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军装在我心

在这里、转眼两年了,又一次站在岔路口,即将面临着走与留。回想着这一路,有苦有甜,记得在新兵连的第一次过年,那是我离开家第一次到别的地方过得第一个年。那晚,我们会餐,饭菜很丰盛、是平常吃不到的。那晚,我们几个老乡,小刚、小宇、东东、熊健、耀冉、超六。我们几个,就我们几个。在一起、抱在一起哭了、我们都想家了。我从来没想过,几个男人可以在一起哭。班长都拉不开。想爸爸妈妈了。还有、过完年就以为着90天的新兵连结束了,我们运气好会分在一起,运气不好,就等于在以后的服役过程中,见不到彼此。其实。我们都知道,几乎分不到一个连队。当时那心情、、、我们嘴里只有一句句样样好、下队多联系。是啊,即将分别得我们。

在我们的期盼中、我们终于下队了。下队了、呵、我分到了昭通,很荣幸。你们几个都没和我在一起。提着背包走的那天,我只见到了小宇。你还记得吗?是你帮我提的包啊!我看见你上了楼梯,你一直回头看我,在你眼眶里我看见了泪水、我没哭,当时我想着,如果我哭了,你肯定会冲下来抱着我,我也会哭。我没哭,我应该开心的,因为是我送你走。是我看着你的背景越来越远。

就这样、简单的结束了我们的新兵连。来到了新的地方,认识了一群新的人。不知道你们几个现在过得怎么样(反正你们每次给我电话都说过的好,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我这个人不喜欢给别人打电话,真的是。对不起,但是我们的感情从来没有变质过。是不是?我永远记得、我们几个人一起走到过的风风雨雨。我们几个一起并肩走过的年华。我记得当时熊健那个烂屎来我们班看我的时候,还拽拽的发给我和谐抽。草、老是有钱噶。

到了昭通后,我们那一段时间就断了联系。幸好在这里,认识了陈俊、汝成、赵阳涛。当时,赵阳涛那个杂种嘛老是爱吹牛逼,,最看不惯了。哈哈 ,但是嘛,还是玩的开。我觉得嘛,这就够了。我的缺点嘛,就不说了。哈哈 ,汝成嘛。当时是像个姑娘一样,特温柔。特文静。人嘛又帅。我心里就有想法了,如果哥哥是个女的,铁定就爱上他了。哈哈 、现在已经转变成闷骚型啦。阿俊嘛一天到晚装清纯,我天天都被他恶心。赵阳涛嘛还是那个逼样。哈哈。哎哎哎、说到这里好像离分别又不远了、汝成嘛去了昆明学了卫生员、好像去了还几个月呢,当时、我陈俊、还有赵阳涛,一起买了点小吃,说是给他送行。哈哈、当时嘛觉得老是不自在。就这样,小汝走了。留下了我们仨。就这样,时间一天一天过去,我们也在慢慢成长,我的老乡,我也在深夜想起你们在过得好不好、班长过得好不好。我应该值得庆幸的,我遇到了几位好班长。遇到了几位好领导。遇到了几位好兄弟。

有时,我也会想、如果我没来当兵,就不会认识你们,那我该多吃亏啊。同样,如果我没来当兵,那我是不是应该比现在快乐呢?但是就不会认识你们。想想嘛心里也平衡了一点。

再过几个月,就真的要分道扬镳了。不知道,以后见面的机会多不多。小刚喜欢的姑娘没追到,(的确是好看啊、只不过小刚的造型没追到也属于正常、哈哈)小宇的莹宝也不知道怎个说法、赵阳涛的感情史嘛是有点深沉的。阿俊嘛、烂屎一坨。草。鄙视。小汝嘛他的感情嘛隐秘的很、像地下情一样。

就这样、浑浑噩噩的到了现在。就像我去昆明开始一样、下了车,站在螺蛳湾、我不知道我要去哪、我觉得我与这个社会脱轨了。找不到了方向。看来嘛。以后我们几个找个没人的深山里,安度晚年算了。

我们有梦想、你们的三年梦。老乡们、我在伟大的大六安帝国等着你们凯旋。

我们的青春在番号声中恢弘的奏响,即使分离、也永不散场。比起同龄人,我们有更为闪亮的过往。所以,我们应该自豪,我们身着这身军装,永远张扬。

我们是二条、最平凡的战士。 我们是兄弟、最真的兄弟。

本文内容于 2013/12/26 9:54:15 被小编a47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