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在中国大陆,关于废除文艺兵制度的讨论在网络上也有多时。网友们的意见自然很尖锐,集中在这么三点:一是用纳税人的钱养文艺兵,实在太浪费;二是唱歌跳舞就有高地位,实在不公平;三是有的文艺军人作风不正,实在太影响军队的形象。

那么,中国大陆的文艺兵制度该不该裁撤呢,在记者采访的过程中,几位采访对象给出的答案都是“不该”,但是他们都认为文艺兵制度确实存在困境,需要进行改革。

一名文艺兵是如何炼成的?

国防大学教授韩旭东认为,文艺兵已被妖魔化。其实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文艺兵是一个稍显“神秘”的群体,而女文艺兵们不仅长相漂亮又能歌善舞,这些优点让这个群体又多了些可供想象的空间。

曾经的文艺兵张姣至今仍很怀念那段青春岁月,尽管她第一次正式踏进部队大门的时候只有15岁,同龄的小孩儿或许正在按部就班地读初中。

2002年8月,当父母带着她到达位于山东长岛的某部队文艺兵考试现场时,她简直有点呆住了,都是大人带着考试的小孩,黑压压的一片人。竞争很激烈,103人里录取13个人。好在张姣舞感很好,初试跳了一支云南花鼓灯,复试的即兴表演跳了一支《小新娘》,都让考官眼前一亮。在第二天的放榜中,她在榜单的前几名看到了自己的名字。

2002年的12月25日是她正式入伍的日子,都没有来得及和父母依依惜别,三个月的新兵生活就开始了。张姣说,文艺兵新兵连与基层连队的新兵连没什么两样,都是日常军事训练。但训练很辛苦,甚至连洗澡都成为奢侈,她想家的时候只能偷偷打电话给父母,还好父母的支持让她坚持了下来。

三个月的新兵连结束后,他们这些文艺新兵正式开始文艺兵的生活。某部队政治部演出队一共有100多名文艺兵,分为舞蹈队、曲艺队、器乐队、声乐队。张姣因为她舞蹈的特长,分到了舞蹈队。“早上6点起床整理内务;6点半跑操;7点40开早饭;8点至11点半基本功训练;下午14点至17点基本功训练;晚上不训练的时候或是开会或是教战士们唱歌”。这是张姣在当文艺兵时一天的生活。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内长山列岛共有30多个岛屿,20几个岛屿上驻扎有部队,所以演出队都要在八一建军节和春节这两个节日到这20几个岛上进行慰问演出,这是演出队一年中最重要的两项任务。“巡演一圈结束基本在一个月左右”, 张姣说,所以三年的春节,她都是在部队度过的。

交通工具是轮船,轮船里不仅装着100多人的演出队,还装着自带的舞台、音响、灯光、服装等演出道具。刚下了轮船,也没顾得上休息,文艺兵们就开始布置舞台。不到两个小时,一个户外的舞台就搭好了。

一台晚会有20多个节目,张姣说,这些节目都是为了海岛战士原创的。如她与排长的两人舞《妻子》描写军人与妻子的两地感情;她参与的其它舞蹈《女兵晨曲》演的是女兵起床的小故事;《海岛恋歌》根据真实故事改编,讲的是战士英勇地救起一名小女孩的故事。除此之外,还有相声、情景剧等节目。而这一年的两场演出对于驻岛官兵们来说大概可以算是节日了。文艺兵们每到一个地方下了船,战士们都敲锣打鼓地欢迎;晚上还没有到开演的时间,战士们都已经整整齐齐地坐好开始拉歌了。

“无论去到哪个海岛,不管这个岛人多人少,我们都是一样地演出。”张姣说。她曾随演出队去过一个别名叫“四无岛”的小岛,因为它“无淡水、无居民、无航班、无耕地”。而且面积1.462平方公里的小岛,长年以来只有几名士兵驻守,有的战士在岛上一驻就是五年,不曾下岛一步。但是即使台下只坐着寥寥几个人,演出队也20几个节目地照常演出。

因为人少,“四无岛”的士兵站岗得站一天,张姣在演出的间隙,远远地看到因为站岗不能来看演出的战士,心里觉得难过,“我当时在想,我可以为这些可爱的战士做什么呢,哪怕是帮他们洗一次衣服也好啊!”她说。

在大钦岛上的一次经历让她终身难忘。当时,演出队已经在大钦岛演出结束了,排长把张姣与另外两名女孩叫上,说走一趟再做一个小演出。三个女孩跟着连长爬上了一座荒山,快爬到山顶的时候,看到一座小小破屋子,一名十八九岁年轻的战士端着枪在破屋子前站得笔直。好说歹说,这名战士终于同意坐下来看演出,但张姣与同伴们在给他唱歌的时候,他的脸涨得通红,怎么也不敢抬起头来。唱了五六首歌后,张姣问那名战士,“你自己住在这里,害怕吗?”他答道,“我胆子大,不害怕。”在离开的时候,张姣与几个女孩心酸得抱头痛哭。

