衙门八字开有理无钱莫进来

双清区法院多次催收齐原告和反诉人的起诉费用后就枉法裁判,却不依法合并共同审理确认原被告提出的诉讼请求,衙门八字开有理无钱莫进来

正义的有关领导:您们好!

关于湖南省邵阳市双清区人民法院枉法裁判的(2012)双民初字第505号民事判决书中,认定基本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适用法律错误,曲解法律,犯有有证不认和乱认证的错误,凭空臆断。故意偏袒第三人,也不调查取证。严重违反法定程序,影响本案正确的判决。根据民诉法原第179条、第153条、新第170条、198条、199条、200条有关规定该案应该再审或发回重审,改判。

事实和理由:

一、双清区法院对该案认定事实错误,曲解法律。法官渎职不作为,催骗收老百姓7万余元起诉、保全等费用后,却不审理原、被告依法提出的诉讼请求,不确认诉求中的债权债务金额,错误的有意不审理原、被告共同对第三人享有租赁合同中的租金债权金额,暨渎职也不确认原告与第三人租赁合同中的租金债权债务金额。本案审理的是关系到原告、被告、第三人三方之间的租赁合同中租金债权转让合同纠纷一案。根据合同法第79条规定:债权人(原告)可以将(租赁)合同的权利全部或部分转让给(反诉原告),原告将第三人欠其租金、违约(滞纳)金从2005年9月27日至付清之日止,按2000元/天计算,合计600万余元,根据《债权转让及补充协议》的约定,第三人依法应该先支付给被告299万元租金,超出299万元部分的租金再支付给原告299万余元。第 80条规定:债权人(原告)转让权利的应当通知债务人(第三人),原、被告多次通过公证处,以特快专递向第三人履行了告知义务。第81条规定:债权人(原告)转让权利的,受让人(反诉原告)取得与债权有关的从权人。82条规定:债务人(第三人)接到债权转让通知后,债务人(第三人)对让与人(原告)的抗辩,可以向受让人(反诉原告)主张。原、被告有权共同享有对第三人举张租赁合同中的租金债权,第三人也有抗辩权,因此依法更应该审理债权转让纠纷中关于租赁合同中的租金债权金额是多少。

二、双清区法院在证据认定与实际判决的过程中前后矛盾,致使已被认定的证据没有体现在判决之中,证据与判决的严重剥离是导致判决错误的根本原因。本案审理的是关系到原告、被告、第三人三方之间的租赁合同中租金债权转让合同纠纷一案,2012年10月18日,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2)湘高法立民终字第78号民事裁定书认为原、被告签订的《债权转让协议》合法有效。难道双清区法院可以凌驾于省高院之上,可以错误并且装糊涂认为债权转让协议不是合法有效的,本案中,原告与第三人系混凝土输送泵租赁销售合同关系,被告通过与原告所签《债权转让协议及补充协议》而取代原告的部分地位成为该合同共同权利义务的当事债权人,原、被告诉讼的标的当事人(第三人)是共同的,法律关系是关于租赁合同的债权转让纠纷属同一种类,因此,根据原告起诉、被告反诉的诉讼请求、事实和理由,本案应为租赁销售合同中的租金债权转让纠纷。根据民事诉讼法第52、53条规定:[共同诉讼]被合并处理的“诉”相互之间有法律或事实上的牵连,诉的主体的合并是主观广义的合并是必要共同诉讼,诉讼标的的合并是客观狭义合并,混合的合并是兼有主体合并和标的的合并的因素,含第三人诉讼在内。法学界把它分为两类,普通共同诉讼和必要共同诉讼,西南政法和湖大法学院教授都认为本案是必要共同诉讼,本案中有三个当事人符合当事人一方或两方为两人以上,诉讼标的是共同的诉讼标的,必要共同的诉讼人是具有共同的权利或义务,是不可分之诉。本案原、被告的诉讼标的是必要共同的诉讼,不但具有共同的权利而且连带承担共同的义务,是不可分之诉。原、被告主体共同权利的诉讼请求是1、确定原告与被告签订的《债权转让协议》合法有效。属于原、被告共同诉讼主体的合并。2、本案的诉讼费用由被申请人共同负担。属原、被告共同的诉讼标的合并。3、被告反诉原告和第三人连带支付299万元的租金债权。属原、被告必要共同诉讼并且具有共同的权利和义务。4、原告起诉被告和第三人连带支付超出《债权转让及补充协议》的租金债权299万元,属原、被告必要共同诉讼并且具有共同的权利和义务。5、原告要求依据租赁合同的约定来确定原被告《债权转让协议》中的租金债权金额。属原、被告混合共同诉讼是不可分之诉。因此,法院应该将本诉原告和反诉原告合并同共审理才能定纷止争。依法应该确认债权转让纠纷中关于租赁合同的租金债权金额,而双清区法院故意违反民诉法第52条、140条规定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民诉法若干问题意见156条规定,双清区法院有意违法不确认租金债权金额,有关部门依法应予纠正。

