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特勒唯一亲自下令执行死刑的美国女性


希特勒唯一亲自下令执行死刑的美国女性



米尔德里·菲西,潜伏在纳粹内部的间谍

本文原载于《看世界》,转载请注明来源

米尔德里·菲西是一个皮肤白皙的金发尤物。1943年2月16日,德国柏林的普劳茨恩斯监狱成了她生命的最后一程。一架断头台使得她身首异处,从档案记录来看,她的最后一句话是:“我深爱着德国。”

菲西是唯一的由希特勒亲自下命令执行死刑的美国女性。到底菲西干了哪些事激怒了希特勒呢?

1902年,米尔德里·菲西生于美国威斯康星州的一个港口城市密尔沃基,她是一个聪明活泼的女孩,其家族是美利坚最古老的家族之一—1620年著名的“五月花”号登陆北美大陆那批人的后代。1926年,菲西和一个德国小伙子阿维德·哈纳克相恋并结为连理。哈纳克作为洛克菲勒学者当时正在威斯康星大学从事研究工作。1929年,他们移居德国。-

两夫妇决定以充当苏联间谍来反对德国纳粹党的崛起,为了掩护身份他们加入了纳粹党,这种举动令亲友侧目。哈纳克在经济部谋得了一个职位,很快就以卓越才干爬到了高层。

据克格勃的档案记录,从1935年开始,哈纳克负责为莫斯科提供“有关德国货币和经济方面的有价值的文件资料,以及德国在海外投资及外债情况”,还有德国、波兰、波罗的海诸国、伊朗等国家的秘密协议。

哈纳克在“红色管弦乐队(Red Orchestra)”——一个打入德国政府内部的左翼分子组成的间谍组织中开始扮演了关键的角色。而他的妻子菲西所起的作用也极不寻常,她勇敢地破坏德国的战争机器并帮助犹太人和其他持不同政见者逃离德国。

做出最大贡献的“露西分队”

在欧洲,“红色管弦乐队” 主要在三个地区进行活动:一个分队在法国、比利时和荷兰;一个在柏林;最后一个在瑞士,这个分队别称“露西分队”。“露西”是鲁道夫·罗斯勒的代号。1933年罗斯勒来到了罗森拉市,身份是记者和出版商。他的朋友圈子中有些人在德国空军和国防军中任职。“露西分队”的情报主要来源于菲力兹·希尔中将和鲁道夫·冯·格斯多夫,前者是德国高级司令部通讯分部的副司令,后者最后当上了东线(即对苏联作战的战线)集团军群的情报主任。

1939年,罗斯勒受一个朋友之邀,为瑞士的情报部门工作,由此他结识了瑞士军方的情报主管瑞格·梅森。罗斯勒和瑞士情报部门的联系反过来又使得他有了和德国军方及总参谋部联系的资本。

1940年3月,罗斯勒获得了德国将要入侵丹麦和挪威的情报,但是同盟国根本没有重视它。1940年5月,罗斯勒又得到消息,德国将要绕过法国的马其诺防线,选择从色当山区突破,直插法国背后,情报再次石沉大海,于是盟军终于在法国被德军团团包围。

前两个“红色管弦乐队”的分队能够从德国当局获得特别有价值的情报,但他们比不上“露西分队”所获得的成果,尤其是在希特勒入侵苏联后。1942年,来自德国高级司令部的情报使得苏军包围了斯大林格勒的德国第6集团军。1943年,“露西分队”的情报还使得苏联准确判断了德军在库尔斯克地区的坦克布置以及主攻方向。“露西分队”的情报毫无疑问地使德国在东线遭到了重大失败。

神秘的“维特”

“露西分队”的情报源还来自一个神秘人物,此人的代号为“维特”。他提供了大约20%的情报。“维特”看起来应该是希特勒身边很重要的一个人物,但是他是谁呢?曾经获得过普利策奖的路易斯·基尔泽在他的《希特勒的背叛者:马丁·鲍曼以及第三帝国的覆亡》中暗示,“维特”可能是鲍曼——第三帝国最重要的纳粹党人。

鲍曼是希特勒的私人秘书,而且也是希特勒最信任的人之一。他曾经大胆地雇用了一个人偷偷地把希特勒的一切谈话都记录下来,最后集结出了一本书:《希特勒的席间漫谈》。

当东线战争进行得很不顺利时,德国高层有人开始阴谋推翻希特勒。正是在希特勒沮丧的时候,鲍曼与希特勒走得更近了。从1942年9月开始,鲍曼公开地记录希特勒的讲话,他还招募了一帮速记员来帮忙。与此同时,莫斯科从“维特”那里得到的情报也越来越精确。莫斯科有时候干脆就把心里的疑问直接发给鲍曼,而鲍曼也一一答复。在库尔斯克战役(二战中最大的坦克战)中德国的战略、战术全为苏联获知,这仗还怎么打!

