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老兵包建成的参战经历。入伍[英雄杯]

对越反击战幸存者 收藏 19 8412
导读:我为什么在高中毕业后选择当兵呢?说来话长了,听我慢慢道来:我父亲在商业单位工作,解放前是生活品经商技人,解放后定成份为小商。我家兄弟姐妹多,活着的就有6兄弟4个姐共10个。1966年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开始,目的后来听说是为了防止出现修正主义和资本主义复辟。然而,修正主义和资本主义复辟到底是啥样,造反派哪里弄得清楚。于是,就把地、富、反、坏、右“五类份子”当靶子,大造他们的反。造反派文斗、武斗并举,斗得“五类份子”生不如死。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当地造反派说父亲有枪,从前是经商的,也就是资本家,必须被


点击查看更多参赛帖文

老兵包建成的参战经历之入伍

包建成战友是成都人,1978年底入伍,本来是其他部队征集的新兵,由于中越之间的边境摩擦越来越频繁,形势吃紧,刚刚启程就被转往了我军某师某团,当兵第67天就上了战场。战后,继续当兵,直至退伍。三十多年来,他始终没有忘记当年的战场经历,以及四年军旅生活的点点滴滴。近年来,他克服实际文化程度低的困难,努力向学,文字水平逐渐提高,并掌握了电脑打字技术。今年秋,他将手书的文字输入电脑,发在QQ空间里,与战友和网友分享。征得他的同意,我将他的这些文字编辑整理发在这里,也让铁血战友分享分享。昨天发表了序言部分,今天发表正文第一章——入伍

我为什么在高中毕业后选择当兵呢?说来话长了,听我慢慢道来:我父亲在商业单位工作,解放前是生活品经商技人,解放后定成份为小商。我家兄弟姐妹多,活着的就有6兄弟4个姐共10个。

1966年6月,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开始,目的后来听说是为了防止出现修正主义和资本主义复辟。然而,修正主义和资本主义复辟到底是啥样,造反派哪里弄得清楚。于是,就把地、富、反、坏、右“五类份子”当靶子,大造他们的反。造反派文斗、武斗并举,斗得“五类份子”生不如死。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当地造反派说我父亲有枪,从前是经商的,也就是资本家,必须被打倒。由此,1968年的某天,红卫兵闯进我家抄了个天翻地覆,把家里的一些东西拿走,还把全家人赶出家门,我家成份也由“小商”变成了无须有的“资本家”(比农村里的地主成份还要高级)。批斗时,父亲被逼着戴上高帽,胸前挂一写着“打倒某某某”的方形牌子游街。之后,白天上班安排做重体力劳动,晚上单位继续开会批斗,挨打、罚站、跪高板凳是家常便饭。加上那时候家里穷,经常吃不饱。父亲经不起这样的打击和折磨,经常病倒在床上,不能站立。即便如此,晚上还是照样开他批斗会。

母亲看到父亲这样遭罪,经常痛不欲生,久了便有点神志恍惚,有时病倒了就又哭又笑的,天啊!我们怎么办呀?!好在母亲没有真正成精神病,成了我家不幸中的万幸。儿女看到父母亲这样处境,叫天天不应,唤地地不灵呀。当时,大哥大姐在外工作,我们小的没有文化也没钱,政治受害,生活贫苦,更吃不饱,除了哭还是哭,真的是没有天理可诉,就连父亲的徒弟也远离师傅。一个姐嫁了一个军人又闹离婚,原因是我家太贫穷,生活负担过重,人多又吃不饱饭,并且被打成“资本家”,全家都被社会上的人歧视。也是由于此,我到了八岁才读小学。小小年纪就承受了这一切,在我幼小的心灵留下了抹不掉的创伤……这些历史记忆和场景,作为儿女们能不记得吗?

