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人退役的时候都会哭么?哭的时候在想什么?

阿伯次德 收藏 37 5812
导读:今天看了多段战友离别的纪念视频,脱去肩章之后好像都哭了,我很想知道他们在想什么。求解答。 田浩的回答:   退伍的前几天,我们结了手中最后一起案子,缴获海洛因若干(数量不记得了,就那种普通黑色塑料袋,块状的,大概半袋,大约几公斤),一辆崭新的宝来。那次活干的很利索。至今我觉得那一次是我参与的所有行动中最利索的一次。由于题主问题限制,不能跑题,那次抓捕暂时不说,留给别的问题。   那件案子结束之后,我们就把军队配给我们个人的装备交上去了(与常规部队不同,我们允许部分装备二十四小


军人退役的时候都会哭么?哭的时候在想什么?



今天看了多段战友离别的纪念视频,脱去肩章之后好像都哭了,我很想知道他们在想什么。求解答。

田浩的回答:


退伍的前几天,我们结了手中最后一起案子,缴获海洛因若干(数量不记得了,就那种普通黑色塑料袋,块状的,大概半袋,大约几公斤),一辆崭新的宝来。那次活干的很利索。至今我觉得那一次是我参与的所有行动中最利索的一次。由于题主问题限制,不能跑题,那次抓捕暂时不说,留给别的问题。

那件案子结束之后,我们就把军队配给我们个人的装备交上去了(与常规部队不同,我们允许部分装备二十四小时随身携带。)交了装备之后,我们就变成脱缰野马了,翻墙出去喝酒,说是喝酒,其实也就是五六个人趁天黑想办法翻出去,买一堆烧烤和几瓶劲酒,到某个界碑旁边的树林里边喝边吹牛,聊案子,聊犯人,聊毒品,聊女人……看上去,一切都很美好。

退伍那天的早晨是有点凄凉的,要走的人第一关就是接受自己人的检查,早上把我们集合起来,点验我们要带走的个人物资,所有的行李全部检查,鞋底刺穿,肉体要经过人体藏毒检查仪的扫描,手机要把电池拆下来查,总之不可能让你带走一点不该带走的东西。对了,退役的时候由军队派人把我们送回原籍,但是火车票的钱是需要我们自己出的。

走的时候,战友送行,挥手拜拜,祝你们愉快,我会在社会上活的精彩……开始都挺好,没人哭,我也在心里默念说我好些年没哭过了,这次绝对不能哭,汽车启动的时候,所有人的眼神都与平时不同,和喧闹的场面不同,那一小会很安静。然后一个站在地上来为老兵送行的列兵(这个列兵现在已经死了,名字刚才我修改的时候删除了,尊重死者。)突然就忍不住哭了。然后引发多诺米骨牌效应,在一瞬间就引发了嚎啕大哭。

我哭的时候在想,我的军衔这辈子也不能戴了,我的枪这辈子再也不能摸到了,我的床这辈子再也不能睡了,我的战友可能这一辈子再也见不到了,永远也不可能跟他们一起在云南满山头扛着枪抓人了,永远不可能为了一只烧鸡打架了,再也不会有人半夜把我叫醒说自己刚搞了瓶五粮液了,可能这辈子也不会再来这里了,再也见不到暗恋的姑娘了,以后再碰一下毒品就是犯罪了,甚至再回到这里,自己还会变成往日兄弟的跟踪对象,眼前所有所有的一切从这一刻开始,只能回忆而不能去追求了……当时满脑子就是这些。

大概就是这些,总之就是:此一别,永无回头日。

我现在知乎账号的密码是我当年的枪号,退伍五年每年某个特殊的日子我都会穿上当年带回来的迷彩服,这套衣服上有过一位烈士的血,我还记得那天我扛他回营地。

————————————————————————————————————

石腾龙的回答:


因为在外旅行,所以不能静心写点什么。现在有点空闲但还是手机党,望见谅。

看补充描述,题主意在了解他们都在想什么,本人现役,眼见过不少退伍,也亲身经历过(后面解释),凑个热闹,抒发下心情。

我大学上的是军校,一入校就当兵,由于所学专业特殊的教育模式,在入校两年后,一个队的战友(也可以说是同学)将要面临一次分别,跟义务兵两年期满退伍一样的分别,这也就是我现役却经历过「退伍」的原因,当然,有一点点区别,后面再讲。要分别的最后那天我永远都记得。一大早就有战友开始收拾背包和行李,本身整洁干净的宿舍和走廊会显得比往常乱,可以说有一点点凄凉。这一整天就是用来整理自己的各种物品,大家互相都很少说话。到了下午,班与班之间(也就是一般意义上的学生宿舍,我们叫班)就有关系不错的战友来串串门,聊聊天,打打牌。这天几乎可以不用顾及往常的纪律,但没有人不穿军装。到了饭点儿,哨声还象以前一样,集合也像以前一样,只是大家都不怎么说话。食堂在这天晚上会安排一顿会餐,酒管够(啤酒)。开饭,队干部端起碗来几度哽咽,从没见过笑脸的汉子,说不出话来。一碗酒过后,大家都开始哭。整个食堂的人都在哭,没有别的情绪,就是哭。互相说些祝福的话。以前关系不错的抱着哭,以前有点过节的,干了酒,哭着互相道个歉。没有一个不在哭,没有一个不在哭。酒喝的差不多,回到宿舍,因为当晚就有一批要离开的战友,所以这样的情绪丝毫不减。队干部做最后一次点名,点完名依旧哽咽着说不出话来,平时对我们不是那么「关心 」,也不怎么擅长讲话的教导员,说了句:以后常回家看看。就转过身去哭。平时骂我们训我们折腾我们的人让我们有空了要常回家看看。记得那天晚上我和一个平时关系不错的战友互相交换了随身用的钢笔,然后我就一个人躲到晾衣房的角落里哭,其实哪有什么一个人的空间,周围也有不少在哭的战友。过一会儿又有一个平日里交好的战友背着背包就要离开,我心里难过不敢去送。他推开我宿舍的门叫了我一声,我就哭的看不清眼前的人。什么叫抱头痛哭?那是一种现在想起来,眼睛都会湿润的心情。最后一天的后半天基本就是这样在眼泪中度过。

我没写跑题,写出这些细节有可能会让不曾经历军旅的人有仁者见智的理解。不过自私一点讲我在写这些的过程中,心里又重新涌起一股暖流。当你面临一个跟你只是朝夕共处了两年的朋友即将离开,可能还没有那么多的眼泪值得倾覆,但那些一起扫雪的画面,那些一起流汗的镜头,那些一起敞开的笑脸,那些一起拼命要紧的牙关,那些一起从胸腔迸发出的怒吼,那些平日里看似简单易得但在军营中倍显珍贵的物件,会组成一滴一滴的眼泪。那是无数的眼泪,是那个时候最好的情绪的表达,是现在我打着这些字时就流出的眼泪;那也不是眼泪,是从眼中暖暖涌出的一份份有味的回忆。

抱歉题主,我最终可能也没能说明那个时候的人心里在想些什么,但我总觉得,那个时候的大家心里应该什么都没想。就像你第一次被送去幼儿园看着妈妈要走的身影;就像你心爱的男生在你不经意间跪下来向你求婚时夺眶的泪水;就像你努力奋斗多不得果,万念惧灭之时女友在你手上厚重的一握,世间有那么多的感情是用泪水表达,我们只要让他自然流露就好,可能眼泪就是眼泪本身。

感谢题主的问题,让我在这样一个旅途的空闲回味了一小下时光。写完这些一会儿就要去见一个久未谋面的战友,他乡有旧友,就像艰难的日子有阳光。

——————————————————————————————————

朱久久的回答:


我2009年退伍于玉溪某团地爆连(被央视誉为中国的拆弹部队),《士兵突击》的老A,和即将上演的徐纪周的《战雷》都是在我们连队拍的。尤其《战雷》就是讲诉的我们连队的事。《战雷》片花:《战雷》片花_Nowrockbaby_新浪播客我们连队每年要担负赴黎巴嫩维和扫雷任务。所以对于我们连队的战友退伍来说,基本上都是一起上过雷场,经历过生死的战友。我不完全赞同 @田浩 的说法,在退伍战友上车走的时候哭的是算少的了。哭的最惨是在下军衔的时候,当你看着连长、指导员卸下自己的军衔、臂章、帽徽、军种符号的时候,思绪似乎迅速回到新兵受衔的时候,想起新兵入伍时各种不适应,多少血泪汗才换来一副军衔。一个拐换成两个拐,再换成两把抢。脑海中会浮现出很多很多的画面,尤其看着你那些感情最好的同年兵,新兵班长这些。有些走了,有些留下了。尤其是看到同年兵的时候,哭的最惨,大家一起受苦,一起被老兵收拾,一起偷着抽烟被老兵逮到然后被罚跑步,喝烟茶。8公里负重越野,跑不动的时候,战友给你扛枪,拉着你跑,失恋了,战友安慰你,陪你喝酒,喝到站不起来,然后被关紧闭,一起去和别的连队打架,打架回来连长只管结果,打赢了就好说,没打赢还要被连长收拾,出去搞军事演戏,我们连队全连出动去逮野鸡,採蘑菇,种种经历。部队里的战友真的很纯洁,生活也很单调。那种感情真的很深,分开的时候想着这些战友以后都要各分东西了,也许是这一辈子都见不到面了。我们一个班,8个人,7个省的,你说退伍以后还有什么机会见面。所以退伍时候的哭是肯定会有的,而且那种感情也说不清楚。

