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獒产业链被揭底:饲料“填喂”出“猪獒”

开心老宝宝 收藏 16 9702
导读:牧区的藏獒每到冬季多会集中在玉树州的獒园进行展示,这只不到两岁的藏獒还不习惯走上舞台,獒主最后只好让它在地上走一走。      牧民才让和他的妻子孩子,还有售价250万元的藏獒“高原宝”。受今年藏獒交易市场低迷的影响,尚未卖出。      牧民白玛更松一家和刚刚9个月的小獒“三江一号”。为了养獒,白玛已经欠下了45万元债务。   藏獒,世界上最为古老的犬种之一,几千年来,它始终以忠诚勇猛著称。它是传说中格萨尔王的坐骑,也是保卫藏族牧民牛羊的勇士。近30年来,藏獒的价格从几百元


藏獒产业链被揭底:饲料“填喂”出“猪獒”

牧区的藏獒每到冬季多会集中在玉树州的獒园进行展示,这只不到两岁的藏獒还不习惯走上舞台,獒主最后只好让它在地上走一走。

藏獒产业链被揭底:饲料“填喂”出“猪獒”

牧民才让和他的妻子孩子,还有售价250万元的藏獒“高原宝”。受今年藏獒交易市场低迷的影响,尚未卖出。

藏獒产业链被揭底:饲料“填喂”出“猪獒”

牧民白玛更松一家和刚刚9个月的小獒“三江一号”。为了养獒,白玛已经欠下了45万元债务。

藏獒,世界上最为古老的犬种之一,几千年来,它始终以忠诚勇猛著称。它是传说中格萨尔王的坐骑,也是保卫藏族牧民牛羊的勇士。近30年来,藏獒的价格从几百元飞升至数百万乃至上千万元。为了追求最大的利益,藏獒开始成为部分人敛财和换取特权的工具,乃至它的交配与繁衍,也演化为流水线式的人工作业。为了满足人们一味追求藏獒外表雄壮威武的品位,獒圈内个别人不择手段,利用藏獒与多种外国大型犬类杂交串种,获取暴利,从而使得藏獒市场乱象丛生。而一旦被淘汰,它们即被送入屠宰肉狗的行列……

若没有意外,每逢农历初一十五,养殖藏獒的奚晖会认真地给藏传佛教中的黄财神上香,在这个墙上悬挂着牦牛头骨、鹿头和雄鹰标本的獒舍办公室,摆设着香炉和供果,高悬哈达的黄财神唐卡画像朝着进门的方向,青藏高原寒冷的11月,已进入藏獒交配高峰期。尽管藏獒每顿吃着数十斤的新鲜牛羊肉,鸡蛋和牛奶不断,奚经理却和伙计一起就着自己炒的大白菜啃凉馒头,“这段时间,藏獒必须吃好,配种的藏獒和几只怀孕的母獒都不能出任何麻烦,”这位曾经闻名青海西宁的婚礼庆典主持人抬头望了一眼黄财神,“世间的事,有时候是运气。我相信。”


神话背后

“这个行业感觉像传销”

国内的藏獒、名獒多出自青海,而青海的藏獒多出自玉树藏族自治州。在这个以虫草和藏獒为支柱产业的州上,有关藏獒致富的说法很多,有说路边要饭的乞丐,因为帮人养藏獒,主人给了他一条,很快他就因为这条獒赚了很多钱,娶了媳妇,有了家;又或者是一个在富人家里当保姆的女人,一无所有,因为主人给了她一条藏獒,从此也过上了好日子……玉树州藏獒协会的主席尼玛说,这样的故事,在玉树州永远讲不完。

传奇般致富传说背后,却少有人看到獒园的艰辛。

现年34岁的奚晖戴着近视眼镜,颇有书生气质。2013年,奚晖花了75万元从玉树州抓来一条叫“红火”的藏獒,这个一直觉得背运的书生獒主算是翻身了,几乎每天都有客户来看藏獒,配种一次两万元,还得排队———而就在三年前,当时还是西宁市著名婚纱庆典主持人的奚晖第一次从朋友那里知道了养藏獒的事,朋友成功地把自己的藏獒转卖给他,他在西宁南郊的山区开设了自己的獒园。獒舍的投入、藏獒的饲养、起初的难以为继……他才知道自己被套牢了。2011年春节,他家里总共只剩下700元钱。

因为以这样的经历进入养獒圈,奚晖曾被同行私下称为任人宰割的“小绵羊”,苦熬到2013年的冬天,他和同伴购买的藏獒“红火”,才算是让他们时来运转。而这只“红火”,也是奚晖将自己生意很好的婚礼庆典公司转让,加上15万元的银行贷款,还有同伴凑来的家底,一起购买来的———“如果不成,我们都要完蛋。”

花钱的地方太多,为了让更多的人看到“红火”,奚晖需要上藏獒圈内人士都会看的西部藏獒网和藏獒在线,西部藏獒网的每年广告费用至少在10万元左右,推到网页首要位置在40万元左右。因为网站更新缓慢,两个小时过去,奚晖上传的照片始终没有换好,正当他打电话沟通这件事时,另一个电话立即让奚晖气得大声喊叫起来:“谁说我的红火后腿是瘸的?哪个孙子说的?”

