汶川县委书记母亲街头捡废品

让人想不到的是,汶川县委书记青理东的妈妈,居然隐瞒身份捡破烂。老妈妈说,儿子很孝顺,她出来捡破烂是“一个人在家没人陪”。前些日子从电视上看见儿子去灾区抢险,特别心疼,但儿子是干部,必须带头冲在前面。

汶川县委书记母亲街头捡废品

主持人:过去的几天我们是连续为您讲述了汶川县县委书记青理东的故事,为了劝说村民们早日离开被泥石流毁坏的草坡乡,青理东和县乡干部们是伤透了脑筋。可没想到事没啥进展,青理东的脚却被废墟上的铁钉给扎穿了,疼得是走不了路。

干部们眼中的“草上飞”飞不动了,他不得不停下来喘口气,记者也因此有机会了解到这位县委书记的一些家事。

解说: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们万万想不到县委书记的妈妈居然隐瞒身份,在儿子的地盘上天天捡破烂,记者谎称是游客,找到老人聊天。

青理东的母亲:他一天都忙,干革命工作要紧,为人民服务要紧,要去办公,不能够陪我。他喊我回我南充(老家)去捡,不要我在(汶川)这里捡,怕在这里臊他的脸皮,(担心别人)说他不孝敬我,没有管我,知道吧。

记者:怕人家说闲话。

青理东的母亲:哦。

记者:实际上儿子孝顺不孝顺啊?

青理东的母亲:孝顺,老给我拿钱嘛,吃,穿,都是他给我买的嘛。孝顺,孝顺嘛,但人家看到我捡垃圾,外人要讲他不孝顺,知道吧。

青理东(汶川县委书记):肯定是啊,晓得的人都不说,不晓得的人呢,就说你看,这个县委书记亏待他妈,不给她一分钱用,还让他的妈妈去捡垃圾挣零用,这肯定就脸上无光了呀。反过来人家说,你连自己(都不孝敬老人),一屋都没有扫干净你何以来治理这个县啊。

解说:青理东的老家在四川农村,哥哥和妹妹都是农民,几年前父亲去世后,青理东把劳累了大半辈子的母亲接来和自己一起住。但他很忙,妻子和孩子又都在外地,老人在家没人陪就背着青理东出来捡破烂。

青理东的母亲:他有一回看到我捡的那些(废品),他专门空点儿(的时候),睡了午觉起来,休息了起来,打比方说,他到那些地方看,顺路嘛,那就是花嘛,他就要去那里去巡,去看,他说别人告诉他的,说我(把废品)藏到那里的。

记者:被发现了。

青理东的母亲:这下原来搁(废品)那些地方就不敢搁(废品)了,就拿到远的地方去放,拿到远的地方去放,他就找不到了。

记者:后来我听说你把东西又藏在酒店宾馆边上了。

青理东的母亲:哪个给你说这些?这些事是哪个给你说的?

记者:吃早饭的时候,他们说书记他妈妈和书记打游击(捡废品)。

青理东的母亲:妈呀,这些人传好远啊。

解说:本来想尽孝,却天天出去捡破烂,青理东心里很不是滋味,但又没有时间陪老人。他索性告诉汶川县环卫局长,如果我母亲哪天捡破烂卖的钱多,那就是你的工作没做好,环卫局长很紧张,卫生工作也一点不敢马虎。

环卫工人:我们以前都不晓得,她从来不说。那天有个人问她,你是做啥子的,你是哪里的,她说财政局,那你儿子在财政局上班,她说,嗯。她不说,她不说她的儿子是干啥的。

记者:然后大家吃一惊。

环卫工人:当初才晓得的时候,妈呀,书记的妈妈还捡渣渣(渣渣:垃圾的意思)。

解说:老人捡破烂时,从不承认自己是县委书记的母亲,尽管一直以为我们是游客,但一听到青理东,老人家还是很谨慎。

青理东的母亲:你不要跟我儿子(青理东)说啊。

记者:我不跟他说,我不跟他说。

青理东的母亲:你认得我儿子吧。

记者:我还不大认得。

青理东的母亲:认不得你就不要跟他接触,你要认不得就不要给他说。

记者:为什么不让跟他说?

