蝗国鬼屋与日本首相的生死流变![铁血档案馆 第66期]

昨天是中国伟大领袖毛泽东主席120周年诞辰日,在中国各界纪念伟人的时刻,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却瞅准时机火速参拜了供奉着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这种挑衅举动不仅遭到中韩两国政府的强烈谴责,同时也深深伤害了保守日本侵略者蹂躏的两国人民的感情。日本首相拜鬼历来有传统,我们就来看看发生在蝗国鬼屋的那些龌龊事,和它深层次的影响。

蝗国鬼屋与日本首相的生死流变![铁血档案馆 第66期]

靖国神社位于日本东京都千代田区,原名“东京招魂社”,是日本明治政府于1869年6月为了给在明治维新内战中战死的3000多官兵“招魂”而建。1879年6月“东京招魂社”正式改名为靖国神社。“靖国”是“镇护国家”的意思。靖国神社是专门祭祀死在战场上的军人的神社,供奉着自明治维新以后,历次战争中战死的军人。

蝗国鬼屋与日本首相的生死流变![铁血档案馆 第66期]

不同于日本任何一座神社,靖国神社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前一直由军方管理,是国家神道的象征,也是天皇鞠躬的唯一对象。初到靖国神社的人,第一印象大多会觉得它与日本其他神社并无二致。入口处有大鸟居,从鸟居沿正道行进,可到达净盆处,参拜先要在这里洗手漱口。

蝗国鬼屋与日本首相的生死流变![铁血档案馆 第66期]

在神殿前,参拜者先投入硬币作为香钱,然后二拜二拍手进行参拜。神殿外,同样有结愿树,上面挂满了参拜者求的神签。然而,靖国神社却也在很多地方显示出它的与众不同。巨大的棕黑色神门上,刻着两枚直径1.5米的菊花纹章,拜殿前低垂着巨幅白色布幔,上饰4枚皇室菊花徽记,处处显示着其“国家神道”的特殊地位。

蝗国鬼屋与日本首相的生死流变![铁血档案馆 第66期]

进入鸟居后,通往拜殿的正道上,矗立着一座身佩日本刀的武士铜像。这是明治维新时期的军事家和政治家、被称为“陆军之父”的大村益次郎的铜像。而在第二鸟居处的两座石塔,上面描绘着日本明治维新以来历次战争中旧日军的“丰功伟绩”,其中也包括侵占台湾和中国东北等内容,无论图文,都充斥着旧日本兵的英勇善战,充分表现出了日本对其侵略历史的推崇。

蝗国鬼屋与日本首相的生死流变![铁血档案馆 第66期]

对于靖国神社的教育意义,一些日本家长常带着孩子前往的游就馆,该馆于1895年设立,位于靖国神社东北角,是神社内主建筑之一。这里保存和展示着靖国神社内“祭神”的遗物、资料、武器,是日本战前最大国立军事博物馆。“游就馆”的名称,取自荀子《劝学篇》中“君子居必择乡,游必就士”之意,意在说明馆内展示的都是“正人君子”。

蝗国鬼屋与日本首相的生死流变![铁血档案馆 第66期]

靖国神社每年4月21日至23日和10月17日至20日,分别举行春季和秋季例行大祭。1978年10月17日,靖国神社举行例行“秋祭”时,秘密将14名甲级战犯的灵位放进了靖国神社。自此,靖国神社的性质发生根本性改变。原本二战后每年参拜靖国神社的日本天皇,自1979年以后,再也没有去靖国神社参拜过。

蝗国鬼屋与日本首相的生死流变![铁血档案馆 第66期]

与明治神宫等神社不同,靖国神社一直没有加入日本神社的管理组织“神社本厅”,而是基本上维持独立的财政运营。其收入来源主要有两个。一个是宗教法人的营利性事业收入,其中包括出售与靖国神社相关的书籍、纪念品的收入和停车场收入等。营利性事业收入在日本需要纳税。靖国神社在2004年度申报的收入约为2.49亿日元。在全日本的神道界排在第三位,在宗教法人里排在第十位。

蝗国鬼屋与日本首相的生死流变![铁血档案馆 第66期]

靖国神社另一主要收入来源是免税的宗教性收入,这其中包括参拜者的香火钱,也包括大宗捐款。靖国神社有各种名目的收费。普通民众在拜殿前参拜,香火钱随意,但个人或团体进入参集殿参拜,每人至少要2000日元以上;一些战友会等组织要举行慰灵祭,至少要3万日元以上;而针对战争遗族希望举行的神乐祭,至少要10万日元。

蝗国鬼屋与日本首相的生死流变![铁血档案馆 第66期]

除香火钱外,靖国神社还有其另外的收入来源,即大宗捐赠。此前曾有日本媒体报道,靖国神社对遗族会、战友会、崇敬奉赞会等组织具有重要意义,对一些有过战争经历的公司老板来说也是一个非常特别的精神寄托。所以他们“有些捐赠的数目大得惊人”。1982年时,日本大正制药名誉董事长及各位同仁,曾一次性捐赠10亿日元。

