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4年周总理重病中判断:看来西沙难免一战

西漠 收藏 0 1405


原题:三步走,完全收复西沙永乐群岛

作者:杨肇林

南海多事,国人关注,世人瞩目。

南海诸岛,一直是汉域唐疆,只是近代以来遭受外来侵略蚕食。法国殖民主义占领越南后即染指西沙群岛、南沙群岛。随后,日本一度侵占南海诸岛。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之日,1947年,中国政府派林遵海军上校率领由“太平”、“永兴”、“中建”、“中业”组成“前进”舰队会同广东省政府南沙群岛专员麦蕴瑜等政府官员收复西沙群岛、南沙群岛。上世纪50年代,南越西贡越伪集团承袭法国殖民主义衣钵,非法侵驻西沙群岛的永乐群岛中的珊瑚岛等。

20世纪60年代,中国发生了严重经济困难。毛泽东、中共中央集中精力解决国内问题。在此艰难时刻,境外敌对势力联手对中国进攻了。1959年3月10日,英国帝国主义分子与印度扩张主义分子策动西藏上层反动集团武装叛乱,“妄图把西藏拿了过去”。3月20日,印度总理尼赫鲁公然要求把10多万平方公里的中国领土划入印度版图;此前的2月20日,美国武装和支持南越西贡集团派HQ225号炮艇侵入中国西沙群岛永乐群岛海区,22日入侵琛航岛,抢劫掳掠中国渔船。

中国不得不分出精力应对外国挑起的事变。在西藏,人民解放军开始平息武装叛乱。在南海,周恩来总理于1959年3月9日写信给国防部长彭德怀,就《关于海军巡逻西沙宣德群岛海区问题》指示说:根据在郑州时中央常委商定的原则,经报毛泽东主席同意的步骤,派海军舰艇开始巡航西沙群岛,相机在宣德群岛建立军事据点,进驻政府工作人员,建立巩固的生产基地。

海军司令员肖劲光、政治委员苏振华立即部署南海舰队司令员赵启民去榆林组织落实。3艘护卫舰、4艘猎潜艇、4艘护卫艇和1个鱼雷快艇大队转进至榆林,同时加紧抢修海南岛陵水机场,以便海军航空兵部队进驻。

3月12日,南海舰队榆林基地会同海南军区派出侦察组去西沙群岛海域侦察。3月17日12时,以“南宁”号护卫舰、“泸州”号猎潜艇组成的舰艇编队从榆林出发,开始第一个航次巡逻西沙群岛。

“南宁”号、“泸州”号凛然巡航西沙群岛海域,多次遭遇美国军用飞机侦照,中国水兵的火炮跟踪瞄准,迫使它们离开。南越军舰慑于正义,也远远避开航行。


中国海军巡逻西沙群岛6个航次后,在永兴岛开始建立海军据点,组建政府机构“南沙群岛、西沙群岛、中沙群岛工作委员会”,实施有效行政管辖,组织渔民扩大生产,逐步覆盖西沙群岛全部海域。

海军及时向中央军委报告巡逻西沙群岛的情况,6月9日,总参谋长黄克诚根据海军的请示,向中央军委报告:拟充实西沙群岛巡航力量,调东海舰队两艘军舰通过台湾海峡去南海。6月14日周恩来批示:拟同意。6月15日,毛泽东批示:请彭酌定。从此,中国海军一直对西沙群岛海域例行巡逻,到1973年底,海军定期对西沙群岛巡航达76次,遏制了美国、南越西贡集团侵略图谋。

1973年3月,美国被迫从越南撤军,但继续武装西贡越伪集团,怂恿其先后侵占了中国南沙群岛的鸿庥岛、南子岛、敦谦沙洲、景宏岛、南威岛、安波沙洲,悍然宣布把南威、太平等岛划归南越福绥省管辖。

