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难忘《军魂》,难忘《热血颂》

有段时间在网上转来转去,偶然找到了一部久违的电视剧《军魂》。这是一部反映80年代对越自卫还击作战老山战场的电视剧,由晓源导演,于1988年播出。记得当时还在上初二,晚上趴在被窝里看这部剧,结果没熬住困,睡着了,结尾战斗最惨烈之处看得模模糊糊,这个后悔。没想到,一后悔就后悔了20年。因为,以后再没播过,而且云南电视台的库藏录像带也损坏了,差点成了绝唱。重出江湖,也只是近年的事。虽播映效果很差,可是毕竟,它还是出来了,让我大喜过望。

主题歌是当年风靡一时的《热血颂》,陈哲和苏越词曲,王虹和徐良演唱。王虹后来去了香港,年度音乐庆典时有出席,还和beyond一起唱过《热血颂》。徐良在那段时间很红,和王虹合作出了好几盘卡带专辑。我很喜欢《热血颂》,初三班级搞联欢会时候便以此曲出场,结果高音有点高,没上去,一举笑场。

《军魂》的历史背景是1984年老山战场抗敌反击的7.12大战,电视剧的军事顾问就是指挥了这场战斗的昆明军区第14军40师师长刘昌友、政委陈培忠。当年4月28日,我第14军收复老山地区诸阵地,越军二军区即制定所谓“MB-84” 的战役计划(也叫北光计划),集结了18000部队,要不惜一切代价夺回老山。

松毛岭位于老山和八里河东山之间,是一条长约4公里的山梁,我军地图上标为“松毛林山包”。其以北为中国,以南为越南。向东为那拉地区,那拉东侧是一条南北走向的峡谷,谷内有一条盘龙江,向南流入越南,江边是直通越南河江的公路,再东侧就是笔直峭立的八里河东山。松毛岭和那拉向南约7公里是越南的大青山,为东西走向,平均海拔在1500米以上。南北两山之间是一大片丘陵,地势低洼,有大小50多个山头。越军要用重兵进攻老山地区,大部队就要通过这片丘陵。而进入丘陵地带的唯一通道是大青山和八里河东山峡谷口处的清水口。越军就是要通过清水口进入丘陵,然后展开部队向老山地区发动全面进攻。这中间的地带都是我军炮火打击范围,易守难攻。但只要隐蔽潜伏,偷袭迅猛,就能收出其不意之效,左取老山,中取那拉、松毛岭,右取八里河东山,从而握有了战场主动。越军行的确是一条险计。

7.12大战有很多文章都介绍过,共有四个方向的战斗:老山主峰1072高地方向、松毛岭662.6高地方向、那拉方向、八里河东山方向。其中,以662.6高地方向、那拉方向为越军的主攻方向。基本过程就是越军趁夜暗摸入阵地,其间遭我军警戒性炮火重创,但纪律严明,阵脚未乱,不愧是久经战阵的劲旅。凌晨越军发动奇袭,夺取了我那拉前沿几处警戒阵地。唯独被那拉防御最前沿的142号高地挡住,几次攻击不下,被迫转奇袭为强攻。而守卫142号高地的正是14军40师119团8连3排的李海欣等15名勇士。他们首先发现敌人,首先开火,在面积不到300平方米的高地上与冲上来的一个营越军苦战10个多小时。当表面阵地失守后,又退守坑道,顽强坚持,直到反击部队上来。共击退越军6次轮番冲击,毙敌104人,争取了时间,为7.12我军大胜立下了卓越之功。战斗中,15名勇士牺牲5人,包括班长李海欣,他们坚守的142号高地在战后被誉为“李海欣高地”。

越军纠缠于李海欣高地,难以集中兵力直扑146号高地主阵地,没有达成奇袭效果,在那拉方向打成僵持。很快各方向进攻之越军都遭到了我军炮火的猛烈打击,而越军死战不退,大量投入步兵发动反复攻击,越陷越深,以己之短攻彼之长,导致大量伤亡,最后终于无力进攻,不得不全线撤退。7.12大战,双方鏖战14个小时,投入师属以上28个炮兵营,加上团营火炮,共发射各种炮弹3万发以上。其中我军师属以上火炮就打了12406发炮弹,战场上打成了一排排火墙,真正是一场炮火大战。我军统计共毙伤越军3300多人,尸体把山坡都铺满了。当时叶剑英元帅看了战场录相后惊叹:淮海大战以来还没见过这么多敌人尸体!

