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老兵包建成的参战经历。炮连组成

点击查看更多参赛帖文

老兵包建成的参战经历之战前学习

包建成战友是成都人,1978年底入伍,本来是其他部队征集的新兵,由于中越之间的边境摩擦越来越频繁,形势吃紧,刚刚启程就被转往了我军某师某团,当兵第67天就上了战场。战后,继续当兵,直至退伍。三十多年来,他始终没有忘记当年的战场经历,以及四年军旅生活的点点滴滴。近年来,他克服实际文化程度低的困难,努力向学,文字水平逐渐提高,并掌握了电脑打字技术。今年秋,他将手书的文字输入电脑,发在QQ空间里,与战友和网友分享。征得他的同意,我将他的这些文字编辑整理发在这里,也让铁血战友分享分享。昨天发表了正文第三章——战前学习,今天发表正文第四章——炮连组成

1978年12月下旬,新兵还没有全部到齐,我们就结束了新兵训练,我被分到正规连队——一炮连,也就是一营炮兵连。

一炮连由两个82迫击炮排(各3个班)、一个82无后座力炮排(4个班),共10个正规班(每班9人),还有杂务排(包括连指挥班、电话兵、通讯员、卫生员、文书、炊事班、饲养班)组成,再加上4个连队干部和4个排级干部,共计约130人。

四个连干是

连长:王育礼,贵州人,1968年兵;

指导员:朱华得,云南人,1968年兵;

副连长:陈登才,河北保定人;

副指导员:谢贤友,贵州毕杰人。

四个排干是

一排长:陈忠云,四川人,1976年兵;

二排长:杜玉伟,河南人,1975年兵;

三排长:李陆,广东人,1975年兵;

司务长:程绪安,四川人,1976年兵。

这八个连队干部,在此后的临战训练和战斗中,始终和我们在一起。我们同甘共苦,战胜了各种困难险阻和敌人,可谓生死与共呀!

12月20日,在新兵还没有全部到达部队情况下,我们这些被分在一炮连的新兵,整队坐在一炮连操场上,先由三排长李陆选定8个新兵,个子4大4小,我是4个小个子之一。当时,我自信选择出来的一定是很灵活的兵。我们成都兵有两大两小,分别分在七班和十班,我在十班。

下到班上第二天吧,上级发下了帽徽和领章。我们在班长和老兵的指导和协助下,按规定位置钉缀好后,穿戴起来对着镜子上下照呀照,心里美得什么似的。为何?红五星和红领章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真正军人的形像标志啊,穿戴上他们,我们就是正式解放军军人了呀!您说,我们能不喜气洋洋、精神焕发吗?哈哈,当时我们确实觉得很神气,感觉光荣、自豪无比!

我们连队坐落在一个山坡上,二三排的宿舍在地势最高的那栋平房里,而我们十班住的是最居中的那间屋子。这栋房屋为坐北向南。面朝我们班的屋子,右手边是二排,依次为六、五、四班;左手边是我们三排,依次为九、八、七班。我们班的屋子和四至九班的不一样,他们六个班的屋子比我们班的大,而且是单开门,我们班是向内双开门。进门对面一个正方形窗口,左右各两张单人上下两层床铺,可住八人。

我刚到十班时只有六个人:正、副班长,一个1978年3月入伍的河南兵,一个养马员,加上我们两个新兵共6人。我是,3炮手,郑姓为2炮手,后留守营房。

全班就一门“82无后座力炮”,分3、2、1炮手,4、5、6弹药手。班长有1支冲锋枪,负责指挥这门炮的操作和射击;3炮手负责肩扛三角炮架(重15斤);2炮手负责肩扛炮身(重41斤);1炮手负责瞄准和发射,也就是射击手和副班长的角色,背光学瞄准境;4、5、6为弹药手,负责背炮弹(每人5发82无炮弹,重量在30斤);全班还有1匹马,由养马员负责牵引,用以驮运炮身和炮弹(平地行军时)。

1978年12月25日深夜零点左右,班里又来了个新兵,他就是舒本江同志。当时我已经入睡,排长把他带到我们班,班长起来接待,因为要现铺床铺才能入睡,当时我被惊醒了一下,一看,知道我们班又来新兵了,后我就继续入睡到天亮。

舒本江同志是安徽太湖人,我与他是人生第一次相识。我俩相处不满两个月,他就在代乃战场光荣牺牲了。

----------------------------------------------------------------------------------------------

[英雄杯]对越自卫反击战大型有奖征文活动

在持续了十年的对越自卫反击战中,无数将士为国捐躯,他们的事迹至今无人诉说。关于对越自卫反击战的所有所见、所闻、所想,都可写成参赛帖文,与战友们共享你们的故事。

本次活动由铁血君品行提供赞助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特等奖一名

送北斗指挥官系列TA-202:奖品预览

官方售价:¥12600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一等奖五名

送云光15X70MS望远镜:暂无奖品预览

官方售价:¥4000

本文内容于 2013/12/28 16:54:01 被男儿豪气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