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原创]等待戈多,可戈多是谁,我的戈多又在那里

之见 收藏 12 46

犹太人贝克特不象是个戏剧家,反而象个幻想家,只是当他幻想出了戈多,却不知道戈多是谁?

50年了,《等待戈多》被无数次的搬上舞台,更被无数人欣赏,体会。第一眼看去,黄昏的天气,孤独的一棵树,寂寞的两个人,偶尔有两个仆人来意味着他们不忧愁于温饱。他们只是在等待他们的戈多,戈多是谁?他们不知道,或许那是希望,或许那是福音,或许那是天使,或许那是欲望,或许是。。。。。。或许是他们也不知道的什么。

这部戏剧已经被分析了无数次,从人物到社会大环境,从无聊的语言到简单的重复情节,从背景到幻想,从没有树叶的树到有几片树叶的树,从没有眼瞎嘴哑的波卓幸运儿到眼瞎嘴哑的他们。我们知道了戈多的产生是因为战争以后,肉体的伤可能已经痊愈,可心理上的痛却时时发作;知道了当灵魂里的上帝被打倒,肉体便是行尸走肉了;知道了当信仰没有了,希望只是个远古而空洞的词;知道了世界让人难以捉摸,社会让人惶恐不安,知道了当旧日的偶像不在了,新的偶像还没有建立,除了必要的捉摸和追求,还有就是幻想和空虚。所以,我们明白了原来戈多就是空虚的表现而已。

可问题又来了。戈多究竟是什么,难道空虚就是全部的戈多,就是所有人的戈多吗。应该不是的。

其实想想,太多的人,太多的时间,太多的生活,太多的事其实都是在简单和重复里度过的;几乎每个人都在过着重复和简单的日子,不同的是选择的方法不同而已。别人的沉默或许就是自己的快乐,自己的无聊却是他人的笑料。戈多是谁?这个问题又来了。

小资们需要在一个地方静静的一个人发呆,或许那就是他的戈多;可他更多的是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希望——一个人静静的发呆,当然就更不会知道自己的戈多是谁了。其他的人或许同样如此。

我也在等待我的戈多,当我为了一个梦想而努力时,我知道我的戈多就是梦想;当我看见希望时,我知道我的戈多就是希望;当我静下心来听听我的音乐时,我知道莫扎特是我的戈多。可我恍然大悟时,我才明白原来我从未知道我的戈多是谁,在哪。我只是在等待,只是在陶醉,只是在麻醉。或许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宗教,重要的是你信仰你的宗教吗。当我们失去时,我们应该相信应该是拥有;当我们放弃时,我们应该明白那是获得。

我的戈多是谁,在那里。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我现在不去想我的戈多是谁,在那里。因为还没有到黄昏,不是一棵孤独的树,不是没有绿色的树叶,不是寂寞的一个行尸走肉;所以我现在不去想我的戈多了。

本文内容于 2013/12/30 16:28:55 被桐井不知编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