1974年1月初,南越“总统”阮文绍到岘港成立作战指挥部,实行战争冒险。由南越海军司令陈文真指挥,以“李常杰”号(HQ-16)驱逐舰、“怒涛”号(HQ10号)护航炮舰为左翼,“陈庆瑜”号(HQ4号)驱逐舰、“陈平重”号(HQ5号)驱逐舰为右翼,计划在中国永乐群岛登陆,“把中国人赶出去”。阮文绍把中国的隐忍看作软弱可欺,认为中国处在“文化大革命”中,无暇顾及西沙群岛。更以为有了美国制造的4艘军舰,总吨位达到6540吨,可以稳操胜算。他自我膨胀,欺骗和鼓动南越士兵说,“中国人不会打你们。”

1974年1月11日,中国外交部发表声明,严厉谴责西贡越伪当局挑衅,重申中国对南沙、西沙、中沙、东沙群岛固有的主权。周恩来总理指示:密切关注事态发展,加强保卫西沙群岛的兵力部署。

这是一个非常时刻,在中国北方边境,苏联扩张主义陈兵百万,在海参崴结集了100多艘舰艇。在南方,菲律宾继侵占了南沙群岛的中业岛后,1971年再占西月岛、北子岛。马来西亚又在中国盟谊暗沙进行非法钻探,蚕食中国领土,掠夺海洋资源。南海,战云密布。

1974年1月14日,海军榆林基地魏鸣森副司令员率领271、272两艘猎潜艇开始第77次西沙群岛例行巡航。这两艘苏联50年代制造的喀朗斯塔德级猎潜艇,每艘满载排水量仅257吨,最大航速18节。本应调派火力强、吨位大的护卫舰出巡,但是,由于“文化大革命”废弃了原来行之有效的规章制度,军舰失修,无法航行。不得不远从汕头调派某猎潜艇大队281、282艇立即赶赴西沙群岛增强巡航力量。

西沙群岛由宣德群岛、永乐群岛组成,西贡越伪集团不仅侵占了永乐群岛的珊瑚岛,又派4艘军舰,深深侵入中国海域。.

1月15日,西贡越伪海军的“李常杰”号(HQ-16)驱逐舰遣送15人的两栖小分队登占中国金银岛。

1月17日,西贡越伪集团增派“陈庆瑜”号(HQ-4)驱逐舰入侵,并派27名武装人员强登中国甘泉岛,公然摘下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

17日14时,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叶剑英指示:加强值班,提高警惕,准备打仗。


1月18日,西贡越伪集团的“陈平重”号(HQ-5)、“怒涛”号(HQ-10)、“李常杰”号、“陈庆瑜”号4艘军舰由飞机掩护,炮轰金银岛、甘泉岛。10时15分、13时45分,“李常杰”号在羚羊礁北面,先后两次冲撞中国渔轮,撞毁407渔轮驾驶台。

中午12时,周恩来总理亲自打电话到总参谋部作战值班室了解南越军队的挑衅行动。此时的中国,处在“文化大革命”的困扰中,周恩来也身染重病,为了国家民族的生存安危,他审慎分析判断,一字一字说:看来,在西沙群岛难免一战。应该对可能扩大的武装冲突做好充分准备,后发制人,有理有节,既寸土必争,又不使战争无限扩大。总参谋部根据广州军区的报告上报了兵力调动的方案。周恩来转报毛泽东。23时,中央军委发出《关于我在西沙永乐群岛同越伪军舰的斗争问题》的指示:为维护我国领土主权,对西贡越伪集团的入侵必须坚决斗争。在任何情况下,都不打第一枪;如越伪军舰首先射击,则应坚决自卫还击。

南海舰队鱼雷快艇、护卫艇、登陆舰转进至榆林待命,海军航空兵部队转进至海南岛前线机场。同时,广州军区指示海南军区在榆林集结2个营,准备支援西沙作战。

晚21时左右,西贡越伪集团“总统”阮文绍发给侵入西沙群岛的“陈平重”号电报指示:“命令‘收复’琛航岛”。“如中共开火,要立即还击、消灭。”“‘怒涛’号、‘李常杰’号驱逐舰跟踪中共苏式护卫舰(原电如此。实际上,中国海军没有出动护卫舰);‘陈庆瑜’号、‘陈平重’号支援BH分队登陆,消灭渔船和小船。”“行动时间19日6时35分。”

