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岁非婚生“黑孩子”:长大参加黑社会报复计生委

Xuxu161004 收藏 0 205
导读:“黑户”作为一个不被社会承认其客观存在的群体,由于自出生起便不能享受正常公民的各项权利,黑户们的整体素质也普遍较低,并且日益成为影响社会正常秩序的隐患。 由于孩子的户口问题无法解决,单身妈妈刘菲(化名),将北京市公安局房山分局告上法庭,请求法院确认房山分局拒绝为其子办理户口登记的行为违法。 刘菲与李某在未进行婚姻登记状态下生育孩子小杰(化名),因无力缴纳33万余元的社会抚养费,小杰今年已经8岁,却仍

“黑户”作为一个不被社会承认其客观存在的群体,由于自出生起便不能享受正常公民的各项权利,黑户们的整体素质也普遍较低,并且日益成为影响社会正常秩序的隐患。<!-SSE NEWSADSTART SSE-><!-SSE NEWSADEND SSE->

由于孩子的户口问题无法解决,单身妈妈刘菲(化名),将北京市公安局房山分局告上法庭,请求法院确认房山分局拒绝为其子办理户口登记的行为违法。 刘菲与李某在未进行婚姻登记状态下生育孩子小杰(化名),因无力缴纳33万余元的社会抚养费,小杰今年已经8岁,却仍是一个没有户口的“黑孩子”。从孩子的出生证明,到孩子的就学,一路走来每一个环节上,刘菲都少不了要费一番周折,四处“托关系”、“找熟人”,即便如此,目前在小杰的学籍卡上,身份证号一栏是空着的。 由于户籍制度和计划生育政策,在中国,一个孩子出生后能否办理户口登记,需要各种证明,在一些地区,像小杰这样的非婚生孩子,连出生证明的办理也困难重重。没有出生证明,就无法申报国籍、户籍,无法取得公民身份号码,也无法证明婴儿出生状态及血亲关系。 他们是一群无辜的孩子,但世俗的眼光和制度的条款,为他们打上了不道德产物的烙印。非婚生子女是他们在法律概念上的身份,而在社会隐性的亚文化层面中,他们还有一个更加尴尬的名字--“私生子”。

2013年的隆冬时节,在刘菲的案子开庭审理一星期后,记者见到了小杰。一进刘菲的家门,小杰已经早早等在门口,看到母亲带了记者进门,又蹦又跳很是热情。这是一个活泼好动的男孩,乍一接触并不能感受到他与其他孩子的不同。“阿姨,刚才我听妈妈说你走错路了,你是不是坐到青龙湖小学那边去了,我就在那上学,我今年刚上一年级……你们来肯定是说我妈的事。”说这话时,小杰一扫之前的活泼好动,语气里有一种很难形容的负能量, “他们说我妈生我要罚款,要不就不给我落户口,罚款30多万,我妈没钱交不起,想卖肾……”小杰继续说着。当记者询问小杰,是在哪里听到这些话的时候,小杰回答:“他们一直和我妈说,见面也说、打电话也说,我听见的。我觉得计生委和公安局的人真坏,我将来长大了想参加黑社会,报复他们。”这样的话从一个刚刚上小学一年级的8岁男孩口中说出,记者愕然,一时无言以对。

今年6月,南京发生轰动全国的饿死两女童案件,案件中,两名孩子22岁的母亲乐燕,因长期沉溺于吸毒、打游戏机和上网,将两名幼童反锁于家中,仅留少量食物和饮水,离家长达一个多月, 最终导致两女孩因无人照料饥渴而死。 悲剧的背后隐藏着另一个悲剧。根据法庭调查显示,两名女童是乐燕与男友李文斌在未婚同居状态下所生,乐燕本人也是非婚生子女。令许多人没有想到的是,“90后”的乐燕,不但是文盲,而且至今没有户籍,没有身份证。16岁之前,乐燕与爷爷奶奶一起生活,16岁之后就独立生活,长期在夜场、理发店等场所务工。乐燕12岁才开始上学,因为年龄大受歧视,直接跳到四年级,可上了一年还是辍学了。 “对这样一个21岁半的母亲,我们能要求她有什么样的母爱?她得到过母爱吗?我们能要求她有什么样的关爱?她得到过关爱吗?”乐燕的辩护律师说,“没有户籍,没有身份证,没有受到过教育,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