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伏》中潜伏最深的女人——穆晚秋

许八多 收藏 31 31284
导读:前几年带动了电视荧屏谍战剧的《潜伏》,不可否认的是一部BUG居多,经不起仔细推敲的烂剧之一,但是在众多的BUG中,还是有一些可圈可点的地方,比如谢若琳在鼓动余则成下海经营情报的时候说:“现在当官的,满嘴都是主义,满脑子都是生意。”估计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准则。并且在当下,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另外,余则成已经成为卧底的代名词了,就像我们再说起Nokia的CEO的时候,经常就会说他就是一余则成。 余则成身边有三个女人,如果我们将这三个女人升华一下,那么就不难看出,其实这本身就是余则成多面性的具体体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前几年带动了电视荧屏谍战剧的《潜伏》,不可否认的是一部BUG居多,经不起仔细推敲的烂剧之一,但是在众多的BUG中,还是有一些可圈可点的地方,比如谢若琳在鼓动余则成下海经营情报的时候说:“现在当官的,满嘴都是主义,满脑子都是生意。”估计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准则。并且在当下,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另外,余则成已经成为卧底的代名词了,就像我们再说起Nokia的CEO的时候,经常就会说他就是一余则成。

余则成身边有三个女人,如果我们将这三个女人升华一下,那么就不难看出,其实这本身就是余则成多面性的具体体现。左蓝代表了余则成的正义和理想一面,翠萍代表的是余则成的奋斗和无畏的一面,而穆晚秋则完全代表了余则成利己和功利的一面。

放下前面两个女子不说,我们来说说第三个女子——穆晚秋,绝对不是如她自己表现的一样是个林徽因一样的女子,当然,她是个才女这无可厚非。毕竟还是在报纸上有事没事的发个诗歌啊什么的,虽然很多人也会提出王翠萍那个话:“你说的是啥啊,我咋一句也听不懂呢?”说真的,我也没听懂她的那个诗到底说的是什么?朦胧诗啊!

让我们先来说说她的简历:穆晚秋,女,叔叔是大汉奸也是大商人穆连成;抗战时期寄住在天津穆连成家里;抗战结束后不久认识余则成,并一见倾心。后叔叔跑路去了日本,自己迫于生计下嫁谢若琳,不久后随同谢若琳移居天津,成为余则成的邻居。不久发现了余则成和王翠萍的秘密。之后被谢若琳虐待后起了轻生的念头,被余则成救下后背送到了解放区。解放战争后,以日本船商会会长秘书的身份,改嫁余则成,继续潜伏台湾。

这个简历从表面看似乎没什么说的,就是一个乱世才女的一系列遭遇。但是如果我们将她的经历放在大历史背景下,你就会发现她很不一般,绝对堪称奇女子。

首先,抗战时期她在大汉奸穆连成家中。当时的中国,有那里会比一个大汉奸家里更安全呢?寄住在这个大汉奸大商人家里,不但衣食无忧而且人身安全是绝对有保障的。就这样,穆晚秋混过了中国最动荡的八年抗战。日本人跑了,自己的护身符突然就变成了身边的定时炸弹。对于这样一个女子而言,最最需要的是重新找一个护身符。于是,在余则成出现后,穆晚秋迫不及待的想要把自己贴到余则成身上。

