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遥远的歌 ——援老抗美岁月琐忆[英雄杯]

紫泉孤客 收藏 16 13359
导读:时光如匆匆逝去的流水,冲刷着人们对往事的记忆。可是有些往事却象时光河流中高高竖立的巨石,愈冲刷棱角愈明显。   从1970年开始,我国为支援老挝人民的抗美斗争,派出工程兵部队为老挝修筑公路。由于工程兵部队的自卫能力较差,经常受到老挝右派军队的袭扰,我所在的步兵125团接受了入寮(老挝的简称)担负筑路警卫的光荣任务。1972年元月19日部队开赴老挝,从那一刻起,我们穿着老挝人民军服装在老挝一呆就是五年。在异国他乡的原始森林中枕戈待旦,与高山密林为伴,以枪声炮声相随,五年艰苦卓绝的奋斗,五年纵横驰


点击查看更多参赛帖文

时光如匆匆逝去的流水,冲刷着人们对往事的记忆。可是有些往事却象时光河流中高高竖立的巨石,愈冲刷棱角愈明显。

从1970年开始,我国为支援老挝人民的抗美斗争,派出工程兵部队为老挝修筑公路。由于工程兵部队的自卫能力较差,经常受到老挝右派军队的袭扰,我所在的步兵125团接受了入寮(老挝的简称)担负筑路警卫的光荣任务。1972年元月19日部队开赴老挝,从那一刻起,我们穿着老挝人民军服装在老挝一呆就是五年。在异国他乡的原始森林中枕戈待旦,与高山密林为伴,以枪声炮声相随,五年艰苦卓绝的奋斗,五年纵横驰骋的奔波,我们的足迹遍及老挝的南塔、勐塞、北本、勐垮、丰沙里、朗勃拉邦……

老挝是我们的近邻,由于经济落后,交通闭塞,又显得那么神秘而遥远。在这个神秘而遥远的异国他乡,五年的生活与战斗的往事并未因时间久远而忘却,常常象一幅幅滚动的音画浮现在眼前,仿佛一曲曲动人心弦的歌,一曲曲留在记忆里的遥远的歌。

一、南乌江边“国际歌”

1972年2月初,为保障筑路指挥部对琅勃拉邦至万象公路勘测设计队的物资供应和部分连队随行警卫任务,我部奉命开赴勐垮担任沿线公路警卫,一营一连、三连跟随公路勘测设计队实施随行警卫任务(这是一支由贵州省交通设计院的工程师组成的勘测设计队伍,在外国的土地上遇到老乡,令我们贵州籍的官兵兴奋不已,和他们一起有过不少令人难以忘怀的经历)。

从勐塞出发往南约120公里,公路的尽头就消失在奔腾不息的南乌江边,水流湍急的南乌江约有100米宽,这里没有跨河大桥,汽车过河靠江上的一艘渡轮,每次可以载运四辆解放牌汽车。这是一个两河汇聚的渡口,地名叫丰沙里,南宾河和南乌江交汇于此。四面是层层叠翠的青山,交汇处是一个小盆地,高高的飞机草从公路边一直绵延至山麓。在两河的交界处有一片断垣残壁散落在飞机草丛之中,据给我们带路的老挝人民军翁卡连长介绍,老挝曾是法国殖民地,这是法国海军驻勐塞省的司令部遗址。我们来到南乌江边查看地形,以便布防。沿江的沙滩上我们看到有几截长约2米,直径约60厘米的钢铁半圆槽型物体,大家新奇地围上去观看,老挝人民军的翁卡连长说:这是美军丢下的子母弹的弹体,这种子母弹重约200多公斤,飞机从空中丢下时弹体在半空中就炸开,里面有一百多颗每颗约一公斤重的菠萝弹,撒在地上一大片,一碰就炸,威力特别大。看地形完毕往回走的时候,从江的对岸传来了一阵阵高昂的国际歌歌声,在这无人的旷野怎么会有人唱《国际歌》?还是翁卡连长告诉我们:唱歌的是越南人民军工兵部队,他们也是来帮助老挝修建公路的,他们负责从南乌江对岸修到河内。我们寻着歌声望去,江对岸有几十个人挥动着衣服、帽子向我们示意。翁卡连长说,也许他们接到了通知,知道你们要来。听到翁卡连长的解释,我们也情不自禁地唱起了国际歌,虽然我们听不懂对方的歌词,但是那雄壮激越的乐曲是相同的。当时我们还是“同志加兄弟”的友好邻邦,在异国相逢心情十分激动。对方听到我们的歌声后也十分激动,高声唱起了当时在中越两国人民中间广为传唱的歌:越南--中国山连山江连江……那激动人心的场面如今时时在眼前浮现、激越高昂的歌声如今还在耳边萦绕。