正是深感战士的辛苦,所以张姣在演出中总是很努力,当然,其他的文艺兵也是一样。演出都是在户外,即使在最寒冷的冬天演出的时候,也只能穿单薄的演出服。冷还不算什么,下雪下雨,也得坚持演出,滑倒了爬起来继续演出。

张姣在演出中还发生了一件危险的事情。一次在大钦岛的演出,她摆着姿势猫着腰刚跑到台上,说时迟那时快,一名男文艺兵做踢腿动作的时候没看到她,一个飞腿重重地踢到了她的脑袋上。张姣的脑袋“嗡”地一声,身体被踢飞了出去,摔到了舞台的另一个入口。

“士兵们都没有觉察出来,还以为是什么舞蹈动作呢。”张姣笑着回忆。还好她的头上戴着演出用的钢盔,在台下休息了片刻,又接着演出了。

当时的张姣,年纪不过十六七岁,青春的活力让她把苦也当做了甜,更重要的是,基层士兵的辛苦在她心里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这是一份伟大的工作,因为我们见到的那些士兵,几乎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我们的每次慰问演出就是给他们提供了最大的精神食粮。”张姣这样评价自己的这份工作。

2005年,张姣考上了解放军军械工程学院,成为了一名学生。2008年,她被分配到了中国远洋测量船基地远望艺术团远望电视台工作。2010年,她离开了部队,考到了中国传媒大学,通过自己的努力成为了新华社的记者型主持人。而这种身份的成功转变也是源于在部队工作期间参加了海上测控任务,并成为了报道小组的成员,从那时她就下定决心要当一名记者。“这段经历让我特别能吃苦,做事特别有毅力。”这是这八年文艺兵的经历给张姣最大的精神财富。

文艺兵的宣传鼓动作用

像张姣这样的文艺兵在中国到底有多少,没有一个确切的数字,只有一条含糊其辞的报道中提到,“据外界普遍估计,现在全军文艺兵总人数有上万人”。但是曾任解放军总政治部宣传部艺术局局长的汪守德向《世界博览》的记者否认了这个说法,他说,文艺兵也有正式与非正式编制之分,“现在全军专业文艺队伍的总编制,包括总政的和各大单位的,也就在2000人左右。如果说有媒体报道里说有一万多人,估计是把基层部队的业余演出队包括进来了。许多业余文艺队伍都是临时性的,为了活跃基层部队的文化生活搞起来的,没有正式的编制,经费也很少,而且说解散就解散了。”

由这2000多名有编制的文艺兵组成的文工团一共有三个等级:

第一级隶属于总政治部,有总政歌舞团、总政歌剧团、总政话剧团;

第二级隶属于军种部队,有空政文工团、海政文工团、二炮文工团与武警文工团;

第三级隶属于各大军区,有战友文工团、前卫文工团、战斗文工团、前进文工团、战旗文工团、战士文工团、前线文工团。

此外,中国主要的文工团还有中华全国总工会文工团、煤矿文工团、利剑文工团、铁路文工团。

但是,不管是非编制还是有编制,这为数不少的文艺兵足可以看到中国共产党对文艺宣传的重视。“这是我军特殊的历史、文化和精神遗产,可以说军队文艺是伴随着整个中国革命战争历史走过来的。”汪守德说。

“中国解放军中有宣传队,是从红军开始的”。原总政歌舞团男中音歌唱家、军旅作家梅门造向《世界博览》记者介绍。梅门造今年整80岁,他也曾是一名文艺兵。

据资料,1928年4月,南昌起义军余部由朱德和陈毅率领到达井冈山, 同毛泽东领导的部队胜利会师,成立了工农革命军第四军(不久后改为红军第四军)。红四军成立之初就把宣传队正式编入了部队的建制,此后,宣传队成为我党军队的正规编制。特别是古田会议通过毛泽东主持起草的《中国共产党红军第四军第九次代表大会决议案》后,红军宣传队的宣传鼓动工作的重要性被广泛承认,红军各部的宣传机构也因此逐渐得到完善。

宣传机构的人数迅速扩大,“最基层的团有宣传队,到了师这一级叫文工队,再往上军这一级叫文工团。到1949年新中国成立时有10万宣传队,被称为‘十万大军’。” 梅门造说。而这“十万大军”的主要任务是进行打仗行军的宣传鼓动,与部队集结休整时的文体娱乐活动等。

