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楼 曾经的步兵班长
说不出是一种什么力量,使得不论老少、不论南北、不论职业、不论退伍后在地方上混得成功与否,只要听说对方和自己一样,也曾经在人民解放军这个大熔炉里磨练过,立马就有一种说不出的亲切感、自豪感、光荣感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情感,其他国家退伍军人也有这种现象吗?

我想应该是这样吧,下面说一下我的事

我工作的单位一水德国设备,当初进设备时来的都是德国工程师和机械师,当时我负责配合设备的调试工作,一来二去和那些德国佬们就熟识起来,当时有一个老穿派克野战风衣的工人最引起了我的注意,他话很少,很酷的哪种,后来得知他曾在德军服役,我让翻译和他讲我是共军,从那以后他就经常找我比比划划啦,(不会中文)而且很快乐的样子,我们经常一起出去吃饭,他喜欢中餐,我就请他吃各系菜肴,从没计较过成本,怎么也是战友呀,我们也拼过啤酒,结果可想而知,我是瞬败,他送我回的家,过了几天又拼了白酒,我是险胜,我送他回的宾馆,后来我们一起去健身房练了练拳,他体能很好,力气很大,但很笨,基本不用腿法和摔法,没有胜负,点到为止,但他鼻子被我踢流血了,为表示歉意,请他泡吧半宿,当然我又败了,咱喝啤酒真不中呀,时间过得很快,转眼他快撤了,我们相互留了联系方式,我送他了盗版DVD大片若干,他欣喜若狂,我对他说这是真正的中国制造,他大笑,将随身携带的莱特曼工具钳回赠于我,(很多德国工人阶级都有这个习惯)我大笑,心想赚了。他走了,给了我一个德国退役士兵的拥抱,我怅然若失。月于后的寒冬,我收到了国际快递,打开后是一件德斑带内胆的野战风衣,内附一张全家福照片,他的妻子很迷人,女儿很漂亮,照片背面是歪歪扭扭的汉字——我们曾是战士,瞬时很温暖,越明年,我也有了女儿,我回赠了他一张全家福,背书----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附赠迷彩荒漠军大衣一件,直至今日,我们依旧有联系,也许我永远也没有机会去他的家乡找他喝正宗的德国啤酒,找他那边防大队的兄弟切磋拳术,但我会永远祝福他和他的全家,因为,我们曾是战士。


本文内容于 2013/12/20 11:07:56 被小编a47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