谁会想到七年后我们之间兵刃相见;七年后也是我们这支部队作为自卫还击的先头部队,横扫越南7号、8号公路,为某师开辟通道,该师得以长驱直入,直捣越南南部重镇——普镂,取得了对越自卫还击西线作战的重大胜利。

二、初入北本县城“T—28”超低空“欢迎”

勐塞—琅勃拉邦的公路在紧张的勘测之中。另一条公路:勐塞—北本的公路进入了紧张的施工阶段。北本县城坐落在湄公河边,跨河过去8公里就是泰国,老挝右派的王宝部队在那里活动比较猖獗,他们经常派兵对我工程兵部队进行袭扰。为保证工程兵部队的安全,团部决定将少部分部队留守勐垮,主力部队移至北本,击溃王宝部队,驻扎北本县,确保沿线筑路部队安全。

为摸清王宝部队的动向,团组织前进指挥部,率侦察兵分队先期向北本开进,我们后勤处由处长陈光明率协理员、战勤参谋、军需助理员、军械助理员、财务会计等参加。我当时任后勤处军械股助理员,自然也就顺理成章地成为前进指挥部的一名成员。公路才开始修建,我们只得沿山间小路徒步开进。

老挝属亚热带地区,植被茂密,我们所要到的北本县植被以竹子为主,山上长满了金竹、斑竹、苦竹、实心竹、藤竹……山并不高,属丘陵地带,连绵不断的竹海覆盖着绵延起伏的山坡,偶尔有几株高大的红釉木直插天宇,象高高竖起的帆。在山间流淌的小溪清澈见底,可以看得见一群群小鱼在嬉戏追逐,早晨,晶莹的露珠挂在路边的小草和矮小的灌木叶上,在朝阳下熠熠闪光……尽管将要投入战斗,我还是边走边欣赏这在喧闹的都市里看不到的自然风光。为保证安全利于作战,前进指挥部分三个梯队开进。我们后勤处自然是第三梯队。

一路上基本没有发现王宝部队,也就没有战事发生。但行军过程中发生的一件事却令我至今仍不得其解。开进的第二天一早,大约九点多钟,我们行进在一条清澈的小河旁,忽然从茂密的竹林里传来“嘻嘻哈哈”的笑声,循声望去,大约有十多个二十多岁左右,穿着花花绿绿的,看来是自己手工织成的少数民族服装的妇女,不知道用什么东西涂红脸蛋、嘴唇?我们的神精猛然受到刺激,“不会是化装成老百姓的王宝部队吧?”我的脑海里突然闪现出这个念头。几乎同时战勤参谋命令:“准备战斗!”所有的人都持枪、子弹上膛。奇怪,这些妇女并不害怕,朝着我们径直走来,待接近我们队伍时,一齐跪在路旁,等我们的队伍过完以后,一轰而起,又“嘻嘻哈哈”地沿着崎岖山路飞奔而去。这时我才发现她们没有一个人穿鞋。她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见到我们要下跪?为什么她们赤着脚却能在崎岖的山路上行走如飞……

经过两天的开进,大约在第二天的下午3点钟到达北本县城边。我们在北本县城后面山坡上的寺庙旁稍事休息,我站在寺庙前往山下逶迤而下的小路旁眺望北本县城:一幢幢青瓦屋顶掩映在苍翠的树木和绿竹之中,横数顺数就只有二十来幢屋顶,难道这就是一个县城了吗?直到后来我们进驻北本县城后才知道,这个北本县城真的只有二十来户人家,他们依靠着在门前流淌的湄公河与泰国、缅甸做生意,生活得比老挝其他地方的人要富裕得多。在这里,我第一次见到了当时国内没有的光鲜艳丽的布料和打扮得珠光宝气的老挝妇女。

