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中国丧失制海权之痛——大东沟海战

铁牛行者 收藏 97 14806
导读:[b][size=16]

1894年在黄海爆发的中日大东沟海战,又称甲午海战;北洋水师惨遭失利。大批将士为国捐躯;面对日本这样一个严重依赖海上交通线、运输线的岛国,清帝国这样一个陆上大国却因此战,令人痛惜的丧失了整个甲午战争中的制海权。当然甲午战争中参战清军的陆军总体上腐朽,大量陆军的战斗力和表现令人痛恨与鄙夷;但是绝不能将制海权的丧失和陆地上的陆战割裂开来;制海权的丧失,导致日本大大稳固了自己的海上运输线与交通线,野心和侵略欲望进一步急剧膨胀,得以继续大胆而顺利的侵入中国领土;包括在辽东半岛大举登陆;在山东荣成大举登陆。所以制海权的丧失,危害不可估量。 其实海战之前,日本就围绕着制海权为中心条件,预设了三套方案:

一,若日本夺取制海权,就命令陆军在山海关登陆,与清军直接决战;

二,若日本不能夺取制海权,但清帝国海军也不能控制日本近海时,就令陆军进兵朝鲜并夺取之;

三,若日本海战战败,制海权为清帝国夺取,则采取各种手段,全力增援在朝鲜的第五师团;同时日本陆军在本土全力做好准备,务要击退清军对日本本土的进犯。

由此可见,制海权掌握在谁的手中,谁就掌握了宝贵至极的战场主动权。

可惜,制海权最终被日本夺取。日本人上面后两条的担忧,全没了。

现在就来简要分析一下,北洋水师为何在大东沟海战中严重失利。

北洋水师此战中,总体力量中肯的说并没有什么明显优势。参战舰只10艘(外加后来前来助战的战舰平远号和福龙号鱼雷艇各一艘;平远号还并未列入“人字阵”),靖远、致远、经远、来远、济远、广甲这“六远”没有一艘排水量超过三千吨级;而最小的超勇、扬威两舰,干脆就是木头船外包了一层铁皮,舰龄极为老化,早就该淘汰退役了。相对令人生畏的,只有定远、镇远两舰,吨位大,装甲防护能力强,还拥有305毫米口径的巨炮。而日本联合舰队,参战舰只12艘;像松岛、严岛、桥立、千代田、扶桑;还有吉野、浪速、秋津洲、高千穗,这些敌舰排水量均在三千吨级以上,几乎全达到或超过四千吨级。相对较弱的,只有西京丸、比睿、赤城三艘敌舰。12膄敌舰总吨位为40849吨,比北洋水师参战舰只的总吨位高出9400多吨。——所以说光看定远镇远两艘巨舰的吨位吓人没有用,要看舰队整体。毕竟不是定远镇远两舰与日方的两舰,也就是2比2在那过招;那样的话比一比还有点用。

在舰只航速上,北洋舰队的平均航速为15.5海里;而日本舰队平均航速为16.4海里。

在火炮数量上,北洋水师与敌舰相差95门。北洋拥有大小各式口径火炮共173门;而日本舰队大小火炮共268门。更具威胁的是,日舰已大量装备新式速射炮,此战中各舰速射炮共达93门;而北洋水师是一门速射炮都没有。速射炮,理论上是120毫米火炮每分钟可发射8-10发;150毫米火炮每分钟5-6发。北洋水师的旧式后膛大炮,发炮前要把单独的弹头先塞进炮膛;之后依据射程的远近,再放入对应数量的火药包,之后才是开炮,理论的射速是每分钟开一炮;实战中再加上风浪颠簸、炮口发射后浓烟遮蔽炮手视线、敌舰处于运动中、炮手伤亡等等因素,往往连每分钟开一炮都保证不了,这样的开炮频次远逊于敌舰,怎能不吃亏!还有,日本舰队使用的炮弹,填充的是新式烈性炸药,而且弹药储备量充足;而北洋舰队使用的炮弹,填充的是旧式的火药,各舰弹药储备量本身就逊于敌舰不说,更可恨的是有大量炮弹是废弹:有的炮弹质量低劣,表面锈迹斑斑,布满沙眼,北洋炮手担心在炮膛里就炸了,根本不敢用;有的是炮弹铜箍加工不认真,直径比炮膛还大,使用之前要用锉刀把铜箍锉小才能塞进炮膛;更坑人的,就是有的弹体内填充的不是火药,而是煤灰、水泥、大豆、沙子一类东西(还有网友说有实心的教练弹),击中了敌舰也炸不响。