三、双清区法院认为本案依法可转让的债权不是有效存在的明确债权,不具备债权转让的必备条件的观点,明显违反了本案的客观事实,为第三人恶意逃避合同之债大开方便之门。2012年8月6日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2)邵中立一初字第1号民事裁定书,已调查认为,第三人云南旭恒公司在重庆市渝北区人民法院受理的原告海润天公司起其返还原物纠纷一案中,第三人认可了与原告签订了《混疑土输送泵租赁销售合同》,已按照合同约定向原告支付了租金和押金壹拾伍万元,双方之间存在合同债权关系,现原告将其公司对第三人所享有的合同债权转让给了被告,并依法将债权转让事宜通知了第三人,在第三人未履行债务的情况下,被告依《债权转让协议》向第三人主张债权合法有效。《债权转让协议》中还约定,如第三人不履行债务,原告应承担连带责任,故被告向第三人主张债权的同时,一并向原告主张权利,要求其对该债权的实现承担连带担保责任,并无不当,原告依《债权转让补充协议》向第三人主张债权也合法有效,《债权转让补充协议的通知》中还约定,从2005年9月27日起至今第三人欠原告租金和滞纳金的债务总额已达600万元,现根据原、被告签订的《债权转让补充协议》约定,第三人依法应该先支付被告299万元租金,超出299万元部分的债务租金299万余元支付给原告,第三人收到本通知之后,应该立即向被告和原告偿付这两笔债务,不得再恶意违约拖欠,特此通知,2013年4月28日原、被告均通过公正处以特快专递再次向第三人履行了告知义务。2013年3月19号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3)邵中立一终字第6号(关于管辖权异议)民事裁定书,裁定认为第三人可以承担责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66条规定:在诉讼中,无独立请求权的第三人有当事人的诉讼权利义务,判决承担民事责任的无独立请求权的第三人有权提出上诉,但该第三人在一审中无权对案件的管辖权提出异议,无权放弃,变更诉讼请求或者申请撤诉。更应该确认本案债权转让协议纠纷中关于租赁合同的租金债权金额。