1944年7月20日,德国一帮高级将领在克劳斯·冯·史陶芬伯格上校的领导下,发动了一次暗杀希特勒的惊天行动,炸弹并没有炸死希特勒,反而激起了希特勒的极端恼怒,德国内部几乎所有的反希特勒势力都遭到残酷处置。

在这以后,鲍曼对希特勒的影响几乎无以复加,这引起很多其他纳粹党高层的批评。斯皮尔(时任军备部长)宣称鲍曼是一个斯大林的崇拜者,其他的纳粹党人开始怀疑鲍曼是一个苏联间谍了。而鲍曼的一个情妇被纳粹党发现是德共的地下党。

同盟国开始建议莫斯科应该尽快让鲍曼逃离险境,当然鲍曼早就谋好了退路,他在战争结束前躲到了瑞士。在那里他有自己的一幢房子。战后,鲍曼一直住在苏联。

1971年,盖伦少将(1956年~1968年任西德联邦情报局局长)宣布鲍曼是一名苏联间谍。但是鲍曼向莫斯科提供情报的动机是什么呢?据基尔泽分析,鲍曼是一个激情的社会主义者,他不想看到社会主义苏联被击败,而希望看到德国与苏联签订一个条约来共同打垮西方国家。

1943年,由于苏联发布了一条糟糕的消息导致了“露西分队”的被发现。瑞士当局把罗斯勒关了5个月,但是他获释后又继续发送情报给莫斯科。罗斯勒的间谍生涯一直持续到战争结束。战后,他又给捷克共产党充当起了情报人员。1958年罗斯勒去世,他把“维特”的真正身份也带进了墓地,留给后人无数猜想。

一张纸条破坏了整个间谍网

“红色管弦乐队”的另一个分队设在被德军占领的西欧。利奥波德·特雷佩掌控着这个间谍网。1926年,他因为领导了西里西亚工人罢工被波兰警察逮捕。后来他加入了共产党并旅居法国。在巴黎,他被招募进了苏联特工。

1938年,特雷佩以加拿大商人的身份定居布鲁塞尔并在那里建立了一个间谍网。1939年,希特勒与斯大林签订了《苏德互不侵犯条约》,特雷佩接到了命令,要去关注盟国动向。

1940年,特雷佩改名为简·吉尔伯特,他把间谍网移师到了巴黎。同时他被莫斯科任命为苏联驻西欧间谍网的总头目,还获得了苏联红军的将军衔,同事们都称他为“大哥”。1941年5月,特雷佩向莫斯科报告,希特勒准备入侵苏联,但是斯大林却不相信,认为此人是不是被英国的宣传搞昏了头。1941年6月22日,希特勒挥师东进突袭苏联,斯大林如梦初醒,开始对特雷佩另眼相看。特雷佩一直以西米克斯(Simex)进出口公司的名义作为掩护,公司坐落在巴黎的心脏地带——香榭丽舍大街78号。

每当苏联间谍开始工作时,欧洲上空就涌现无数秘密电波,这令德国非常光火,德国开始用侦察机跟踪这些信号。1941年当侦察机锁定了柏林三个地点后,信号突然消失了。唯一继续工作的发报机被发现是“PTX”发报机,6月24日德国捣毁了这个地方,它位于比利时境内。

为了悉数摧毁这些发报机,德国密探哈里·皮伯接到上级命令,组建了搜寻小组。凑巧的是,他的搜寻小组竟然就设在西米克斯公司比利时分公司(布鲁塞尔)那幢楼里面。德国的密探和苏联的间谍们每天早上互致问候而毫不知道对方是干什么的。德国发明的一种无线电探测车成日在布鲁塞尔的大街上巡游,最后他们锁定了无线电发报机就在布鲁塞尔的艾特别克地区。

德国密探化装成平民开始了在这个地区进行地毯式搜查。12月13日夜,皮伯和其他德国密探突袭了西米克斯分公司,他们发现了无线电设备和两个女间谍。同时在一扇隐蔽的门背后,隐藏着一个复制德国军事文件的工厂。希特勒闻讯大怒,直接下了命令:“这个地方一定得焚毁!”