这里要插上一句。北洋水师的舰炮炮弹,有大部分由天津军械局、江南制造总局生产。这些军工生产单位制造技术不精,管理混乱,生产的武器弹药有不少质量不高乃至低劣;而主管官员只顾从中渔利,中饱私囊。在1893年,也就是甲午战争的前一年,日本参谋本部次长川上操六假借访华名义到中国巡游,愚蠢的清朝官员竟毫无国内情报保密观念,领着他“参观”了中国的军械局,那时川上操六就暗中发现,军械局生产的炮弹,对质量极不负责,炮弹的铜箍有的大,有的小;有的炮弹弹体表面,居然全都是锈孔。回国后,这个日本人对这一现象耻笑不已。早在战前,北洋水师的军官刘步蟾就上书强烈建议过,这都是什么破炮弹,干脆把北洋军械局划归我们水师直接管理算了,炮弹生产质量都由我们海军直接监管!——这个建议,是白费。北洋军械局不归北洋水师管,而归朝廷相关部门管。朝廷也不会轻易把军械局划给北洋水师。相反要给水师很多制约,以防北洋水师权力实力过大,尾大不掉。另外,北洋海军把军械生产又抓到手里,势必要触碰本已在军工生产体系中存在的腐败链条。所以刘步蟾这个建议,根本就没有用。

海战迎敌开战之初,北洋舰队列的原是“犄角鱼贯小队阵”,也就是双纵列阵型;每两艘舰只为一小队,每小队的一艘军舰在本小队前舰右后方45度,相距400码。半途,丁汝昌命令舰队阵型改为横队迎敌,以发挥舰首重炮火力。但是变阵,导致队形未整之时,定远、镇远就被迫率先迎敌,而原计划是整队后再集体迎敌。变阵还导致“以最后之船斜行至偏傍最远,故赶不及”,而“最后之船”,正是防护能力最差的超勇、扬威两舰,这两舰被远远落在后面。日本舰队以机动性强的单纵列阵型向北洋舰队进攻,发现超勇扬威掉队后,以吉野号为首的第一游击队当即抓住战机,冒着北洋各舰的炮火高速绕向北洋舰队右翼,猛烈攻击超勇扬威两舰。两艘木质老舰对第一游击队四舰,最先被敌人打垮。而北洋舰队在开战之初,也成功将日本舰队的单纵列阵型冲断,将敌人的三艘弱舰比睿、赤城、西京丸打成重伤,只可惜北洋的炮火射速慢,镇远在千米距离之内居然不能击中比睿;福龙号的鱼雷居然两发在近距离内未能击中西京丸;这三艘重伤的敌舰居然瞪着眼睛跑了。之后的具体情节,大家都知道,我在此也就不多说了;反正是北洋舰队越打越被动。

北洋舰队的阵型,完全不利于灵活机动,相反有利于敌舰前后包抄。在此战中,抛开敌我感情不谈,客观地看,日本舰队将第一游击队的四艘舰艇编为相对独立的机动队,这个战术运用的很实用也有效果,给北洋舰队造成了致命威胁。吉野、秋津洲、浪速、高千穗四舰,航速快,火炮数量加在一起就很多,而且在攻击北洋舰只的时候,几乎全部采用各舰逐个击破、四舰集中火力打我们一舰的战术;这个毒辣的战术相当要命,因为这四艘敌舰,每攻击我们阵中的一艘军舰,都是能形成局部优势,都是4比1。而这个时候,以松岛号为首的敌舰队本阵,也在另一侧向北洋舰队猛烈轰击,北洋舰队是腹背受敌的状态,无法去有效援救那1比4的那只军舰。在此状态之下,第一游击队又打伤了定远,引起火灾,并继续用4比1的逐个击破的战术,击沉了邓世昌的致远舰;又击沉了经远舰;来远舰被打成重伤,险些沉没,幸而重伤的靖远舰及时赶来,与来远舰肩并肩抱团取暖,实行战术撤退,并成功拖住了第一游击队。济远、广甲两舰,借重伤之名,还可耻逃跑。导致最后,仅剩的定远镇远两艘巨舰身遭敌舰群环攻,陷入苦战。此时英勇奋战的定远发射的一发巨弹击中敌旗舰松岛号右舷,不仅炸毁松岛号的一门侧舷炮,还引发了炮廊中的炮弹连环大爆炸,致使松岛号陷入一片火海。后来日本舰队见定远镇远身重千余发炮弹还居然不沉,并担心北洋鱼雷艇夜袭,才自动撤退。

补充一下:吴敬荣跟随方伯谦的济远舰逃跑后,广甲舰又不幸触礁,吴敬荣令舰上的人全员弃船。广甲舰数天后被日舰发现,开炮击毁。所以甲午海战,北洋水师等于损失了五艘军舰,再加上大批阵亡的将士,可谓损失惨重,元气大伤。而甲午海战的结果,是中国可怕的丧失了战争中的制海权。

这里就要多说一句,有些朋友谈起北洋舰队,常是选择性失明,说定远镇远如何坚固,火炮如何厉害;而日本舰只上的150毫米、120毫米速射炮如何没用,等等。但是回避了一点,就是这两艘巨舰并不代表整个北洋水师,定远镇远相对强并不代表整个北洋舰队都强(定远镇远本身也有自身缺陷)。那“六远”和超勇、扬威,和大批北洋将士,恰恰就是在敌舰的大量150毫米、120毫米速射炮面前,牺牲惨重,又何谈那小口径的速射炮“没用”呢?难道北洋将士用的那些坑爹的不爆炸的炮弹有用?有爱国情感,痛恨日本侵略者是对的;但是历史事实不应该被爱国情感扭曲的不像样子,甚至是自我意淫。

