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艇走出去的将军回忆远航经历(三)

军旗下的蓝白条 收藏 0 252
导读:横当岛位于日本列岛的中段,山高512米。北与大小宝岛相对,形成一道天然的水道。水道狭窄,南北宽约22海里,纵深为45海里左右,内有3处面积不大的浅滩,且水深流急,是通往太平洋其中的航道之一    我们在出航前制定方案时,之所以选择这条水道为岛链的突破口,主要出于以下几点考虑:    一,横当岛山高目标大,在北侧的约1.5海里处又有286米高的土根屿相伴,有利于综合判明岛链目;    二,岛上人无居住。敌情威胁相对小;    三,水道纵深不长,适合我常规潜艇一次性通过;    四,航道内

横当岛位于日本列岛的中段,山高512米。北与大小宝岛相对,形成一道天然的水道。水道狭窄,南北宽约22海里,纵深为45海里左右,内有3处面积不大的浅滩,且水深流急,是通往太平洋其中的航道之一

我们在出航前制定方案时,之所以选择这条水道为岛链的突破口,主要出于以下几点考虑:

一,横当岛山高目标大,在北侧的约1.5海里处又有286米高的土根屿相伴,有利于综合判明岛链目;

二,岛上人无居住。敌情威胁相对小;

三,水道纵深不长,适合我常规潜艇一次性通过;

四,航道内虽有暗流,但海水透明度较好,对我观察有利,另外,这样的地段一般容易被敌疏忽,这无疑增加了我隐蔽通过岛链的安全系。_

潜艇保持原有航向和速度,好似一条轻盈的长鲸,悄然缓缓地朝岛链目标方向抵近.......

8时整,潜艇上浮至潜望镜深度观测。这时,17海里外的横档岛,土根屿俩岛已经清晰可辨,值班人员可不愿放弃这个机会,立即对目标进行了照相,并绘制了对景图。

约一个小时后,潜望镜在一次升起,很好,海上无异常情况!

太好了!对于我们来说,寻找岛链的出口好比是整个首航战役的第一炮,头一炮是否能打得响,关系到整个行动计划的成败何指战员们情绪的涨落。如果第一炮打得响,则可鼓舞士气,增强信心。倘若出现“哑炮”,对于我们乃至后来者在心里上都会造成一种无形的压力。因此,我们从出发前到远航后首先最大的的顾虑就是担心找不到岛链的出口,现在经过我们正确操纵指挥,细心观测终于以偿如愿,一下子把目标找到了,找准了,大家怎能不兴奋万分呢?!

然而不多久,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两台压缩机水泵密封装置突然故障,舰务军士长顾明和舰务兵徐福安等人,在支队老机电业务长陈德耀同志组织下,立即赶去抢修。

一次失败了

第二次又告失败!......

大家刚刚锭开笑意的脸上有蒙上了一层乌云,到第五次时,故障终于排除,人们心里地石头才算落地。

12时25分,位于右前方的土根屿距我艇只有10海里远

指战员们不由一个个握紧了拳头,斩断“岛链”的战斗渴望在迸发....

怎么办?是按原计划时间突破,还是:“审时势度”改为提前进行?!一时间,这个问题也成为我思考的焦点,因为计划规定的突破时间,是定于夜晚实施的。

在我的建议下,艇上立即召开楼全体干部紧急会议,进行调论研究。

会议时简短而严肃活泼的。会上,大家场所欲言,对现有情况的各种因素进行了认真的分析,一致认为,根据现有实际情况来看,提前突破对我有利。理由是:首先,夜晚突破虽然逆流小,舰船少等有利因素,但那个时候敌有可能加强警戒巡逻,而提前突破则可出其不意,减少麻烦,其次,目前岛链口子已经找准,海上气象尚好,风力4-5级,也无异常情况,且机械装备均处于良好状态,电量也足,若等到晚上突破,潜艇还得返回原来的侦察阵地补充充电,不然,电量不够,再次,现在指战员士气很高,都不肯休息,拖延下去,以恐有伤锐气

最后会议作出了庄严的决定:13时整正式开始突破。

会议同时还对突破岛链的战斗作了如下部署:

1,从突破开始,全艇进入一级战斗部;

2,加强观测警戒,每半个小时左右做校正一次舰位,如遇有敌情,立即加大深度规避;

3,认真收集航道上及附近海区水文气象和岛链目标雷达信号工作规律等资料;

4,注意海流的变化,以防偏离航道;

5,正确操纵指挥,加强机械管理,保证安全使用,舱内保持肃静,减少噪音外传。

“铃铃铃,铃铃铃........”急促的战斗警报铃响了。

“一舱准备完毕!”

“二舱准备完毕!”

“三舱准备完毕!”

........ ......

“航向××度,双车进一!”肤色黝黑的艇长张铿然威严的口令在嗡嗡作响。他的性格内向,虽患高血压病症在身,时感不适,但从没吭过一声,默默地战斗在岗位上。

潜艇顶着暗流,在艰难地行进... ...

雷达兵瞪圆了眼,声纳兵竖起了耳朵,一切机器仪表都像一个人绷紧了神经。艇体内寂寞的怕人,空气仿佛一点就着。

一海里....

两海里....

五海里....

.... ....

漫长的7小时犹如一个世纪过去了,航程仪上终于跳耀出一组令人振奋的数字:我艇已突破岛链纵深60海里,到了太平洋上。

与此同时,雷达侦察仪在右舷的50多海里外发现了奄美大岛高地上的雷达信号。这样,航程仪所显示的数据再一次得到证实。

“胜利了!”

“突破岛链胜利了!”

激动欢呼声此起彼落,经久不断。此时,我的眼睛也湿润了,我膘了膘腕上的手表,时间正指向12月31日20时整。

最有意思的要数声纳业务长姜克义了,这位曾经和我在一艘艇上工作多年的声纳军士长,当听到潜艇已经突破岛链航行在太平洋时,竟高兴得不知如何是好。稍顷,只见他飞快地脱下脚上的解放鞋,把一块角铁夹在中间,然后用细绳将其死死地捆在一起。旁人不解其意,他神情庄重地说:“等到夜间零点潜艇在水上航行充电时,我就把它沉入太平洋,给太平洋做个永久的‘纪念’!。”

是的。在这辞旧迎新的时刻,我们的指战员门就是这样,用自己的智慧与勇敢,忠诚与胆略,为我们亲爱的党,为我们亲爱的祖国和人民,为一九七七年的第一个早晨准备了一份厚礼!

七六年的除夕夜呵,一个不平凡的除夕夜!...........

(第四篇链接:http://bbs.tiexue.net/post_7027240_1.html


本文内容于 2013/12/28 16:56:35 被军旗下的蓝白条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