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这个兵就是欠打!

好兵海东青 收藏 84 24213
导读:前面一段时间,一则内蒙古某部骨干在新兵入伍训练期间变相体罚和打骂新兵的旧视频引起了大家热评。其实,关于带兵中该不该“打”兵,如何更科学有效地对新兵实施管理教育、使兵员素质和战斗力快速提高,一直就是基层部队争论和探讨的一个热题。 严格管理与“打骂体罚”,在很多的时机和情况下是一个十分模糊又难以界定的概念。确实有很多部队存在变相体罚,据此,才出台的管理教育《八个不准》。严格一点来讲,老兵班长在训练场上拍拍新兵的脑壳、点点脑门,这些动作都可以列为不规范、必须禁止动作的范畴。但要是真的如此来严格规范,


前面一段时间,一则内蒙古某部骨干在新兵入伍训练期间变相体罚和打骂新兵的旧视频引起了大家热评。其实,关于带兵中该不该“打”兵,如何更科学有效地对新兵实施管理教育、使兵员素质和战斗力快速提高,一直就是基层部队争论和探讨的一个热题。

严格管理与“打骂体罚”,在很多的时机和情况下是一个十分模糊又难以界定的概念。确实有很多部队存在变相体罚,据此,才出台的管理教育《八个不准》。严格一点来讲,老兵班长在训练场上拍拍新兵的脑壳、点点脑门,这些动作都可以列为不规范、必须禁止动作的范畴。但要是真的如此来严格规范,估计部队训练工作也就无法进行、单兵战斗力也就无法保证了。

我个人认为:对“打骂体罚”行为的认定可以依据如下三个条件:1、实施的是带有人格侮辱性质的打骂和体罚行为;2、是经常发生且带有群体性特点的处罚行为。3、是超越了训练管理范围以外与部队《条令》和《纪律》规定相差极大的个人行为;

我曾以“以战代干”的身份担任过某海航院校三年的学员队区队长,培养、训练和管理过每年37人、总数148名的新兵(其中一年带了2个区队、74名学兵)。以我个人的体会来看,身为兵头将尾的班长,动辄就对新兵实施打骂和体罚,甚至是人格上侮辱,绝对是一种极度无能的表现,是原始且落后的管理办法。

[原创]这个兵就是欠打!


每每在新学员(新兵)到达学员队分配完区队之后,我都会对着我站在我面前的新兵说上这么一段话:“我叫海东青,是本队三区队、也就是你们所在区队的区队长,我将帮助并陪伴你们完成三个月的入伍训练和五个月的专业学习,直到你们毕业离校。通俗一点说:在未来这八个月的时间里,你们的哥哥加上姐姐就是我。”

说到这里,或许会有人认为我在吹牛,也许会有人怀疑我的带兵水平和培养出的兵员质量。在此,不客气地说一下:我所带出的学兵,无论从作风纪律、队列动作,还是内务水平和专业课程,无不名列全校各员班学员队的前列。

当然,我也是很有个性的,并非是只知道讲道理的面瓜一条,几年的带兵过程中,遇到真正操蛋的“滚刀肉”,那种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货色,我也会毫不犹豫地发起脾气,对不服从管理者还以颜色,直到他在我和纪律面前彻底地折服!

下面,我就谈谈发生在我身上的一次对一个兵不得不打的经历:

某年初冬,新兵入伍训练正式开训近一个月之时,这一天,学校军务部门突然给我所在的学员队分配来了一个吊儿郎当的新兵,而且,这位马姓“不速之客”还是一名青岛本地户籍的新兵(这本身就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因为队里把他分配到了一位干部担任区队长的四区队,所以,紧张忙碌于训练工作的我并没有太关注这名来路有点特殊的新兵。

几天过去了,这位马姓新兵所在区队的区队长便开始向队领导发起了牢骚,原因是这个兵太散漫和操蛋,且不好管、不给管。除了每天晚上熄灯后都在寝室里公开吸烟和肆意喧哗之外,还经常纠集几名追随他的兄弟趁夜间熄灯后干部疏于管理时翻窗外出,躲在校园隐蔽处喝酒并被学校纠察队纠察,给我队在学校管理方造成极坏影响。

