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军将通过破坏杀伤链来对抗中国东风-21D导弹

1GSHGD 收藏 0 56


美军将通过破坏杀伤链来对抗中国东风-21D导弹


美军将通过破坏杀伤链来对抗中国东风-21D导弹



美军将通过破坏杀伤链来对抗中国东风-21D导弹



美军将通过破坏杀伤链来对抗中国东风-21D导弹



美军将通过破坏杀伤链来对抗中国东风-21D导弹



美军将通过破坏杀伤链来对抗中国东风-21D导弹



美军将通过破坏杀伤链来对抗中国东风-21D导弹



美国《空军》杂志2013年第12期刊登了奥托•克赖舍的文章:China’s Carrier Killer: Threat and Theatrics。文章主要介绍了被视为“航母杀手”的中国东风-21D导弹给美国海军航空母舰形成了极大的压力。东风-21D导弹是中国重要的反介入/区域拒止能力,而作为一种武器系统,东风-21D导弹要具备作战能力,就需要一条完整的杀伤链。链条上的诸多环节使得美国可以通过多种手段来打破其中的薄弱环节,从而破坏其杀伤效能。文章编译如下:

DF-21D导弹对舰载空中力量来说是一种真实的威胁,但有时这种担心已经近乎歇斯底里。

在战争史上,曾有大量的武器被描述成“游戏规则改变者”,能够使当时的主要武器失效。石头城堡成为火药的牺牲品。综合防空系统被隐形能力攻克。有时,新型武器会带来巨大的优势,但是事实证明它们通常是短命的,只是种对抗手段——作为防御性武器或战术——其出现通常是为了干扰新技术的效果。

如今,一些人预测航空母舰(航母是美国90多年来进行力量投送的重要工具)将会消亡在中国DF-21D反舰弹道导弹(ASBM)手中,DF-21D被很多人打上了“航母杀手”的标签。DF-21D是一种中程高速导弹,安装有终端寻的弹头,被很多分析家吹捧为能够降低核动力航母效能,使航母和每艘航母上的70架飞机都成为极易被击中的目标。

长期批评美国海军花费数十亿美元装备航母的人士经常把DF-21D作为理由,要求大幅缩减航母舰队,宣称航母已经过时到令人绝望的地步。自然,不是所有人都这样看待这个问题。国防部高级官员——包括海军和空军军官——认为那些关于航母消亡的报告还“为时过早”(引用的是马克•吐温的话)。

DF-21D导弹——北约将其称为CSS-5 Mod 4——是中国“东风”系列弹道导弹家族的一员。中国拥有数百枚各种型号的“东风”导弹。

根据中国防务档案,DF-21D与其他导弹不同的是它的机动式再入大气层飞行器安装有合成口径雷达(SAR)和光学传感器,使它能够击中移动目标。

这种两级固体燃料导弹的作战半径估计在1035至1726英里之间,安装有常规弹头,其威力被认为至少能够“一击必杀”——这意味着导弹直接命中所造成的损伤将使得美国航母无法再进行航空作业。中国的军事文学作品对DF-21D齐射的描述是,第一次命中让航母瘫痪,后续命中则将航母击沉。

DF-21D的射程将在航母舰载机的作战半径之外(不进行空中加油的情况下)对航母形成威胁。这使得DF-21D导弹成为中国发展反介入/区域拒止(A2/AD)能力战略的关键要素。这种导弹可能会阻止美国海军介入大陆与台湾之间或中国与其邻国因为南海和东海争议岛屿而爆发的冲突。

中国想把美国航母困在海港中,明显可能源于1996年的那次事件,当时美国两个航母战斗群开进台湾海峡,因为中国为了动摇台湾选举而在该地区进行武力恫吓。美国航母的存在迫使中国停止了导弹射击和军事演习(旨在向中国“闹分裂的省份”施压)。

中国的反介入/区域拒止防务战略包括用数百枚近程、中程和远程弹道导弹压制位于日本本土、冲绳、韩国和远至关岛的美国空军、海军和海军陆战队的攻击机群。

据报道,DF-21D的能力似乎激起了国防分析家的极大兴奋。

新美国安全中心亚太安全项目高级主任帕特里克•M•克罗宁在2010年写道,“中国反舰导弹能力的出现,特别是DF-21D导弹,代表着冷战后第一种有可能阻止我们的海上力量投送并且是专门为此而设计的能力”。

吉原恒淑,美国海军战争学院教授,在2010年写道,“中国能够在美国接近至足以对中国大陆进行反击的距离之前打到和击中美军。……这在更广泛的意义上强调了美国海军不再能够主宰海洋(从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

即便是当时的国防部长罗伯特•M•盖茨也在美国空军协会2010年航空航天会议上称中国正在投资于网络战和反卫星战,以及防空和反舰武器,包括弹道导弹,“能够威胁到美国进行力量投送的主要途径”——前沿空军基地和航母打击大队。

在2009年5月,美国海军研究所的《学报》杂志封面是一张美国航母爆炸起火的艺术绘画,上面的标题是“中国的航母杀

手?”。

威胁还是夸张?