无论是在抗日战争时期,还是在解放战争时期,还是在建国后的朝鲜战争中, 这支宣传队伍都发挥了重大的激励作用。1951年,年仅18岁的梅门造是中国人民志愿军三十八军文工团的一名文艺兵,他与其他同伴们在朝鲜根据朝鲜战争吧不分前后方的实际情况,摸索着用轻便易行的小分队,运用说唱曲艺等表演形式,宣传英雄人物的战斗。

新中国建立后,于1951年5月成立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文工团,1953年西南军区战斗文工团和总政文工团合并,组成了阵容强大的总政文工团歌舞团。1954年4月,梅门造因为成绩突出被中央军委调到了总政歌舞团,成了合唱队的一名男低音演员。

从1954年到1971年的17年里,梅门造随总政歌舞团出国访问了苏联、罗马尼亚、缅甸、捷克斯洛伐克、波兰、朝鲜等国。在出访之前,甚至连周恩来都亲自审查节目,与文工团一起修改节目,足见当时领导人对“文艺外交”的重视。

文艺兵制度的改革之路在哪里

或许是中国的文艺兵里涌现出了越来越多的明星,所以让这个群体也越来越多地惹人关注,这些军中明星行为稍有不检点,被公众批评也不足为奇。大名鼎鼎的李双江与梦鸽自不必说了,夫妇二人因爱子之事广受舆论指责,指其教子不严,危害社会。前段时间,现任空军政治部文工团副团长,被授予大校军衔的韩红因涉嫌挪用号牌被民警当场查获,这也是韩红在近半个月里的第三次交通违规。甚至在近期曝光的“王林大师”与名人的合影中,也见到几位军旅歌手的影子。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除了作风方面的问题,“特招”也是一个特别容易刺到公众眼睛的词。除了韩红,曾经的“超女”纪敏佳现在已是空军政治部文工团正营级干部、几年前以那首《两只蝴蝶》红火了一把的庞龙早已加入二炮文工团,而在记者脑海中只有《最炫民族风》这首歌的凤凰传奇也早在2009年就被二炮文工团特招入伍了。

再看一份在军中任职的明星名单,群星闪耀。正军级里有李双江、马玉涛、克里木等;副军级的有阎维文、董文华、宋祖英、黄宏等;正师级有刘斌、吕继宏、梦鸽、蔡国庆、于文华、郭达、魏积安等;副师级有谭晶、李丹阳、陈红、白雪、吕薇、甘萍等等。

国防大学教授公方彬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说,“今天新产生的军队明星大多不是自己造就,而是从社会名人选调,也就是特招入伍。这大概也是招来议论的重要原因。我个人认为,如果明星们加强自身修养,真正向社会表现出德艺双馨的形象,名气越大,作用越大,效果越好。”

公方彬教授认为,特招一个文艺兵,应当具备三个条件:艺术水平出类拔粹、艺德俱佳、补充特招单位的缺项,也就是工作需要。但是公教授也说,“从实践看,有的单位是过去突出了艺术水平,并且又多以知名度作为最重要指标,这大概是非议多多的原因之一。”

公方彬教授说,文艺兵制度的改革是必然。在2003年,2003年,他就主笔起草了一份报军委总部的研究报告,涉及军队文艺队伍部分突出强调大幅减员。“我在起草研究报告时主要是分析文艺队伍的现实需求与发展趋势,所提方案也仅供决策层参考。应当说那一次减掉了部分文艺单位,只是较少涉及知名人物,所以社会影响不大。”

在总政治部任职多年的原宣传部艺术局局长汪守德认为,军队文艺团体确实存在很多困难,包括人员的、经费的、为兵服务的方式等方面的问题。

纵观国外,发现军队文艺兵制度在其它国家确实已经属于罕见。美国的劳军组织创建于1941年,目的是激励军人的士气。可是现在,愿意参加美国劳军组织的这种活动的人已经少得多了。由于战争的性质越来越难以界定,导致美国劳军组织招募演艺明星志愿者的工作遇到了空前危机。

而在彼岸,中国台湾的艺工队是随着1949年国民党败走赴台时建立起来的,早年的主题不过四个字,“反共抗俄”。1980年代李登辉领导的政府开始推动第一波大裁军,到2004年,当时的“国防部长”汤曜明,只说了一句“国军只专责战训本务,要艺工队干什么?”,便决定裁撤艺工队。最近又有消息称,存废之争多年的艺工队将在今年年底前全部裁撤,彻底走进历史。

但是,无论是对于学者公方彬,曾经的文工团领导汪守德,还是老文艺兵梅门造,都不同意一刀切地仿照西方国家与台湾的经验撤销文艺兵制度。究其原因,公方彬说,“因为我军的精神大厦有此需求。比较一下我军与西方军队的差异,这个问题更清楚。西方军队的精神力量主要来自宗教和职业精神,我们主要来自政治灌输,这就需要借助文艺。”

本文内容于 2013/12/31 8:55:02 被小编a43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