1976年,政府通知我们去领回抄家拿走的物品,我家被静悄悄的平反了。但是,社会上好多人并不知道我家已被平反,仍然时不时地被歧视。为了消除家庭成份无端被升级为“资本家”带来的社会影响,我1978年高中毕业后选择了出远门当兵。按照当时的政策,如果我被应征入伍,当上了中国人民解放军,通过了政治审查合格,社会上的人就会知道,我家不是“资本家”了,已经还原为“小商”成份。否则,真是跳入大海也洗不掉“资本家”的污点呀。

那个年代盛行“成份论”,人们很在乎家庭出身。在人们的潜意识里,出身越穷思想越好,政治面貌为红色;家庭出身不好,政治面貌为黑色,政审就过不了关,也就当不了兵。那时能当兵的话,比如今考上大学还光彩多得多,军人的形象在人们的心目中,真的是伟大光荣又自豪。

好在我体检、政审全合格,终于心想事成遂了心愿,于1978年12月6日,接到《入伍通知书》。紧接着,8号到公社换绿军装穿在自己的身上,那神气,要多骄傲有多骄傲,想多开心有多开心,真的是自豪洋溢啊。

1978年是我家命运转折的一年:7月,我在黄土中心校高中毕业,三姐知识青年回城安排工作,四姐小学文化没有下乡当知青,也安排在商业单位工作;12月,我入伍参军了,全家人的心情是可想象的——高兴、激动。

1978年12月12日,记得这天早上是冬季里的大雾天气。上午8点左右,全家22口人在高兴又流泪的情况下,目送我上车。当我离开家门走时,看到母亲流泪不止,还撕心大哭,真是舍不得我离家入伍啊!是啊,十个儿女就我一人毕业后当兵,远离家人,那真是儿行千里母担忧啊!保家卫国我参军,无比光荣为全家,这样的体会,时隔31年整的2009年12月13日早上5点,我也以那样的心情送儿子去当兵,体会到了母亲送我时痛苦的心情。如今30多年过去了,当时那种“为家争光,心酸难受,难舍父母”的情感交织在一起的情怀,永远也忘不了呀!

当时我们公社总共有8人当兵,8个人中只有2个是城镇兵,就是我和成都知青袁明成,我当时还不认识他。我们2个城镇兵到一个部队,另外6个去了另一个部队。

我是和袁明成一起上车走的。我俩身穿绿军装,胸佩大红花,乘坐洪安公社欢送新兵的汽车。在车上,我在心里将歌曲《送战友》改词为“全家人送我去当兵,母亲痛哭不愿我离家,全家人都高兴也舍不得我走,那是一件光荣的事,改变了家庭和出身,为家啊争光去保卫祖国,家人多保重,多保重!”……这年的入伍兵本是成都军区重庆警察地方兵,也许有可能分到成都市警察部队。

为了欢送我入伍参军,哥嫂、姐、姐夫、侄儿侄女,从不同的地方请假急赶回家,就是因为这是全家的大喜事,同时也减少我在家的生活费用负担,记得二哥二嫂是上午我走前二小时才急急赶到家的。当时的通讯交通极不方便,他们全是发加急电报叫回来的。

大约上午9点左右,汽车行驶到洛带(区府所在地——1978年上半年还是内江地区简阳县洛带区,下半年就划归龙泉驿区归成都市管到现在),各公社新兵在此集中。我被接兵排长梅运富叫到洛带旅馆三楼,对我说:“你们这些新兵全部交给野战部队,不归我们部队了,把你们送到部队我们就分手”。当时,我头脑闪过一个疑问——这是为什么?这只是一闪而过的念头,我没有去深究,我只知道这样下去就没有认识的人了。不过,倒是对这位接兵排长印象深刻到如今,现在我还记得他长像:高个脸微红还有一酒窝,在西藏当兵,四川万源人。

当时,我只是个刚步入社会的小青年,愣头愣脑,傻呼呼的,心里想只要能参军就行,去哪里都一样,何况也不会随你所愿;再说,当时根本不懂与人交际那一套,不知道再打听一下,更不理解野战部队是什么意思,只晓得当兵就是保卫祖国。阴差阳错的就这样被变换到了野战部队。