蝗国鬼屋与日本首相的生死流变![铁血档案馆 第66期]

靖国神社内供奉着近250万个战亡者灵牌,这些战亡者遗族数量庞大,能量也巨大。他们组成了很多组织,包括“日本遗族会”、“军恩联盟全国联合会”、“全国战友会”等组织。在日本国会中,跨党派议员组成“大家都来参拜靖国神社国会议员会”,成为支持参拜靖国神社最大的议员组织。

蝗国鬼屋与日本首相的生死流变![铁血档案馆 第66期]

下面说说日本首相拜鬼的龌龊经历。日本首相参拜靖国神社,始于1945年8月18日,当时二战后首任日本首相东久迩宫稔彦王在就任第二天就参拜了靖国神社。之后几乎每一任日本首相都在任内多次参拜靖国神社,有的还是“一年数拜”,其中既有为日本战后国家复兴规划“亲美、和平路线”的吉田茂(任内共参拜五次),也有实现中日邦交正常化的田中角荣(任内共参拜五次)。参拜次数最多的是当今自民党总裁安倍晋三的外叔祖佐藤荣作(1965年至1972年在任八年间共参拜十一次)。

蝗国鬼屋与日本首相的生死流变![铁血档案馆 第66期]

不过,直到1975年之前,他们都避开了8月15日的日本战败日这一极富象征性的特殊日子,并且均是以私人身份前往。日本右翼所朝思暮想的“突破”始终未能实现。1975年8月15日,日本战败三十周年之际,时任首相三木武夫在任内第二次参拜靖国神社(任内共参拜三次),这是日本首相首次在8·15参拜。1978年10月17日,靖国神社开始秘密合祭甲级战犯,时值邓小平副总理访日、中日两国互换《中日和平友好条约》前一周。

蝗国鬼屋与日本首相的生死流变![铁血档案馆 第66期]

三木武夫首次8·15参拜十年之后,1985年8月15日,即日本战败四十周年之际,日本首相中曾根康弘在其下台前第十次参拜靖国神社,使用“内阁总理大臣”的公职身份,成为战后首个这样做的日本首相。中曾根在位时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在此基础上,他提出,日本要进行“战后总决算”,摘掉战败国的帽子,做“政治大国”。

蝗国鬼屋与日本首相的生死流变![铁血档案馆 第66期]

中曾根的做法引发了中国的不满,在中国的交涉下,中曾根态度开始转变。1986年8月14日,中曾根内阁官房长官后藤田正晴发表谈话表示,“必须重视国际关系,适当照顾近邻各国的国民感情。”“(日本政府)经慎重和自主研究的结果,停止内阁总理大臣8月15日正式参拜靖国神社。”此后的11年间,日本首相没有再参拜过靖国神社。

蝗国鬼屋与日本首相的生死流变![铁血档案馆 第66期]

1996年7月29日,日本首相桥本龙太郎在自己生日当天以公职身份参拜靖国神社。桥本曾任“日本遗族会”会长、“大家一起参拜靖国神社国会议员之会”的会长,过去经常参拜靖国神社,并对中曾根不再参拜长期不满,最终在自己当上首相后“得偿所愿”,只是碍于“后藤田谈话”而避开了8·15这个敏感的日子。此后他虽然以访问沈阳“九·一八”事变纪念馆的方式向中方示好,效果却有限。98年时任中国国家主席江 泽民访日期间,中日双方就历史问题发生公开争执,日本方面对侵略历史的“悔过”态度令中方失望和不满。

蝗国鬼屋与日本首相的生死流变![铁血档案馆 第66期]

2001年4月,小泉纯一郎当选日本首相。为了换取“日本遗族会”等团体的选票,小泉在竞选期间承诺,如果当选,就会在8月15日参拜靖国神社,但是考虑到中国和部分亚洲国家的外交压力,当选的小泉提前在8月13日参拜了靖国神社,这也是日本首相时隔5年再次参拜。

蝗国鬼屋与日本首相的生死流变![铁血档案馆 第66期]

2009年,鸠山由纪夫领导的民主党取代自民党执政。建党之初的民主党吸收了原社会党等左翼“革新政党”部分成员,在对华态度上比自民党更为积极,不仅鸠山本人不参拜,其内阁众大臣也都“严守纪律”,无一人参拜靖国神社。此政策也成为民主党历届政府继承的方针。

蝗国鬼屋与日本首相的生死流变![铁血档案馆 第66期]

野田佳彦在2011年就任日本首相时也明确表示,自己和内阁成员都不会参拜靖国神社。不过,由于2012年以来野田的首相地位摇摇欲坠,民主党面临分崩离析的风险,对阁僚的控制力也大大下降。尽管有首相的明令禁止,2012年8月15日,日本国家公安委员长和国土交通相仍参拜了靖国神社。

蝗国鬼屋与日本首相的生死流变![铁血档案馆 第66期]

-----------------------------------------------------------------

本栏目相关聚合页已经正式上线,如想看更多本栏目往期内容请登录铁血视角

本文专供铁血网(http://www.tiexue.net)使用,转载请注明出处,本文配图和部分文字均来源于网络,版权及解释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