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4百城市最新详细分级出炉:15城市为一线(图)

编者按

《第一财经周刊》对400个城市的综合商业指数进行排名,成都名列“新一线”城市榜首。成都的脱颖而出,反映了世界对这座城市发展潜力的绝对信心。

成都的国际航线、外国领事馆数量在“新一线”城市中位列第一。就在2013年,成都成为继北京、上海、广州之后,第四个72小时过境免签的城市。与此同时,蓉欧快铁打通了从成都到欧洲的货运通道,并正在成为“中国造”走向世界的重要“港口”。

到目前为止,已有248家世界500强企业到成都投资。这些商业巨贾选择成都的原因,除了可观的商业回报,还有便捷的政务环境。事实上,成都已成为全国保留行政审批数量最少的副省级城市之一。

无论是本地人,还是外乡人,都能在这里找到家的归宿。不久前,成都入选国家30个中小学教育质量综合评价改革实验区,宜人的自然环境,良好的教育、医疗、社会保障体系,给繁华都市增添了温暖的色彩。

成都的这许多侧面,都是这座快速发展城市的力量体现。对世界各地的投资者而言,意味着无数的商业机会,等待发掘的财富。对生活在成都的我们而言,意味着更繁荣的成都,更美好的生活。

综合商业指数 成都列400城市之首

中国的城市人口规模是吸引大公司来到中国的原因之一,这些人口既意味着数量无可比拟的消费者,也意味着数量庞大的人才和劳动力。但当它们想要为在中国城市的发展寻找更多参考指标时却发现,难以找到一个针对数量如此之众的中国城市的现代意义上的分级和分类。

按照国际通行的理解,现代意义上的城市是工商业发展的产物,是资金、人才、货品、信息交流之地。英国著名城市经济学家K.J.巴顿就把城市定义为“一个坐落在有限空间地区内的各种经济市场—住房、劳动力、土地、运输等等—相互交织在一起的网络系统。”

改革开放30多年之后,中国城市的发展事实上也正在冲破行政级别的枷锁,更加贴近现代意义上的由商业驱动的都市。这种突破意味着,依据工商业繁荣程度对城市进行分级已经成为可能,而且必要性也越来越迫切。

这是《第一财经周刊》2013年决定从公司和公司人角度,对中国除传统一线城市之外的300个地级及以上城市和100个百强县共400个城市进行详尽调查的原因。

详尽调查400个城市

从3月份开始,《第一财经周刊》从《财富》500强企业和中国100强企业中抽取了285家大公司进行了走访调查,考察了它们在中国的区域布局和未来的战略重点区域,以及它们对中国城市未来成长性的认识;与大公司密切相关,还调查了银行、房地产、汽车、奢侈品、零售连锁、酒店、快时尚等多个领域的140个一线品牌在全国的城市分布,考察了它们进入的城市数量和开店的数量。

公司人方面,《第一财经周刊》调查了来自北上广等传统一线城市的1000多名年轻公司人,考察他们在现工作地之外乐意去工作和落户的其它城市,他们的意愿能够反映出这些城市对优秀人才的吸引力。

此外,还搜集整理了400个城市的2012年GDP规模、2012年居民人均收入、《财富》500强企业落户的数量、211高校数量、国际航线的数量、外国使领馆的数量、机场吞吐量等,这些指标数据可以反映一个城市经济发展水平、居民消费能力、教育资源和经济活跃程度。

计算综合商业指数

在这些一手数据的基础上,我们对400个城市进行了一线品牌进入密度、一线品牌进入数量、GDP、人均收入、211高校、跨国500强进入数量、大公司重点战略城市排名、机场吞吐量、大公司进入数量、使领馆数量、国际航线数量共10项指标的单项排名。

在这十个单项排名的基础上,我们又计算了每个城市的综合商业指数,具体计算方式为:(一线品牌进入密度名次 一线品牌进入数量名次GDP名次年人均收入名次 211高校数量名次)X0.2 (大公司重点战略城市名次 机场吞吐量名次外国领事馆数量名次国际航线数量名次)X0.8=城市综合商业指数。之后,我们对400个城市的综合商业指数从低到高进行排名,指数越低则排名越高,最后得出了400个城市的综合商业指数排名。

成都列“新一线”榜首

基于这个排名,我们对400个城市进行了全新的分级。

其中“新一线”城市为成都、杭州、南京、武汉、天津、西安、重庆、青岛、沈阳、长沙、大连、厦门、无锡、福州、济南等15个,它们或为直辖市,拥有雄厚的经济基础和庞大的中产阶层人群,以及可观的政治资源;或为区域中心城市,对周边多个省份具有辐射能力,有雄厚的教育资源、深厚的文化积淀、坚实的产业基础和便利的交通;或为东部经济发达地区的省会城市和沿海开放城市,有良好的经济基础、便利的交通和独特的城市魅力。这些城市理所当然也是各大公司的战略要地。

二线城市为浙江宁波、云南昆明、河南郑州、吉林长春、安徽合肥、黑龙江哈尔滨、江苏常州等36个城市,按照传统的方式来描述,它们多数都是中东部地区的省会城市、沿海开放城市和经济较发达的地级市。从现代的城市意义上讲,这些城市往往有一定的经济基础,商业活跃度相对较强,对大公司、大品牌和优秀人才有一定的吸引力,它们也正在或者即将成为未来几年大公司布局的重点。

