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岁老兵罗杰忆上高会战[原创]


92岁黄埔老兵罗杰忆上高会战

罗杰口述 顾少俊整理

我是南昌人,出生于1921年。我父亲是景德镇—作坊铺主。抗战前在南昌郊区购买了4O多亩地,当时我的家庭条件很好。

1938年我在南昌二中读高二,那时天天听到国土沦陷的消息,我一心想成为一名保家卫国的军人。当黄埔军校来南昌招生时,我说服家人,毅然投笔从戎,考入黄埔军校桂林分校,成为黄埔16期步兵科学员。

刚入校时,教官宣布学生守则、生活起居制度、内务条令和礼节等。军校里生活训练都很苦,有一段时间天天吃没有油的青菜。平时除跳马、单杠、双杠、游泳等训练外,每天还要到野外爬山,布阵。学校发的鞋跑坏了,教官就找了个马夫教我们编草鞋穿。

有少数同学吃不了苦,中途退学,还有极少数学生不告而别。但我常受老师表扬,说我不怕吃苦。

我听说原来军校学制是3年,但由于前方伤亡太大,急需军官,学制缩短成2年。所以,这2年我感到课程很紧。我学到了许多军事理论,接受了严格的军事基础训练。

毕业后,我分到江西保安团。1941年3月14日,驻南昌的日军欲拔掉驻守在上高的中国军队第19集团军这颗钉子,兵分三路对第19集团军发起进攻。北路第33师团15000人自安义、武宁直扑奉新一带中国守军;南路池田旅团8000余人从义渡街出发渡锦江从后背打击上高驻地的中国军队;中路第34师团20000余由西山、大城向高安进犯,取上高东侧的中方营垒。3路日军合围19集团军指挥中心。

为了到抗日最前线,我主动请缨找到罗卓英总司令,要求参加这次战斗。罗司令待人和蔼可亲,一点不像一个威风八面的大将军,倒像一个大学教授。听了我的自我介绍后说:“好。你姓罗,我也姓罗。又是黄埔军校毕业的,就到我司令部做一个见习参谋吧。”我在司令部见证了整个战役过程,感触很多。上高会战,中国军队能以劣势装备打败了装备优良的日军,取得了抗战以来罕见的胜利,与上高人民的大力支持分不开。

当时,我们步兵每人一支步枪,2颗手榴弹。1个连3挺轻机枪。1个团有3挺重机枪。师部以上单位靠通讯排架电线,用原始手摇电话。团部向下联系靠传令兵。而日军有100多架飞机,40多辆坦克随军炮队和各种重武器。他们之间用对讲机联系。我们师部以下没有望远镜,日军小队长就有望远镜。

当时上高有四分之一的百姓冒死支前,运送给养、弹药、伤兵等。在上高大战最激烈的时刻,上高人民自发行动起来,使用大刀长矛、土枪土炮直接参加战斗。当时12万人口的上高县就有3万左右民众直接投入到战斗中。

我们司令部设在翰堂镇,距战区20公里。鉴于以往每次战役中,日军特种部队袭击我指挥所的事屡屡发生,一到镇上我们就疏散群众。后来在相处中发现,群众的觉悟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司令部周围只要有可疑人员,立即就有群众到司令部报告。一直到战役结束,鬼子都没有侦察到我们司令部的位置。

第19集团军在战后总结胜利时,记下了“民众用命,彻底破坏敌之交通”、“后方勤务良好”两个重要因素。

上高战役打了二十多天。在这段时间里,中国军队在赣西北数百里的战线上与日军殊死拼杀,上高县的泗溪乡是会战的主要战场。最终,中国军队歼灭了日军2万余人,缴获无数武器弹药,这就是震惊中外的上高大会战。这次会战受到了当局最高领导人的嘉奖和赞颂,李宗仁、蒋经国、何应钦等大批当局政要纷纷撰文予以表彰,

全国各家报纸纷纷报道,极大地鼓舞了士气,振奋了民心。

亲历上高会战是我一生中最宝贵的精神财富。会战结束后,我写了一首诗,受到罗司令的表扬。记得诗中有这么两句:

上高会战保家乡,日本豺狼两万亡。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