养獒圈里的竞争是残酷的,一个谣言可能会让投资功亏一篑,奚晖接完电话说,这个圈子里有很多赚到钱的人已经金盆洗手,逐渐退出藏獒圈,“但是我还没有赚到钱,这个行业给我感觉像传销一样,最终就是为了把富人口袋里的钱掏出来——— 等到那一天,我也会慢慢退出的。”

正像奚晖所说,玉树州藏獒协会主席尼玛自己和亲戚都在养藏獒,但尼玛的孩子大学毕业后参加工作,没有人再涉足藏獒行业。玉树州多年来养殖藏獒的商人吾金才仁现在仅养着几只藏獒,更多的时候,他在玉树州治多县的工地。他已承揽下多项建筑工程,他以前养殖藏獒的亲戚们现在也多在做工程,“养藏獒还是风险太大了。”他说。


饲料“填喂”出的“猪獒”

“这个看一看。”才让从笼子里赶出藏獒“高原宝”,“250万元,配种3万元”。红棕色的藏獒晃着肥厚的赘肉和厚重的毛发,被主人从后面连推带搡赶出笼子。下午的阳光已经不那么刺眼,在花布床单背景前面,是藏獒展示的木板舞台,不到两平米的地方,主人拽着它脖子上的绳子,转了一圈,掰起它的嘴巴,到头顶的毛发,到后背,转身,藏獒很快趴下,把头搁在前爪上,无神地呆看着来客。才让说,今天已经有各地带狗来配种的客人看了20多次,“狗也累了”。

在藏獒“高原宝”的身边,难寻它的食盆。送狗饲料的人却频繁往来,一位狗饲料经销商说,一般平均三天送一次。人们想象中藏獒吃的牦牛肉羊肉,早已由这些标注着“螯合维生素、骨粉、钙、家禽肉”等的大型犬复合颗粒饲料替代。才让说:“我们喂,狗自己也吃,一半一半”,实际上,这已是玉树州养獒公开的秘密———填喂狗饲料,用较粗的注射器管把拌好的混合饲料直接打进藏獒的胃里,打进去的多,藏獒长得壮实,肉厚,毛多,尤其是毛发很长的大粗腿藏獒,因为形象威武雄壮,十分容易得到客人的青睐。已经穿行藏地近20年的“藏獒神探”马老三说:“传统的藏獒从来没有那么粗的腿,也没有那么肥,不要说跑,走都走不动,这哪里是在养藏獒呢?养头大象不是更好!”———但为了迎合内地客人对藏獒巨大形体的喜爱,在玉树州,越来越多的獒主开始用“填喂”的办法,喂出被业内称之为“猪獒”的狗。有的獒甚至胖得不会自己走路,出来展示需要四个成年男人抬起四肢。传统藏獒一般体重在八九十斤,而填喂的藏獒体重多在一两百斤,“有的獒园就是狗已经吐了还要接着打进去,这样才长得出‘样子’,加上有的狗很小就要做整容手术(抬高额头的毛发),注射激素……这样喂大,很多狗都活不长。”一位养獒人说。

人工配种

正在消失的中国藏獒

为了让客人看得好,玉树州许多私人獒园都用铁笼和木板、花布搭建了类似马戏团一般的小舞台,有的在一个木架上,有的在一个牛车上。牵着狗出来的牧民白玛更松早已把牛羊交给了亲戚,草场出租给别人,几年来欠下了45万元,全力做藏獒的配种生意,他自己买下的藏獒像押宝一般,“看我的运气”。假如没有客人来,藏獒多埋头在铁笼中睡觉。不知为何,今年流行起把藏獒放到桌子上展示,于是白玛更松和同伴们把木桌铺上床单,刚9个月的小獒“三江一号”被抱上去,小獒小心地移动着脚,但还是有什么东西扎到了它,这只藏獒立即像孩子抽泣一样叫起来,牧民仔细看了看说,有一根钉子。

