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生在大学课堂里的有趣问答,很值得思考!

诸葛正天 收藏 1 29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信耶稣不合科学。」一个哲学教授上课时说。

他顿了一顿,叫了一个新生站起来,说:「某某同学,你是基督徒吗?」

学生:「老师,我是。」

教授:「那么你一定信神了?」

学生:「当然。」

教授:「那神是不是善的?」

学生:「当然。神是善的。」

教授:「是不是神是全能的?祂无所不能,对吗?」

学生:「对。」

教授:「你呢?你是善是恶?」

学生:「圣经说我有罪。」

教授撇撇嘴笑:「哈,圣经。」顿了一顿,说:「如果班上有同学病了,你有能力医治他,你会医治他吗?起码试一试?」

学生:「会。」

教授:「那么你便是善的了……」

学生:「我不敢这么说。」

教授:「怎么不敢?你见别人有难,便去帮助……我们大部分人都会这样,只有神不帮忙。」

一片沉默。

教授:「神不帮忙。对吗?我的弟弟是基督徒,他患了癌症,恳求耶稣医治,可是他死了。神是善的吗?你怎么解释?」

没有回答。

老教授同情他了,说:「你无法解释。对吧?」

他拿起桌子上的杯,喝一口水,让学生有机会喘一口气。这是欲擒先纵之策。

教授:「我们再重新来讨论。神是善的吗?」

学生:「呃……是。」

教授:「魔鬼是善是恶?」

学生:「是恶。」

教授:「那怎么有魔鬼呢?」学生不知道怎么回答。

学生:「是……是……神造的。」

教授:「对,魔鬼是神造的。对吗?」

老教授用瘦骨嶙峋的手梳梳稀薄的头发,

对傻笑着的全体同学说:「各位同学,相信这学期的哲学课很有兴趣。」

回过头来,又对站着的那同学说:

教授:「世界可有恶的存在?」

学生:「有。」

教授:「世界充满了恶。对吧?是不是世上所有一切,都是神造的?」

学生:「是。」

教授:「那么恶是谁造的?」

没有回答。

教授:「世界有不道德的事吗?有仇恨、丑陋等等一切的恶吗?」

该学生显得坐立不安,勉强回答:「有。」

教授:「这些恶是怎么来的?」

没有答案。

忽然老教授提高声调说:「你说,是谁造的?你说啊!谁造的?」

他把脸凑到该学生面前,用轻而稳定的声音说:「神造了这一切的恶。对吧?」

没有回答。

该学生试着直视教授,但终于垂下了眼皮。

老教授忽然转过身来,在班前踱来踱去,活像一只老黑豹。同学们都进入被催眠状态。

这时老教授又开腔了:「神造这一切的恶,而这些恶又不止息的存在,请问:神怎可能是善的?」

教授不断挥舞着他张开的双手,说:「世界上充满了仇恨、暴力、痛苦、死亡、困难、丑恶,这一切都是这位良善的神造的?对吧?」

没有回答。

教授:「世上岂不是充满了灾难?」

停了一下,他又把脸凑到该新生面前,低声说:「神是不是善的?」

没有答话。

「你信耶稣是基督吗?」他再问。

该学生用颤抖的声音说:「老师,我信。」

老教授失望地摇了摇头,说:「根据科学,我们对周围事物的观察和了解,是用五官。请问这位同学,你见过耶稣没有?」

学生:「没有。老师,我没见过。」

教授:「那么,你听过祂的声音吗?」

学生:「我没有听过祂的声音。」

教授:「你摸过耶稣没有?可有尝过他?嗅过他?你有没有用五官来感觉过神?」

没有回答。

「请回答我的问题。」

学生:「老师,我想没有。」

教授:「你想没有吗?还是实在没有?」

「我没有用五官来接触过神。」

教授:「可是你仍信神?」

学生:「呃……是……」

老教授阴阴地笑了:「那真需要信心啊!科学上强调的,是求证,实验和示范等方法,根据这些方法,你的神是不存在的。对不对?你以为怎样?你的神在哪里?」

学生答不上来。

教授:「请坐下。」

该同学坐下,心中有说不出的沮丧。

这时,另一个同学举起手来,问:「老师,我可以发言吗?」

老教授笑说:「当然可以。」

学生说:「老师,世界上有没有热?」

教授答:「当然有。」

学生说:「那么,也有冷吗?」

教授答:「也有冷。」

学生说:「老师,您错了。冷是不存在的。」

老教授的脸僵住了。

教室里的空气顿时凝结。

这位大胆的同学说:「热是一种能量,可以量度。我们有很热、加热、超热、大热、白热、稍热、不热,却没有冷──当然,气温可以下降至零下四百六十度(华氏温度的绝对零度,相当于摄氏温度的零下273.15度),即一点热也没有,但这就到了极限,不能再降温下去。冷不是一种能量。如果是,我们就可以不断降温,直降到超出零下四百六十度以下。可是我们不能。『冷』只是用来形容无热状态的字眼。我们无法量『冷』度,我们是用温度计。冷不是一种与热对立的存在的能,而是一种无热状态。」

教室内静得连一根针掉在地上也能听到。

学生说:「老师,」该学生竟又问:「世上有没有黑暗?」

教授说:「简直是胡闹。如果没有黑暗,怎么可能有黑夜?你想问什么……?」

学生说:「老师,您说世上有黑暗吗?」

教授答:「有……」

学生说:「老师,那么你又错啦!黑暗是不存在的,它只是无光状态。光可分微光、亮光、强光、闪光,黑暗本身是不存在的,它只是用来描述无光状态的字眼。如果有黑暗,你就可以增加黑暗,或者给我一瓶黑暗。老师,你能否给我一瓶黑暗?」

教授见这小子大言不惭,滔滔不绝,不觉笑了。这学期倒真有趣。

教授:「这位同学,你到底想说什么呀?」

学生说:「老师,我是说,你哲学的大前提,从一开始就错了,所以结论也错了。」

「错了……?好大的胆子!」老教授生气了。

学生说:「老师,请听我解释。」

全体同学窃窃私语。

「解释……噫……解释……」教授好不容易才控制住自己,待情绪渐渐平伏后,即使个手势,叫同学们安静。让该同学发言。

学生说:「老师,您刚才所说的,是二元理论。就是说,有生,就必有死。有一个好的神,也有一个恶的神。你讨论上帝时,所采用的,是一个受限制的观点。你把上帝看作一件物质般来量度,但是科学连一个『思维』,也解释不了。科学用电力,又用磁力,可是却看不见电,看不见磁力,当然,对两者也不透彻了解。把死看作和生命对立,是对死的无知。死不是可以独立存在的。死亡不是生命的反面,而是失去了生命。」

说着,他从邻坐同学的桌子内,取出一份小报来,

学生说:「这是我们国内最下流的一份小报,是不是有不道德这回事呢?」

教授答:「当然有不道德……」

学生说:「老师,你又错了。不道德其实是缺德。是否有所谓『不公平』呢?没有,『不公平』只是失去了公平。是否有所谓『恶』呢?」

学生顿了一顿,又继续说:「恶岂不是失去善的状态吗?」

老教授气得脸色通红,不能说话。

该学生又说:「老师,就是因为我们可以为善,也可以为不善,所以才有选择的自由呢。」

教授不屑一顾:「作为一个教授,我看重的是事实。神是无法观察的。」

学生说:「老师,你信进化论吗?」

教授答:「当然信。」

学生说:「那么你可曾亲眼观察过进化的过程?」

教授瞪瞪该同学。

学生说:「老师,既然没有人观察过进化过程,同时也不能证实所有动物都还在进化之中,那么你们教进化论,不等于在宣传你们的主观信念吗?」

「你说完了没有?」老教授已不耐烦了。

学生说:「老师,你信神的道德律吗?」

教授答:「我只信科学。」

学生说:「呀,科学!」

学生说:「老师,你说的不错,科学要求观察,不然就不信。但你知道这大前提本身就错误吗?」

教授:「科学也会错吗?」

同学们全体哗然。

待大家安静下来后,该同学说:「老师,请恕我举一个例子。我们班上谁看过老师的脑子?」

同学们个个大笑起来。

该同学又说:「我们谁听过老师的脑子,谁摸过、尝过,或闻过老师的脑子?」

没人有这种经验。

学生说:「那么我们能否说老师没脑子?」

全班哄堂大笑

P.S.

我相信你喜欢在大学的教室里能够听到这样精彩的问答。如果是这样,你可能会想起你的朋友/同事也同样喜欢这样的问答,不是吗?