这里,穆晚秋用了一个古代很经典的爱情案例就是司马相如和卓文君的那个“琴挑”,所不同的是弹琴的是她而被挑逗的是余则成,而琴也换成钢琴。余则成第一次到穆连成家,当然,余则成是来敲诈穆连成的。这样的事情,身在穆连成家的晚秋自然是多次经历的,让我们设想一个这样的场景:每次来敲诈穆连成的政府办事员们,几乎都听到了那段忧伤的琴声,但是,他们来的目的当然不是听琴的,而是要钱的。所以众多的来人中,没有一个被琴挑,而只有余则成,听出了晚秋琴中的“忧伤”,当然我看电视的时候也没听出来。忧伤不忧伤的,先放到一边,但是穆晚秋看到了再一次获得护身符的机会,军统天津站的机要处主任,年轻有为,当下的中国社会,什么人也不如军统的人有安全感。于是,晚秋用尽全身解数,甚至不惜给余则成当小老婆。叔父的酒厂,站长的撮合,最终都没把能让她获得这张护身符。后来我们知道,她叔父走了,去了日本。其实当时的她大可跟着叔父一起去日本的。她没去,原因只能有两个:1、对于日本的未来的生活,她不敢肯定;2、或许,她真的还是爱着余则成,不愿意离开他。剧情的发展让我们感觉,或者说她表现的,真的是因为第二种原因。为什么我没说她叔父不带她去呢?因为最后晚秋再次出现成为余则成潜伏的助手和妻子的时候,是以日本船商协会会长秘书的身份出现的,这就充分说明了,他的那个穆连成叔父,当时就没有拒绝甚至可能要求她跟着一起走的。

叔父走了,自己的经济来源没有了,靠她一首两首诗的稿费一定不能维系自己的生活。活下去又成了她唯一的目标。这个时候,谢若琳出现了,虽然人品上没有余则成好(这个?),但是起码和余则成一样,人家是中统的特工,身份地位都和余则成相当,这个护身符也不错。于是,下嫁谢若琳是它当下最佳的生存之道。不然,作为大汉奸的亲属,说不准哪一天就横尸街头了。有了谢若琳的保护,虽然比不上穆连成和余则成,起码的人身安全和衣食住行都有了保证。

对于他们变成余则成的邻居这段,我敢肯定是晚秋的主意。而整个过程中,其实谢若琳不过就是她的一个掩人耳目的工具。以吴敬中的老辣,一封信就能被要协助那是不可能的,而且谢若琳中统的身份,吴敬中能不知道,更是不现实的。但是晚秋还是办到了,具体用的什么办法,我们不得而知,但是对于吴敬中而言,投其所好很简单,因为晚秋这样精明的女子能不知道吴敬中喜欢古玩文物,最可能的是叔父的信外加几件上好的玩意儿。吴敬中虽然心有余悸,但是在利益面前,吴敬中是不会拒绝的。更重要的是,吴敬中自己觉得,余则成不会做什么出格的事情的。于是,晚秋自然也就顺利的变成了余则成的邻居。

城府很深的晚秋并没有表现出马上去接近余则成,因为她发现余则成身边有了别的女人,自然她是知道的,这个女人是余则成嘴里那个乡下的老婆。但是在晚秋看来,能接近余则成其实已经是成功的第一步了。男人嘛,她太了解了。这个时候的她,其实已经是想把谢若琳这样的工具能扔多远扔多远了。但是,经过她的观察,发现余则成并不是像她想的那个样子的,他也有很多秘密,当然她知道,想从余则成嘴里套出点什么太难了,于是接近王翠萍来套取余则成的秘密是最容易的事情,傻了吧唧的王翠萍嘴上没什么把门的,虽然比刚来的时候好很多,但是面对如此精明,智商高过王翠萍好几倍的晚秋而言,玩死她简直太简单了。所以,晚秋敢在王翠萍眼皮底下亲余则成。敢当着王翠萍的面承认自己还惦记余则成。因为,以她的敏锐,已经感觉到了这两个是假夫妻。只是在等着证实这件事而已。

不出所料的东窗事发了,痛经的王翠萍在晚秋的带领下去了医院,路上遇到了王翠萍的老乡,加之那张化验单和从老乡那里得到的信息,晚秋非常肯定余则成和王翠萍是假夫妻,而且她的手里有了余则成致命的小辫子。对于一个优秀的谍报人员而言,大家都知道,情报比人命重要,于是,晚秋又给余则成唱了一出《空城计》,虽然是有点冒险了,但是这个险对于晚秋而言,是值得冒的。其实,在石桥上两个人对话的潜台词是这样的,晚秋给余则成表示,我知道了你很多事情,其中致命的有1、2、3……,我的要求很简单,我喜欢了你这么多年,目的就是要和你长相厮守。当然你也可以不同意,但是如果我有什么意外,谢若琳马上就会知道你所有的秘密。余则成当然明白单刀赴会的晚秋没那么简单。于是,杀人的念头自然是要先打消的,权宜之计就是她说什么余则成同意什么。