四、双清区法院认为本案审理的是原、被告之间的债权转让合同,而原告与第三人间的法律关系是设备租赁合同,由于法律关系的不同因而不能合并审理是错误的。实际恰恰相反,只有将二者合并审理,才能真正体现法律的公平与正义。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156条、民诉法126条新140条规定[诉的合并]:原告增加诉讼请求,被告提出反诉,第三人提出与本案有关的诉讼请求,可以合并审理的人民法院应当合并审理。本案中,原告找被告要求退还多转出的租金债权,被告称向第三人追付租金一年多还没收到租金,还要原告承担连带支付责任,并要原告去找第三人收取租金债权,第三人对原告称租赁合同债权转移了不要再来找,要原告去找被告去收,现三方互相推诿,为了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只有将本案原诉和反诉合并共同审理,才能查明事实,分清是非,确定各方的权利和义务及民事责任,司法的目的之一就是使不确定的法律关系明确化,法律的目的在于定纷止争。原告如能与故意违约拒不返还设备、拖欠租金的第三人达成协议也不会多次起诉和每年索讨未果了。2006年3月6日,原告向云南宣威法院起诉第三人、宣威东方公司要求返还设备、支付租金也未果,当时宣威法院收了原告起诉费3480元后18个月也不向第三人公告送达开庭传票开庭,原告交了保全费,要求把被第三人正在使用原告的设备诉讼保全,可宣威法院收了2060元保全费至今也没有下达保全裁定。18个月后于2007年10月10日宣威法院在其院门口贴了一个公告,宣威法院不依法也没登报公告送达开庭传票,本来2个月后即可送达传票生效开庭,可是宣威法院又违法当天就裁定按撤诉处理了,原告交的起诉费、保全费至今一分钱都没退还。原告如能与第三人确定债权金额就直接向法院申请支付令或执行就行了。为了清理这个“三角债”,原、被告也不会再花7万余元冤枉钱给双清区法院、来先确认债权转让协议中的租金金额是多少然后再给付就行了。双清区法院在2013年5月10日第一次开庭审理时,审判长肖科军敲击法槌宣布:根据民诉法136条规定,邵阳市双清区人民法院民事审判一庭今天在这里依法公开审理原告诉被告、第三人租赁合同中租金的债权转让合同纠纷一案,被告在答辩期间提出反诉,本院决定反诉与本诉合并共同审理,当双清区法院欺骗原被告多次催收齐4.5万元起诉费、2万元保全费及车旅费用后,双清区法院不知为何却不合并共同审理此案了,在此判决前,原告股东听第三人电话说:“原告的官司会败诉,第三人的官司会赢,第三人强行占用原告的设备不用返还,租金也不用付,第三人已通过代理人向法官行贿受贿,已达到了多次酝酿修改对第三人完全有利一边倒的判决书目的。”原告在2013年11月20日出判决书之前,就向邵阳市、区、人大、政法委和湖南日报华声在线书面反映了此事,有关部门已过问并做出了书面批示,要求双清区法院依法公正审判,可双清区法院置之不理,有些法官心虚还对原告上访依法维权又恨又讨厌,更加故意偏袒第三人,损害原、被告的合法权益。后来,原告听说一审法院领导说:由于原告爱上访告状,就算判1000元/天,原告也会不满足而上诉,所以干脆一分钱也不判,等原告上诉发回重审后再判。