请分享吧,促进他们的思考或信仰。

顺便说一下,那位大胆的学生是爱因斯坦。

「信耶稣不合科学。」一个哲学教授上课时说。

他顿了一顿,叫了一个新生站起来,说:「某某同学,你是基督徒吗?」

学生:「老师,我是。」

教授:「那么你一定信神了?」

学生:「当然。」

教授:「那神是不是善的?」

学生:「当然。神是善的。」

教授:「是不是神是全能的?祂无所不能,对吗?」

学生:「对。」

教授:「你呢?你是善是恶?」

学生:「圣经说我有罪。」

教授撇撇嘴笑:「哈,圣经。」顿了一顿,说:「如果班上有同学病了,你有能力医治他,你会医治他吗?起码试一试?」

学生:「会。」

教授:「那么你便是善的了……」

学生:「我不敢这么说。」

教授:「怎么不敢?你见别人有难,便去帮助……我们大部分人都会这样,只有神不帮忙。」

一片沉默。

教授:「神不帮忙。对吗?我的弟弟是基督徒,他患了癌症,恳求耶稣医治,可是他死了。神是善的吗?你怎么解释?」

没有回答。

老教授同情他了,说:「你无法解释。对吧?」

他拿起桌子上的杯,喝一口水,让学生有机会喘一口气。这是欲擒先纵之策。

教授:「我们再重新来讨论。神是善的吗?」

学生:「呃……是。」

教授:「魔鬼是善是恶?」

学生:「是恶。」

教授:「那怎么有魔鬼呢?」学生不知道怎么回答。

学生:「是……是……神造的。」

教授:「对,魔鬼是神造的。对吗?」

老教授用瘦骨嶙峋的手梳梳稀薄的头发,

对傻笑着的全体同学说:「各位同学,相信这学期的哲学课很有兴趣。」

回过头来,又对站着的那同学说:

