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日本暴走军国道路 再成战争危机策源地

1GSHGD 收藏 0 51
导读:新华网第四届“纵论天下”国际问题研讨会18日在北京举行。中国国家安全论坛副秘书长彭光谦少将在研讨会上发言。 新华网陈竞超摄   新华网第四届“纵论天下”2013国际问题研讨会18日在京举行,与会专家就如何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周边外交布局新思路、中国如何应对亚太局势走向、全球热点问题与经济形势等议题进行了热烈深入的探讨。以下是中国国家安全论坛副秘书长彭光谦少将的发言。   在军国化道路上“暴走”的日本再次成为亚太地区战争危机策源地   今天的日本与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夕的日本惊人地相似。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新华网第四届“纵论天下”国际问题研讨会18日在北京举行。中国国家安全论坛副秘书长彭光谦少将在研讨会上发言。 新华网陈竞超摄

新华网第四届“纵论天下”2013国际问题研讨会18日在京举行,与会专家就如何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周边外交布局新思路、中国如何应对亚太局势走向、全球热点问题与经济形势等议题进行了热烈深入的探讨。以下是中国国家安全论坛副秘书长彭光谦少将的发言。

在军国化道路上“暴走”的日本再次成为亚太地区战争危机策源地

今天的日本与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夕的日本惊人地相似。

1920-1921年,日本爆发历史上空前深刻的经济危机。法西斯运动乘势而起,急于完成“国家改造”,称霸亚洲,摆脱危机的日本法西斯势力,借助天皇制意识形态,建立天皇制法西斯主义国家体制,在全国掀起右翼狂热。官僚、垄断财团与军部合为一体,首、陆、海、外、藏五相会议把持内阁,通过《国策基准》,要求“内求国基之巩固,外谋国运之发展”,“确保帝国于东亚的国际地位,同时向南方海洋发展”为根本国策,并把矛头直指中国。在1931年5月,日本关东军司令在训词中就公开声称,“环顾目前帝国情势,国难内外交逼,国家前途确实令人忧虑难当。为打开这一局面,以谋国运之发展,妥善处置将来世界变局,维持东洋永久和平,确保帝国高远使命,其途径第一步应该是根本解决满蒙问题。”日本接连修订《帝国国防方针》、《帝国军队用兵纲领》、《军队充实计划大纲》,制定军事保密法案,推行密室政治,大幅增加军费,加紧扩军备战。1937年日本军费猛增至32.7亿日元,占国家总支出的69%。1931年日本总兵力为30.8万人,1936年增至50.7万人,1937年底增至108.4万人加上预备兵役、补充兵役共计448.1万人。喪心病狂的日本军国主义终于点燃了世界大战的导火索,也同时宣判了日本军国主义末日的到来。作为发动世界大战的两大元凶之一,日本军国主义被钉在了历史耻辱柱上。

今天的日本与当年的日本何其相似乃尔。

本来,日本战败后,根据《开罗宣言》、《波茨坦公告》等一系列国际法文件,应彻底摧毁日本军国主义的国家机器,公开审判战犯,彻底剥夺日本战争权,严格界定其主权管辖范围。然而,在醉心于东西方冷战的美国的庇护下,对日战后处理半途而废,不了了之。战后日本军国主义并未得到应有的清算,军国主义思潮与社会基础始终存在。

今天,在安倍的鼓动下,蛰伏了半个多世纪的日本军国主义正在借尸还魂。作为右翼军国主义的遗孑,安倍自称不仅自己的生物学基因,而且自己的政治基因也主要来自他的外祖父、甲级战犯岸信介的遗传。安倍上台,面对经济低迷,政治动荡,社会焦虑,人心浮动的困局,本能地做起了邪恶的军国梦。他极力召唤军国主义亡灵,驱使日本沿着政治极右化、外交军事化、内阁战争化的道路“暴走”狂奔。他公开三呼“天皇陛下万岁”,力图恢复天皇国家元首地位;他公开否定东京审判,声称“东京审判是同盟国的审判,不是日本的审判”;他公开扬言“对本国历史抱有自豪感”,声称“日本殖民侵略的定义尚无定论”;他妄图颠覆建立在《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等一系列国际法文件基础上的战后国际秩序,翻日本军国主义反人类战争罪行的案;他公开叫嚣要在亚洲对抗中国,声称这是日本为世界“作贡献”的一个重要途径;他公开表示要重新“在亚太安全领域担任领袖”,重新开拓万里波涛;他公开谋求摆脱宪法约束,极力谋求对外战争权,打造战争国家,并骄横地声称“日本修宪无须向邻国解释”。他利用美国战略东移之机,卖力充当美国在亚太的反华急先锋。他密锣紧鼓接连批准《国家安全保障战略》、新《防卫计划大纲》、《中期防卫力量整备计划》和《统合机动防卫力量构想》等今后十年外交和安保战略指针,明确把中国列为主要威胁和作战对象,加紧推进陆海空作战一体化,扩张军备,进军东海,与中国对抗。他建立“国家安全保障会议”,打造战争“四人帮”,即首相、外相、防相、内阁官房长官“四人会议”为核心的战时内阁;他处心积虑,强行出台《特定秘密保护法案》,为隐匿、毁弃、篡改、抵赖重大外交与军事情报,秘密进行战争决策,提供法律掩护;他增兵西南诸岛,加紧进行针对中国的作战部署;他积极扩充军备,计划未来五年内,采购52辆新型水陆两栖战车,17架“鱼鹰”垂直起降运输直升机,引进4架新型预警机,3架空中加油机,23架新型P-1反潜巡逻机。护卫舰由47艘增至54艘,宙斯盾舰由6艘增至8艘。他指使小野寺五典,公开叫嚣要击落中国在自己领土钓鱼岛上空巡航的无人机。战争危险日益迫近。

上帝要谁灭亡,必先令其疯狂。

日本右翼政客不少,但像安倍这样狂热,这样失去理智的日本右翼政客仍不多见。狂妄挑衅,制造麻烦,谋求改变现状,破坏地区和平的是日本,不是别人。安倍的所作所为说明,日本是不折不扣的亚太地区的麻烦制造者,现状改变者,和平破坏者。日本正再次成为亚太地区战争危机策源地。

再过几天就是甲午年,恰逢甲午战争120周年。近来日本国内有人疯狂叫嚣要重温“甲午荣光”。今天的中国已经不是120年前的清王朝,日本也不是当年的日本。日本战略空间狭小,战略资源奇缺,经济结构脆弱,两头在外,其军事力量充其量是一种依附型、战役型军事力量,跟中国这样独立自主、有强大战略反击能力的国家较量根本不够资格。但战争的挑衅者,从无理性可言,往往高估自己,低估别人。对军国主义狂人的疯狂性、冒险性、野蛮性我们必须有足够的估计和准备,万万不可掉以轻心。


本文内容于 2013/12/20 9:47:30 被1GSHGD编辑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