休息了半小时左右吧,来自老洛带区、洪安、两河、黄土、万兴、清水、西平、西河,文安、同安、洛带等公社新兵全部到齐,我们又换坐部队解放车,到龙泉驿区武装部办理新兵入伍档案交接手续后,径直把我们拉到了成都火车北站军供站吃午饭。饭后又列队点名集合上车出发,经彭县(现在的彭州市),过傲平,再穿越红岩公社。过红岩公社所在地2公里后,转上了弯多路窄的军用道路。行不多时就进入了部队防区,再穿过高架的人民渠,进入了部队营区。据介绍左边是三营和高机连,右边顺序是一营、团直属炮连、通讯连、团部和2营;团部对面是大操场和卫生队,再前面就是“莲花山”。我们于下午3点左右到达目的地——成都军区驻彭县红岩公社13军39师117团团部广场。现在回想起来,到部队那一路上真是滔滔鸭子河,滚滚人民渠,巍巍莲花山啊!

在近万平米的广场上,所有成都新兵中,我看来看去,除了认识接兵的梅运富排长外,其他不认识一个。交兵后,很快就和梅排长告别,没有留下任何联系方式和地址,只知道他是四川万源人,今后可能再也见不到他了。不管怎么样,留下个记忆也是好的。那时的我思维能力就那么差、那么笨,让如今人不可理解。

很快我和同区的其他老乡共10人被分配到117团1营1炮连,也就是对外的56036部队55分队。下午5点左右,我们到了一炮连,从此一直待到退伍为止。

人生第一次远离父母和亲人,来到军营,感触是很多的。军人源于五湖四海,有的来自边疆,有的来自内地,都是人民的子弟,一切都是陌生的。

我们团的营区坐落在一片丘陵地,从入口往里看,两面是丘陵,前面是“莲花山”。全团有三个正规营和12.7高机、82无、82迫、100迫和通讯连等团直的准扩编部队,约有官兵3000人。之前这个团军人不多,也就1000多号人。现在,由于要打仗,必须按照甲种编制突击扩编。扩编的兵源大多由78年底的新兵补充,也就是我们这一批新兵,再有就是济南军区补充来的老兵,云南,贵州等地新兵还是在我们奔赴前线途中补充到班的。军人生来就是为战争而准备调遣的,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当天晚上,由于住房不够,我们就住进了连队食堂。食堂有60平米左右,进门左边是食堂窗口,顺着窗口往里房角就是两堆南瓜、冬瓜,大概是瓜烂了,散发出刺鼻的异臭味;水泥地面非常潮湿,有些地方还有零星的积水……在水泥地面上铺了薄薄一层稻草,就成了我们的床铺了。我们用入伍时发的白色床单铺在稻草上面,盖部队发的被子。就这样,近10个互不相识的成都新兵凑合着睡在一起好几天。

晚饭吃的是大米干饭,对我来讲能有米饭吃饱就够满足了。晚上没有热水洗脸洗足,又不愿用冷水洗,大家带着浑身的疲惫钻进被窝就睡。由于脚没洗,那穿了一整天解放胶鞋的脚,散发出熏人的异味 那真是臭气熏天呀!带我们新兵训练的班长姓张,跟我们说22点必须熄灯睡觉,睡前班长训话说:睡觉后要训练“紧急集合”。记得当晚就搞了三次紧急集合,那叫一个惨字了得。

紧急集合的情形是这样的:

在无灯光、无任何声响的情况下,听到口令或哨声都得快速穿好衣、裤、鞋,戴好军帽,按要求打好被包(要求是:被子长形两边向中对折成两层,再向中对折成四层的长方形;然后两头往中对折后再对折成16层的长方体,背包带穿过长方体被包两头,用背包绳三横压两竖,就成了军人要求的被包型;打好的被包朝外的一面要别上一双备用胶鞋,上方还要绑一个雨衣),披挂上挂包、水壶,扎好腰带。初来乍到的我们,动作有快有慢,洋相百出,有裤子前后穿反的,鞋子左右穿错的,衣服扣上下移位的,被包没有打结实在路上散架的。一晚上紧急集合几次,真是让你睡得不安宁。之所以要这样训练,主要还是因为军人肩负着保家卫国的神圣责任,必须做到“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能胜”,动作不迅速,被装带不齐,那是绝对不合格的。

