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的一位想要警匪一家的警察朋友

西漠 收藏 8 2669
导读:我有很多警察朋友,各种不同的警种,有刑警、有交警、有民警、网警等等,每种警察都会有自身的特质,或深沉、或爽朗、或谨慎、或大方。而这一位警察朋友,就属于大方开朗,但是却又很有意思的一位。这次我就想讲讲我眼中的他,是怎么样一位警察。 说起来跟他认识很有缘分,我们是95年的时候就认识了,那个时候我们刚刚上初中,我是转学到他所在的学校。在开学前我们都要进行军训,按理说转学生是不参加这些正常的活动的,因为我们的学籍关系还没有到这个学校。但是我父亲为了让我早一些融入学校集体,就狠心让我参加军训去了(不好


我有很多警察朋友,各种不同的警种,有刑警、有交警、有民警、网警等等,每种警察都会有自身的特质,或深沉、或爽朗、或谨慎、或大方。而这一位警察朋友,就属于大方开朗,但是却又很有意思的一位。这次我就想讲讲我眼中的他,是怎么样一位警察。

说起来跟他认识很有缘分,我们是95年的时候就认识了,那个时候我们刚刚上初中,我是转学到他所在的学校。在开学前我们都要进行军训,按理说转学生是不参加这些正常的活动的,因为我们的学籍关系还没有到这个学校。但是我父亲为了让我早一些融入学校集体,就狠心让我参加军训去了(不好意思啊老爹,用了狠心这个词说您,其实是有淡淡地感激呢)。他是我们班临时班长,因为他长得又高又壮,而且黑。他最大的特点是嘴大,就因为这个特点,等我们熟悉了后就给他起了个绰号,叫作河马,这个绰号也一直延用至今,而且用到了他儿子身上,叫小河马,呵呵。于是就这样认识了,算起来这种年纪成为好朋友至今,应该算是发小了吧。


跟他熟悉是因为初二的时候一起到一个同学家玩。那位同学是空军子弟,是我们那个城市机场场站政委的儿子,这位政委是正团级。我们当时所在的城市是祖国的边陲小城,这里经常可以看到我军战斗机在天空飞来飞去,小时候看多了都习惯了,但是很少有接触的机会。由于政委同志到军区开会,我和河马以及另外三人就绑上政委的儿子,要到机场去看看战斗机,于是有了这次互相了解的经历。然而没想到的是军用机场不让我们进,我们五个小伙伴失望不已,最后在我们强烈要求下看了看高炮,也算是一种安慰吧。到了晚上,我们把准备好的武打片碟子放给,把一条政委同志的中华烟抽上,没错,就是抽烟,其实那时候会什么抽烟啊,就是吸到嘴里再吐出来,现在想想真是可惜了这一条烟。让人念念不忘的一条中华烟让我们一晚上抽了八包,也算是我人生中的一个很特别的纪念,哈哈。在玩耍中,我们的一切吃喝玩乐都有个勤务兵在服务,现在想想是有点过分了,大晚上不让人睡觉,呼之则来,喝之则去。玩累了,我们全部小伙伴躺在当地产的好几公分厚的地毯上聊人生,聊理想,这才知道,河马同学的父亲是我们当地有名的一位警察,先是干刑警,后来转到交警大队,是大队长。他说他以后可能会干警察,我们都深以为然,他的相貌、气质、身体素质,再配上他小时候嘴角让火烧伤后留下的一道长疤,不当警察别人会以为他是黑社会的。


后来初中毕业,我们几个很好的朋友都顺利上了我们城里唯一高中,而河马却失去消息。开始大家以为他放假又跑到哪个省玩去了,因为我们都有放假玩嗨忘记回来上课的经历,大家也不以为然,但是一个星期过去了,一个月过去了,还是没消息。虽然我们都认识那位交警队长,但是他看起来实在太威严,都没有人敢去他们家打听。等到快俩月时候,他来信了,为什么是信不是手机呢,那个时候是98年,手机什么的还是有钱人玩的东西,连BB起也很少有人用,我们都是学生,还没有普及。在信中他说他正在首府郊区的一所警官学校上警专,这一个多月都跟老生打架,没时间给我们联系,目前打架的事情告一段落,因为校方介入,不好干大场面,所以闲得无聊就给我们写个信。这封信的后果是浪费了我和同学好几包买烟的钱给他回信谴责,这个时候我们都已经成了正统的烟民了。


