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宝汉直街:广州黑人街,黑人泛滥猖獗

wuyindadi 收藏 0 1114
导读:发布: 2013-12-06 19:23 | 转自华夏地理杂志 来源: 本站原创撰文·摄影:李东 暴雨中,一对非洲黑人跑过宝汉直街上的烧烤摊。这里是广州目前黑人聚居最为集中之地,生活条件便利,地理位置优越。 宝汉直街附近的小东营清真寺中,来自中东、非洲和中国西北地区的穆斯林同做礼拜。上世纪80年代,新疆等地的穆斯林南下广州淘金,在该地区形成生活聚居区。后来拥有共同宗教信仰和生活习惯的阿拉伯商人和非洲贸易者纷至沓来。 宝汉直街分为前后两段,前段为商业区,后段为生活区。晚上商业区街铺林立,热闹

发布: 2013-12-06 19:23 | 转自华夏地理杂志 来源: 本站原创撰文·摄影:李东

暴雨中,一对非洲黑人跑过宝汉直街上的烧烤摊。这里是广州目前黑人聚居最为集中之地,生活条件便利,地理位置优越。

宝汉直街附近的小东营清真寺中,来自中东、非洲和中国西北地区的穆斯林同做礼拜。上世纪80年代,新疆等地的穆斯林南下广州淘金,在该地区形成生活聚居区。后来拥有共同宗教信仰和生活习惯的阿拉伯商人和非洲贸易者纷至沓来。

宝汉直街分为前后两段,前段为商业区,后段为生活区。晚上商业区街铺林立,热闹非凡,“走鬼”们的临时衣服架把街道塞得更满,而住在街里的和周围的黑人就是这些廉价衣服的主要消费者。

欣赏本专辑更多精彩图片 >>

暮色渐深,宝汉直街一反白天的冷清,开始热闹起来。街尽头的地铁口处,不断有三五成群的黑人说笑着向这里走来;苏丹餐厅等几家穆斯林餐厅中人声鼎沸,烤鸡、烤饼、肉串散发出诱人的香气,他们互相打着招呼,将带来的新朋友介绍给熟人;酒吧前的低音喇叭里播放着节奏强烈的黑人音乐;美容店中,一名黑人女子舒服地倒在躺椅上,享受着修脚服务;街道另一端的成排商铺被“走鬼”们的衣服挑子挡个正着,架上色彩斑斓的衣服一看就是廉价货,可在这里有市场;电话摊边有人大声打着国际长途,城市其他地方少见的生意在这里依旧红火;士多店前的小桌旁,衣着暴露的黑皮肤女人喝着啤酒聊着天,不时爆发出一阵大笑……

宝汉直街位于广州市中心越秀区小北下塘西路附近,长度仅为二三百米,是越秀唯一尚存的城中村登峰村的主干街。上世纪80年代,宁夏、新疆等地的穆斯林开始频繁往来于广州小北附近,他们带来了大批阿拉伯国家的商人。90年代末,第一批非洲黑皮肤商人进驻这里开店做生意,之后越来越多的黑人涌入这座城市,大多数人从事“国际贸易”,将大批中国制造的商品,从最不起眼的日用品到大宗工程设备,统统运往非洲。你能听到来自中东、南亚、南美、非洲等50多个国家的语言:英语、法语、阿拉伯语以及各地土语,不过因为非洲黑人移民的激增(据称在中非贸易热潮的带动下,2003年以后赴广州的非洲人每年以30%至40%的速度递增),这条聚居了最多黑人的街道被直呼为“广州黑人街”。除宝汉直街,附近小北、下塘、矿泉街道及白云区三元里一带也是黑人喜欢聚居的地方,可统计的合法居住人口至少在2万以上,当然不包括数量不详的非法入境、非法居留、非法就业的“三非人群”,而“三非人群”的数量,各家报道从10万到20万,未免让人且惊且疑。

对初来乍到的非洲人来说,宝汉直街的优势显而易见:周边大型商场、批发市场和商贸城林立;火车站、地铁站、酒店不过相距几百米;去清真寺礼拜步行即达;五六家穆斯林餐厅足够一饱口福;超市和七八间士多店方便购买生活用品和饮料,正宗的木薯面和其他各种非洲调料食材都能找到……随着黑人居住者的增多,专门为他们服务的小店也多了起来。租金也还凑合,不过租给非洲人会贵些,十几平方米的房子1000元到2000元不等,家电和家具的磨损率高是一个主要原因,“他们的块头太大,上次那个‘鬼佬’把床都坐塌了。”一位房东跟我抱怨。甚至有些人来自原始部落,不会开锁、使用空调、煤气灶等电器。而且住的人也多,通常一个人登记,却四五个人居住,房东常常是睁一眼闭一眼,“咳,人家背井离乡的也不容易嘛。”

宝汉直街和北京韩国人聚居区、上海日本人居住区、义乌中东人一条街有着明显的区别,这里更多跨国商贩,更多的散居和漂泊者,也就是说,这里多为新到移民的落脚处或者混得一般的中下层移民的地盘。对于初次来中国做生意的非洲人来说,获得签证并不容易,且期限仅为两三个月,如果觅得商机,那么就得回去再续签,如此反复几次,才有可能获得更长期限的签证。我的邻居莫利曾经每天奔波于各大批发市场,出入广交会,努力寻找每个和基建工程相关的生意机会,但两个月的签证到期,他却一无所获,只好返回苏丹老家。很多像他这样境况的人会想尽办法“黑”下来,宁可做货场的苦力,白天睡觉,晚上搬运,也会有人去做见不得人的事,比如贩毒、走私、兑黑币等等。近两年,由于警力控制的加强,一些非洲人搬至更偏僻、监控也相对宽松、生活成本更低的南海和佛山一带。2009年7月查护照所引发的上百名非洲裔黑人围堵警局事件之后,民警、城管巡视得更为频繁。宝汉直街专门成立了登峰派出所宝汉社区服务站,抽调了很多会英语的警员。我听到过他们在街上斥责黑人。“没办法,对他们就得凶一点,不然他们不懂。”有个警员告诉我。有些黑人平时挺怕警察,可一旦急起来,可能四五个警察也按不住,因此常常看见十多个全副武装的民警结队巡逻,能体会出相互忌惮的气氛。随着黑人的增多,带来社会治安、宗教信仰、种族冲突等一系列新的问题。虽然已经有学者开始持续关注、记录黑人社区,也试图给政府提出政策上的建议,但落实在目前的管理上,还是处于比较粗放的初级阶段。

宝汉直街尽头是一条穿过广深高铁的隧道,每天数不清的黑色人群进去出来,带着大包货品,带着憧憬或疲倦。两年前我第一次走进这条街,对数量众多的黑人感到惊奇,当我住进来和他们生活,见证他们的快乐与忧伤、希望与恐惧、奋斗与彷徨,却越来越觉得他们更像是一面黑色的镜子,映照着我们的历史和内心:我们早年移民海外的先人们聚居唐人街,想必也经历过他们正在经历的境况,在不同文明的交织与碰撞中,我们如何在这样的镜子中更好地认识对方、认识自己、认识世界呢?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