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人一说到开放就是卖国

仓雪 收藏 0 62
导读:“在中国目前的情况下,我们既然灵魂深处有这种情绪,民族主义情绪很容易被调动起来,特别是民族主义这种感情可能变成反对改革开放一个有利的武器。一些支持民族主义的人,说开放是卖国,鼓动民族主义的情绪。当许多人不知道自己的根本利益所在的时候,就容易被这种思想所误导。这是非常有害的。”中国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深研究员吴敬琏指出。 吴敬琏和香港大学经济系教授许成钢共同对话哈佛大学经济学荣休教授、布达佩斯考文纽斯大学经济学荣休教授科尔奈,并探讨“中国市场之路”。当谈及最近十几年,民族主义在中国大行其道,然而


“在中国目前的情况下,我们既然灵魂深处有这种情绪,民族主义情绪很容易被调动起来,特别是民族主义这种感情可能变成反对改革开放一个有利的武器。一些支持民族主义的人,说开放是卖国,鼓动民族主义的情绪。当许多人不知道自己的根本利益所在的时候,就容易被这种思想所误导。这是非常有害的。”中国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深研究员吴敬琏指出。

吴敬琏和香港大学经济系教授许成钢共同对话哈佛大学经济学荣休教授、布达佩斯考文纽斯大学经济学荣休教授科尔奈,并探讨“中国市场之路”。当谈及最近十几年,民族主义在中国大行其道,然而,为何会出现这种现象,它对中国的改革和中国的发展会有什么样的影响?

吴敬琏解释道,民族主义或者称狭隘民族主义在中国大行其道有它的历史根源和现实原因。

首先,从历史根源来说,中国的地位在短期间内的急剧变化,给中国人的心灵造成了极大的创伤。中国至少从表面上来看18世纪以前可以说是世界最富强的一个国家,但是从文艺复兴后几个世纪,西方世界大转变,1840年鸦片战争后,中国沦落为“东亚病夫”。这种急剧变化如果经过理论的分析,应该激起我们爱国主义的感情,就是说,爱这一片土地。这是一个生我们,养育的土地,爱我们的人民,我们中华民族几千年都共同生活在这个地方。受到列强的欺负我们应该本着热爱我们国家,爱国主义的情怀去努力自强。

但是弱者有的时候他不能理性对待,也没有找到一个正确的办法,于是常常就在思想上、情绪上孕育着一种民族主义的情绪。说我们这个民族就是从来都是一个硬式种族,只不过因为外国人的阴谋诡计或者凭借着他们特殊的条件把我们弄到这个地方。这是一个不正常的反应。

另外,其实马克思主义从来都不提倡民族主义。共产党宣言提出口号:全世界劳动者联合起来。每次党组织开会的时候都要唱国际歌。国际歌是说国际一定要实现,后来当然变化,特别是苏联,苏联建立社会主义之后强调苏联的利益优越于全世界劳动者的利益。特别到了二次世界大战以后,苏联政府就转向民族主义,用民族主义吸引群众,跟随着苏联政府反对法西斯侵略。

在中国目前的情况下,我们既然灵魂深处有这种情绪,民族主义情绪很容易被调动起来,特别是民族主义这种感情可能变成反对改革开放一个有利的武器。这也存在我们的开放中,比如因为某些官员的失职,或者是美国某些官员与这个外国资本家利益勾结,就给了一些外国大公司超国民的待遇,于是一些支持民族主义的人,就说开放是卖国,鼓动民族主义情绪。当许多人不知道自己的根本利益所在的时候,就容易被这种思想所误导。这是非常有害的。

马克思分析过,全球化其实是市场经济一国范围内的延伸,是一种必然的过程。全球化对于我们这样一个发展中的国家来说,肯定不是威胁而是机会。我们现在面临着很重要的选择,其实我们是一种民族主义的态度来对待,如世界全球经济体系的变化,或者是贸易和投资规则的改变,民族主义者一下子就想到了一定是别的国家的阴谋。这样我们就会丧失大好的机会。

现在我们正面临全球投资和贸易规则的大升级的局面。面对这种局面有两种态度来对待:一种说,这是对我们的阴谋,要把中国边缘化,所以要采取对抗的措施;另外一种态度,是我们应该主动参与全球贸易和投资升级的变革,比如说中国上海金融贸易实验区,只有参与变革,才能享受变革带给中国带来的机会。现在需要我们更多的人来冷静思考这个问题,选择一个正确的态度。

以下为文字实录:

许成钢:下一个问题给吴老师。这是专门讨论中国现在的事情。最近十几年里,民族主义在中国大行其道,为什么会这样,它对中国的改革和中国的发展会有什么样的影响?