教授:「世界可有恶的存在?」

学生:「有。」

教授:「世界充满了恶。对吧?是不是世上所有一切,都是神造的?」

学生:「是。」

教授:「那么恶是谁造的?」

没有回答。

教授:「世界有不道德的事吗?有仇恨、丑陋等等一切的恶吗?」

该学生显得坐立不安,勉强回答:「有。」

教授:「这些恶是怎么来的?」

没有答案。

忽然老教授提高声调说:「你说,是谁造的?你说啊!谁造的?」

他把脸凑到该学生面前,用轻而稳定的声音说:「神造了这一切的恶。对吧?」

没有回答。

该学生试着直视教授,但终于垂下了眼皮。

老教授忽然转过身来,在班前踱来踱去,活像一只老黑豹。同学们都进入被催眠状态。

这时老教授又开腔了:「神造这一切的恶,而这些恶又不止息的存在,请问:神怎可能是善的?」

教授不断挥舞着他张开的双手,说:「世界上充满了仇恨、暴力、痛苦、死亡、困难、丑恶,这一切都是这位良善的神造的?对吧?」

没有回答。

教授:「世上岂不是充满了灾难?」

停了一下,他又把脸凑到该新生面前,低声说:「神是不是善的?」

没有答话。

「你信耶稣是基督吗?」他再问。

该学生用颤抖的声音说:「老师,我信。」

老教授失望地摇了摇头,说:「根据科学,我们对周围事物的观察和了解,是用五官。请问这位同学,你见过耶稣没有?」

学生:「没有。老师,我没见过。」

教授:「那么,你听过祂的声音吗?」

学生:「我没有听过祂的声音。」

教授:「你摸过耶稣没有?可有尝过他?嗅过他?你有没有用五官来感觉过神?」

没有回答。

「请回答我的问题。」

学生:「老师,我想没有。」

教授:「你想没有吗?还是实在没有?」

「我没有用五官来接触过神。」

教授:「可是你仍信神?」

学生:「呃……是……」

老教授阴阴地笑了:「那真需要信心啊!科学上强调的,是求证,实验和示范等方法,根据这些方法,你的神是不存在的。对不对?你以为怎样?你的神在哪里?」

学生答不上来。

教授:「请坐下。」

该同学坐下,心中有说不出的沮丧。

这时,另一个同学举起手来,问:「老师,我可以发言吗?」

老教授笑说:「当然可以。」

学生说:「老师,世界上有没有热?」

教授答:「当然有。」

学生说:「那么,也有冷吗?」

教授答:「也有冷。」

学生说:「老师,您错了。冷是不存在的。」

老教授的脸僵住了。

教室里的空气顿时凝结。

这位大胆的同学说:「热是一种能量,可以量度。我们有很热、加热、超热、大热、白热、稍热、不热,却没有冷──当然,气温可以下降至零下四百六十度(华氏温度的绝对零度,相当于摄氏温度的零下273.15度),即一点热也没有,但这就到了极限,不能再降温下去。冷不是一种能量。如果是,我们就可以不断降温,直降到超出零下四百六十度以下。可是我们不能。『冷』只是用来形容无热状态的字眼。我们无法量『冷』度,我们是用温度计。冷不是一种与热对立的存在的能,而是一种无热状态。」

教室内静得连一根针掉在地上也能听到。

学生说:「老师,」该学生竟又问:「世上有没有黑暗?」

教授说:「简直是胡闹。如果没有黑暗,怎么可能有黑夜?你想问什么……?」

学生说:「老师,您说世上有黑暗吗?」

教授答:「有……」

学生说:「老师,那么你又错啦!黑暗是不存在的,它只是无光状态。光可分微光、亮光、强光、闪光,黑暗本身是不存在的,它只是用来描述无光状态的字眼。如果有黑暗,你就可以增加黑暗,或者给我一瓶黑暗。老师,你能否给我一瓶黑暗?」

教授见这小子大言不惭,滔滔不绝,不觉笑了。这学期倒真有趣。

教授:「这位同学,你到底想说什么呀?」

学生说:「老师,我是说,你哲学的大前提,从一开始就错了,所以结论也错了。」

「错了……?好大的胆子!」老教授生气了。

学生说:「老师,请听我解释。」

全体同学窃窃私语。

「解释……噫……解释……」教授好不容易才控制住自己,待情绪渐渐平伏后,即使个手势,叫同学们安静。让该同学发言。

学生说:「老师,您刚才所说的,是二元理论。就是说,有生,就必有死。有一个好的神,也有一个恶的神。你讨论上帝时,所采用的,是一个受限制的观点。你把上帝看作一件物质般来量度,但是科学连一个『思维』,也解释不了。科学用电力,又用磁力,可是却看不见电,看不见磁力,当然,对两者也不透彻了解。把死看作和生命对立,是对死的无知。死不是可以独立存在的。死亡不是生命的反面,而是失去了生命。」

说着,他从邻坐同学的桌子内,取出一份小报来,

学生说:「这是我们国内最下流的一份小报,是不是有不道德这回事呢?」

教授答:「当然有不道德……」

学生说:「老师,你又错了。不道德其实是缺德。是否有所谓『不公平』呢?没有,『不公平』只是失去了公平。是否有所谓『恶』呢?」

学生顿了一顿,又继续说:「恶岂不是失去善的状态吗?」

老教授气得脸色通红,不能说话。

该学生又说:「老师,就是因为我们可以为善,也可以为不善,所以才有选择的自由呢。」

教授不屑一顾:「作为一个教授,我看重的是事实。神是无法观察的。」

学生说:「老师,你信进化论吗?」

教授答:「当然信。」

学生说:「那么你可曾亲眼观察过进化的过程?」

教授瞪瞪该同学。

学生说:「老师,既然没有人观察过进化过程,同时也不能证实所有动物都还在进化之中,那么你们教进化论,不等于在宣传你们的主观信念吗?」

「你说完了没有?」老教授已不耐烦了。

学生说:「老师,你信神的道德律吗?」

教授答:「我只信科学。」

学生说:「呀,科学!」

学生说:「老师,你说的不错,科学要求观察,不然就不信。但你知道这大前提本身就错误吗?」

教授:「科学也会错吗?」

同学们全体哗然。

待大家安静下来后,该同学说:「老师,请恕我举一个例子。我们班上谁看过老师的脑子?」

同学们个个大笑起来。

该同学又说:「我们谁听过老师的脑子,谁摸过、尝过,或闻过老师的脑子?」

没人有这种经验。

学生说:「那么我们能否说老师没脑子?」

全班哄堂大笑

P.S.

我相信你喜欢在大学的教室里能够听到这样精彩的问答。如果是这样,你可能会想起你的朋友/同事也同样喜欢这样的问答,不是吗?

请分享吧,促进他们的思考或信仰。

顺便说一下,那位大胆的学生是爱因斯坦。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