在搜查大楼的过程中,皮伯发现了一张碎纸片,上面是一些加了密的名单。德国密码破译员在这张纸上发现了“Proctor”这个词,于是他们推测这是一本书上的一个英雄的名字,在古文物研究书店破译员发现了一本不引人注目的书,它成为了解读苏联PTX发报机密码的关键。盖世太保(即纳粹德国的秘密警察)一下子就破译了许多发给苏联的情报,“红色管弦乐队”开始处于覆亡的边缘。

阿维德·哈纳克,也就是菲西的丈夫很快就遭到逮捕,另一个暴露身份的是就职于戈林领导的航空部情报处的赫罗中尉。

从1941年开始,哈纳克和赫罗几乎每天晚上都向莫斯科传送重要情报,其中包括德军的最新武器,如梅210战斗机,雷达和防空导弹。

总共177名嫌疑人被逮捕并立即押解到盖世太保总部进行严刑拷打,许多人经受不住折磨纷纷招供出同党。盖世太保把哈纳克和80名同谋者用很细的绳子吊起来,在自身重量的作用下,他们被慢慢勒死。而菲西更是直接送上了断头台。

特雷佩的好运戛然而止

在柏林严刑拷打间谍的同时,远在巴黎的特雷佩极其幸运地逃过了劫难。他的公司西米克斯就坐落在德国Todt组织(即负责修建德国防御工事的组织)的附近。特雷佩和Todt组织的人员在“丽多夜总会”里——一个当时最吸引游人的场所——推杯换盏。酒过数巡后,特雷佩获得了德国国防工事的一些重要工程,他成了“大西洋长城”(即希特勒在法国海岸修建

的防止盟军登陆的防御工事)的主要供货商:水泥、起重机、脚手架、铁轨、活动木板房、铺路机和卡车都来自西米克斯公司。

这是二战最大的建筑工程,特雷佩由此赚得个盆满钵满,几百万法郎落入腰包,特雷佩过起了滋润的日子,他在法国中心区买了一座城堡,这座城堡就成了间谍们享受生活的好地方。德国人做梦也想不到这些利润全部流入了间谍网络的运作。

当然利润的一部分也直接孝敬给了一些纳粹官员,因为他们可以保证西米克斯公司赢取更多的项目。这些工程使得特雷佩非常清楚地知道德军在欧洲的战略部署和军队动向。

随着新朋友越来越多,特雷佩设法渗透进德国的每一个要害部门,情报源源不断地流向了莫斯科。但是这种好运在1942年6月10日戛然而止,盖世太保在巴黎郊外发现了一个秘密电台,操作发报机的一对波兰夫妇立即遭到逮捕,经过严刑拷打,他们交待了同伙的名字。

在布鲁塞尔,另一部秘密发报机也被德国人跟踪到,发报员温茨尔被逮捕,在刑讯面前,他叛变了,开始为盖世太保发送秘密信息。温茨尔同时供出了“红色管弦乐队”首脑在比利时的隐秘地址。

哈里·皮伯和他的盖世太保搜寻小组迅速移师巴黎,他们要追踪整个间谍网的总头目特雷佩。皮伯提出了一项诱人的工程项目,其中包括工业钻石,但特雷佩没有钻进这个陷阱里来。特雷佩警觉起来,他决定将间谍活动从巴黎转到法国南部,同时他警告莫斯科有些情报人员已经叛变了,他们发来的情报不要相信。特雷佩还决定来一次诈死,希望让一个假冒的尸体来骗过盖世太保,从而能够从容摆脱追踪。在离开巴黎之前,他最后一次去看牙医。

密探皮伯知道有一位牙医曾经帮过特雷佩看病,这是西米克斯公司的一位经理的女儿招供的。盖世太保们立即“拜访”了这位牙医,牙医说,他这里确实是有个叫杜布瓦的先生预约明天来看牙医。盖世太保立即布控。第二天,特雷佩准时来了,他不应该找同一个牙医看病。

特雷佩被捕了,在盖世太保的总部尝尽了苦头。在那里,特雷佩供出了更多的同伙,他们纷纷落入盖世太保之手。对于特雷佩,盖世太保并没有处决他的计划,反而是想利用他来和莫斯科建立某种联系,因为盖世太保一心想拆散苏美同盟,而特雷佩的权威足以去行使这种使命。

特雷佩假意答应了盖世太保的要求,以联系法国共产党为借口,特雷佩去了巴黎,当时盖世太保对他看管得非常松懈,只有一个人全程“陪伴”他。1943年9月13日,特雷佩拜访一位药剂师,监视他的那个叫伯格的盖世太保恰恰胃病犯了。特雷佩让他留在了车上,说要去医院找个好医生给他治疗。就这样,特雷佩在医院的另一个出口偷偷溜走了,乘了一趟郊区火车赶紧逃亡。德国人闻讯大怒,他们组织了大规模的搜捕行动,但再也找不着特雷佩了,而特雷佩机智地从一个隐匿处转移到另一个隐匿处,最后还是潜回了巴黎,他选择的落脚点竟然就在皮伯办公楼100米远的地方!

盖世太保的伟大计划——拆散苏美同盟——终于落空了。1944年8月31日巴黎解放,特雷佩走出逃亡生涯,1945年1月6日,特雷佩飞到了莫斯科。后来的特雷佩因为某些原因,被苏联关进了鲁比扬卡监狱(此地就是苏联秘密警察总部)10年。当他最后获释时,特雷佩返回了故乡波兰并定居在华沙。1983年特雷佩在耶路撒冷辞世,享年77岁。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