之后的几天里,通过反复训练,我们对环境从陌生到熟悉,紧急集合的动作从慢到快,都达到了要求,并且越来越好了。

第二天开始,一批一批的新兵,陆陆续续从祖国各地到来,他们来自四川各地,还有广东、山西、安徽等地新战友,新兵集训就这样开始了。

12月13日,开始了正常情况下为期三个月的新兵训练,但我们只训练了不到10天的队列,因为要参战。每天的队列训练,有站姿、行进、步法互换等等。

我们每天训练“立正”,“向左、向右、向后转”,“三种步法行进以及相互变换”,的确让人难受。况且一站就是2小时左右,10分钟的休息也要求不能坐着;冬天冷,手还不能往裤包里放;每天除了8小时训练外,午饭后和晚饭后休息时,还要坚持一小时多的队列训练。我的龙泉老乡张方田,一天站立时因身体不适当场晕倒在地,新兵下连队时被分在步兵二连。晚上还有近二小时,不是连队就是全排、不是排就是班的政治思想学习与讨论,可想参战前要学的、要说的、要训练的、军人要掌握的知识那真是太多了,我们这些新兵硬是被逼着学了不少东西。22点统一关灯睡觉,本来一天累了也该好好的睡觉了,可是每天晚上还是少不了几次紧急集合。对于这些大家也能理解和坚持。我们知道战场上形势瞬息万变,很有可能会在你睡梦中突然爆发情况,进入战争状态或者说立即进入战斗,由此,军人夜间睡梦中的紧急集合也是必须的。那真是训练苦又累,睡也不安宁啊。

过了几天,我们都想给家里写封信报个平安。训练休息时,我问班长:“邮局在什么地方?我们要写封信邮给家里报平安。”班长说:“现在寄不出去。”我问:“为什么?”班长重复说:“就是信寄不出去。”第三天得知我们新兵也要参战的消息,就一致要求向家里寄一封平安信,理由是家里人不知道我们到没到部队,会为此而担心,信的内容部队可以看了之后装进信封帮我们邮寄出去,班长仍然没有理我们,我们继续不停的打听不能寄书信回家的原因。过了几天,各地新兵已基本汇聚到部队,我们听说要惩越援柬打仗了,首封到部队平安信最终还是没有邮寄出去。这是我们当兵前没有想到的,这就是军人的纪律所在。

----------------------------------------------------------------------------------------------

[英雄杯]对越自卫反击战大型有奖征文活动

在持续了十年的对越自卫反击战中,无数将士为国捐躯,他们的事迹至今无人诉说。关于对越自卫反击战的所有所见、所闻、所想,都可写成参赛帖文,与战友们共享你们的故事。

本次活动由铁血君品行提供赞助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特等奖一名

送北斗指挥官系列TA-202:奖品预览

官方售价:¥12600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一等奖五名

送云光15X70MS望远镜:暂无奖品预览

官方售价:¥4000


本文内容于 2013/12/23 9:00:55 被小编I编辑

3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部队调防彭县的时候,父亲是先遣组的,车队路过我们县城,那天我母亲单位刚好外出劳动,父亲看到了母亲,可就不敢打招呼,这就是纪律!

,首封到部队平安信最终还是没有邮寄出去。这是我们当兵前没有想到的,这就是军人的纪律所在———加强纪律性革命无不胜!支持老战友好贴!



感谢老兵美文,让大家永远记住这些流血牺牲的越战老兵们吧!他们的付出使祖国西南安宁了三十年,至今敌人不敢乱开战端,是他们打出了国威,让敌人在边界驻足,而不敢越雷池一步。永远记住这么可爱的老兵们吧!他们是共和国的脊梁!是民族的骄傲!

1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