当此紧急时刻,周恩来总理根据中央政治局会议的决定指示:

叶剑英召集军委五人小组(苏振华亦参加)研究商讨作战方案,部署自卫反击。

1月19日,正值农历春节前,北京的天气异常寒冷。清晨,天空飘着雪花。5时40分,叶剑英最先来到总参谋部作战值班室,拿起电话向周恩来报告:“我是剑英,已经到了作战值班室,正按照你的指示工作。”紧接着,陈锡联、苏振华和六人小组中的王洪文、张春桥也到了,协助指挥的副总参谋长向仲华、海军孔照年副司令员、空军副司令员张积慧也随着到了。邓小平最后来到作战室,他没有多话,说道:“先把情况汇报一下。”作战部海军组张予三汇报了永乐群岛海区南越军舰和中国海军前方兵力部署情况,叶剑英、邓小平口述了几条命令,就海战关键、兵力使用、出击时机等做了部署,又抬眼看了看陈锡联、苏振华等,见没有异议,便说道:“发出吧。”

叶剑英、邓小平等曾经指挥千军万马,组织过无数大规模作战,当前,永乐群岛海区只是一个不大的战区,海军投入的兵力有限,却是新中国第一次在海上反击外国入侵作战,他们丝毫也不敢掉以轻心,随时注意前方战事的进展。


1月19日上午7时,西贡越伪集团军队分乘4艘船进犯琛航岛、广金岛。守岛民兵据理斥责。侵略者不肯退去,首先开枪。中国民兵自卫还击,侵略者从琛航岛狼狈撤逃,一名南越士兵可怜兮兮地请求说:“请给我证明,好向上司交差。”中国民兵在他手掌上写下了义正词严的话:“琛航岛是中国领土,不容许任何人侵犯!”

10时23分,西贡越伪集团的“李常杰”号和“怒涛”号军舰向中国396、389两艘扫雷舰首先开炮。西贡四架飞机也轰炸扫射琛航岛。

海上指挥员魏鸣森命令:271、274猎潜艇、396、389扫雷舰自卫还击,坚决阻止越伪军队接近和抢登中国岛礁!

中国4艘舰艇总共不过1600吨,而越伪集团4艘军舰总吨位6000多吨。一场实力悬殊的战斗,惊天地,泣鬼神!

271、272猎潜艇逼近越伪1700吨的军舰,利用其火炮死角,近距离齐发速射,猛烈轰击。

扫雷舰本不是用于水面作战的军舰,每艘也不过400吨,但是,勇敢地冲向越伪1700吨的军舰。389扫雷舰与越伪“怒涛”号绞在一起,像帆船时代那样展开了接舷战,准备登陆海岛的民兵,也用轻机枪猛烈扫越舰舱面,手榴弹甩向敌舰驾驶台,打得“怒涛”号脱身不得。

远从汕头赶到西沙群岛永兴岛的281、282猎潜艇编队,按照规定改由岸台与南海舰队联络,待接到南海舰队指示,紧急出航,奋力向永乐群岛海面赶去。

珊瑚岛海面,中国两艘猎潜艇、两艘扫雷舰以大无畏的气概,利用艇小机动灵活和抵近炮火速射的优势,击伤了西贡越伪集团3艘军舰,迫使它们向西南方向撤去。

广金岛外,“怒涛”号依仗吨位大,火炮口径大,猛烈轰击中国389扫雷舰。炮弹落下,389舰舱面起火,浓烟滚滚。水兵们带伤顽强战斗,继续集中火力,打得“怒涛”号多处受伤,失去控制,与389扫雷舰相撞。389扫雷舰规避不及,被撞得首翘尾陷,海水漫过后甲板,处在危急中。

海上指挥员魏鸣森命令:389舰退出战斗,赶赴琛航岛登滩。

281、282猎潜艇及时赶到。魏鸣森命令:“281编队立即向羚羊礁追击,坚决消灭‘怒涛’号!”

281编队指挥员刘喜中回答:“是,坚决执行命令!”