发展到了最后,这“老马”愈加变得过分起来,居然开始泡起了病号,不仅不按时起床出操,不叠被子和整理内务之外,还时常和对他进行管理的所在班班长和副班长(在学员队中,班长和副班长都是新兵担任)发生口角直至殴打。在新兵中造成极坏影响,把一个管理正常的区队搅得是乌烟瘴气。

按理说,一个新兵张狂、操蛋到了如此无法无天的地步,完全无视部队的管理和纪律,学员队干部们早就应该对他实施惩戒了,可是,眼前的这个“山芋”却有点烫手,因为,此“老马”颇有几分背景——他的大爷是海军北海舰队的一个副军职高官,其家人每周都会随同舰队方面派来的小车来学员队给他送一些好东西。

鉴于这种棘手情况,全队干部对这个刺头都感到有点麻爪,因为,随便对他实施惩戒,搞不好就会给我们这个正师级的学校招惹来麻烦,说不定还会影响到自己队的评比以及干部们的前程。在这种情况下,他的区队长只好极力维系好与他之间的关系,对其有距离的抓放。

新兵入伍训练结束前,全校各学员队照例都要在校部的统一安排下举行全校员班、师班学员队的年度阅兵式,这是每个部队都必须沿袭的传统和形式。

也就是在这次阅兵式举行之时,这位“马兄”给我们队捅出了一个大篓子,也迫使我和队里的另一位战士区队长对他痛下杀手——对其实施了一次“海扁”行动!

阅兵式举行那天上午,不知道是首长“迟到”,还是军务部门为了趁机考验我们的“站功”,总之,在三十多个受阅方队到达集结地点呈立正姿态肃立了二个多小时后,阅兵总指挥还没有宣布开始阅兵式。(阅兵式:首长从受阅部队队列前通过,进行检阅的仪式)

这时候,站在队伍中腰酸腿痛、一直不时抓耳饶腮的新兵“老马”可就忍不住了,他在左顾右盼了几下之后,居然离开干部战士都在紧张肃立着的方块队,走到了方队的后面,捡个干净的路牙石坐了下来。(原本,队里担心他出故事,就特别安排他留在队里担任小值日的,可是,他坚持要来看看热闹,真贱!)

这一切,都被现场拍摄的录像机给拍了下来,与随后发生的一件事一起,最终导致了学校首长对我们学员队的问责。

看见队伍中有新兵不声不响地无故走出队列,还大模大样地坐在路牙石上一边摇晃脑袋一边喃喃自语,没等到我们队的干部上前喝止(其实,此时已经站在队首等待检阅的干部们根本就看不到自己身后的队伍),就有一名担任巡视任务的军务参谋走到了近前:

“这位学员,你为什么擅自离开队列?”

“……”

“老马”很鄙夷地白了此军务参谋一眼,没有说话。

“你给我站起来。反了你了,你还是不是新兵,想挨纪律处分吗?”军务参谋有点生气,因为,他真没见过这么牛逼的新兵。随即,他对着站在队前的我们五队干部嚷了起来:“五队的,你们队这个兵是怎么回事……”

“你他妈少管闲事,你不想穿这‘四个兜’了是—不—是?”

没等我们队长闻讯转身赶到队尾,不知天高地厚的“老马”却开始向他面前的那位军务参谋高声威吓了起来。因为在他眼里,面前这个副营级的军务参谋也太不自量力了,居然敢管他这个军职干部的侄子,岂不是在拿自己的乌纱帽在开玩笑吗。

“值班警卫,把这个新兵给我抓起来,送到禁闭室去!”军务参谋暴怒起来,他岂容如此无视纪律的新兵在这里放肆,于是,他召唤来负责现场警卫的二名警卫排老兵,把开始对他骂骂咧咧的“老马”给约束了起来。

……

随后,少了“老马”的我们方块队在全体队干部极度压抑和愤怒、窝囊的氛围中完成了阅兵式。

……

[原创]这个兵就是欠打!


阅兵式结束,队里的二位主官即被召唤到了校部,校务部长迎头就是一顿猛批臭熊,把二位大哥给骂得连头都抬不起来。最后,校务部长严肃地说命令道:“我不管这个新兵的大爷是谁,总之,即便是海航司令,你们也要把他给我训练成一名好兵,完成不了这项任务,我就撤了你们俩的职!”