天不遂人愿,原本已经得到余则成肯定答案的晚秋应该高兴。但是回到家之后,当她给谢若琳摊牌的时候,深知晚秋底细的谢若琳自然是不会同意的。看似风光无限的谢若琳,其实不过是晚秋的一个傀儡而已,没有了晚秋,谢若琳什么都不是。

这里就说到了晚秋的那次“自杀”,为什么要打上引号呢,因为这次自杀很值得怀疑。原因有两个:1、被谢若琳胁迫,要求晚秋把她掌握的余则成的事全盘拖出。晚秋当然不同意,只能去“自杀”。2、她对余则成还不是很相信,很害怕余则成对其痛下杀手,这样一来,既能值得余则成是不是对自己是真心的,又能表明自己的真情,两全其美何乐不为呢?于是在选择好了时机之后,她“自杀”了。当然,我们都知道,她自然是死不了的。并且被余则成转移了了所谓的“解放区”。解放区的生活在剧中是个空白,但是如果结合她日后给余则成选择了继续在台湾潜伏这条路,再结合历史上的那几次肃反运动,让晚秋看明白了很多事情。我们就很能明白为啥她选择和余则成继续潜伏台湾了。

选择台湾潜伏之前,晚秋的身份变成了日本船商协会的会长秘书,我们结合之前的剧情,穆连成就是搞船运生意的,不难得出这样的结论,所谓日本船商协会,其实就是穆连成在日本的企业。选择台湾,说明晚秋对大陆日后的危机有着明确的认识之外。还有一点,如果台湾时局也动荡的话,从台湾跑路去日本总比从大陆走要方便的多。毕竟她有船商协会会长秘书的身份,随便调动几艘船还不是轻轻松松。如果在大陆,万一被安排到了内陆,政局一动荡,想跑都难。

综上所述,在整个《潜伏》之中,其实潜伏最深的不是余则成,而是穆晚秋。

点击过万奖励50分-----ak47u571

本文内容于 2014/1/5 18:50:22 被ak47u571编辑

5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22楼jpr1982

看第一部是谍战剧,看第二遍就觉得像办公室内斗剧了。剧里头将中统称党通局要赞一个,这个细节绝大多数谍战剧都没注意。军统和中统这两个名称只存在于抗战期间,解放战争时期分别叫保密局和党员通讯局,组织编制上分属军队和党务系统,逃台后又改称军事情报局和国家安全局。有个叫《隐形将军》的电视剧里有句台词“堂堂中统局的中校”,汗一个,隶属中国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的党务机关,哪来的军衔?

抬轿子的不少!一个大家闺秀的女人有多大见识,不过是顺水推舟吧了。哪里的那么多算到,要是女人算到好,就没有那么多红颜薄命的人了。如果很多这样的女人真有大局观,我估计二奶几姨太情妇啥的都没有存在的土壤,直接进入西方社会信仰基督教。

《潜伏》中潜伏最深的女人——穆晚秋在看《潜伏》得时候,我也曾经偷想过:是不是导演在大家明面上看到的剧情之外,也偷偷安排了一个“看不见”的“潜伏”呢?----------毕竟这样的明暗两条线的剧情,才更符合《潜伏》这部剧情的题目:潜伏。

但是我一直没有“找”到这个“《潜伏》之外的潜伏”。《潜伏》中潜伏最深的女人——穆晚秋这个“《潜伏》之外的潜伏”看来还真的有啊,被你发掘出来了~~~~~


楼主分析的很有见解。其实用句大白话说吧,晚秋就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旺夫女。这种女人大事不糊涂,小事拎得清。分得清主次轻重,看得明路途险恶。这种女的只要降住她,后半辈子就享福吧。得个匹配好的婚姻,这样的组合能兴旺好几代人。《潜伏》中潜伏最深的女人——穆晚秋

