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县最想干掉的屌丝

有血性的山鹰 收藏 0 303

曹县最想干掉的屌丝


唯一一位从朝鲜集中营逃脱的脱北幸存者申东赫(右),现正在海外为朝鲜民生奔走,受人尊重。

中评社香港12月19日电(记者 杨犇尧编译报道)位于朝鲜平安南道价川的14号劳改营,是朝鲜众多奴隶集中营中的一个。集中营的囚犯从出生到死亡通常为45岁,他们终身都被要求劳动,享受的最高荣誉是男女囚犯间有限的同床机会,申东赫(Shin Dong-hyuk)就出生在这样的集中营。他也是迄今为止,唯一一位从集中营脱北成功的幸存者。

近日,美国篮球明星丹尼斯?罗德曼宣布将再次访问朝鲜,训练朝鲜国家篮球队,并会见老朋友金正恩。对此,申东赫在《华盛顿邮报》向罗德曼发出公开信,认为如果只是去奢侈的享受,那罗德曼的访问除了毫无意义之外,还会让人感到羞愧。希望罗德曼首先能弄清朝鲜民众的处境,再重新考量他的朝鲜之行。文章编译如下:

罗德曼先生:

我们从未谋面。如果不是你在今年二月造访朝鲜,我也没有听说过你的名字。而现在情况不同了,我知道你是大名鼎鼎的美国篮球明星,纹身也很好看。听闻你这周又要回朝,培训那里的篮球队,并同你的老朋友金正恩会面。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是你们之间的第三次见面。

鉴于你不认识我,我想先做一个自我介绍。我叫申东赫,1982年出生在朝鲜14劳改营,这是一座位于南平安道大山深处的政治劳改监狱,50多年来,它被金氏三代用于关押和改造政治犯。送到这里的囚犯通常不需要定罪,只要平壤认为是有威胁的人,就会送到这里,让他们接受终身的劳动改造,一辈子忍受饥饿的折磨,同时很多与政治犯有血缘关系的人,也会被关在这里。我出生在14号监狱,之所以生来即有罪,是因为我是一名脱北者的后代,我的叔叔在上世纪五十年代成功逃离朝鲜。

你可以通过谷歌地图搜索到第14劳改营,它的附近还有四座。我相信就在此时,监狱里的人正在痛不欲生地挣扎,他们挨饿、被打,监狱中随时有人会被处决,作为杀鸡儆猴的把戏来警告其他人不要偷懒。我从小看着这些场景长大,看着我的母亲被他们绞死。

罗德曼先生,如果你真的想瞭解我,我可以寄给你有关我的书籍——《逃离14号劳改营》,这里面除了记载我自己,还有很多其他脱北者的经历。我们的故事,已经促成联合国成立专门调查委员会,目前正就朝鲜国内的人权问题进行调查,而我则是该计划的“第一作证人”。明年,委员会将向联合国安理会提供证据,并敦促国际刑事法院就是否指控金氏家族犯反人类罪行进行裁决。

其实,我和金正恩几乎同岁,如果你向他问起申东赫,他可能会把我称作“人渣” (human scum),因为朝鲜官方就这样称呼我们脱北者。我相信,金正恩同样也会否认14号劳改营的存在,如果他否认,你可以给他看你手机中的卫星图片。

罗德曼先生,我不能阻止你的朝鲜之行,作为一位美国公民,你有行动和言论的自由,你可以去平壤品尝那些让人沉醉的葡萄酒,可以在浮华的宴会上流连忘返,正如同您之前的两次行程一样,但是,当你在同独裁者享受欢乐时光的时候,我请求你,请求你思考一下他的家族,以及他本人曾经做过的事情,就在一周以前,金正恩下令处死他的姑父张成泽,而最新的卫星资料则显示,包括14号劳改营在内的多所集中营正在扩建。联合国食品计划署提供的报告称,每五个朝鲜人中,就有四个人正在挨饿,同时,营养不良已成为普遍的现象,阻碍着朝鲜下一代认知的发育。很多年轻的朝鲜妇女为寻找食物逃出国境,却往往在其他国家被人口贩子诱骗。

我选择写信给您,是真的希望金正恩能听到朝鲜人民的哭声,或许,通过你与他之间的友谊,和与他相处的几日时光,能让他清楚明白他金正恩拥有关闭14号劳改营的权力,同时,他可以选择发展朝鲜的经济,这样能让我们国家的每个人至少都吃上饭。

独裁不可能久远,自由终究是会来到朝鲜,而我,希望为之尽到个人的力量。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