在寺庙前休息不到二十分钟,情报部门通过通讯兵携带的电台传来消息,王宝部队得知中国军队向北本挺进的消息后,已退避三舍,往南塔省方向后撤约90公里。团部要求我们不能在北本县城停留时间过长。接到上级指示后,我们立即按开进的反顺序撤离北本县城。离开北本县城约20分钟,北本县城方向突然响起了激烈的枪声,我们立即就地疏散隐蔽,占领有利地形。枪声约响了10分钟左右嘎然而止。我们都屏住呼吸观察可能发生的一切,在这一片陌生的原始森林中随时可能发生意想不到的情况或战斗。山野一片寂静,忽然,步话机的呼叫打破了沉寂,“地球、地球,我是高山,”这是启动密语通讯的口令,紧接着传来了“嘟、嘟”的叫声,司令部发出的敌机临空的警报。哨声刚停,东南方上空就传来了沉闷的轰鸣,接着刺耳的轰鸣在头顶上炸响,敌机临空了,这是一架美制的T—28螺旋浆飞机,他们知道我们的高炮部队还未开进到这没有公路的地方,也许是他们的特工报告了我们的行踪,于是这架落后的飞机大胆地超低空飞行,疯狂地贴近树稍飞来飞去,巨大的气流掀动着茂密的竹林和灌木丛哗哗着响。没多久,从北本县城方向传来两声巨烈的爆炸,就再也听不到飞机的轰鸣。

敌机走了,我们又重新向北本县城开进,在我们先前逗留的寺庙前有两个巨大的炸弹坑。可能是敌机在北本找不到我们的踪迹,于是在我们先前逗留的地方投下两枚炸弹,就回去交差了。

如果我们不是及时撤离,也许就没有这支“遥远的歌”。

三、上山拾柴意外收获

工程兵的施工机械还没有进场,我们野战部队就沿着即将修建的公路沿线开始布防。从勐塞到北本175公里沿线没有一个寨子,因此,部队的驻地只有用公里数来称谓。一营三连驻扎在45公里处的一个山坡上,山坡下是一条小河,大约有十来米宽,河水不深,清澈透明,看得见一群群鱼儿游动。河的两岸树木茂密,水草葱茏,顺河而上山势渐高,植被以阔叶乔木和灌木为主。由于人烟稀少,常有野兽出没,战士们在站岗时就经常看见个头高大的马鹿和奔跑迅捷的麂子(黄羊)。一进入设营地点,连队就在附近制高点设立岗哨,搭帐篷,拾柴禾,各项工作有条不紊地展开。排长蒙顺欣带领一个班负责拾柴禾。他带领战士们在茂密的树林里寻找干枯的树木(团里规定,不要轻易砍伐老挝的树木,不要大量破坏老挝的森林植被),这些茂密的原始森林也许就没有人光顾过,也许他们便是第一批光顾者。厚厚的枯枝败叶把地面捂得严严实实,在树林里穿行就象走在厚厚的地毯上。不一会,大伙就拾到一大堆柴禾。人就是这样,开始怕拾不到,拾到了又嫌柴禾小了不经烧。班长何军对蒙排长说,还是再找些大的柴禾吧。于是他又带领几个战士钻进了茂密的原始森林里,排长不放心,又叫大家一起去。这一次,大家都挑大的枯树抬。忽然,战士小李大声喊:“排长,这棵树怎么这样冰?”蒙顺欣和班长何军闻声跑过去一看,这哪里是枯树?这是一条大蟒蛇,人声太大惊动了它,大蟒蛇开始慢慢地蠕动。好在是农历二月初,大蟒蛇还处在冬眠期,它只是微微的动了一下。出于好奇,战士小李用脚狠狠地踢了一下大蟒蛇,这下不得了啦,大蟒蛇猛地甩动着尾巴把小李打翻在地,又一甩,尾巴打在班长何军的腰部。说时迟那时快,排长蒙顺欣拾起一根树叉叉住大蟒蛇,大声喊到:“何军,快叉住它的尾巴!”“小李,快扒开树叶,看蛇的头在哪里?”小李和几个战士迅速扒开树叶找到了大蟒蛇的头部。它的头藏在一棵大树的树洞里。这时班长何军叫战士们迅速散开,随即用冲锋枪对准大蟒蛇的头部一个点射,大蟒蛇挣扎一会就死了。两个战士用一根树杆抬着大蟒蛇,其他人抬着柴禾,高高兴兴地返回驻地。全连干战围着这意外的猎物兴高采烈,就是在国内也很少见过这么大的蟒蛇。在这个原始森林中,能猎获这样的猎物,自然成了大家的美味佳肴。正好,司务长带领的主副食骡马运输组刚好从孟塞回来,带来粮食,罐头蔬菜,还有十几只活鸡。连长、指导员叫炊事班把鸡全部杀了,请司政后机关的领导一同来美餐一顿。这条大蟒蛇破开后,它的肚子里有一只没有消化完的小黄羊,去除皮和内脏,净重76斤,它的皮可以蒙住洗脸盆当鼓打。

那天我正好到三连检查武器装备的擦拭保养情况,我也在被邀请之列,品尝了那用大蟒蛇和鸡肉做成的美味佳肴,鲜嫩的蟒肉和鸡炖出的香醇中略带乳白色的汤,至今想起来还让人垂涎三分。


