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深”大湾湾“出版著作”带路党保命指南”

宁尚彬 收藏 0 121
导读:看人家的带路党,多专业。条件有限,只能发节选,大家乐一乐吧。 第二篇第一章:老大的面子与拳头   大国军事强大、幅员广大、人口众多,产生一种大国的心理,一种老大的尊严与身段,怎麼跟大国相处是一种学问。这就跟群体中的老大一样,他会跟老小客客气气地讲话,甚至嘘长问短,但中间还是有老大的傲气与身段...人与人平等,国与国平等是伟大的理想--但从来不是现实的世界。许多大国旁边的小国很清楚这个现实,所以发展出事大主义。   有些小国可以摆出不服气的的骨气,很好,那就准备干吧!不要以为

看人家的带路党,多专业。条件有限,只能发节选,大家乐一乐吧。

第二篇第一章:老大的面子与拳头

资深”大湾湾“出版著作”带路党保命指南”

大国军事强大、幅员广大、人口众多,产生一种大国的心理,一种老大的尊严与身段,怎麼跟大国相处是一种学问。这就跟群体中的老大一样,他会跟老小客客气气地讲话,甚至嘘长问短,但中间还是有老大的傲气与身段...人与人平等,国与国平等是伟大的理想--但从来不是现实的世界。许多大国旁边的小国很清楚这个现实,所以发展出事大主义。

有些小国可以摆出不服气的的骨气,很好,那就准备干吧!不要以为另一个老大会帮你撑腰,为了某种理由或许吧!但可能的是老大与老大之间私下交换的好处,一下就把你出卖了。

...台湾作为政治实体,不管冠上甚麼称号,土地就这块大,人就这麼多,虽然有点钱,但是要靠人家市场。...要摆出骨气,可以,但要准备打,否则到时候脸红了,脚软了,会很难看!...

第二章:当小兄弟要求平起平坐

...台湾不但在中国面前是个小兄弟,在一些东南亚较大的国家面前也是小兄弟。但是一般台湾人是没有这种认识的,为什麼?因为传统中国意识作祟,对南蛮有潜在的优越感,内心实际看不起印尼人、越南人、马来人的。

这是最有趣的地方,民进党说台湾就是台湾,很好,台湾不要假装是中国。问题是民进党只有把台湾的名字归位,却仍然假装有个大国的国格和身段,享受著大国的优越感却只有小国的实际力量,不出问题才怪!

即使以日本这麼大的经济力量,在中国老大面前也得恭恭敬敬,倒茶拿热毛巾,还细声地问老大需不需要来一节推拿。台独人士主张台湾成为一个国家,心理上却没有认识到作为一个小国只能用一种夹著尾巴作人的外交身段,作为生存的方法。既然承认自己就这麼小,又要摆著姿态说要跟老大平起平坐,要讲对等。一般老大面对这种小兄弟,好一点的骂两句,更多的是一拳马上打过去,否则老大怎麼当得下去?其他在旁边看的小弟有的替老大帮腔,拍拍马屁,有的可能会同情,但却吓得不敢讲话。

第六章:权力风向标

即使是天字第一号的傻瓜也看得出来民进党和国民党再怎麼壮大,也不可能跟共产党比,这就决定了对党派投资的基本定位,去大陆投资不仅是赚钱,也是对共产党的利益和情感的投资。这种算盘几乎完美无缺,如果两岸和解,那麼他们在两岸的生意都可以作,最好不过;如果不幸打起来,当然要靠到胜算大的那一边,就算台湾那一头的生意受影响,大陆这一边的生意还是可以作,战后算帐也记不到他们头上,说不定还被记上一功...

不要小看他们对时代变化的判断,利害所至,他们比那些有博士头衔的专家看得准多了,尤其是成功的大商人的动向更是重点的指标,他们往那边移动往往反应对未来权力天下的评估...

第三篇第一章拿本外国护照

很多台商在大陆持有中华人民共和国身分证,在台湾也有中华民国身分证。台湾的证件是真的,大陆的证件是假的。

干嘛拿一张假的中国身分证呢?....说穿了,多个身分,省一些钱,当然内心是不变的,追求低成本、有利益保障的心是不变的。

...事实上,如果能够再拿一本外国护照更好了...如果发生不幸的事情,可以说走就走,如果因为小误会被中共军警抓住,外国大使馆会来关切的,到时候不需要逃到外国,而是轻轻松松地被遣返国外。...

