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抗日战争全面打响时,中国海军舰船总吨位不足6万吨,最大舰艇仅3000吨,大部分是百吨级小艇。而日本海军的舰船吨位高达116万吨,拥有航空母舰和万吨级战列舰。中日海军实力悬殊,然而,中国海军官兵仍奋勇杀敌,在中国抗战史上留下了可歌可泣的一页。

血战江阴

1937年8月13日淞沪抗战爆发。海军部长陈绍宽上将奉命调集海军主力第一舰队并征用民船,开往江阴水道,构筑封锁,试图堵死已进入长江内河的10艘日军战舰。可惜该计划被汉奸泄露,封锁尚未构筑完成,日舰已驶出江阴。

9月22日,日军以战舰10艘、飞机300架的优势兵力围剿江阴水道的中国海军。面对日军首批30架战机,中国海军只能以各舰对空火力梯次开火,迫使敌机不敢低空俯冲投弹。首轮较量以日军损失飞机3架,我方战舰几无损毁而告终。恼羞成怒的日军再次派出40架飞机分三个方向袭来,中国海军旗舰“平海”舰(3000吨级)在4个波次80多架次的集中轰炸下严重受创。23日,日军战机再次倾巢出动。“平海”舰因连续中弹而沉没。第一舰队司令陈季良中将转移到“逸仙”舰。25日,日军又将攻击重点转向“逸仙”舰。尽管舰上官兵拼死血战,终因火力差距太大,激战一小时后沉没。

“平海”、“逸仙”等舰先后沉没的消息传回,陈绍宽急令第二舰队司令曾以鼎中将率队火速增援。然而,增援主力“健康”号驱逐舰刚刚驶近江阴,就遭11架日机集中轰炸。虽击落敌机多架,“健康”舰也中弹下沉,舰上官兵全体阵亡。

就是在海空实力差距悬殊的较量中,中国海军从9月23日至11月12日,在长达一个多月的时间里,以残存舰艇顽强镇守江阴水道,使日本海军舰队不能越雷池一步。

决死奋战

1938年7月武汉会战期间,日本海军舰队溯江而上,以20艘大中型舰艇为主,组成江面火力群,游弋于长江与湖口之间。虽然中国海军此时已失去全部主力舰,只剩下一些小吨位鱼雷艇,但英勇的中国海军官兵仍不惜拼死相搏。

7月14日,在海军司令陈绍宽的命令下,“文天祥-93”鱼雷艇借着夜幕掩护,冲向敌舰。但日军舰队早有戒备,先以交叉探照灯光搜寻江面,再以大小舰炮密集射击。“文天祥-93”鱼雷艇多处中弹,但艇上官兵无一退缩,驾艇冲入敌阵后发射鱼雷,击沉敌舰。“文天祥-93”趁着敌人混乱,带着累累伤痕返回。

17日,2艘鱼雷艇(“史可法-223”和“岳飞-253”)再次出击,却不幸误入敌方布置的水中阻击网阵无法脱身,“史可法-223”悲壮沉没,“岳飞-253”也多处损伤,无法开动。日军飞机连续数日,以30架以上的密集编队前来轰炸,日军驱逐舰也开炮轰击。中国海军在一连串的打击下,逐渐失去仅存的舰艇。

陆战敢死队

1938年下半年的武汉大会战,是中日双方投入兵力最多、战况最激烈、相持时间最长的一次战役。在这次会战中,已损失全部舰艇的中国海军参与了长山要塞守备战,成了真正的“海军陆战队”,在陆地战场上再次重创日寇。

6月12日,日军先锋波田支队以一个旅团的兵力轻取安庆后,直取马当要塞。本来,马当要塞应该由陆军第16军负责守备,但第16军的李军长却为了讨好上峰,在当地办了一所为期两周的“抗日军政大学”,并下令召集所有连排级以上军官参加6月24日的结业典礼。当日军发起攻击时,整个江防前线,除海军陆战队第二总队外,竟没有一个排以上军官在岗。正因如此,日军从香口江边登陆后一路攻击顺利,轻取多个阵地,直到海军陆战队第二总队镇守的长山阵地。

海军陆战队第二总队在鲍长义少将的指挥下拼死阻击。面对日军的拼死冲锋,以及江上舰炮、空中飞机的轮番轰击,海军陆战队凭着一腔热血和抱着必死决心,想尽各种办法打击敌人。白天,他们用战舰上拆卸下来的舰炮轰击日寇,打退日军一次又一次的冲锋;夜晚,他们又组成敢死队,用小船拖着水雷去炸日军的运兵船。在3天的激战中,2000人的第二总队牺牲了1800人,阵地前留下了近2000具日军的尸体,长山阵地仍岿然不动,造就了海军在陆地上的战争奇迹。

长山守备战铸就了中国海军的铁血军魂。在其后的抗战岁月中,失去舰艇的中国海军以陆军的形式、海军的魂魄,战斗在正面战场,为抗战胜利作出了可贵的贡献。 晓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