青理东的母亲:各个部门都有领导的嘛,说了,他(青理东)开会,就要点名说别人,他说别人没管好(街道卫生)。

记者:您不想让他批评别人。

青理东的母亲:你别给他(青理东)说。

解说:由于好多人不知道老人的真实身份,大家对政府有什么看法也就不避讳她,老人回来学给儿子,青理东就随时找群众聊天,平时在办公室里听不到的一些问题,因此得到了妥善的解决,一来二去,许多老百姓还和青理东成了朋友。

青理东:其实老百姓他也想交个朋友嘛,这样子才能够(把问题)聊出来,所以中央电视台那两句广告语真的好啊,“脚上沾满多少泥土,就积淀多少感情。”我把这两句话记得很清楚。

记者:走基层。

青理东:是啊,我们也借鉴,这些就是经验了,就也借鉴嘛。

解说:时间一长,知道老人身份的个别人悄悄把钱夹在破烂里交给她,想托青理东办事。怕老母亲被人利用,青理东就变着法得吓唬她。

青理东:我说老妈呀,你不能去收人家钱哦,人家喊你办事,你直接喊他来找我,你不能收他的钱,收了过后,一万块钱,你要坐(牢)我也要坐(牢),然后就把我弄进去,那就没得哪个照顾你,是不是哇。第二你看你生的儿子,儿女三个,还有我们青家屋里头到现在最大的官就是我,你把我搞脱了就没得了,可能像这样当官的后继都无人了,咱那么大的官儿,你说又何必呢,就把她吓着了。

青理东的母亲:他们要把那些(钱)给我都不敢接,我不接,拿回去我儿子要说我。喊我任何人的钱都不要接,任何人拿的钱都不要接,拿三千块钱都要犯法,知道吧,要犯法,要坐牢,我儿子(青理东)都给我说好多次的。

记者:他(青理东)怎么给你说啊?

青理东的母亲:他(青理东)就说,任何人认得的和认不得的,都不要接别人的钱,我没钱用了找他(青理东),他(青理东)给我拿,晓得吧。他给我拿的(钱)我才要,别人拿的(钱)喊我不接。别人这会儿给你了,一会儿要去报警(举报),报了警,他(青理东)就要糟,知道吧。不要说啊,我给你摆的话,不要(给别人)摆啊,听见没有,摆不得。

解说:从7月10日泥石流发生到动员草坡乡村民搬迁,青理东陪伴老人的时间更少了,老母亲一个人在家里除了照常捡破烂,还对当县委书记的儿子多了一份牵挂。

记者:前一段草坡乡遭灾,7.10泥石流滑坡,您知道吧?

青理东的母亲:知道,就是又瘦又黑,我儿子,穿了个布胶鞋嘛,穿着布鞋扶着那些树棍爬进去,趴在地上。

记者:哦,趴在地上,累的。

青理东的母亲:你看到的?

记者:我看到了。

青理东的母亲:你也能看到。

记者:我也看了。

青理东的母亲:我没说谎话吧。

记者:没有没有。

青理东的母亲:他就在这头,就说要过河嘛,要过河就过不来嘛,他就坐在挖掘机那个。

记者:挖土机的上头嘛。

青理东的母亲:挖土机的那个簸箕嘛,那些工人把他吊过来嘛,吊到河对面来嘛。

记者:你在电视上看见的?

青理东的母亲:哦。

记者:那你心疼不心疼啊?

青理东的母亲:就是心疼,那心疼咋办啊,他背的是革命干部(的责任),必须要去带头,那要不去带头,不去看那些灾民,那怎么办呢,那就把你推翻不要你,不要你了,别人就对你意见大,你说呢。

记者:您儿子做得对吧。

青理东的母亲:做得对。

解说:三天前,在草坡乡走访时,青理东的脚板被废墟上的铁钉扎透,疼得走不了路,但青理东说,他最头痛地是草坡乡的搬迁问题,虽然脚伤把青理东困在了家里,但他的心天天在草坡乡转悠。

青理东:我还是有打退堂鼓的时候,总觉得一天累啊累啊,累得没法,这个还骂你,那个还骂你。其实我说实在的,我当了十多年书记了,我没必要那么累。但是(草坡乡搬迁)这个事情不做,又是我这一生的遗憾。所以走到办公室的第一件事,就是要望着这位父亲,看一看,然后想一想,我今天做了些啥,我还要做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