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包建成的参战经历。进军代乃

对越反击战幸存者 收藏 0 865
导读:包建成战友是成都人,1978年底入伍,本来是其他部队征集的新兵,由于中越之间的边境摩擦越来越频繁,形势吃紧,刚刚启程就被转往了我军某师某团,当兵第67天就上了战场。战后,继续当兵,直至退伍。三十多年来,他始终没有忘记当年的战场经历,以及四年军旅生活的点点滴滴。近年来,他克服实际文化程度低的困难,努力向学,文字水平逐渐提高,并掌握了电脑打字技术。今年秋,他将手书的文字输入电脑,发在QQ空间里,与战友和网友分享。征得他的同意,我将他的这些文字编辑整理发在这里,也让铁血战友分享分享。昨天发表了正文第九

包建成战友是成都人,1978年底入伍,本来是其他部队征集的新兵,由于中越之间的边境摩擦越来越频繁,形势吃紧,刚刚启程就被转往了我军某师某团,当兵第67天就上了战场。战后,继续当兵,直至退伍。三十多年来,他始终没有忘记当年的战场经历,以及四年军旅生活的点点滴滴。近年来,他克服实际文化程度低的困难,努力向学,文字水平逐渐提高,并掌握了电脑打字技术。今年秋,他将手书的文字输入电脑,发在QQ空间里,与战友和网友分享。征得他的同意,我将他的这些文字编辑整理发在这里,也让铁血战友分享分享。昨天发表了正文第九章——战斗打响,今天发表正文第十章——挺进代乃

1979年2月22号,我和刘华祥,舒本江我们全班战友一起还在聊天说,我们在这里天天都会听到枪炮声音,而这几天听不到枪炮声了,感觉不习惯,也许我们离前面进攻部队不知道有多远,再说遍山都是中国军人,我们可能不会和越军正面交锋,来一趟越南参战,连越军什么样都没有看到,就跟随其他部队后面跑一下,到底战场是不是象电影里那样、生死浴血奋战面对面打,各战时期的战斗英雄,董存瑞,黄继光,邱少云,等等战斗先烈历历在目,我来参加中越战争,在死之前也要打死几个越军,为自己的牺牲捞回几个越军抵押,那才是参战的骄傲和自豪感,这也是大家的想法。我们深知上了战场就没有想活着回家,要是这样跟随跑一下战争结束我们就回国了,那才真不好意思,这也算打仗?大家真的想面对面打一下,这些想法还在继续深思还没有结束时…….。

下午16点左右接到部队命令:我们七、十班配属二连,要求部队全副武装紧急集合听令出发,各人抓紧时间检查、双脚帮腿带是否松紧适度,再看背蓝内装、(吊床,毛毯,塑料装尸袋子,雨衣,压缩饼干二斤,菜肉关筒二个,静水药片,风油精,白毛巾,急救包,脚下用的防滑齿板是否完全),炮驾,四颗手榴弹,二百发冲锋枪子弹,水壶,整过重量50斤左右不等的个人负荷整装出发,我跟紧班长依次全班纵队前进,当天下午出发时,其实我们全都真正不知道上代乃血火交锋面临生死一绝,部队行进中我们爬坡上山,过水沟,路窄、穿密林,没有路我们就用刀坎断山林腾腾网、开辟一条前进之路,一会儿一个个“往后传,左手臂扎上白毛巾”这样的部队行进口令传递,要求声音小而清楚还得快、准确无误传到位,大家迅速把背蓝内的白毛巾、拿出来扎稳在左手大臂上,当然也有相互帮着扎白毛巾的,这样以示夜间行进标志,分清敌我。下山后在公路上四路纵队前行,公路上全是中国军队,没走多久又进入山林,天色也就这样慢慢慢慢就开始黑了,我们就开始进入黑夜了,走啊走啊真的很累,但也不怕累更不知道累,再累都得坚持跟上,这个标志很重要,如果说左手没有白毛巾,那就意味着不是我们的部队或者说是敌人。在天黑后的密林里,又进入伸手不见五指的路段,大家一个挨一个、后面的战友用手牵上前面一个战友的后衣,艰难而无声响的摸行。当前面无路可走时,就用一班一把的砍刀,快速砍断草藤,寻求一条前行之路,我一手抓住班长的后衣扛着炮架前进,舒本江扛着炮身紧跟我后面,他高我太多,在山林前行时难度也就相对大,一会他的炮身会碰到我的炮架、一会又碰上我的头,一路磕磕碰碰,这样艰难前行时间没隔多久,我们7班、.10班和重机枪班与前面部队掉队了,当时的心情真是乱得七上八下的心慌和惊慌,夜间密林掉队还迷路,这样的情况完全可以想象,没有跟上部队被甩而脱离大部队,无路死困一处被越军消灭我们的可能,但是作为伟大的中国军人我们怕什么!迷路不可怕,动脑想办法创造条件绝路逢生也要冲出去,这时只听到我班长张正文说,不要怕跟我朝前走,我们就这样惊慌而又冷静,坚强而又勇敢,困苦艰难的摸行,克服重重艰难,鼓足士气,绝路逢生,走出丛林。天完全黑下来了,在密林里行进、真是伸手不见五指,给部队前进代来很多难处,部队口令“往后传跟上”,班长说,“用一支手抓住前面一个人的后衣服、一个个的紧跟上”,同时不能发出任何声音和光,有时一不小心,武器会碰到人的,还不能发音吼叫痛,就是碰流血最多自摸一下也看不到,再痛也得一个字‘忍’,我和本江的炮架炮身,有时不小心会穿越密林腾网而过不去得从来,一、会误时掉队,二、还会无意伤击到战友。在这危机的时刻,虽然此行凶多吉少,但要想办法保全自己不掉队,跟上部队走出密林和黑夜。

天下着毛毛细雨、下山坡抖路又滑,时有敌情出现,时有中国之前民工抬护伤员下山,抬尸下山,清楚的记得在下山时,我们赶上了一次民工抬尸下山,两个民工艰难的抬着一个牺牲烈士,路又滑,当时的场面我看到,“把牺牲烈士的双手和双脚用带子,合拢捆上,背向地,面向天,用一根竹竿从双手双脚中穿过,就象我们这农村抬猪一样,非常艰难而又小心的往山下抬,因为路窄,我们就从尸体旁边超越而过下山。又没走多远有一个半山坡水沟边,由于路小、又滑、难通行,有人就抬了一个裸尸体垫路、我们就踩尸而行,这个死尸是中国人、因为肤色很白,面潮地背向天,整过屁股有菜盘大一个坑,是炮弹片炸掉的,并代有一丝丝难闻异味,因为气候很热,我们就这样用脚踩尸而过。这个故事不是今晚的经历,但此情真实不假。

当我们夜间快到无名高地的时候,一处山岩有十多米高吧,挡住了我们的前进之路,前面有声音,估计是我们的目的地----无名高地,怎么办?我们就一个挨一个小心坐地往下滑,稍有不慎就会滑到更深的岩下,甩死无凝,这也是23号战斗结束后看到的,当我们安全滑下后,没有一会儿就到了无名高地山下,我们班在前,七班因走错湾路还没到。

多消灭一个越军,自己牺牲都无所谓,宁愿牺牲,绝不当俘,为了祖国为了全家光荣,决不当叛徒,这就是我参战的决心。


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