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二伯父 尤 发 – 铁血网

我的二伯父 尤 发

yxq781004 收藏 2 164
导读:

我的二伯父

我的二伯父叫尤长江,他出生在1920年。因为我的爷爷几岁就失去父母,从小逃荒要饭长大,结婚时房无一间地无一垄,生了我父辈七个孩子后,家庭生活更加困难,几次辗转搬家到兴隆的一个小山沟——黄石崖生活。二伯父同其他兄弟姐妹一样,都是喝着苦水长大的。1945年,25岁的二伯父参了军。从此,他拿起枪,跟着四野一直打到东北。东北解放后,他跟随部队入关投入到解放华北的战斗,再后来又打过长江去广西剿匪。二伯父没有上过学,八年里,在打仗之余的扫盲中学会了一些常用字,在部队的最高职务是代理排长。在部队期间,二伯父由于认真学习、积极上进、作战勇敢光荣的加入了党组织。

二伯父本来可以在广西就地安置,可拗不过父母兄弟的亲情。1953年,二伯父转业回平谷,由平谷县复转安置办安排在前北宫居住。二伯父转业时已33岁,因为年岁大了家里又穷,个人问题一直没有解决,1959年,为全家互相照顾方便迁回北水峪。1960年,经人介绍,二伯父娶了我家在后北宫的蔺氏伯母。二伯母前夫家住后北宫,姓王病故,生有一女三子。长子长女都已成家,她是带着两个小儿子嫁给我二伯父的。记得结婚那天,二伯母骑驴到院外后,有人说二婚女一般都命硬,进门前先找一棵树抱抱。二伯母抱的是院外的那棵香椿树,后来那棵树真的死了。

二伯父结婚后,住在和我父亲同建的房子里。我们兄妹四、五个,加上二伯母带来的兄弟俩,院里因孩子多了也热闹起来,有欢笑也有忧愁。这样的气氛不到三年,二伯母因病去世了,也给二伯父的夫妻缘画上了句号。以后他和奶奶过,奶奶逝世后又跟大伯过。1964年大四清开始了,原大队支部书记受冲击,被戴了“帽子”,二伯父在工作队的多次工作下始任北水峪村党委书记。二十多年他兢兢业业,不腐不贪,还任了一届公社党委委员。文化大革命期间,他被夺了权,时间不长就被送回来。凭着从部队练出来的一副铁脚板与村里的老百姓同甘共苦,学大寨、造梯田、植果树,育山林。使贫穷落后的山村面貌得到了改变,老百姓的生活水平得到了逐步提高。记得有一年,其他村的工分值三、五毛钱的时候,北水峪第一生产队的工分值达到了一块一毛多。二伯父的坚毅,执着,踏实、肯干赢得了许多上级领导和群众的好评。1978年,为了培养一代新人,公社领导调他去筹建镇罗营敬老院,敬老院建成后,又留他做了第一任敬老院院长。1988年底,上级安排二伯父到县光荣院养老,1989年1月,二伯父因病入院数日,最后无治而逝,终年69岁。

二伯父年轻时经常教育我们要认真学习、好好工作,做一个正直的好人,别搞歪门邪道。闲着的时候还经常给我们讲他在部队时打仗的故事,尤其是他那名拼刺刀时被挑出肠子,找一个僻静处用衣服堵上系紧,继续上战场,又杀死几个敌人的英雄战友的故事曾给我们讲过多次。他最自豪的事是,在部队仗没少打,但从没受过伤。可以说:二伯父至死都是一条响当当的汉子,他的一生都奉献给了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和建设事业。他的习惯、他的作风永远是我们晚辈的骄傲和自豪。更是我们永远发扬和学习的榜样。


本文内容于 2013/12/19 10:09:53 被小编a45编辑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