三线城市为海南三亚、海口、浙江绍兴、内蒙古鄂尔多斯、新疆乌鲁木齐等73个城市,它们多数都是中东部地区省域内的区域中心城市、经济条件较好的地级市和全国百强县,也包括一些西部地区的省会首府城市,它们的人口规模多数也都在百万以上,拥有一定的居民消费能力,拥有自己的相对优势产业,对某些特定行业的大公司也有一定的吸引力,但是城市综合竞争力还有待进一步提高。

四线城市为浙江台州、衢州、江苏太仓、河北张家口、广东湛江等76个城市,这些城市以中部地区的地级市为主,也包括一些经济发达省份的相对欠发达地区,它们的经济发展往往依托于本地的中小企业或者资源性企业,居民的消费能力处于增长过程中,在大公司和大品牌的战略中,它们往往要依托于区域重点城市的辐射,但是它们本身对中国本土的中等规模的企业和二线品牌有一定的吸引力。

五线城市为云南玉溪、安徽铜陵、安徽宿州、山东菏泽、内蒙古锡林郭勒盟等200个城市,他们多数都是中西部地区的地级市,经济基础较差,交通不够便利,成规模的企业数量有限,辖区内农业人口仍占大多数,各自正在探求工业化的发展方向。

这种城市分级方式打破了传统意义上的城市行政级别的划分,摈弃了以GDP论英雄的单一指标分级,而是综合了人均收入、教育资源、大公司和大品牌的选择等多项更具现代商业意义的指标。(据《第一财经周刊》)

400个中国城市排名成都为何居新一线榜首

荐语

《第一财经周刊》

中国城市的发展事实上也正在冲破行政级别的枷锁,更加贴近现代意义上的由商业驱动的都市。这种突破意味着,依据工商业繁荣程度对城市进行分级已经成为可能

在我们调查的大公司战略重点城市中,成都在“新一线”城市中高居榜首

大公司投资于某个城市,以及公司人选择把自己的未来投资到某个地方,都是建立在对未来的信心之上,我们认为,这也是衡量城市发展的一个重要指标,而这种未来正是我们关注的重点所在;同时,外国领事馆数量、国际航线开通数量等等,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一种可以量化的信心。

成都的脱颖而出在很大程度上就跟这种信心有关。在我们调查的大公司战略重点城市中,成都在“新一线”城市中高居榜首,而在吸引到的《财富》世界500强企业数量中,成都也以248家位居第一。在公司人的意向工作城市中,成都也跻身前三甲,而且成都70条国际及地区航线数量和10个外国领事馆数量在“新一线”城市中也都高居第一。

如果说城市是资金、人才、货品、信息交流之地,以这些指标来衡量的话,成都也都表现抢眼。根据成都市统计局发布的数据,2012年,成都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达到5890亿元,占全国1.6%;实际利用外资85.9亿美元,占全国实际利用外资总额的7.7%;进出口总额为475.6亿美元,占全国进出口总额的1.2%。2012年,成都市的流动人口达到465万人,占全市常住人口的比重超过28%。成都拥有50余所高等院校,每年可提供16万左右大学毕业生和10万余名专业技术工人。2012年,成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达到3317.7亿元,在“新一线”城市中仅次于人口规模更为庞大的重庆和天津。

成都所表现出的这种城市商业魅力,也让它被《财富》杂志选为第十二届财富全球论坛的举办地。“去年,《财富》杂志将成都评为‘全球最佳新兴商务城市’。这表明成都在包括科技、金融、物流、外包、通信还有其他诸多行业及领域成功确立了令人敬佩的地位。200余家《财富》世界500强企业落户成都就是一个卓越的成就。正因为这些原因和诸多其他因素,我们选址在成都举办第十二届财富全球论坛。”《财富》杂志总编辑苏安迪说。

如果跨国公司代表了一种外来的和相对前沿的视角,那么民营企业的数量和规模对于一个城市的经济增长和就业增长则更具有切实意义,在这一点上,各“新一线”城市之间的发展状况并不均衡,比如2012年武汉的民营经济增加值占全市GDP总量的比重为41.2%;南京的民营经济增加值占全市GDP的39.9%;成都相对较高,超过58%。

无论是传统一线城市还是新兴城市,年轻人选择在哪些城市创业以及他们所选择的创业门类将会对这些城市未来的竞争力起到更加决定性的作用。在这一点上,成都在手机游戏等新兴产业领域已经先行一步。比如成都有大大小小七八百家手游企业,2012年产业规模达到120亿元。

于新兴城市来说,如果说吸引大企业入驻更多是依赖本地的人力、土地等资源、区位优势以及税收等方面的优惠政策,那么创业的活跃和民营经济的繁荣则更多地依赖于人才的聚集、投融资平台和信息交流平台的搭建,以及城市自然和社会环境的优化。两相比较,前者更多属于城市硬件、先天优势,后者则更多地属于城市软环境的建设,而后者更有利于一座城市抢占未来竞争的制高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