挨训结束,队里二位“老大”一脸愤怒、垂头丧气地回到队里,马上召集我们四个区队长在队部开会。在狠狠地批评了“老马”所在区队的区队长之后,队长很阴险地看了看我:

“我宣布,从现在开始,‘老马’从四区队调到海东青负责的三区队,由海东青和‘肖大侠’共同负责对其管理。”(“肖大侠”是我们队另一名和我一道留校的战士区队长)

散会之后,队长特意把我和“肖大侠”又留了下来:

“我告诉你们二个小子,校部王部长刚才说了:你们俩的提干培养和考察工作已经开始,因此,‘老马’这件事情处理的好坏,直接证明你们俩人的能力。所以,你们俩给我动动脑子,必须把这匹‘烂马’给我彻底降服!”

“另外,下午我去警通连禁闭室把人给接回来,晚饭后召开全体军人大会对此事进行严肃批评。军人大会结束后,你们俩在俱乐部就地找这‘老马’给我好好‘谈谈’,一定要让他写出深刻检查。明天,我们将宣布对其的处分决定。”

“对了,我让你俩跟他‘好好’‘谈谈’,不是让你们对他动手动脚,你们听明白没有?当然,不管怎样,你们一定要把他谈得心服口服!”

队长离开队部后,我和“肖大侠”相互看了看对方,都沉默了起来。大家都知道队长刚才这番话的分量,那言下之意就是:我们俩要是不能降服这个操蛋货——“老马”,未来的提干机会也就彻底地泡汤啦。要知道,从新兵中作为骨干能够留校担任区队长,这可是向提干迈出了一大步,绝对不能因此而前功尽弃呀!

想到这里,我瞪大眼珠问“肖大侠”:“‘大侠’,怎么办?”

“没说的,干他!”“肖大侠”扔掉了手中那还没有燃尽的烟屁股,用脚尖用力碾了碾,语气坚决而狠辣地说道。

……

全体军人大会按时在晚饭后举行。会上,队长对“老马”来到五队之后所表现出的种种劣行进行了一番极为严厉的总结和批评。最后,他要求全队官兵牢记住这个反面典型,加强纪律和作风培养,服从命令、听从指挥,争做一名合格的军校学员……

会散了,四个区队的人员各自带回所属楼层的寝室开始班务会,对照自身检查和揭批“老马”的错误。二楼,空荡的俱乐部里只留下我和“肖大侠”以及眼前那位摇头晃脑、从禁闭室接回队里之后就一直还在不以为然的吊兵——“老马”。

“‘老马’,知道不知道你犯了什么错误?想不想改过?”敞着个冬服领口的“肖大侠”吐了一个烟圈,语气严厉又有点阴惨惨地对着“老马”开了口。

“少他妈啰嗦,我,不—知—道。所以,更不—想—改!”“老马”居然如此回答。可能在连干部都不放在眼里的他看来,面前的这二个老兵就是个屁。

“兔崽子,你的嘴还他妈的真硬呀,你知不知道爷爷当兵前在烟台是干什么的,信不信老子立马敲死你。”运动员出身、脾气火爆的“肖大侠”面对眼前这又臭又硬的角色,当即开始来脾气了。须知道,能够留校的战士区队长,一个是表现良好,再就是都有几分斤两。

“姓肖的,***,你少吓唬老子,你知道爷爷我在青岛又是干什么的吗?别他妈放屁,有种你现在就过来敲死我。”“老马”不吃“肖大侠”的素,张开嘴巴居然骂起他来。

这一下,“肖大侠”脸上可真的是挂不住了,身高马大的他箭步向前,抡开了那一直坚持打排球的拳头,呼啸着向“老马”的脸上打去。

等我反应过来想去阻拦,却已经是来不及了。

“嘭!——咕咚!”

脸上饱受“肖大侠”重拳轰击的“老马”可能是以为“肖大侠”不敢真打他,所以,见“肖大侠”快步向其身前逼近,居然是不躲不闪。于是,被拳头狠狠地打在了他那方方的左面颊下腮部,身体随惯性扑倒在地上的同时,嘴角随即也流出血来。

我看见“老马”被打倒地,赶紧上前牢牢拉住还要趋步向前,继续发威的“肖大侠”,生怕他给倒在地上的对方打出什么毛病来。

也就是我面向“肖大侠”背对“老马”的当口,我突然发现“肖大侠”的面色有点微变,随后,就见他猛地推开了我,下意识地快速向后退去。

我意识到有所不妙即将发生,赶紧回身再看“老马”。

只见,原本倒地的“老马”已经从地上爬起,他操起了散会后放置在俱乐部一侧的那摞蓝色长条凳中的一把,高高举起,叫骂着向站成一条线的我和“肖大侠”所在方位扑来:“我不活了,我砸死你们俩!”