这篇日志是我在部队写一篇日志,应该是吐槽。

当发现自己背起携行具围绕着2027高地跑步的时候,在太阳下我们是那么孤独,那么渺小,仿佛世界把我们遗忘,仿佛我们就是那烧油的柴油机,不知疲倦。每天做的每一件事都不是自己愿意的,但不得不做,而且要做到最好,这就是无奈。用手机看似平常的事情,查我们比查犯人好不到哪里去。最奢侈的事就是睡觉了,每当正在做美梦时总是会有一只无情的,粗糙的手就伸进你的被窝:兄弟,站岗了。真的,不能回家,没有自由,没有亲人,没有娱乐,没有思想,每天一起床一天就给你安排好了,下一分钟要干什么去年都知道了。我最幸福的时候就是有时一个人坐在那里想着退伍回家的事,想着那些兄弟伙,那些一辈子都忘不了的人,那些美好的曾经,自己好想现在都回来陪你们耍哦,这应该是最美好的事情了,想着会有心痛,会有高兴,会有郁闷,会有后悔,但是我不后悔我的青春,只后悔一些事,青春只有一次,那就得玩儿命的挥霍。我只是觉得以前自己荒废了很多时间,失去了很多东西,做人也是失败的,任性,自私,幼稚,堕落,败家,不务正业,不懂珍惜,思想腐败,我希望自己以后能多点善良,理性,淡定,毅力,成熟。要珍惜自己所拥有的一切,不能让爱我关心我的人失望。尽力去弥补因为以前的不成熟给别人带来的伤害,很多人,我这一辈子都是欠你的。我努力在寻找现在生活中的意义,寻找让我感兴趣的东西,努力让自己心里不那么空虚,努力让自己充实起来,不要混天过日,但是到头来我明白了我只是在习惯我的生活,并没有感受到其中的意义,唯一让我觉得有点意义就是跑步了,因为我觉得这可以锻炼自己的意志和身体(25公斤不是开玩笑的),也可以改变自己的思想吧,其他的,跑龙套,走形式,装b,背一些tmd我看都看不懂的东西,也许是因为我还是不够成熟吧,还不能接受社会虚伪的一面,我努力在接受,因为以后还会有更虚伪的事情,我唯一能做的就是让自己不要那么虚伪。下面,发哈牢骚。部队,真的是一个很浮夸的社会,什么都要统一,什么都要一样,连tmd鞋带都要一样的系法(我弄死都系不来),我感觉我现在的生活就是高指标,瞎指挥,浮夸风,共产风,明明没有的东西,有领导来检查,借都要要去借来摆起给领导看,明明很不好,我硬要说好的很。大领导来了,还要彩排,怎么迎接首长,假想首长会问什么,我们要怎么回答,一遍一遍的演,台词都设计好了,还要加班背台词!老子又想暴粗口了……不说了,说多了是眼泪。想起这些我都想回家,不想干了。但是冷静想想,我回去干什么?当保安啊?草!我这样一个一无是处的人,高不成低不就的,要什么没什么,很想回来陪兄弟伙耍,但是岁月不饶人啊,不能再老想耍了,人生的担子已经架到肩膀上了。耍不起了,玩不起了。我还是老老实实的给我儿子挣点奶粉钱再说吧……其实在这个集体也是很好的,比武跑步的时候大家齐心协力,跑不动了,有人来拉你,有人来帮你背枪,有人鼓励你,不让一个人掉队,这就是兄弟情,战友情,最纯洁的感情,如果我退伍了,我会舍不得,我不是舍不得部队,我是舍不得这个家,还有这个家里的兄弟。也许身在这个集体对我来说也是一个机会吧,去黎巴嫩维和才是最有意义的事情。为自己挣点荣誉。

转自知乎


1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