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一颗老鼠屎害死一锅粥的军队——学生兵

警察大叔 收藏 0 538
导读:学生兵这词大家相对不陌生,从29军到郭松龄反奉也就是反张作霖最后到惨死的地步夫妻二人都没了。所以说历史上学生兵是做I一最颗老鼠屎害死一锅粥的军队,如果历史上没有学生兵也就不会有这些历史事件的爆发我想或许现在佟麟阁赵登禹也许就不会因为学生兵还而后战死就算不死能活下来要死也是正常人的生老病死。如果不是因为学生兵我想郭松龄夫妇也许就不会被张作霖抓住也许能打败张作霖反奉成功也就不会惨死。下面我就举一些例子: 无畏学生兵 拼刺刀十命换一命   “当时天还没黑”,李鸿斌清楚地记得进入南苑阵地的时间:19

学生兵这词大家相对不陌生,从29军到郭松龄反奉也就是反张作霖最后到惨死的地步夫妻二人都没了。所以说历史上学生兵是做I一最颗老鼠屎害死一锅粥的军队,如果历史上没有学生兵也就不会有这些历史事件的爆发我想或许现在佟麟阁赵登禹也许就不会因为学生兵还而后战死就算不死能活下来要死也是正常人的生老病死。如果不是因为学生兵我想郭松龄夫妇也许就不会被张作霖抓住也许能打败张作霖反奉成功也就不会惨死。下面我就举一些例子: 无畏学生兵 拼刺刀十命换一命

“当时天还没黑”,李鸿斌清楚地记得进入南苑阵地的时间:1937年7月27日黄昏。

南苑,在北平(北京,以下同)正南,是北平的南方门户,战略位置极其重要。其时,北平的东、北、西三方实际已被日军控制,因此南苑对于北京城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日军首先在北平之南的卢沟桥挑起事端,零星战斗一直持续,直至7月28 日的南苑之战,中日两军全面交火。”李鸿斌告诉记者,7月28日拂晓,日军陆空联合部队向驻守在南苑的29军军部及其直属部队发起了全面进攻。“早晨6时左右,日军首先出动一二十架飞机,对我方阵地轮番轰炸,营房、库房被炸为平地,阵地上一片火海;接着,敌机开始低空扫射,因为没有防空设备,战士们伤亡惨重。”“不一会儿,太阳刚出来,日军发动地面进攻,前面是坦克,后面跟有大炮、步兵,如狼似虎地向阵地扑来,阵地前方200米范围内,全部都是敌人”。

老人告诉记者,和他一样,大多数学生兵不仅是第一次拿枪。也是第一次上战场,埋伏在战壕里时还相当恐惧,但第一声枪响之后,就念着一定要守住阵地,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

“从清晨到中午,日军发动了三到四次冲锋,但都被我军击退,战斗进行得异常惨烈”,李鸿斌目睹众多同学被日本兵刺中,鲜血淋漓,却仍奋力抱着敌人厮打。“同班有个同学叫赵世荣,嘴唇四周已经血肉模糊,但还是抱着枪拼命射击。”李鸿斌向记者比划着手势,描绘同学赵世荣的奋不顾身,神情略显激动。

当天下午1时许,日军以大部队,向南苑阵地东西两侧迂回包围。此时,29 军伤亡惨重,1700多名学生兵剩余不足三分之一。因日军武器精良,人数众多,军长宋哲元不得已下令撤退,学兵团1、2大队向北京方向撤退,李鸿斌所在的3大队向南撤离。

7月28日南苑之战,是平津抗战的转折点,这一战,中国军队不但折了两员大将:29军副军长佟麟阁和132师师长赵登禹(抗日战场上,最先殉国的两位将军),而且南苑的失守,迫使29 军当晚开始撤离北平。从此,北平和天津开始了八年的沦陷生涯。

如果不是李鸿斌老人的回忆,记者尚不知著名的卢沟桥事变中,尚有一群学生兵英勇杀敌的身影。

在好不容易查到的一段资料中,文章的作者如此描写学生兵:“他们年轻,尽管很多人连枪响要卧倒都不知道,却以十条命换一条命的代价和日军拼了刺刀”。

这些人都忘记了,由于潘的出卖,132师两团弟兄在团河的全军覆没,也都忘记了,南苑之战中惨死在日军刀下的学生兵们。

28日凌晨,日军总攻南苑。战斗一打响,其炮火就集中于南苑阵地南面的学兵团驻地。随后,日军突入中国军队的阵地中,残存的学兵们宁死不屈,与日军展开白刃战,在佟麟阁率教导团赶来增援之前,几百名学兵死于此役,伤亡十倍于日军。

这些死在肉搏战中的学兵,都是北平各大学、中学的学生,多是一二九运动的积极分子来投笔从戎的(学兵团的主官,也是原黄埔军校北平分校的学生)。当时中国有多少大学生,有多少中学生呢?宋哲元舍不得让他们当兵,所谓的学兵团,是想将他们培养成29军未来的地方干部。他们的驻地在南苑兵营的南部,也是日军攻击可能性最小的地方(佟赵匆忙的布防主要是向北,防止日军切断其与北平联络。)。当日军扑向南苑的时候,学生们领到枪才刚刚几个小时!

他们年轻,所以他们不懂国士的风度和深谋远虑,所以他们尽管很多人连枪响要卧倒都不知道,却以十条命换一条命的代价和日军拼了刺刀。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十条中国大学生中学生的性命换一条日本兵的性命。

他们换了。

学兵团的白刃战详情已经不可考,只有两点值得记住。第一,他们虽然伤亡惨重,却没有后退,曾经赶鸭子一样赶着少帅几十万大军从关外跑关内的日本兵,在他们的阵地上,没能打开缺口;第二,他们的牺牲只不过使这道阵地在中国军队手中多保留了几个小时而已。

几个小时,几百条年轻的生命,十比一的代价,值得吗?

他们也都是才子,如果活下来,也许他们中会出新一代的鸳鸯蝴蝶派,或者成为梁思成、巴玉藻。

可是他们死在了南苑这块土地上,如同轻烟消逝,没有人记得他们的名字。学兵团1700人中,活着回到北平的,不过区区600人而已,战死的学生,没有多少留下姓名。 郭松龄见大势已去,遂召集身边几位将领交代说:“你们都不愿打了,现在就是因为我。我走,你们跟奉天接头就是了。”24日上午7时左右,郭松龄与一直陪在身边的夫人韩淑秀坐马车出走,有卫士200余人跟随。当马车行至新民县西南45华里处的苏家窝棚村时,被奉军骑兵团追上。郭松龄一边指挥卫队抵抗,一边向村子里撤退。但该卫队是由学生兵组成,没有战斗经验,一经交火,便被敌方击毙大半,余下的也被包围缴械。郭松龄夫妇躲藏在村民家菜窖中,被奉军发现逮捕。24日晚郭松龄夫妇被押解到辽中县志达镇,第二天就被张作霖下令就地枪决。临刑前二人视死如归。所以大量事实证据证明你怎能不说学生兵是史上最一颗老鼠屎害死一锅粥的军队?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