DF-21所带来的真正威胁有那么糟糕吗?

美国高级指挥官们似乎相信DF-21已经部署了。中国的出版物称DF-21D的部署开始于2010年,而海军上将罗伯特•F•威拉德,当时的美国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告诉记者说,就在同一年,导弹明显已经到达初始作战能力(IOC)。

海军上将塞缪尔•J•洛克莱尔三世,现任美国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在一次国会听证会上说今年春天“一种新型反舰导弹初步部署,我们相信它就是为了瞄准美国航空母舰而设计的”。

这一说法在另一次听证会上得到了回应,当时美国陆军中将迈克尔•T•弗林(国防情报局局长)说,非保密的年度中国威胁评估指出中国有1200枚弹道导弹,包括“一些数量有限但仍在增加的常规中程弹道导弹,包括DF-21D”。

然而,一些防务分析家指出,部署并不必然等同于武器已经作好战斗准备。此外,另一个问题是武器的真正效能。

对于一枚弹道导弹来说,要想命中1000英里以外的目标,就必须要知道目标的位置,而且位置精度要很高。如果目标(例如航母打击大队)的移动速度能够达到每小时34英里的话,那就更加复杂了。想让武器有效,就要不断更新地理坐标。

最初定位航母时,中国可能会使用超视距雷达,能够搜索1000英里以外的目标。但是超视距(OTH)雷达进行远距离搜索时,地理精度的误差可能会有几英里。

现在已经知道的中国位于太平洋上空的在轨侦察卫星至少有3颗——配备合成孔径雷达(SAR)或光学传感器——能够用于更准确地定位航母的位置。

中国的远程侦察机或攻击潜艇也能够精确定位航母,如果它们能够进入正确的区域的话。但在爆发冲突时,一架巡逻机或一艘潜艇试图接近一艘航母的话——航母配备有E-2C早期预警机和F/A-18截击机,还有由潜艇和驱逐舰组成的反潜屏障——可能无法做到。

如果中国能够获得航母的准确位置,数据也必须进行处理,导弹进行准备、编程和发射——这一复杂的指挥与控制程序需要经常进行测试和演练,以确保系统能有效工作。要打到和命中移动的航母,导弹及其寻的传感器和制导系统也必须功能正常。

那些综合步骤——发现、定位、瞄准和命中——是最关键的链条,军事上将它称为一种成功的武器系统的“杀伤链”。

简•范•托尔是一名退役的美国海军上校,现在是战略与预算评估中心负责战略规划的资深人士,他指出了杀伤链的复杂性,他也想知道“它是否真的具备了通常意义上的初始作战能力”。

简•范•托尔承认他只能使用非保密信息,他在一次采访中说,“我没有看到任何中国已经成功测试了这一系统的消息,首先,是针对移动目标;其次,海上移动目标;再次,杂波中的海上移动目标”,意思是说航母战斗群中的各种支援舰艇。

“这种试验非常重要,以显示出武器真正具备作战能力”,而这是“非常困难的事情”。简•范•托尔是战略与预算评估中心2010年关于中国反介入/区域拒止文章的主要作者。

唯一暗示中国进行了DF-21D测试的报道是台湾《英文旺报》发出的。那篇文章说卫星照片显示出戈壁沙漠上一个650英尺长的白色图形,上面有两个很大的弹坑可能是没安装弹头的导弹造成的。即便这代表着DF-21进行了测试,然而,简•范•托尔指出这也并不是移动目标。

美国国防部关于中国的年度报告称:“不清楚中国是否有能力收集准确的瞄准信息并将及时其传送到发射平台上,对第一岛链以外的海域进行成功的打击”,第一岛链是一条假想的线,在中国防务文字中,它从日本一直延伸到菲律宾。

这一论断与战略与预算评估中心另一位分析家巴里•D•瓦茨(曾经是美国空军战斗机飞行员和作战规划人员)的观点一致,他在8月份发表了一篇名为《精确打击的演变》的研究报告。

讨论到DF-21D时,瓦茨写道,“可能关于这个系统中最主要的观点是,中国还没有对海上移动目标进行点对点的测试”。他引用了中国新华社2011年7月的一篇文章,文中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陈炳德上将说DF-21D“仍处于研究阶段”,还没有达到作战阶段。

