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艇走出去的将军回忆远航经历(二)

军旗下的蓝白条 收藏 0 194
导读:这一时刻终于到来了 12月25日16点35分,随着一阵急促的警铃声。252潜艇像一匹解缰的战马,满怀着征战的渴望,急速驶向茫茫的大海深处… 我站在舰桥上,顶着迎面打来的雨点,不停地向岸边挥动着双手,目送着送行的人群渐渐远去,直到化成了一个个小黑点,我仍睁大眼睛,久久地凝望着…… “老许,雨也大了,下舱去吧!”说话的是“老搭档”----支队副政委苑炬成同志 对于老苑,我一直是怀有敬意的。从我们俩来说,差不多一个时间入伍,尔后又在一起工作多年,而他比我年长好几岁(因我只有十岁时就随父

(二)

这一时刻终于到来了

12月25日16点35分,随着一阵急促的警铃声。252潜艇像一匹解缰的战马,满怀着征战的渴望,急速驶向茫茫的大海深处…

我站在舰桥上,顶着迎面打来的雨点,不停地向岸边挥动着双手,目送着送行的人群渐渐远去,直到化成了一个个小黑点,我仍睁大眼睛,久久地凝望着……

“老许,雨也大了,下舱去吧!”说话的是“老搭档”----支队副政委苑炬成同志

对于老苑,我一直是怀有敬意的。从我们俩来说,差不多一个时间入伍,尔后又在一起工作多年,而他比我年长好几岁(因我只有十岁时就随父亲跑进了抗日队伍)。尽管如此,但他始终保持了谦逊的品德,乐于敢当“配角”。特别是支队党委决定我们俩双双随艇远航后,他不顾年大体衰,默默支持我做好各项工作…

“我们这次出去,属于一锤子的买卖”,我情不自禁地说道:“要想砸好,担子不轻哟!

“那是,用辩证法讲,多一份关怀就多一份责任。“到底是干政工的,张口不离老本行。

确切地说,为了这次远航,上级首长和各业务部门对此都倾注了不少心血。出航前,舰队专门成立了对潜指挥组和海上救潜编队,海军航保部集中人员,突击翻译编写了10种航海水文资料,舰队修理部协同支队派出二十多人,跑遍全国10多个省市,为潜艇筹集了几百种战斗备品,为了加强技术骨干力量,还从机关挑选了三名业务精,技术好的业务长和一位全训合格艇长随艇远航,同时,海军也派出了俩位参谋协助指导。尤其是出发时,海军高振家副司令,杨国宇参谋长和舰队方正平政委,李东野副政委,苏军参谋长等领导同志专程赶到码头,冒雨与我们一一话别…

这一切,我们心里都有一本账。正因为如此,作为一级指挥员,我不能不把问题想得更复杂一些

虽然,摆在我们面前的困难是不少的:航程远,区域大,海区新,资料缺,敌情复杂,政策性强。涉及面广…….因此,我们所驾驭的这艘常规潜艇,究竟能不能一次性打破岛链封锁,征服太平洋还是个未知数?!…….

这是因为:我们不是去逛风景的,而是去探险的,也就是说,是代表新中国的海军第一次向太平洋进军!我陡然想起一位诗人说过的一句话:海与岸一样,原来都没有路

天公不作美,仿佛要考验我们似的。出航的第二天,寒潮就跟踪而来,海上也刮起了9级大风,疯狂的浪前呼后拥,混沌的海象煮佛的一锅粥,圆圆的艇体在剧烈地左右摇晃。不少人开始呕吐,艇内的空气更加窒息。鱼雷部门长胡中玉同志,一更中就吐了7-8次。他拎着塑料袋,一边吐,一边嘴里还在叫:“这狗日的天气,太不讲交情!“

潜艇潜入深海下穿行……

12月31日凌晨,潜艇开始进入突破岛链出口的侦察阵地。

在这里,有必要把岛链的含义和有关历史背景材料介绍一下。所谓岛链,就是指太平洋西部阿留申群岛,千岛群岛,日本列岛,琉球群岛,台湾岛,菲律宾群岛以及大×他群岛等排列成弧形的形似锁链的群岛。在这些群岛之间,是宽窄不一的海峡通道,这些航道,大都属于国际航道,学过地理的都知道,我国海岸位于岛链的西部,与岛链遥遥相望,岛链的东面就是太平洋。这样,岛链也成了我进入太平洋的必经咽喉地带。然而,自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到新中国成立很长一段时间内,西方一些资本主义国家对我国一直采取敌视政策,纷纷在岛链附近驻扎重兵把守。他们的用意很明显,就是妄图凭借这些天线屏障,大搞所谓的“岛链封锁“,堵住我们到太平洋的去路。从当时来说,一方面,太平洋早成了超级大国争夺海洋势力的重要场所,另一方面,由于国内外敌对势力的围攻,封锁和林-彪,”四-人-帮“反党集团的干扰与破坏,已经成长到20多岁的我人民海军-------一支抵御外来侵略,保卫世界海洋和平的重要力量,却被迫呆在家门口,迟迟丧失了与太平洋交臂的机会。古人曾经说过:”位卑未敢忘忧国“。目睹这一切,我们穿水兵服的哪个不心急如焚?征服太平洋的梦也不知做了多少回?!…

潜艇在无声地向前,向前……

天阴沉沉的,如同一张黑色的网,罩住了茫茫的夜海。不知什么时候,海上升腾起一层浓浓的白雾,这无疑给我们寻找目标,突破岛链带来了新的难度

4时13分,我正在带更,航海长报告:根据航迹仪显示的数据,我艇已经到达距离岛链目标37海里处

“测准舰位!”我果断地下达了命令。

“是!

测准舰位,是保证准确寻找岛链目标的重要一环,就我们这次远航而言,出门后连遇数天大风浪,风及风生流对舰位的偏移量影响较大,另外,我们对岛链目标也不熟悉,且无天测机会,现有的一些资料大都是从国外翻译过来的。为此,我们采取增加时差定位密度的方法,仅4昼夜内就定了24个舰位,综合修正误差,以提高精确度。尽管如此,我们心里还不是很踏实。于是,大家不约而同地把目光投到航海业务长李相勋同志和其他几位航海人员身上。

李相勋业务长是位五十年代入伍的老同志,曾留学于苏联,多年从事航海专业,有“活海图”之称。为使潜艇首航成功,安全进出太平洋,远航前他收集整理了几大本海洋水文气象资料,绘制了昼夜明暗图,时差双曲线导航海图和整个路上的星空图,同时,还专门组织航海干部学习有关资料,熟悉岛链水道及航行海区,反复研究准确定位,识别判明岛岸目标的方法和进行测天练习,计算等。后来事实证明:这些措施确实是必不可少的!

“根据地岸定位台提供的数据和我们观测综合计算情况结果表明:我艇现在实际处于东经××度××分,北纬××度××分,与航迹仪显示的位置相距2海里,”不一会。李相勋胸有成足地答道:

“保持航向,加强对目标的观测和搜索!

果然在27分钟后,对空潜望镜理隐隐约约地出现了一片模模糊糊的影子。!

“方位105度,距离35海里,发现目标!”担任观测的值班员欣喜的声音响彻在战艇的每一个角落

6时10分,再次扇面隐蔽使用雷达探测判明:25海里外的山头就是我们要寻找的岛链目标----横当岛

我悬着的心微微渗过一丝慰籍……

(第三篇链接http://bbs.tiexue.net/post_7027235_1.html


本文内容于 2013/12/28 16:50:01 被军旗下的蓝白条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