转来的 很有意思

----------------------------

李涯没有死。这是个秘密,余则成不知道,站长吴敬中知道,因为这是个阴谋。李涯坠楼后,立刻被秘密送到了天津陆军医院,医生保住了他的命,但是一直昏迷不醒。吴敬中老谋深算,骨子里,他不曾相信任何一个人,从马奎,到陆桥山,再至李涯,虽然他在很多时候说过李涯是精忠报国忠于党国的,至于余则成,从几次与李涯的明争暗斗中,李涯总是在无限接近胜利时功亏一篑,他就知道余则成非等闲之辈,但是在他多次敛财中,余则成都鞍前马后的帮他出谋划策,在这个人还有用的时候,他不愿把余则成看成是共党,即使他有很多疑点,但还没有威胁到自己,也还没到不得不除的时候。所以,李涯每次调查余则成,他都坐山观虎斗。


撤退去台湾时,他已先期安排,将依然昏迷不醒的李涯秘密送到了台湾,医生说李涯求生的欲望很强,醒过来的机会还是有的。走之前,连软带硬的把余则成带上飞机,也是他的精心设计,余则成毕竟帮了他不少,是个人才,若他真是共党,等李涯醒来,事情便有分晓,再杀不迟,否则留在大陆,对保密局的机密知道的太多,留给**,必然后患无穷。


逃跑到日本的穆连成,发挥汉奸本色,左右逢源,手里还有些老底,不久也重新发达了起来,对曾经欲置自己于死地的吴敬中恨之入骨,在一次与台湾企业的酒会中偶遇了晚秋,得知晚秋和余则成结为夫妻,余则成和吴敬中在国防部情报局(由保密局改组而来)共事,就求晚秋帮忙,给穆家报仇,毕竟是自己的叔叔,晚秋瞒着余则成把吴敬中进行黑市交易的饭店地址告诉了穆连成。


那夜,吴敬中开着换了地方牌照的轿车,走到去交易的途中,轮胎爆胎了,下车查看时,3辆车围了过来,下来七八条人,一通拳打脚踢,可怜吴敬中年事已高,哪能经得起这番痛打,奄奄一息之时,走出一人,说:让你死个明白!说吧脱下帽子,吴敬中睁眼细看,大吃一惊,叫道:穆连成?!穆连成拔枪怒射,打完整匣子弹方才罢休。罢了登车扬长而去。一行人连夜赶往码头,海上有人接应,准备逃回日本,行至一检查站被拦下检查证件,随从几人不会说国语,引起军警怀疑,穆连成狗急跳墙,驾车冲卡,被乱枪射死。


此事乃是余则成一箭双雕之计。在一次偷偷潜入吴敬中办公室窃取绝密档案时,发现了荣民总医院给吴敬中的特护病房监护报告,得知李涯还活着,大吃一惊,知道自己命悬一线,李涯一旦醒来,吴敬中必置自己于死地。酒会上晚秋与穆连成相见,他也看在眼里,装作全然不知,晚秋旁敲侧击打听吴敬中的日常活动,他就清楚,机会来了。


于是故意透露给晚秋吴敬中黑市交易的地点,因为此时吴敬中单人独行,没有保密局特务的保护,容易下手。又从黑市买来情报,得知穆连成亲自带人潜入台湾刺杀吴敬中,便秘密安排保密局人手,通知军警方面,告知有潜逃汉奸要偷渡日本,在穆连成必经之路上设卡拦截,不由分说,乱枪射杀。借他人之手除掉了吴敬中,顺手又除掉了人人欲得而诛之的大汉奸穆连成,余则成自己都暗暗夸奖了自己一次。