在交配高峰期,比如11月到次年1月,獒园会给藏獒吃得好一些,有鸡肉、牛羊内脏、牛羊的睾丸。一般藏獒长到9个月就成年,进入性成熟期。一只公獒在发情期正常情况下可以一天配一次种,名气大的獒,会有几十个来自各地的獒主排队,远到长春,近到西宁。由于母狗的发情期不同,为了争抢配种时间,獒主们在等待期间就能打起来,而错过这个时期意味着獒园巨大的损失。青海一位獒主记得,有位远道而来的东北獒主因为配种不成功,50多岁的人当场就哭起来。

尽管公獒在发情期可以每天交配一次,但为了争取更多的效益,有的獒主也会让藏獒一天配种两三次,马老三说,业内的秘密就是喂食类似“伟哥”的药品,让藏獒保持亢奋的状态,至于是否真正配种成功,一般是不能追究的。

为了更快繁育藏獒,近两年人们发明了更便捷的藏獒配种方式,即人工配种,用注射器将藏獒的精液取出,然后立即注入已在发情期的母獒子宫内,这样为公獒取精液一次,即可为至少5条母獒同时配种。这种新式高效率的现代化流水线配种方式,一次收费在两万到十万元不等。尽管十分快捷,但由于精液取出体外,有可能会丧失部分活性,人工为藏獒配种尚未获得藏獒圈的广泛推崇。一些多年养獒的人士对人工配种持观望和怀疑的态度,獒主刘鲁海(小海)说:“藏獒配种不是机器,不是可以精确计算,也不是注射进去就可以让母獒怀孕,谁能保证最有活力的精子还存活着呢?传统的方式还是比较保险。”马老三也对人工配种方式有保留,常年在野外寻找藏獒的过程中,他眼见许多牧民家的藏獒生下一窝小獒,天寒地冻,有的冻死,有的饿死,“能活下来的,往往是生存能力最强的,大自然的优胜劣汰很残酷,但是有它的道理。”


在玉树州的獒园里,通常母獒产下一窝小獒后,獒主会留下一两只中意的,其他卖掉,而养到一两岁的獒中,有的已经发现明显停止生长或走形,这样的獒通常卖不出价钱,又或者是不断配种后已经衰老的公獒,这样的獒一般会有意放掉,甚至卖给收售肉狗的人———“每斤8元,”玉树州的一位獒主说,“州上收肉狗的人很多。”在玉树州,偶尔还能遇见流浪的藏獒。而在内地,时有藏獒伤人的事件,“很多是獒主有意放掉的,獒园一般有铁笼子,藏獒自己是很难跑出来的———要么是老了,要么是獒主实在看不上了,养不起又舍不得亲手杀,只有放掉。”青海的一位獒主说。

藏獒圈每年流行口味的变化,十分难以捉摸,2013年开始流行的“大毛腿”,让藏獒圈的很多人也十分不解,“真正的藏獒哪里会有那样的大毛腿,跑得动吗?”一位獒主说,“而且是腿的前面有毛,那还是中国的狗吗?”山西獒主张慧忠记得两年前在山西太原的藏獒展,世界犬业联盟的一位美国老太太看完之后哭起来:“中国藏獒没有了……”因为在展出的藏獒身上,她看到了至少5种中国以外的巨型犬的踪迹。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藏獒这狗,智商太低,不太适合家养

更有一些无良的狗贩子,把在北京的狗,弄到青海,放在野外,或者放在老百姓家里,然后再带人,去把狗买回来,让买狗的人觉得自己买的就是纯种的。更有缺德的,放在一些寺院里,说什么的就都有了。当着外人,还一个劲儿的争着抬价呢。然后回北京上个电视,说什么自己和这狗有缘,几入藏区呀,深入不毛呀。什么的,也还真有人信。

现在,就是骗子多。没办法。

狗就是狗,广大喜爱藏獒朋友,如果你真的喜欢,就善待他,把他当作你一生的朋友,就可以了,如果你们只是为了炒作。就别说那么多别的费话。就象有的狗贩子,说什么和他的狗多少感情,什么狗流着泪他也流着泪,最后不卖了的假话,有那骗人的功夫,先带你那体弱的父亲去看看病好吗。


7楼 乌鸦飞翔
藏獒神话,将来也许能进教科书,告诉你几个聪明人是怎么骗一大群傻瓜蛋的。

但是藏獒是无辜的,世界上最古老的最美丽的犬种就毁在这些人手里了。

藏獒神话,将来也许能进教科书,告诉你几个聪明人是怎么骗一大群傻瓜蛋的。

马俊仁还真是个生意人 当年的中华鳖 后来的藏獒 忽悠全国的傻子们獒 这玩意被他吹的神乎其神的

简单举例

军犬 警犬没有用这种怎么训也不听话的傻子吧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