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可法的悲壮牺牲,和扬州城的血腥屠杀,是发生在明清之交、令国人永难忘怀的惨烈事件。而这个发生在1645年的“扬州十日”事件,今天又以一种新的方式掀起轩然大波。

连日来网上盛传一则新闻:“扬州市各级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上书,对阎崇年以学术研究的名义否认扬州大屠杀表示愤怒。”此次因为“貌似”卷入了学术明星阎崇年,争论格外激烈。

昨日,阎崇年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明确表示,《关于扬州十日的考辩》一文绝非他所作,“此事纯属捏造,子虚乌有”,并通过本报予以澄清。

对此,扬州市人大办公室、扬州政协文史委相关负责人也称毫不知情。

网络

阎崇年否认“扬州十日”

事件的起源,是“阎崇年”在天涯社区内发表了一篇名为《关于扬州十日的考辩》的文章,在这篇文章中,作者对“扬州十日”提出了一些质疑,主要观点集中在扬州大屠杀是否为十日?扬州大屠杀中是否死亡了80万人?当时扬州非正常死亡人口是否都为清军所杀?

作者的结论是扬州大屠杀并没有十天,而是只有七天;死亡80万人,是后人的推测之数;扬州的死亡人数,是由南明兵祸和清军屠杀共同造成的结果。

记者登录天涯社区后发现,发表这篇文章的作者网名为“中国sunyan”,发表日期为2007年10月16日,访问点击量已达到2654次。

在这篇文章的下面,不少网友都发表了和“中国sunyan”针锋相对的观点,“中国sunyan”也进行了回应:“真是不可理喻”、“论证历史事实就是反汉?那些对中国历史不求甚解的人才是反汉吧”。

作者明明是“中国sunyan”,最终却被认为是“阎崇年”。

而网络上的所谓“扬州市各级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的上书中,也对“阎崇年”的观点进行了一一反驳。

阎崇年

纯属捏造,子虚乌有

阎崇年曾多次来扬举办清史讲座。曾有扬州学者当场向他请教“扬州十日”的真实性问题,阎崇年并没有当场回答,称这是一个学术问题,可以私下交流。

针对天涯社区中的这篇文章,本报记者昨电话采访了阎崇年。听了记者的转述后,电话那端的阎崇年表现得非常吃惊,说:“此事纯属捏造,子虚乌有。”

阎崇年说,他从来不上网,也没有博客,所以天涯社区内发表的文章,绝非他所写。现在网络上出现的《阎崇年语录》、《阎崇年诗词》,也都非他本人所作。对于“扬州十日”的真实性,阎崇年说自己并没有专门研究过,所以不便发表看法。作为一名学者,必须要对历史进行透彻的研究才能有发言权。

对于自己无缘无故被当成帖子的作者,阎崇年笑了笑说:“这也没什么。”

随后,记者来到扬州市人大办公室,办公室负责人说,她没有听说过扬州人大代表上书的事情。扬州政协文史委的方处长也说,并未耳闻上书一事。

[延伸阅读]

清朝将领多铎承认屠城

有人把王秀楚的《扬州十日记》、宋应星的《天工开物》乃至岳飞的《满江红》都列为“假书”。其关键的观点,是否认“扬州十日”的存在。理由是:此书是孤本不足信,书中文字描述混乱,作者说屠城80万人有误,扬州屠城乃是汉族将领所为。

这一观点一出现,立即遭到猛烈抨击。第一,攻打扬城的清朝将领多铎本人已在《谕南京等处文武官员人等》的公告中承认:“嗣后大兵到处,官员军民抗拒不降,维扬可鉴。”说明扬州屠城完全属实。第二,张德芳先生指出了80万数字有误,但他并没有否定扬州十日,也说扬州十日杀人甚众。第三,《扬州十日记》作者立场比较客观,没有袒护明廷的倾向,对明军纪律败坏并不隐讳,作者本人也无意把自己打扮成抗清志士,坦陈自己只想苟安于乱世。至于文中有些矛盾,根本不足道。显然,《扬州十日记》作为一个战争幸存者的私人日记,在那种严酷的环境中,没有可能也没有必要对整个战争进行准确全面的描述。因此,以反映战争不全面、记录数字不准确为理由来否定它,是没有道理的。

[新闻链接]

《扬州十日记》有过“伪书风波”

早在3年前,我市一人发表的《〈扬州十日记〉是伪书》一文在扬州学术界引起强烈争议。扬州八位文史专家自发相聚史可法纪念馆,对该文进行学术研讨。

《〈扬州十日记〉是伪书》主要提出了四个疑点,“王秀楚不是扬州人”、“王秀楚不是明末清初人”、“扬州城中多少人”、“扬州十日”的雏形。

扬州学人纷纷撰文进行考辩,认为《扬州十日记》一书是真实的,清兵屠城是史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