“‘老马’,给我放下凳子!”我见“肖大侠”退后,心中也是一慌,但当即便镇定了下来,对老马开口厉言喝止。我知道自己此刻的身份和影响:心想:即便是被他给拍上一条凳,也绝不能再退,不然,我们五队这些管理人员的面子就全部给丢尽啦。

“啪!”

抡起的条凳脱手飞过来,转着圈拍在了没有移动位置的我的额角处,疼得我猛地一咬牙。所幸,“老马”见我真心不进行闪避,也就没敢使足全力。不然地话,这十几斤重的条凳打在我的头部,怎么也得让俺老海到卫生院住上一周。即便他不是全力,我的额头也已经破了,血,随即流了下来。

见自己挂彩,我开始火气,顾不上理会痛楚和糊住左眼的血水,抢步上前,一个抓领勾踢,再顺势一推一送,就把“老马”给横横地撂倒在了俱乐部的水泥地面之上。直摔得这小子“叽歪”一声惨叫。然后,就见他全身蜷缩,面色惨白,发出断断续续的呻吟之声。

我知道,这一下真的把他给摔狠了,人给摔岔气了。不过,我并不担心,因为没有多大危险。自己当初练习武术时,就常常被老师给摔成这个熊样。

取过来事先准备好的细背包带,我把还在痛苦呻吟着的“老马”双手背后给捆了个结实,继续将他扔在那冷冰冰的水泥地上,关上俱乐部大门,下楼去包扎伤口了。

过了午夜十二点,在各班查完寝的我返回到俱乐部中,扶起那条曾打在我额角上的长条凳,坐在了斜倚在墙角处的“老马”面前:“小子,算你有种,竟敢用凳子打我。好,今天,我就跟你耗到底了。我还真告诉你,只要有你这样的兵存在,我就不会有好日子,也就没有了提干和立功的机会,所以,再怎么干也都是没有指望的。”

我将自己的领花从冬装领口处用力撕掉,继续不紧不慢地说道:“现在,队里的干部都回家抱老婆了,我可以安安静静地玩你,我也想好了,这个兵老子不当了。我熬你到明天,让你不死也只剩半条命,等你那个狗屁大爷知道你在我手里遭了罪,一份命令把我给遣送回安徽老家,我还真的给他磕头谢恩了。”

“……”

“海……海队长,我刚才真的不是要有意打你的……”

一番不管不顾的泼皮理论从我口里说出之后,死倔的“老马”居然开口服软了。

我禁不住心中狂喜,因为,从他这一句话就可以推断出:这小子已经感到害怕了。于是,我继续趁热打铁地说道:“小子,知道我为什么来当兵吗?告诉你也不怕你检举我:我在家把人给打残疾了,‘老威’到处抓我,所以,我才托关系验兵,来到部队躲祸的……”

“海大哥,我错了……”

就这样,“老马”被我设计给征服了!

[原创]这个兵就是欠打!


……

入伍训练结束,“老马”并没有留在我们学校继续学习航空专业课,而是被一纸命令给调到了北海舰队所属的青岛某后勤团,当上了一名掌握方向盘开军车的司机。

离开那天,我到学校军务科去送他,临要上车时,“老马”扔掉手中的背包死死地抱着我泣不成声,就仿佛眼下的分离是一次生离死别一样。到了最后,我的眼眶也禁不住湿润了起来……

……

后来,“老马”时常开车到航校来找我叙旧,而且,每次都会给我捎带来一些新奇有紧俏的东西。在欣慰的同时,让我感到又有点为难的是:他总是对“肖大侠”冷面相对,又一次二人还差点为了一句话而在我的办公室里动起手来。

……

去年,从带过的兵那里得到一条未经证实的消息,早已失去联系的“老马”目前发达了,他在青岛经营着一家规模很大的酒吧……


——想了解真实的海军航空兵军事院校、海军航空兵和真实的从军经历吗,请关注以本人在海军航空兵院校里的亲身经历所撰写的纪实性小说——《好男当兵》!她会在平淡间让你感受到火一般的军旅激情和战友情谊!相信:所有想去当兵的、正在当兵的和曾经当兵的人都会在其中有所收获。

[原创]这个兵就是欠打!