高中毕业,我们又顺利考上大学,为什么说顺利呢,因为我们高考那一年中国家扩招的第二年,基本上差不多的学生都能够上一所大学,况且我们城市在边疆,还有加分。这时候大家天各一方,一位同学考到了郑州铁道警官高等专科学校(为什么不讲这位警察朋友呢,因为这又是另一个动人的故事了,呵呵),一位考到了石家庄,还有那位政委的儿子在高中时就转去了武汉空军少年军校,听说天天让人欺负,可惜没在我们跟前,不然也不会沦落到如此地步。而我,考上了我们省里唯一一所211大学,算是离家最近的一个。这个时候,我们的河马同学,哦不,应该叫河马实习警官先生,已经毕业,回到了那个小城,当上了一名派出所的实习警员。


这一实习,就是五年。因为河马身上有两条很长的伤疤,都是小时候玩火烧伤的,所以一直无法转正,进入不了警察系统。在这里也要告诫小朋友们,不要玩火,不然长大了当不了警察叔叔。按理说河刀他们家,他伯伯是副局长,老爹是交警大队长,办一个警察关系还是不在话下,可是那几年好像抓得紧,再一个当警察的人都很忙,特别是在我们那个稳定大于一切的边陲小城。河马跟我说过,他一个月见他伯伯和老爹一次都不奇怪,因为天天在外出任务,天天值勤值班,很少有回家的时候。在这五年里,河马实习过民警,也实习过交警,在派出所、110接警台、交通大队还有车辆管理所都干过。其中还有一件小事,就是河马一到18岁的时候,有一天一个他老爹的手下就给他一个本本,他打开一看,原来是驾照,他问那位手下同志,怎么他都不知道有谁给他办的就有了,需不需要钱,那位手下同志说不要钱,就是工本费两块钱,手下同志付了。每次想起这个我们一起玩大的朋友都会批评他,怎么当年不给我们也一起办了,到现在学个驾照快要了老命,河马总是嘿嘿笑着,一脸憨厚,就像一只非州大河马。


记得有一年我上大学放寒假回去,这一年他父母离异了,他很坚强,从来没在我们面前吐露过一丝的抱怨或是委屈。但是有一回我们出去喝酒,他喝得有点到量,聊天的时候他说了一句:妈的,老子如果真的转正了,到30还是没混出个样子,老子就警匪一家,大把捞钱,捞够就闪人。他说完我们都沉默了。当一个20来岁的年轻人在社会上摸爬滚打好几年,还一事无成,没有稳定工作,只能领到不够养活自己的实习工资,家庭里又出状况,他的压力有多大我们不得而知。但是他从来没有任何表露,这次的心声,会不会是他心里已经产生了变化,要报复社会呢。


终于,经过了五年的等待,通过他的努力,让局长特批了他转正的申请,河马实习警官先生光荣的成为了一名正式的警官。这个时候我还在上学,每年见面的机会都是我放假的时候回去,偶而他出差到首府也跑到我租住的小屋混上几天。他成熟了,相对于我还是一身的书生意气,他有了很明显的进步,一米八几的大个头,黝黑黝黑的国字脸,再配上嘴角的那条伤疤,他身上有了他父亲的那种威严,当然还没有到那种能让人不敢轻易直视的地步。


给我印象深刻的是有一年,他在我们城里的一个很大的派出所当民警,这个派出所应该说大多数警察都可能听过,因为这一年这个派出所遭到了恐怖份子的冲击,派出所名字我不便透露。正是这一天,我在单位上着班,跟往常一样干着重复重复又重复的工作的时候,同事给我讲了一声,看,你们城里出事儿了,有暴徒冲击派出所。我咯噔一下,问他从哪里看到消息的,他说是网上。我赶快打开网页,不出我所料,正是他工作的那个派出所,已经出事了。我赶紧拿起办公室电话给他拨了过去,手机无法接通(有人问我为什么拿办公室电话而不是自己的手机打,我想说的是大家在办公室里打电话用哪个电话还不清楚吗,你懂的,哈哈)。我连续打了好几个电话都无法接通,于是又给河马媳妇打过去,这次接通了,我问了情况,原来他正好出勤,没在派出所,这个时候他正在跟刑警还有武警一起包围派出所,危险基本没有了,我这才放下了心。晚上他给我打了电话,声音透着疲惫,他说白天的时候那边有通信管制,所以接不上电话,这段时间他们又要开始24小时值班了,虽然平时也没几天闲着,但是目前是三级战备,不能放松,这一段时间不能跟我联系,我说哥们注意安全,他呵呵一笑。


这几年来,那座城里安全警备级别经常上升,又逢着国家一系列的大事,比如奥运会、十七大、十八大、人大会,还有那一年周末晚上的那件沉痛的事件,那个小城总是绷得很紧。今年好像听说我们地区有一个县的公安局副局长因为太累而猝死,时常在电话给河马讲要注意安全。这几年,河马也顺利的升级为一个小头目,手底下有十来号人支使,我经常打趣他,还有没有想过要警匪一家这事儿啊,他说,太忙了,累得早就记不得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