破坏杀伤链

DF-21D可能中国更大的反介入战略的一部分,“似乎有理由假设美国海军正在研究对抗措施,让本就很困难的远距离击中移动的海上战舰的任务变得更为复杂”,瓦茨写道。

此外,整个美国军方(不只是美国海军)都在空海一体战的概念下,研究对抗DF-21D和其他中国反介入/区域拒止手段的方法。

海军上将乔纳森•W•格林纳特(美国海军作战部长)和其他军方领导人甚至羞于提及中国或DF-21,以避免承认美国将中国视作敌手。

格林纳特的发言人说海军作战部长(CNO)不会专门接受关于DF-21D的采访。但是他提供了一些文件,其中有海军领导人的相关描述——用一般术语来说,美军如何对付这种武器。其中一份文件是5月16日发表在《外交政策》上的一篇文章,是格林纳特和空军参谋长马克•A•威尔士三世上将合著的。在这篇文章中,他们讨论了在空海一体战概念下,合作对抗反介入/区域拒止能力,但是没有明确提到中国或DF-21D。

空海一体战“不是关注于一个特定的敌手,因为它所要打败的反介入能力已经扩散,而且还有自动化,变得更容易使用”,两位领导人写道,“美军需要一种可靠的方法来确保当需要帮助盟国威慑一系列潜在敌手的入侵时能够介入,向盟国保证,提供逐步升级的控制和危机稳定能力。”

格林纳特和威尔士说,对抗反介入/区域拒止方法的一个重要部分是破坏敌人的杀伤链。“空海一体战首先通过破坏敌人的指挥、控制、通信、计算机、情报、监视和侦察(C4ISR)系统来打败威胁;其次,摧毁敌人的武器发射装置(包括飞机、舰艇和导弹阵地);最后,击败敌人发射的武器”,他们写道。

他们进一步指出,为了成功地攻击美国军队,敌人“必须完成一系列动作,通常被称为‘杀伤链’”。敌人的监视系统必须找到美军,其通信网络必须将目标信息中继到武器发射装置,武器必须进行启动,之后必须对美军进行制导瞄准。

“每个步骤很容易受到拦截或干扰,而且由于每一个步骤都必须能够工作,我们的军队可以关注于杀伤链中最薄弱的环节,不是每一个环节”,两个军种的最高长官指出。

2011年9月30日,媒体引用赫伯特•J•卡莱尔中将(时任空军副参谋长,负责作战、规划和需求)的话称美国空军已经“将中国的杀伤链拆解到了N个程度”。卡莱尔现在是驻太平洋空军部队的指挥官。

格林纳特和威尔士说,他们不必对“内陆深处的设施进行打击”,明显指的是攻击位于内陆导弹发射阵地的远程导弹。这一观点被认为指的是中国的大多数弹道导弹都安装在机动发射车上——像DF-21D——隐藏在隧道或加固掩体中。

在1991年“沙漠风暴行动”期间,美国军队没能成功发现伊拉克向以色列和驻沙特阿拉伯的美国军队发射“飞毛腿”导弹的机动发射车,尽管使用了大量的攻击机、侦察机和特种作战部队。然而,如今距离这一挫折已经过去了20多年,电子战和情报、监视与侦察(ISR)能力已经取得了长足进步。

机载或舰载干扰发射机能够阻止超视距雷达发现航母打击大队。电子设备、激光、网络或动能武器都能够用于致盲中国用于定位移动目标的卫星。

如果做不到的话,美国海军可以使用EA-18G“咆哮者”电子战机或舰载电子战系统来打败DF-21D的雷达。除了主动干扰发射器,负责护航的驱逐舰能够发射舰载雷达反射诱饵,欺骗导弹去瞄准空旷海域的假目标。

动能杀伤也能用来击败导弹。

在2012年的记者招待会上,格林纳特指出,美国军队能够在DF-21D弹道的不同节点上将其击落。例如,冲绳的美国陆军末段高空区域防御导弹系统——或者在东海巡弋的配备“宙斯盾”作战系统和SM-3弹道导弹拦截器的美国和日本驱逐舰——都可以尝试进行早期击杀。

在末端,美国海军驱逐舰能够使用“宙斯盾”-SM-3弹道导弹防御系统保护航母。在9月18日,美国海军弹道导弹防御在33次测试中击落了27枚短程和中程弹道导弹,包括使用最新的反导软件实现的4次直接命中。更好的软件和能力更强的导弹正在研制中。

美国海军在波斯湾进行了固体激光武器的作战试验,并在测试中击落了巡航导弹。如果证明可行,它将是一种能够对付来袭导弹的光速武器。

成功拦截来袭弹道导弹的几率可以通过协同作战能力系统来提高,该系统能够让水面舰艇和E-2C预警飞机即时分享目标数据,以实现最准确的射击。

作为最后的手段,航母能够使用其自卫武器——改进型“海麻雀”导弹来击落逼近的DF-21D导弹。

国会研究处的海军分析家罗纳德•奥罗克在7月份的一份报告中称,“尽管中国计划中的反舰弹道导弹(ASBM)可能被认为是‘游戏规则改变者’,那并不意味着它无法对抗”。“可以想象出多种对付反舰弹道导弹的可能方法,这些方法也可以联合使用。”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