穆连成死了,自己最后一个有血缘关系的人死了,晚秋不免黯然神伤,余则成于心不忍,把实情都告诉了她,晚秋在黑暗中坐了一个晚上,虽然她明白余则成只是做了他应该作也必须做的事情,她还是觉得他们中间多了点什么,是隔阂,是疏远,是信仰,她不知道。一天,她告诉余则成,她要离开,离开余则成,离开这份“潜伏”的工作,余则成没有劝阻她,他了解晚秋,她离开他也不会透露什么,就像上次送晚秋去延安一样,送她静静的走了。


李涯醒了。吴敬中死后,余则成坐了他的位子。他每天都看着荣总的特护报告,荣总戒备森严,不是因为李涯,他还没到那个级别。荣总是蒋介石的“太医院”,所以李涯沾了光。李涯苏醒后,余则成第一时间到了特护病房,准备不惜一切除掉他。但是活过来的李涯失去记忆了,忘记了马奎,忘记了陆桥山,忘记了吴敬中,忘记了眼前的余则成余副站长,甚至他自己的名字。


当局觉得他乃是有功之臣,便安排他去读书求学,李涯脑子还是一如既往的好使,很快适应了学习生活。1952年考取公费赴美留学,主攻农业经济与物价的关系。翌年回台,执教于台大。1965年,再度赴美,入康奈尔大学攻读博士学位,其博士论文《台湾农工部门间之资本流通》获全美最佳博士论文奖;引起蒋经国重视。 1969年学成归台,续任台大教授。 1972年为蒋经国延揽入阁,任"政务委员",至此投身政界,为国民党新生代政客骨干人物。1981年12月出任"台湾省主席"。1984年被蒋经国提升为"副总统",刻意培植其为接班人。1988年1月13日,蒋经国逝世,当天继任"总统"。另,李涯求学时,给自己取名:登辉,取“登峰造极,铸就辉煌” 之意。


余则成默默的看着这一切,时间流逝,他也慢慢的适应着现在的生活,他递交了辞呈,离开了那个他呆了半辈子的“保密局”,隐姓埋名,改名叫光中,取“光耀中华”之意。他什么都不想了,他心中只有思念,对左蓝的思念,对晚秋的思念,更多的是对翠平的思念,她在哪里?她还好么?


翠平回到老区,被保护隐藏了起来,不久生下了一男一女一对双胞胎。翠平连连叫苦,心想:老余离开的时候也没有给孩子取个名字,现在倒好,一下生两个,这要难死我了。当时老区连日干旱,多日无雨,翠平两眼一蹬:就这么着了,男孩叫求雨,女孩叫甘霖。组织上安排翠平一家去了上海,翠平大字只识一箩筐,吃了没文化的亏,于是含辛茹苦,让一双儿女受到良好教育,那是后话。


1971年,20多年没有回过大陆的余则成思乡情切,在台北厦门街的旧居内赋诗一首。写完后,热泪盈眶,沉吟良久,打开发报机,给大陆发了一封密电:5123, 2137,3329,7041,6225,5039,5002,0092,6225,8808,0629,4391,……,


译电员一字一字把这篇很长的密电译了出来,他惊呆了,他看到了一封前所未有的“密电”,他流着热泪,哽咽的,深情的读着 :


小时候,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

我在这头,

母亲在那头.

长大后,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

我在这头,

新娘在那头

后来啊,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

我在外头,

母亲在里头.

而现在,

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

我在这头,

大陆在那头 .




晚秋离开则成后,跑到基隆隐居起来,心中郁郁,一腔恩怨情愫,便都付诸笔端,原本没打算发表,后来迫于生计,投给报纸连载,赚些稿费。年轻出版家平鑫涛,慧眼识才,决定冒着赔本的危险,力推新人,出版晚秋的小说。遂约晚秋见面商谈,在台北火车站,两人在雨中初次碰面,居然一见钟情,相见恨晚,不久便结为夫妻。


晚秋的爱情小说,委婉缠绵,情深意切,居然大受欢迎,一时洛阳纸贵,晚秋遂一举成名,不过晚秋这时已经改名,发表的小说都用了一个新的笔名,所以没有人知道晚秋,只知道著名的言情小说女作家——琼瑶。


3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