第二章分散资产为先

两岸关系一旦变得非常紧张,是否就应减少对大陆的投资?有些人直觉上可能如此判断,这是极端地缺乏远见,因为所有的防范措施都是基於最坏的准备。试想一但开战,中国大陆主攻,台湾主守,战火波及的范围主要是在台湾和福建两个地方。一般住在海南、广西、浙江、山东、河南.......的人根本感受不到,人们还是每天一样上班、下班、作生意、上卡拉OK;可是在台湾就不一样了,每一个人的生活都受影响,躲避轰炸,逃亡,没电没水,在一堆瓦砾中找吃的东西,最伤心的莫过於处理亲人的尸体。

所以两岸关系变得紧张,就要越快地把工厂迁到大陆,最好避开福建,选择福建以北的省份,这是保障自己财产安全最有效的方法。也有人说要根留台湾,这是不合历史逻辑的,如果一定要把产业的根留在出生和成长的地方,那麼台湾人的祖先就永远不可能把台湾当成家了。

这是大企业的作法,至於财力较弱的个人怎麼办呢?其实在一个更小的范围内还是可以自力救济的。譬如,如果在台湾已有一栋房子的话,第二栋房子就应考虑其他地方,像北京、上海、广东都是不错的地方,或者在东南亚的马来西亚、新加坡都是不错的选择。银行户口也是,国外应该拥有户口,以便於资金的转移。

第五章 拉拢靠山多管齐下

如果你看见某人持美国护照,跟美国总统关系密切,回来台湾在大学任教,鼓吹台湾独立,成为民进党要员,然后又喜欢跟国民党主席靠得很近,主动提供意见而沾沾自喜,春风得意。

千万不要因此感到不解,觉得同时有这麼多政治身分和认同,不是很虚伪吗?不,不是这样,任何混得开的人都提供了生存的教育和启示,应该看见积极的一面。譬如,拿了美国护照高喊台湾独立,如果真的独立成功,那就成了开国元老,拍团体照的时候,可以作在第一排的位子上,后代子孙引以为荣。如果独立引发战争,中共入台,那也可以随时回到美国,毫发不伤,还可以受邀在国会慷慨作证,在台湾所见所闻说不定还可以列入国会纪录,仍然享受荣耀。

有些人很不喜欢这样,觉得没有诚意。其实这种想法是不对的,任何立自己於不败之地的成功事例都有严肃的参考价值。道理在於,政治是众人之事,因此应该随著种人的转移而转移,才符合为政之道。

今天影响台湾政治的三大角色毫无疑问是美国、中国和日本,其中中国的争议性比较大,它不被一般的台湾人所喜,但又极有可能成为台湾的新主人,所以一定要向中国的政治力量靠拢,但要采取高度的技巧,让人家从表面上看不出来。至於美国和日本对台湾有影响,又为人所接受,所以可以大张旗鼓去勾结,不但不会被批评,还可以引来许多称羡的目光,抬高自己的地位,有助於在台湾的政治操作。

如果能充分把台湾政治舞台背后的三大老板都拉住了,那就甚麼都不用担心了,在岛内从政就水到渠成。...简单地说,权力靠国民党,情感靠民进党,暗中靠共产党。最理想的状况就是参加国民党,支持台湾人总统形成的权力主流,高喊爱台湾、认同台湾的口号,甚至适度地说台湾事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取得民进党的好感,然后在大陆投资,跟中共领导人私下把酒言欢。如果具有三大靠山,又投入岛内主流,绝对是大赢特赢的,无论局势怎麼变,都不可能脱出这个范围,是谓真正的远见。

第四篇战争之后,第一章:雨过天不青

[祖国已经光荣地统一,各级公务人员速回原单位报到,台湾特别行政区域临时政府保证既往不究,并将尽快恢复正常的生活秩序...]激昂的广播器的呼喊声阵阵传来。

大家在迟疑犹豫以及急著离开这恶臭地下室的复杂心情下,终於慢慢地走出去。

看见阳光一开始感到炫目,但也有舒坦的快感。等到眼睛适应后,却让人吓一跳,四周是一片疮痍残破的景像,房子炸得东倒西歪,只剩成堆的瓦砾,停靠路边的车子半数以上残缺不全。你那一层房子也几乎全毁了,天花板塌下一大半,窗户、家具、电器品被石块压得粉碎。