“怒涛”号虽已负伤,但远没有丧失战斗能力,它不寻常地变化航速,寻求处于有利阵位,南越的水兵,穿着红色救生衣,在炮位上忙碌地上上下下,等待时机以便迎击中国舰艇。

中国海军281、282猎潜艇追逼南越“怒涛”号。

“怒涛”号舰尾40火炮开火了,炮弹在近处爆炸。

刘喜中命令:“两艇注意保持航向,避开‘怒涛’号主炮极限射界,从右舷165°加速逼近!”同时命令:“信号兵,向敌舰发信号:‘西沙群岛是中国领土,你舰必须退出中国领海’!”

“怒涛”号只沉默了一会儿,接着又打炮了。一发炮弹飞来,擦着信号兵的耳朵过去,在海里爆炸了。

刘喜中愤怒地命令:“发信号,命令敌舰投降!要他们按照惯例,大炮归零,取消发射状态,全体人员到后甲板集合,表明投降诚意。警告他们,不投降,就消灭他们!”

信号发出,但是,“怒涛”号大炮仍然处于发射状态。

“再次警告!”

“三次警告!”

“怒涛”号不作回答,而是在悄悄地、缓缓地转向,扩大舷角。狡猾的对手在争取有利时机开炮。

刘喜中命令:“加速靠近‘怒涛’号!”

接近敌舰的角度不理想,不利于充分发挥火炮威力。刘喜中下达舵令说:“左舵!”

“怒涛”号以为281、282艇将从左舷进入,全部火炮转向了左舷。

刘喜中见机立即命令:“右舵,占领有利阵位!”

281、282艇处于十分有利的射击角度,“怒涛”号大部分面积暴露在炮火面前。

“抵近,慢速,集火。左舷,向‘怒涛’号齐射!”

“咣咣——”,海震天惊。顷刻间,大、小炮接连不断轰击,桔红色的火练直穿敌舰。炮弹在“怒涛”号上空爆炸,中国水兵发出了正义的吼声!

第一阵急袭过后,“怒涛”号驾驶台被掀掉了。

281、282两艇一面猛烈轰击,一面驶过“怒涛”号,掉过头来,又从它舰艏进入,再次射击。

“右舷,瞄准‘怒涛’号中心部位,打沉它!”

一去一来,打了一个来回。烈火横扫“怒涛”号舰舱面,它开始倾斜了。

刘喜中命令第三次冲击:“右舷,顺航向,距离200米,慢速,集火,坚决打沉它!”

西贡越伪集团逃逸的3艘军舰惊魂甫定,试图返回作战海区。中国271、272猎潜艇和一扫雷舰立即迎前堵击,保证281、282猎潜艇击沉“怒涛”号。

12时30分,“怒涛”号起火爆炸,开始右倾下沉。14时52分完全沉没在东经111度35分48秒、北纬16度25分06秒的羚羊礁附近。

15时,在北京总参谋部作战值班室,收到前方传来281编队击沉了南越“怒涛”号炮舰的消息,邓小平平静地说道:“我们该吃饭了吧。”

为扩大战果,争取全歼入侵敌舰,苏振华征询了孔照年和南海舰队同志的意见,主张派鱼雷快艇出击,并经叶剑英、邓小平同意。可惜中途因故改变。

后来,苏振华感慨说:人民海军一建立,就处在海防前线,一直处在战争环境,不断在战斗中经受锻炼。这次作战,部队事先没有充分准备,指战员带着各自的经历,各自的烦恼,各自的包袱投入进来,仍然在中国最不适宜打仗,最没有准备打仗的时候,用相对落后的装备和力量,把美国支持的、用美国军舰武装的的外国军队打了个落花流水!打了近代以来中国海军舰艇对外国军舰作战从未有过的胜仗!检验了人民海军前二十多年的建设,雄辩地证明,我们这个国家,人民不管遭到什么磨难,有多少的不顺心,在民族危难关头,总能团结、奋起,互相理解,万众一心,同舟共济,这就是希望所在!