电视剧《军魂》正是以“李海欣高地”战场实例为重要素材,综合了那拉方向的典型战斗过程。从麻栗坡烈士陵园到中越前线地况地貌,有多处实景拍摄。战斗场面激烈,如对越军潜伏部队的警戒炮击,其中炮后死伤惨重却纪律严明静默不动,漫山遍野的越军唱着歌、打着军旗、挑着猪肉向我军阵地走来的奇异景象,发起攻击后越军整营整连的凶猛强攻,高地守卫者的血火坚守过程,都取材于实战。更加令人感动的是,电视剧着重反映了普通士兵的生活及个人风貌,不再是“高大全”的典型形象,而是来自生活,来自时代,表现了那个初次转型时代的价值观与个人理想际遇的冲突纠葛。

剧中刻画了一大批有血有肉的官兵形象。

有外表严肃,对士兵训练严格,跟着士兵一起冒着酷暑站二小时队列,但内心充满关爱的团长(他的原型就是14军40师119团团长张又侠)。

有“左”的可爱的排长白易之,满脑子马列思想,口头禅就是“请允许我汇报”。

有老实腼腆,外号“大姑娘”的战士刘亚。

有憨厚的少数民族战士木嘎,到牺牲都没说过几句话。

有聪明的城市兵王教教,当团长强调军风纪的时候,他敢上前给团长端正衣领扣子。

有调皮捣蛋的战士马晓明,后来滚了7颗地雷,成为“滚雷英雄”。

有刚直敢言的战士李海,因为爱提意见,入党的要求一直不被通过。战场上,在寻找连长的时候被一个越南伤兵摔倒,睾丸被死死捏住,痛不欲生中拉响手榴弹与敌人同归于尽!

还有冷峻硬朗,临阵失恋的连长陈一飞。在战场上被越军的匕首刺穿腹部,仍坚持战斗,直到牺牲。他在开赴前线的军车上接到了女朋友的分手信,旁边的战士见状,问:“连长,吹了?”“嗯。”战士便解嘲地总结了一下:“8个干部吹了5个,百分之六十”。

陈一飞和女朋友的一段对话典型的反映了80年代中期价值观发生改变与传统理想的冲突,留下了那个年代特殊的语言痕迹,更是那个时代的困惑与迷茫。

陈:“你怎么能。。。。。。你怎么能这样?!(扣我的归队电报)”

女:“陈一飞,你躲过这二天就能够躲过死亡。”

陈:“别说了!真没想到,真没想到你。。。。。。!”

女:“陈一飞,你听我说。你聪明,能干,深造一下可以为社会、为人类做出更大的贡献。前几天,报上宣传一个大学生,成绩优异,前途无量,可为了救一个70多岁的老人失去了自己的生命。理智地衡量一下,谁生存下去的价值大?你是一个智商极高的人,去拼体力,拼刺刀,去死在战场上。。。。。。”

陈:“可我是军人,你懂吗?现在需要我上前线,去拼,去死。在这个节骨眼上,祖国不需要你去掂量哪一个分量大,选择权不在我们个人手上。”

女:“那么说,你非要走?”

陈:“必须走。”

女:“你是个栋梁的材料,真可惜。”

陈:“国家需要栋梁,可也需要小草。”

女:“好吧,咱们还年轻,应该把精力集中到学习工作上去,国家也是这么号召的,再见。”

是的,就这样再见了。不,应该是永别。陈一飞和他一帮可爱的战士们,都牺牲在了战场上。也正是他们,忍受着个人的伤痛,为我们的祖国铸起了一道血肉长城。

不需要再说什么了,真的,去听一遍《热血颂》吧。


本文内容于 2013/12/30 14:32:18 被小编a43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我也很喜爱这首歌 手机里就有王虹和徐良的原唱并附带歌词 忘了是在哪一年的晚会上 王虹推着坐在轮椅上的徐良 一起唱了《十五的月亮》和这首《热血颂》当时那个场面是很感人的 每当听到这首歌 就象是又回到了那个年代 在这场残酷的战斗中 越军可以说是孤注一掷拼了命的 我军的试探性炮火把越军炸得也不轻 越军竟也纪律严明没有暴露 这个情节我记得很清楚 后来又看到有关方面的文章 说越军失败后多少天都不来收尸 大热的天这么多的尸体腐败膨胀 阵地上那个臭啊令人作呕 卫生队派人上去洒消毒粉 最后又往越南那边打宣传弹 允许他们不带武器来收尸 越军那边才敢来人 在我军的严密监视下 越军这回老实了许多 我们的战士都是好样的!


在那生离死别血雨腥风的年代,当我们置身陈一飞那个角色时,真是个痛苦的选择。一边是爱情一边是保卫祖国母亲这份沉甸甸的责任心,真的人生的价值观已升华到那个层面可谓已超脱了。

我上初中时,经常听英模报告,学校组织的,那时正是两山轮战时期。

有一次听到一个与主帖相反的事:台上的一位英雄说他有一次在前线侦察,遇到两个越南士兵出来找苜蓿吃,他趁敌不备,先打晕了一人,另一人被他捏住睾丸动弹不得,最后生俘两人。那个年代还比较保守,很多女生听了以后脸都红红的。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