作为一个普通人,关心的是转基因食品是否安全,但我们看到现在争论的是,“美国人吃不吃转基因、吃多少转基因”“中国粮食危机,转基因能够提高多少产量,转基因是未来农业发展的唯一道路等”,这些都是他们设置的议题。

在这样的争议中,转基因的真实危害被掩盖,世界各地的转基因动物试验和实践证据均被说成是“谣言”、而且是“低级谣言”!一些与中国任何利益关系的国外科学家,提供的转基因危害证据均被否认,或被屏蔽。

有些普通百姓可能只关心转基因安全,但在专家的忽悠下,转基因变得比普通食品更安全。具备一些常识可以知道,转基因食品才只有十几年的时间,不是天然形成的,也不是像杂交那样同属种物种之间,而是自然界原本很难实现的跨界基因交流。

在制造转基因的过程中,需要系列的技术手段,所需一个“工具箱”强制性地将目的基因转入,这个“工具箱”内包括:启动子、终止子、抗生素筛选标识基因、目标基因等。正是因为有些操作,所以才需要进行营养学、毒理学、安全性的综合性评估,而我们吃了几千年的大米,有谁听过要做这些复杂的评估吗?

正是这套人为配置的、对生命体粗暴干涉的、不受制于生物体自然调节机制的操作,可能导致农作物原有营养成分的丢失以及意外毒素的升高,还可能对生命体有更深远的影响……

但是,这些风险被方舟子、转基因先生们以“杂交与转基因等同”“昆虫与人体肠道不同”“传统食品也存在过敏”“没有绝对安全的食品”“转基因经过安全评估”等大量信息对冲,迷惑公众。


挺转基因的优越感来自何方?

我说了自己不是专业人士,但是任何知识学习三年,对方舟子的那套谎言和诡辩还是分的清。不仅是方舟子,还有转基因方制造的更多混杂信息,使得一些基本的真相遗散在角落。

这个逻辑大概是这样形成的,当转基因的真相被宣传覆盖,而又缺乏传播的渠道,导致国内对转基因危害不甚了解。作为媒体而言,应该全面报道转基因问题,其优点其风险其,支持转基因的观点和反对的理由等等,建立一个与公众对话的渠道,而不能人为压制质疑的声音。

但因为上有推广政策、下有转基因科普,而记者的采访源又全盘引起支持转基因专家,这些话语在主流层面形成了密不透风的网,转基因科普形成话语权的垄断,转基因渗透到各个角落,让人无形中洗脑,哪怕真相就在眼前,都本能反应那是谣言。

也就是说,当转基因出现,而进一步影响到国内时,这之间有个相当大的舆论空间需要填补,但这个空间很早就被“转基因安全无害的话语”填补了。

转基因与现实公众存在信息的壁垒和鸿沟,需要充分关注,但在转基因这么大的问题面前,媒体总是有些禁忌,尤其是不会谈论转基因的危害,只要提到危害那就是谣言,那是没有科学素养。支持转基因已渗透到国人话语和思维中,反对转基因害怕被扣上“反科学”的标签。

一方面,通过方舟子及转基因集团通过自身的话语权将传播者扣上各种造谣的帽子,削弱其影响力,将转基因问题局限于非常狭小的传播空间里,使得这个问题难以成为公众层面关注的问题。

另一方面,以科普作家的身份不断地向公众科普转基因问题,在名人的效应和光环下,起到示范作用。他们会说,“你看居然相信反转基因的那些低级谣言”,自然建立起了种优越感。

事实上,他们的目的是希望将转基因舆论锁定在一定的范围,一定的空间里,不让这个议题更大范围的传播。

最初,中国颁布转基因安全证书是偷偷摸摸干的,他们希望这件事不让公众知道。到后来纸包不住火了,转基因开始在小范围传播,他们便采取压制的方式打压记者和媒体。再后来,转基因泛起激烈争论后,他们通过舆论控制、大米品尝等方法,进行竭力的公关,以挽回转基因的声誉。