这次战斗,击沉西贡越伪集团“怒涛”号护航炮舰,击伤“陈平重”等3艘驱逐舰,击毙、击伤200余人。人民海军牺牲18人,68人负伤,389扫雷舰受重伤。

海上指挥所指示:遵照中央军委命令,舰艇立即疏散,防止敌舰报复,一有情况,立即集中。

战斗没有结束,苏振华等积极建议乘胜完全收复永乐群岛。经周恩来报毛泽东批准,命令中国人民解放军乘胜收复被西贡越伪集团侵驻的珊瑚岛、甘泉岛、金银岛。

1月20日6时,海军舰艇编队搭载陆军部队到达永乐群岛海域,海军航空兵歼击机编队飞临战区空中掩护,8时32分收复永乐群登陆作战打响。入侵的南越军队立即瓦解溃散,人民解放军在珊瑚岛登岛后,用越南话高喊“诺松空页(缴枪不杀)!”“中对宽洪堵命!(我们宽待俘虏)”南越士兵摇着白旗走出碉堡,南越军队范文红少校高举双手向中国人民解放军投降。俘虏49人,其中少校1人,海军大尉1人,工兵中尉2人,还有一名美国驻岘港领事馆派驻西贡越伪集团第一军区的联络官杰拉尔德·埃米尔·科什。


新华社1月27日授权公布:

中国政府决定,1月19日、20日在西沙群岛的自卫反击战中,中国军民俘获入侵南越西贡军队官兵48名、美国人一名,均将分批遣返。

1月31日12时,中国在广东深圳将西贡军队伤病俘虏5名、美国病俘1名遣返。中国红十字会代表与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代表罗杰尔·桑西、美国红十字会代表尤金·德·盖办理了交接手续。2月27日又将范文红等43人全部遣返。路途社1月31日报道被中国释放的南越和美国俘虏时写道:“他离开中国走过罗湖桥时面带笑容。”美联社报道说:“他们在被俘期间没有受到虐待。”泰国《泰京报》报道说:“第一批在深圳被中国遣返的西贡军队俘虏和美俘,都承认他们在中国受到了良好待遇。”

西贡南越集团为了掩饰失败,夸大中国舰艇的力量,它的军方发言人黎重轩公然说:“一艘南越巡逻护卫舰被一枚冥河式导弹打中。”“此次战斗,中国舰只数目由11艘增至14艘,包括4艘配有导向飞弹的驱逐舰。南越舰只均被这种飞弹所击中”等等,真是“天方夜谭”,狂人梦呓。阮文绍甚至导演了所谓“庆祝黄沙(指中国西沙群岛)大捷”的闹剧,在国际上贻笑大方。

倒是南越军队准将阮友幸后来在回忆文章中道出了实情:“经过一段时间战斗,海军10号舰被击沉,海军16号舰遭重创,舰身倾斜,海军4号舰和5号舰也受重伤,但跑得还挺好,也还能靠码头,海军16号舰直逃回岘港。把包括一名美国顾问在内的第一军区军官组及一些海军别动队员丢在了岛上。”

西贡越伪集团的挑衅失败了,仍不甘心,急忙向岘港集结军舰和兵力。美国也派出一支舰艇编队,由菲律宾附近向中国南海方向驶来。经周恩来批准,人民海军东海舰队一支由“昆明”号、“成都”号、“衡阳”号导弹护卫舰组成的编队立即南下。1月21日晚,从仍由台湾方面军队驻守的马祖岛以东驶入台湾海峡航道,凌晨3时多驶过金门以东,直接通过海峡,赶赴南海,以应对可能发生的意外情况。前一段时间,坊间传说,当“成都”号、“衡阳”号通过台湾海峡时,蒋介石听到前方报告后默许台湾军队不加阻挡,并且还发出感慨说“西沙战事紧呀!”这是善良的人们一种美好愿望的想象。事实上,当时蒋介石出于反共和唯美国马首是瞻,他的同情和支持并不在大陆人民方面。阮文绍垮台后成了丧家之犬,就曾经在台湾滞留。