难道被第三人强行占用并收益原告的输送泵租金、并且直到现在也未向原告返还该设备已达8年之久,占用3000天的时间,第三人难道不需要按租赁合同约定来支付租赁费和承担违约责任吗?天理何在?从2006年8月23日长沙市天心区人民法院作出(2006)天执字第218号民事裁定书裁定本次执行程序终结后,长沙科达公司在法院领取了债权凭证,第三人直接造成原告欠长沙科达公司的债权本息已达160万元,自此,该输送泵的占有、使用、收益的权利复归原告所有。第三人既不向天心区法院履行协助义务,又不向原告履行支付租金的义务或返还设备,第三人直接造成原告损失每台每天2000元至4000元/天的可得利租金收入,难道原告的合法权利就这样凭空蒸发了!这不是第三人赤裸裸强占原告的设备是什么!关于原告在第三人处有无债权的问题,答案是肯定的,原告不仅对第三人享有债权,而且债权的数额十分明确。按照双方租赁合同约定,甲方按2000元/天向第三人收取租金和1500元/天滞纳金、2000元/天的违约处罚金,合计4500元/天,并且该同类设备市场租赁价格在每台2000元至4000元/天。因此第三人最低应支付2000元/天的租金及违约金,其欠租金与违约金已超过600万元。基于此,第三人玩起了瞒天过海的把戏,其不仅拒不将已方的合同原件提供出来,而且大肆渲染并诬告陷害原告提供的合同原件是原告伪造的。本案在第一次开庭过程中,第三人即以合同签名及印章系原告伪造为由申请司法鉴定,一审法院在举证期已过的情况下居然应允了其鉴定申请。经湖南大学司法鉴定中心(2013)文鉴字第166号司法鉴定意见书证明,合同上第三人法定代表人的签名与印章和送检的材料完全相符,从而成为第三人致命的铁证。由此可见,债权转让须有有效的合同存在就可以转让,本案依法可转让的债权是有效存在的明确债权,完全具备债权转让的必备条件,而双清区法院对此合同事实和一系列证据予以不顾,也不调查取证,程序严重违法,对基本事实认定不清楚,作出错误的判决,严重损害了原被告的合法权益,原告极其愤怒并不服该判决,一定会依法提起上诉上访。双清区法院本来想用民诉法108条和合同法80条(79条、80条)法律依法来支持原告的诉求,却被有些人慌忙中胡乱用来驳回原、被告诉求的法律条文,真是哭笑不得,国家法律何在?公平正义何在?难道是第三人无理送钱可乱来?枉法裁判吗?一审法院错误地非要将两个紧密联系合并审理的合同共同之诉割裂开来,明显是故意偏袒第三人,使原告的合法权益化为乌有,而第三人却在背后尽情享受强占他人财产所带来的巨大收益,即便是审理债权转让合同纠纷,也需要从审理债权得以成立的合同纠纷开始,从本案而言,要从审理租赁合同纠纷开始,债权转让合同纠纷是建立在租赁合同基础之上,没有设备租赁合同形成的合同之债,债权转让合同就成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债权转让合同为当事人三方解决复杂的债权债务关系提供了良好的平台,两个合同纠纷的当事人是一致的,原告向被告借款只为购买机械设备用于出租,第三人恰恰又是设备的承租方,第三人欠缴租金间接损害了被告的利益,原告通过债权转让使被告获得了相当于原告的合法地位,所以本案更应该确定债权转让协议纠纷中关于租赁合同的租金债权金额。

