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官爹”被调拆迁办,专为去拆女儿房?

阳信人 收藏 4 164
导读:北京大学教授姜明安向中国青年报记者坦言,目前得到解决的“株连式拆迁”问题“几乎全是靠媒体曝光解决”。(2013年12月26日 中国青年报) 12月2日上午,正在阅读“创文材料”的陈龙接到调令,要求他到“县城建设指挥部征地拆迁组”报到。45岁的陈龙当即觉得这是“株连式的报复”。12月17日深夜,四处申诉无果后,选择了在微博上公开向媒体求助。“这是我唯一的出路了。”…… 原来安徽太湖县城管局副局长陈龙的女儿陈子琳在县公安局家属院内有一套144.18平方米的二层小楼。还是1993年仍在



北京大学教授姜明安向中国青年报记者坦言,目前得到解决的“株连式拆迁”问题“几乎全是靠媒体曝光解决”。(2013年12月26日 中国青年报)


12月2日上午,正在阅读“创文材料”的陈龙接到调令,要求他到“县城建设指挥部征地拆迁组”报到。45岁的陈龙当即觉得这是“株连式的报复”。12月17日深夜,四处申诉无果后,选择了在微博上公开向媒体求助。“这是我唯一的出路了。”……


原来安徽太湖县城管局副局长陈龙的女儿陈子琳在县公安局家属院内有一套144.18平方米的二层小楼。还是1993年仍在公安系统任职的陈龙买下,并于2010年将房产过户给女儿的。2012年10月15日,按照县政府的规划,县公安局大院内的60户住宅被列入征收范围,包括陈龙女儿在内的3户人家为此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被告就是太湖县政府。


在收到调令前,陈龙曾两次被县委组织部叫去谈话。第一次是4月25日,一名副科长从头到尾宣读了一份县委组织部、县人事局于2009年出台的《关于县城建设征地拆迁工作中从严管理党员、干部、职工的意见》。这份当年的84号文件第7项明确提出,“在职干部职工与被拆迁人有直系血亲关系或近姻亲关系的,应当服从组织安排,积极做好动员说服工作,如消极应付、敷衍塞责,甚至说情、包庇、袒护,造成不良影响的,由主管部门党委(党组)或组织人事部门视情给予诫勉谈话或通报批评,如仍无效果,视情给予停职、待岗等组织处理”。


这已是陈龙第二次面对如此选择了。早在1994年,陈龙家的铺子正在征迁范围内。为了不让儿子为难,陈龙的母亲第一个在拆迁协议上签了字。19年后当他再次遭遇此类事时,当了一辈子执法者的陈龙决定用法律保护自己。但后来发生的事令他始料未及。“我现在被调整了局里的分管工作,实际上就是‘被停职’,被‘株连’。”


在这位老警察看来,此次“抽调”明显违反了《公务员法》中的“公务回避”原则。尽管县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郝邵明曾否定了陈龙的指控说,并非针对陈一人。但陈龙的遭遇让许多人都会联想到全国各地先后爆出的“株连式拆迁”:在山东聊城,40余名公职人员因亲属未签拆迁协议被通知要“开除”;四川会理县,也曾有公职人员因不配合政府拆迁做好家属工作被调离工作岗位、停职和扣奖金。今年10月28日,湖南邵阳绥宁县城管局纪检组长蒋开松因未能说服家人配合拆迁而被停职,“哪个时候拆好,哪个时候官复原职”。为此,母亲骂他是“叛徒”,妻子则险些和他离婚。……


虽然国务院新拆迁条例已于两年前废止行政强拆,然而在一些地方仍没有得到根除,反而随着用地趋紧的形势,手段更加隐蔽,由此也引起了一些群体性事件。株连式拆迁,突击式拆迁,变“拆迁”为“拆违”玩法律……多种“柔性变身”改变不了强拆的事实。有学者认为,之所以发生诸多“变种”的强拆行为,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在面临中央要求和民众诉求双重压力下的“自作聪明”。显然,只有管住了权力之手,也才能管住暴力强拆。


山东省阳信县国土资源局 邱海昌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