1月23日,中央军委、国务院向西沙群岛参战部队发出嘉奖令。


西沙既克,琛航岛上修建了西沙群岛烈士陵园,永远纪念为国捐躯的18位英雄。

1974年8月15日,苏振华视察驻榆林部队,向团以上干部讲话,开宗明义说:中国是一个海洋国家,毛主席在延安就说过:海洋“给我们以交通海外各民族的方便”。这集中反映了我们中国人的海洋观。海洋关系国家、民族的生存,当今世界,海洋争夺愈演愈烈,我们有责任维护海洋和世界和平。“太平洋不太平”,也仍然是对当今海洋形势的概括。美苏海上争霸,日趋严重。美国想从越南撤军,但并不是放弃对越南的控制,还在南亚搞安全体系,搞颠覆,怂恿、支持一些国家侵蚀中国南沙群岛;苏联想取美国而代之,它的舰队已经伸向地中海、印度洋,同美帝争霸,也为了从东西两个方向包围中国。我们的任务是防御帝国主义、扩张主义的侵略,保卫海南,保卫我国海上、海底资源,保障海上运输通道安全。近代以来,帝国主义屡屡侵略南沙群岛、西沙群岛。保卫海疆,主要是国家、军队的责任。军队进驻,建立有效的行政管辖,组织渔民生产,开发海上、海底资源,使人民的生产、经济活动覆盖整个海域,才能完全巩固海疆。我们收复西沙群岛,向前伸出了一大步,作战纵深增大了,是解放南沙群岛的支撑点。历史上,帝国主义一直觊觎南海诸岛,尤其是法国殖民主义强占越南后,就染指西沙群岛、南沙群岛。日本帝国主义也叫喊“南进”,在抗日战争期间夺占中国南海诸岛。未来南海必将多事,形势迫人,我们要驱逐占据南沙群岛岛礁的外国军队,在适当时期完全收复南沙群岛。

部队就积极准备解放南沙群岛展开了热烈讨论,针对西沙群岛海战暴露的薄弱环节提出改善舰艇在航率、加强海上运输线建设;设想解放南沙群岛的最佳时机和条件;迫切要求在西沙群岛修建机场。

海军党委分工由第一副司令员刘道生坐镇海南岛,统筹组织西沙群岛设防工程,他来到西沙群岛,看到战士们在劳动中浑身沾满水泥、灰尘,却没有淡水冲洗;汗湿、盐渍,战士们身上的海魂衫破成了“渔网”,解放鞋张开了大口;看到战士们吃不上新鲜蔬菜,普遍烂裆,口腔溃疡。他一个个察看战士们的肩膀和双手,眼睛湿润了。刘喜中向他陈情汇报:“岛上战士们住园形碉堡,热得像蒸笼,整夜不能入睡;长年吃不到新鲜蔬菜,洗不上淡水澡,连饮水也要限量;劳动强度大,空气潮湿、含盐份高,把一切都腐蚀了,按标准发的衣服不够穿;战士们苦于交通、通讯不便,最难耐寂寞和孤单……”他说着这些时,心里不免有些忐忑。刘道生却深情地说:“你反映的问题很重要,这不是叫苦。保存和提高部队战斗力,就必须改善战士们的生活条件。不能让战士们苦守西沙,要让他们乐在西沙,才能够坚守西沙!”

海军党委向中央军委如实汇报了西沙群岛的情况,于是,战士们不再住碉堡,逐渐地住上了明亮、舒适的营房;有了海底电缆,电话直通全国各地;有了定期班船,有了直升机航线;有了优先配备的电视机,有了每周一次电影放映;全军各文工团轮流来西沙群岛慰问演出。开始筹备在永兴岛修建飞机场。海军副参谋长刘华清也在西沙群岛深入调查,提出改进和加强西沙群岛建设的意见。

1976年,毛泽东主席逝世前,签署了对海军的最后一道命令:将巡防区升级为西沙群岛水警区。至此,19世纪以来,特别是20世纪20年代以来,法国、日本殖民主义以及越南多次袭扰、入侵中国西沙群岛的历史结束了,外国人觊觎中国领土的梦呓亦当永远终结。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