对挺转基因的说法,我也作了充分了解,总而言之,是将那些澄清了多次的谣言一而再再而三地科普,“转基因增产”等谎言重复一百遍就成了真理,尤其是转基因集团掌握了大量的社会资源。

我曾在北京电视台组织的转基因辩论会上,就遇到一个转基因支持者,说普通中国民众阻碍了他吃转基因的权利,所以他发起转基因试吃会。比如他说到转基因油更安全,是因为节省了农药。目前的转基因大豆是抗草甘膦除草剂以节约人工成本,这等于是要喷散除草剂,不可避免会有草甘膦残留。

他们就是在各种混杂的信息中走上挺转的路。而转基因的宣传总是举些似是而非的类比。比如他们将人们对转基因的质疑当作对新鲜事物的恐惧,继而延伸到我国历史上清朝对火车、电灯的排斥。

由此,他们的结论是反对转基因方是“民粹”、“反智”。于是将支持转基因当做一个彰显自己的高知识水平或生物学背景的标签使用,以此彰显自己的道德、智力的优越感,嘲笑反转基因人士不懂科学和愚昧。评论家们也是添油加醋,自己不了解,在这些信息里嘲笑起普通民众的智商,以确立自己话语权的优越感。

这种选择性的传播很能迷惑人,比如他们对中国民众抵制转基因的态度扣以愚昧的帽子,却不提世界范围内对转基因的态度,不提中国输欧大米多次检测转基因被退回的事实。

另外,由于转基因分中国和美国的,中国转基因专家开始将转基因与国家利益结合在一起,宣传自己发展转基因的报负之心。

方舟子也顺势而为,从过去天天为进口转基因大豆辩护变成了“捍卫中国转基因”的斗士。如最近他在接受凤凰网采访时说:“说我受孟山都公司或美国生物技术公司的雇佣到中国来推广转基因,问题是我“推广”的都是有自主产权的国产的转基因作物品种,这是在跟美国转基因作物竞争的。”

不少人出于对中国转基因的支持,这可以理解,于是在转基因问题上还形成了一种逻辑,转基因与民族主义联系在一起,称反转基因的是西方势力来摧毁中国自主的转基因技术。

所以,在转基因大米的品尝会上,就有很多“爱科学”“支持中国转基因”等标语,这种爱国诉求的表达不可谓有其成功之处。

转基因已成一个社会性问题,无论是挺转的会还是反转的会,双方总是打得火热,社会上呈现最大的人群分裂,而这背后则转基因信息的选择性传播与接受,挺转方认为反转基因是愚昧无知地相信低级谣言,确立自己的优越感;而质疑转基因声音长期受压制的结果,促得社会层面出现人群和心理的对决,这是一种极大的不幸。


他们害怕什么?

转基因是科学问题吗?不是,了解一定的事实,只要简单判断,大概都能得出类似的结论:利益集团利用媒体利用舆论精心编造的一个惊天骗局。

而我其后的经历更进一步证明,利益集团是如何掩盖真相,打压揭露事实的人。

我最初的时候,只是知道这种骗局如何制造,这种新闻如何传播,这种信息如何给受众洗脑,但后来,因为报道转基因,采访过质疑转基因的人士,亲身经历了来自各方的压力。

无论是方舟子还是转基因利益相关方,上门告状的事比比皆是。

事实上,2010年以来,国际上转基因出现很多事,其中包括揭露转基因危害的证据被发现,很多海外学者也将转基因的不同声音带进国内,通过网络甚至是个人演讲的方式带到国内。

但是对转基因的传播,无论是在国际与国内,在不同的人群之间存,都存在巨大的传播壁垒,而当国内公众对信息存在需求,国际又出现很多新动态时,这使得转基因已成信息的堰塞湖。

记得2010年7月,我们曾报道“美国转基因”出现的新情况,介绍美国转基因农田出现超级杂草、美国医学机构提示病人避开转基因,这本来只是客观介绍国外转基因的动态,没想到这触动了方舟子的敏感神经,他打假斗争士的身份大显神威,将这该美国打成野鸡机构,就像打唐骏的学历造假一样。