吴敬琏:我想民族主义或者叫做狭隘民族主义在中国大行其道是有它的历史根源和现实的原因。从历史根源来说,中国,至少从表面上来看18世纪以前可以说是世界最富强的一个国家,可是因为错过了从文艺复兴以后,几个世纪,主要是西方世界的大转变,到了1840年以后鸦片战争以后中国就沦落为一个“东亚病夫”,这样一个地位在这个短短间急剧的变化。在中国的心灵里面造成了极大的创伤。当然这种变化如果经过理论的分析,应该激起我们爱国主义的感情。就是说,爱这一篇土地这是一个生我们,养育的土地,爱我们的人民,我们中华民族几千年都共同生活在这个地方。受到列强的欺负我们应该本着热爱我们国家,爱国主义的情怀去努力自强。但是呢,这个弱者有的时候他不能理性对待,也没有找到一个正确的办法,于是常常就在这个思想上、在情绪上孕育着一种民族主义的情绪。其实马克思主义从来不是主倡民族主义。

我们知道共产党宣言提出一个口号:全世界劳动者联合起来。每次党组织开会的时候都要唱国际歌。国际歌是说国际一定要实现,但是后来当然有了变化,特别是苏联,苏联这个建了社会主义之后就强调了苏联的利益就是优越于全世界劳动者的利益。特别到了二次世界大战以后,苏联政府就转向的民族主义,用民族主义去吸引群众,跟随着苏联政府反对整个法西斯的侵略。中国现在的情况下,我们灵魂深处这种情绪,民族主义情绪很容易被调动起来,当我们舆论一个很好的理论问题,找到正确途径,这种情况之下呢,很容易这种情绪被调动起来,特别是这个民族主义这种感情可能变成反对改革开放一个有利的武器。

这是我们在开放中,比如说因为某一些官员的失职或者是美国某一些官员对于这个外国资本家,有一些他们利益的勾结,就给了一些外国大公司超国民的待遇。于是这些支持民族主义的人,就以一个在大的开放中出现某些的问题来针对开放,说开放就是卖国,鼓动民族主义的情绪。而当许多人不知道自己的根本利益所在的时候,就容易被这种思想所误导。其实这种就是非常有害的。

马克思就分析过,这个全球化其实是市场经济一国范围内的延伸它是一种必然的过程。那么这种全球化对于我们这样一个发展中的国家来说,肯定不是威胁而是机会。所以我们现在面临着很重要的选择。我们是一种民族主义的态度来对待,世界全球经济体系的变化,或者是贸易和投资规则的改变,一下就想到了一定是别的国家的阴谋。这样一来我们就会丧失大好的机会。现在我们正在面临一个全球的投资和贸易规则的大升级,这么一个局面。在这样的局面上有两种态度来对待。一种态度就是说这是对我们的阴谋,是要把中国边缘化,所以我们要采取对抗的措施。

另外一种态度,就是说我们应该主动的参加这个变革,参加这个全球贸易和投资升级的变革。比如说中国上海金融贸易实验区的一些朋友,他们的设想就是这样,就是我们要主动地去迎接这个变革,参与这个变革,也只有这样一方面能够享受、享有这个变革带给中国的机会,另外一方面也可以谈谈我这种更好的保卫我们的利益。这样就是有两种完全不同的态度。现在需要我们更多的人来冷静思考这个问题,选择我们一个正确的态度。谢谢!

许成钢:谢谢!下面我们最后一个问题,提给科尔奈教授。最后一个问题,就是您对中国的改革有什么普遍性的建议?请科尔奈教授回答。

科尔奈:您用了这个“建议”词,我谦虚来讲,我声明我并不是一个政治顾问。我也不敢以此来自居,我就是一个研究者。我是一个学术人员,搞学术的。有那么一点经验然后我根据事实得出结论,甚至作出一些政治方面的结论。结合我的人生的经验,和我的学术研究来作出这样的结论。另外我还要谦虚来讲我是住在匈牙利而不是在中国,中国有专家,了解中国的现状,你们专家的建议远提过一个外国的专家。我就不提什么建议的建议,必须要以一个批判的眼光来看待。所以说我们必须要把我们的出发点放在中国的现实的国情之上。不过我还想转达一个想法,不过我想说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价值观,对不懂的价值进行排序。我其实在前面这些发言当中我也就暗示的一下 自己对于不同价值的排序。我的排序是有高低之分的,我也是尊重各种各样的价值观。我觉得幸福生活,物质消费,都是很重要的价值,因为大家可以有娱乐,有文化,追求现代化、新技术,也都是非常有价值的事情。

另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价值就是团结和对于他人生活的热忱。但是在我心目当中排在首位的是自由。也就是要对自己的人生有自主权,有选择的权利,同时要又发现自己人格的自由,而不是屈从于国家或者外界的压力。这个在我的价值体系当中是居于顶层的。我想这里边是没有任何可取舍的,并不是有取有予可以这边让一点,那边退一点。我并不会说,好吧我会牺牲10%的自由增加10%的物质消费。对于我来讲,自由人选,个人的自主,个人的意识就是首要的价值。我也可以跟大家讲讲我自己的信念,我想今天这个讨论也是走向了我一生。我们都是朋友,我也是多次承认这一点。我对于大家今天这样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盛会,但是我很遗憾没有办法亲身到会,我也是给大家最良好的祝愿,同时也祝愿中国能有美丽的未来。

许成钢:时间缘故我们今天停在这里,让我们热烈感谢科尔奈教授和吴敬琏老师这种非常有深刻思想,对我们的启发。谢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