四、月夜露宿清溪河畔遭遇“蚂蚁军团”袭击

老挝地处亚热带,是一个四季无霜的国家,它的初春就象贵州的初夏,白天阳光明媚、热浪袭人,只能穿单衣,到了晚上却有几分寒意。我们后勤处干部多兵少,转场到离北本县城约10公里的地点后,当天未能把临时住房盖好,处长命令大家睡吊床。大家沿着一条地图上叫清溪河的小河边,找比一些较粗的树子把吊床一捆,就爬上去和衣而睡了。劳累了一天,谁也不去计较那被吊床挤压的感觉,大家都很快入睡了。小溪的流水声,青蛙的鸣叫声,虫子有节奏的吱吱声,仿佛是一曲绝好的催眠曲;明媚的月光透过树叶洒下斑驳的光影,游动哨兵轻轻的脚步声伴着大家声调不一的鼾声,这是一部多么优美的森林月夜交响曲。睡到半夜,我突然听到陈光明处长大声喊:“大家快起来,看看你们的吊床有没有蚂蚁?”我懵懵懂懂地坐起来往脸一摸,天呐,脸上、衣服上、吊床上到处爬满了蚂蚁,浑身出奇的痒。大家全都爬起来了,都脱掉衣服,用树枝、毛巾、帽子拍打着身上,一些胆小的战士拍打着尖叫着,整个后勤处二十来个人乱作一团。精明的战勤参谋拾起地上散落的枯树枝,烧起火,拼命把蚂蚁拍到火里烧,被火烧的蚂蚁“叭叭”炸响。借着火光,我看见了这些袭击我们的蚂蚁的模样:大蚂蚁、小蚂蚁、红蚂蚁、黑蚂蚁,大的有米粒大,小的只有大头针的针头那么大,密密麻麻,成千上万,在每个人的身上爬来爬去。这时我终于相信一些外军资料上说的,美军在非洲的原始森林中被蚂蚁袭击而亡的描述。蚂蚁军团的袭击也实在太恐怖了。折腾了十多分钟,身上的蚂蚁仍然拍不干净,修理所的技师杨清泉耐不住奇痒,脱光衣服赤条条的跳到溪水里面,这一招还有效。于是,20多人都赤条条的跳进小溪里,把身子沉到齐腰深的溪水里(幸好当时步兵团里没有女兵,咱们后勤处是一个男人的世界),拼命地用冰冷刺骨的河水洗头。身上的蚂蚁顺水漂走了,大部分人在溪水发抖。还是技师杨清泉带头从水中先起来,他穿着抖干净的短裤,拾些枯枝干草把火烧大,这个从滇西农村来当兵的壮汉子,看来有一套对付蚂蚁的办法,他用枯草做成火把,顺着蚂蚁的行进路线用火烧。接着又有几个人仿效,逐步把蚂蚁驱散。这时大家才陆续从溪水中起来,拍打着衣裤,慢慢穿上。等大家收拾衣被、吊床时,太阳已经在山头上露出了笑脸。

我一辈子也忘不了这个被蚂蚁袭击的夜晚,一想起那些成群结队向我们袭击的蚂蚁,浑身上下还感到出奇的瘙痒。

写于2009年1月10日

2013年12月10日修改。

----------------------------------------------------------------------------------------------

[英雄杯]对越自卫反击战大型有奖征文活动

在持续了十年的对越自卫反击战中,无数将士为国捐躯,他们的事迹至今无人诉说。关于对越自卫反击战的所有所见、所闻、所想,都可写成参赛帖文,与战友们共享你们的故事。

本次活动由铁血君品行提供赞助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特等奖一名

送北斗指挥官系列TA-202:奖品预览

官方售价:¥12600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一等奖五名

送云光15X70MS望远镜:暂无奖品预览

官方售价:¥4000


本文内容于 2013/12/20 9:35:44 被小编I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3楼 金阳328832
好帖子,希望可以看到续集。顶一个。
谢谢您的关心与关注,五年的援老抗美战斗生活,有太多值得回忆的故事,由于一场大病,我在医院住了半年多,现在才从瘫痪后慢慢恢复行走功能,所以续集还没有写完,大约还有:

1 宴请勐塞省交通部长。

2作客老挝共产党北本县委。

3带路连长荣升勐塞省军区参谋长。

4三部委视察“B-52”临空,入寮部队待遇改善。

总想精雕细琢后再献给大家,没有惊天动地的豪情,只是一些琐碎的回忆。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