与此同时,他强化了对媒体的攻击,将造谣记者示众,攻击所在单位,称媒体这样报道转基因是对抗对中央,称文章的撰稿者者之一是邪教、是某某功组织。

我后来问该作者对方舟子的指控,他并将自己的身世经历都证明给我们,方舟子完全是造谣污蔑。

事实上,无论是方舟子对我的栽赃还是对其他质疑转基因人士的污蔑,都试图是削弱这些说出转基因真相的人的公信力。比如,他经常扣的帽子是:“反科学恐怖主义组织伪绿色假和平组织”、“乌有之乡反转基因谣言”、“柿油党”跟着乌有之乡反转基因。

总之,中国反对转基因的媒体都没一个正常的,他还会巧合政治领域的分歧说转基因。两三年前,方舟子打假风光的时候,他被封为打假斗士、正义人士、社会良知等。媒体争相传播他的说辞,在强大的话语权下,方舟子将质疑转基因说成是“文革余孽”或“阴谋论”,人人都害怕戴上这样的帽子。好像在转基因问题上,没有专利之争,没有利益之争,斗争都是“阴谋论者”人为炮制出来的幻想。舆论和思维同化的束缚,掩盖了真相。(见《方舟子借政治扣帽为转基因设置防火墙》)

大量有据可依、有证可查的证据证明转基因有危害,而这些转基因舆论背后是一场有组织的骗局,中国商业化推广转基因种植是以造谣谎言欺骗开道,以暴力威胁恐吓阻止质疑声音。

当我写出这些时,我可以想象他们对我的攻击“造谣记者”“造谣惯犯”、“生命不息造谣不止。”他们希望通过舆论对质疑者的攻击和迫害达到某种威慑的目的。

方舟子12月26日作客腾讯聊“转基因的媒体报道”所说,“对那些一贯造谣的记者,例如炮制过几个转基因大谣言对中国农业生产造成巨大损失的金微,应该给予处理,而不是听任其继续造谣。”

作为一个曾经的转基因问题报道者,从来没想到过,因为采访过不同观点的人士,就对中国农业造成巨大的损失。对报道者进行威胁和恐吓,方舟子们怕什么?

看到崔永元与方舟子的转基因之争,看到方舟子又是故伎重施地说崔不懂科学、没资格讨论,用谣言反对转基因,这似曾相识的话语出现在每一个质疑转基因的人身上。

而舆论工具这几天开始对崔永元展开人身攻击,崔永元不过是说:“起码给公众一个选择权”,之后他认真地到美国调查,纪录片还没有做出来,就收到来自各方面的攻击,还有主流门户网站的人身攻击等。

他们怕什么?

他们不过是害怕崔永元的将转基因话语传播到更多广泛的空间,使艺术家知道、大学生知道、买菜大妈,全国人民都知道转基因,因为推广转基因的逻辑根本解释不通,中国的反转控会越来越多。

“操控了舆论就控制了大脑”。转基因深暗此道,这是他们过去一直做的,控制舆论封锁公众知情权,使得转基因的事实真相长期被锁定在一定的范围里。但是,这也正是他们害怕,任何关注的动作都会揭示出更多的真相,揭穿更多的谎言,就像“皇帝的新衣”一样。

他们畏惧的正是崔永元讨论之后引发真相的堰塞湖的决堤,更多人的关注,更多人的讨论,那些长期被谎言掩盖的真相就会更早的到来。

崔永元说哪怕螳臂当车也要说该说的话。

向他致敬!

本文链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25873e0102elh5.html

金微

2013-12-26

2013-12-27修改


本文内容于 2013/12/28 21:34:35 被六方会谈编辑

1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7楼zjping

推广转基因一方组织分工严密,只有大国政府组织和世界级的大型经济团体才在中国有能力掀起舆论风暴,只是他们代表的是谁,为谁的利益,为什么不能告诉国人,政府应该很容易弄清楚,让大家明明白白嘛,很简单的事要非要搞成云里雾里。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