中華鐵血軍團 ——热诚欢迎您的加入!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4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热门评论


现在的兵比以前娇贵上万倍,估计大学生不少吧,素质真高啊,不是学问深就能当好兵,兵乃杀人者也,战场上还是谁的临场发挥能力,应变能力,不过现在打信息化战争,确实学问深有优势,不过我想说请给我们农村人一个机会,我们没有钱上学,大部分初中都没毕业,可是现在当兵不但要求学问深,而且主要是要给几万块才能当兵,还不一定分到好地方,大部分都学不到啥本事,我身边有几个当兵的就是这样的,我想当兵,可是不知道能不能当上呢

所有军队都是等级森严的纪律团体,军队的所有法律、条例、规定都是围绕者“等级”、“纪律”两点制定。地方只讲法律,而法律不承认等级。这就是本质的区别。

新兵之所以受罚、挨揍,最主要是还没有“等级”观念。

——新兵是军队最底层,“阶级”最低,因此所有老兵都可以“命令”新兵。由于老兵或基层军官的等级也不高,对不服从命令的新兵只有两种处理方法:

1、向上级报告,请求处理办法;

2、自行处罚(体罚或动手)。

后果:

第一种:纪律或军法处分,可能计入档案,一旦计入档案,污点有可能伴随一生;退兵(未授衔的),这是最难堪的,不但让当地武装部、派出所甚至体检单位难看(有可能追究责任),自己还得不到军人的所有优抚,并且同样计入档案;班长(或老兵)挨批,发回原地“自行”处理。

第二种:体罚,加大训练强度,练到没脾气;一人犯错,集体受罚,后果是集体“帮助”进步;单独“帮助”“教育”,这可以是触及心灵的说服教育,也可以是触及身体的粗暴教育。

打新兵永远不对。如果你觉得他不好可以退回去。打人就能打出战斗力了?共产党当年就是这样练兵的吗?共军和国军最大的不同就是内部的暴力事件少。所以才比国军强。你以为军阀作风就可以换来战斗力吗?

我当新兵时打过新兵战友,因为那个战友很讨厌,训练一天大家都很累,吃的又不好,12个人两盘大烩菜,土豆白菜海带几块肥肉,馒头粘的能粘墙上。即使这样每次大家都没吃呢,他就先把菜里仅有的几块肉吃掉,然后使劲把菜放自己碗里,完全不考虑其他战友,我说过他几次考虑一下别的战友,他居然骂我,还让我吃完等着。我吃完他还真在卫生队门口等着我并且先上来动手,然后让我揍了,把他鼻子打出血了。回头6个老兵班长把我叫到区队长屋里要揍我,我看不好抡起拖布一顿扫,然后就跑掉了,没打到我。我们是北方少数民族,热心肠、性格倔强,受不了冤枉气,我告诉20多个老乡,等下连队之前报复他们。好像消息走漏了,几个班长说小话溜须我,并从大队打字室女兵那里要来考试题提前给我,我心软了,也就没有报复他们。其实,当年我不是吊兵,平时我给战友理发、帮队里教歌,还帮战友洗衣服,生气的是几个班长不修理那个自私的人,反而修理主持公正的我,这样的班长其实也挺操蛋的。因为我们新兵班长都是从连队抽调的,山不转水转,有些都回到一个连了,有几个爱欺负新兵的班长新兵集训后回到原连队,让被他欺负过的战友一顿好收拾,屁也不敢放一个,呵呵,不过都是25年前的事了。

不懂部队什么样,没当过兵,但我知道红军、八路军当时装备差劲!军费紧张!从来不打新兵,但是打败了侵略者!解放了全中国! 而如今军费宽裕!装备也算精良!流行打新兵!不知道有多高战斗力?!钓鱼岛都弄不明白!有毛争议!自古就是我中华民族的国土!却让鬼子自慰队整天巡视! 我若有机会拿起枪或者上战场,死又何惜?冲自己人耍威风那不算本事,有何可炫耀?再者奉劝那些官二代和富二代:“别尼玛那么矫情,当兵不是过家家!别尼玛受不了这个那个!打起仗你跟敌人说你跑不动了慢点追?”

8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