五、双清区法院犯有认定基本事实不清楚与实际事实有7处不符的错误,犯有有证不认证和错认,凭空臆断,1年多时间也不调查取证,严重违反法定程序,使用法律错误,故意偏袒第三人,影响案件正确判决。根据民诉法原177条新198条法院[决定再审]规定。各级人民法院院长对本院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发现确有错误,认为需要再审的,应当提交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最高人民法院对地方各级人民法院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上级人民法院对下级人民法院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发现确有错误的,有权提审或者指令下级人民法院再审。

六、双清区法院认定证据错误的有11处,审判长对原告提供的证据79121314151617项犯有有证不全部认证,对被告提交的6组证据认定事实有失误,多次公正送达债权转让协议,对第三人提交的证据789项不该全部采信的却采信。审判长肖科军至今多次不准原告复印2013年8月29日第二次开庭笔录,他是想让原告写不好上诉状,剥夺原告的上诉权利?还是哪位领导有意让他枉法裁判并且不准给原告复印呢?也许是二次开庭笔录上记录了审判长宣布说:原被告的起诉费在10天内要交清,否则按撤诉处理。原、被告多次申请缓交、免交起诉费,均遭一审法院拒绝,连缓交申请书都不接丢到地上。原告为了交清起诉费以免按撤诉处理,我年迈的寡母又毅然的放弃治疗离开医院,将医院退回的医疗费和外借的高利贷一并补交齐了法院的诉讼费。可法院收齐起诉费后却马上就不合并共同审理原、被告的诉讼请求,天理何在?原告在举证期间依法一开始至第三次一直特快专递书面申请法院调查取证却遭到拒绝。原告于2013年7月23号到湖南省政法委员会联合接访中心、湖南省人大常委会信访办公室,又到邵阳市人大内司委,市政法委,双清区人大、双清区政法委上访,有关部门批示并要求双清区法院依法调查取证均遭未果。审判长还对原告说要二审法院去调查取证,一审法院故意拖延时间不调查取证直接造成对本案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也不全部采信原告举证的证据,故意偏袒第三人,认定事实错误,原告希望法院调查清楚第三人是强占原告的设备?还是每月按时按量付租金1000元/天给了原告?原告在第三人处还有无债权?有多少债权?还是第三人一直在履行法院协助执行义务?根据民诉法第200条第5项规定:对审理案件需要的证据,当事人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书面申请人民法院调查收取,人民法院未调查收集的,当事人的申请符合以上情况之一,人民法院应当再审。原告或代理人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调查不到的证据,只有人民法院利用职权才能得到长沙天心区法院找原执行局的4个法官做个询问笔录和复印执行案卷,才能更进一步查清楚第三人是否履行天心区法院的协助执行?第三人有没有将设备和租金交付给法院、厂家和原告?原告在第三人处还有多少租金债权金额?根据当时原告和第三人签订的租赁合同,是双方真实意思的表示,且已实际履行。债权金额应按租赁合同约定:如第三人按时按量付款就按1000元/天计算租金,如强行占用就按2000元/天计算租金,还有1500元/天的滞纳金和2000元/天的违约处罚金,连小学生都会计算的数学题目,难道双清区法院就没有人会计算吗?原告也向承办法官送达一份会计师事务所计算的租金、违约金、滞纳金数据做参考,根据租赁合同约定第三人应承担4500元/天的租金和违约滞纳金,而原、被告只向第三人要2000元/天,另外多出合同约定的2500元/天都不要了,法院更应予以支持。可承办法官置之不理也不计算一分钱租金债权给原、被告。因为双清区法院没有依法根据原、被告提出的诉讼请求审理本案,所以关于原告、被告、第三人三方之间的债权转让合同纠纷是基于租赁合同纠纷同一事实而发生的连贯的、不可分割的法律关系,双清区法院本来应该首先确认原、被告签订的债权转让协议是合法有效的,再确认原、被告依据债权转让协议的约定共同对第三人享有租赁合同的债权租金是多少?原、被告共同对第三人享有债权转让的债权金额是否超出598万元并确认有效,再根据债权转让及补充协议约定,第三人向原被告各支付299万余元才是公平正确的判决。可是双清区法院不但收齐了原告和反诉人的诉讼费用却不审理确认诉讼请求,还枉法裁判全部驳回原、被告的诉讼请求,良心何在?并且双清区法院未判决第三人承当任何责任,可见一审法院偏袒第三人的行为更加明显,不能叫人心服。

七、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法(纪)发[1991]24号关于经济审判工作积极参与清理企业“三角债”的通知,近来企业之间互相拖欠(租金)货款已成为困扰国民经济正常运转的突出问题。1、各地法院充分发挥经济审判职能作用,保障清理“三角债”的工作顺利进行。2、需要通过诉讼程序解决的问题,凡当事人起诉到人民法院,该院有管辖权的,要及时立案抓紧审理。3、严格依法办案,对违反(租赁)经济合同,无理拖欠(租金)货款的要依法追究当事人的违约责任,使违反结算纪律的一方在经济上无利可图,切实(打击)克服“拖欠有理,拖欠有利”的倾向。才符合法律最基本的公平原则。呼吁广大网友、律师、法官、记者、官员伸张正义,为民做主。共同谴责制止旧社会遗留下来的“衙门八字开,有理无钱莫进来”的黑恶陋习。

控告举报单位:昆明海润天建筑工程机械租赁有限公司

2013年12月25日

本文内容于 2013/12/27 22:33:04 被小编a36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