慈禧太后暗中挪用海军经费达1900万两之多,去大造颐和园。这笔钱如果用来购舰,可购买定远级的军舰11艘,致远级的军舰24艘。可现在连慈禧挪用海军经费的事情,都居然有人不负责任的否定了,居然说根本没这回事。我都不知道说这话的人是怎么想的。这是对历史上的惨痛教训轻描淡写了,是对历史的不负责任。中国自甲午战争开始,直到1945年日本投降,堂堂大国可以说被日本活活欺负了半个世纪,我们中国人为什么会落后挨打,这个哪能说轻描淡写的就淡化或回避!甲午战争,本是国耻,民族之耻;可现在看到有不少人居然在北洋水师质量上自吹自擂,居然还有“用实心弹作战本是正常”这样的可笑论调,这些回避自己短处而在那意淫的行为,与鲁迅笔下的阿Q有什么区别呢?这不是拿那些为国牺牲的北洋将士开玩笑吗?

甲午海战,北洋水师的失利,和后来在刘公岛的悲壮覆没,最根源的原因,就是清帝国的全面腐朽、可怕落后在具体战役、战争中的具体体现。对日本侵略者的罪行,决不能忘记;而当年海战失利乃至整个甲午战争失败当中的无数个为什么,也同样不应该忘记。前事不忘,后事之师!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11楼jnd0827

本人几年前也写过一篇关于北洋水师在甲午海战中表现的帖子,所以对大东沟海战还算略有心得。这场海战基本上葬送了北洋水师,定镇两舰虽未沉没,但北洋水师只好选择消极避战,最后被倭人消灭于军港之内。 想当初北洋水师初建之时何等威武!倭人对其非常忌惮,但十余年后乾坤颠倒,貌似强大的北洋水师在决定性的一战中就被打垮,令人磋叹!对于北洋水师的覆灭,我个人认为首先是腐朽的制度造成的,清廷自上而下没有多少人重视海军的建设,以为有了定镇两舰,船坚炮利,就可以高枕无忧了,此后就随便挪用海军经费,导致后继的建设和维护几乎荒废。这个在楼主的帖子里已经提到了。

上梁不正下梁歪,北洋水师内部也大量存在欺上瞒下、谎报瞒报、文过饰非的问题,为了欺骗上级,搞了不少“面子工程”,在演习打靶时,总是“预量码数,设置浮标,遵标行驶,码数已知,放固易中”;在海上队形训练中,“在防操练,不过故事虚行”;“徒求演放整齐,所练仍属皮毛,毫无裨益”。这些自欺欺人的行为,使北洋水师在实战中付出了沉重代价。

我搜集的资料表明,北洋水师在列队迎战日本舰队时的平均航速尚不到10海里,这与设备老化、维护不善有关,也与使用的劣质燃煤有关,这使得北洋水师的机动性远远不如日本主力舰队和第一游击队,而且日本军舰已经装备了大量的舷侧速射炮,它通过快速移动选择了舷侧接战方式,而且下濑火药的爆炸力也远强于北洋水师开花弹中的火药。丁军门当时对于北洋水师相对于日本舰队的优劣也是知道的,很希望自己能扬长避短,所以选择横阵迎敌,以充分发挥舰艏火力的优势,但日军执行舷侧接战的行动非常坚决,充分揪住了北洋水师机动性差的弱点,所以丁汝昌也是徒唤奈何。

现在重提此事,对于我海军的现代化建设有极大的借鉴意义!居安思危,厉兵秣马,是我海军现在务必要坚持的原则,任何弄虚作假、欺上瞒下的行为都要严厉惩处!顶楼主!


那次海战中国完蛋的不仅仅是海军 而且丢失了对陆权的控制 威海卫做为海军基地遭遇的不仅仅是敌人海军的攻击同时也遭遇了敌人海军陆战队的陆上夹击

戴旭大校认为甲午战争是中国海陆两方面的完败

是一个落后的国家体制对一个相对先进的工业化国家体制的完败 而不仅仅是军事意义上的失败


因为此战,外强中干的大清帝国,内部腐败无能,暴露无遗,更加剧了帝国主义国家瓜分中国的浪潮!中国开始进入一个悲惨更黑暗的时期!

当时强调国运,世事不济,但是和当时社会风气有关,和每个人都有关系,不能简单归结到清政府如何如何,

推而广之,每个人都要对自己的行为和社会影响负责,

一个讹诈就把中国社会传统善良助人的美德消灭得干干净净,多么可怕,

社会是每个人的,

本文内容于 2013/12/20 14:00:16 被hawk19999编辑

历史可以给我们的教训太多。现在呢?甲午的失败是那个制度的失败,两条船不沉说明不了任何问题,充其量说明外国的船好。

9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