路边还散落著尸体,一辆辆载满共产党士兵的卡车急驶而过,远方几许黑烟冉冉上升。几栋建筑物上飘扬著红色的旗帜。

如果你的家人全活著,那是非常幸运的。还有更多的人将伴著亲人的尸体在夜里痛哭,然后母亲等待儿子的讯息,妻子等待丈夫,儿女等待父亲。他们可能幸运地回来,但也可能从此音讯杳然;可能丧生在台湾海峡,或在海边的碉堡里被炮轰得尸首不全,也可能倒在台湾岛上几个交战点,横尸野外,有的被存活的同袍运回来,更多的是被共产党用堆土机堆在一个地方集体掩埋,或甚至乾脆一把火烧掉。

原来花了四十年的时间造就的富裕生活一夕之间又变回了两手空空,甚至连起码的尊严也失去了。

戴著红星徽章的武警荷枪实弹,遇到趁火打劫的人格杀不论,碰到言语挑衅的路人也用枪托追打。商店开了,但不收原来的钱,事实上一时之间纸钞几成废物,有些非常平常的东西你会发现居然要用黄金首饰去换。

在成堆的瓦砾中找一口活下去的饭的时候,所谓的尊严是多麼地奢侈!

第二章 适应新时代

当各级政府机关和学校升起五星旗,奏起激昂的义勇军进行曲的时候,你一开始一定很不习惯。多年来一直听三民主义,看青天白日,现在一切都颠倒过来了,好人变成坏人,坏人变成好人。我又算甚麼呢? 你可能会这麼想。

中国台湾特别行政区临时政府宣布不追究过去反对政府的活动,并呼吁个别的人士放下武器,出面自首,临时政府宽大为怀,既往不究。...

解放军军车成列地穿过介寿路,看著这一景,你渐渐不感到害怕,但却掩不住那一份挫折和沮丧,连电视广播中高昂的语调也没办法提高你的情绪。第四台没了,不只是彩虹频道没了,还有三立频道、真相新闻网... 负责人全被抓去上课,不只是他们,还有公务人员,学校老师,社团负责人全都要去上课。上课的教室就是过去的民众服务社和民进党各县市党部办公室,内容很简单,就事一位政治指导员拿著一份人民日报,大声朗读中央人民政府有关处里解放台湾后的政策文告。没有人有兴趣听,但又不敢打瞌睡或在纸上画小叮当。

尽管如此,有些话还是要注意听,尤其是处理所谓敌我矛盾的谈话,他们会把话说得很漂亮,像回头是岸啦、重新做人啦!要求每一个人把朋友、亲人和自己得有关资料交给刚刚成立的巷道委员会。

..猜忌的气氛弥漫著台湾社会,人们渐渐互不信任,沉默不语。临时政府已改为正式政府,权力巩固,开始正式清理反革命势力。军警大白天到各家去抓人,被称为流氓份子的处理得很快,通常一天内就判刑并立刻执行枪决。

还有更令人侧目的是,一些过去鼎鼎大名的人物在电视上垂头丧气,承认犯了严重的错误,对不起人民,死不足惜,不过他愿意将功赎罪,希望人民能够再给予一个机会。这些过去屹立不摇的铁汉如今看来面色苍白,意志薄弱...

另外一个同样引人侧目的事,也有不少过去曾表现过极端爱台湾、誓死保卫台湾的知名人物,讲话开始出现北京腔的卷舌音,挂了新的官衔,最高的当上政协副主席,甚至传言还有可能当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副主席。隔年以庆祝祖国统一为主题的北京国庆大典中,他们被安排作在最醒目的第一排,笑著脸像广场上的群众挥手致意,他们在乡下的乡亲同感光荣。

面对这炫目的转变,保持冷静,不要急著表态,如果你不喜欢 ,把它静静埋藏在心里。无谓的悲情没有必要,要保持乐观和坚强,转变的时机来了,但不要犯盲动的错误。

作者介绍

徐宗懋

現任職新聞界。著有《時代的轉瞬》、《海角新樂園》、《中共武力犯台個人求生手冊》、《總統府最長的一日》。他喜歡從事觀念領域的冒險,並以實際行動證明新探索觀念的可行性。

资深”大湾湾“出版著作”带路党保命指南”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