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学智:180师惨败彭总两天未睡 穿短裤满头汗


志愿军第一线部队全线北撤时,第180师正在北汉江以南,负责掩护第3兵团主力转移。5月25日,180师渡过北汉江后,即被美军机械化部队截断。这时,该师电台即与军部失去了联系。彭德怀得到3兵团报告后,即电令3兵团副司令王近山速派60军另外两个师前去救援,但3兵团司令部电台又被炸,一度与所属各军失去联系,前去救援的两个师也措施不力,未能联系上。第180师领导在危急关头一时出现慌乱。这时部队虽已断粮,但师里还有骡马数百匹,如宰杀可供部队食用几天,缺乏经验的师领导竟未下令,任由骡马跑散。随后,部队忍饥后撤。由于缺少白天作战的信心,该师只在夜间行动,加上饥饿疲劳,结果在敌人火力封锁下行动迟缓,且途中失散者甚多。在这种人心不稳、地形不熟的情况下,本该集中力量打出去,但该师领导经过争论,最后决定毁掉电台、分散突围,一时形成干部脱离战士的各自行动,建制的战斗单位解体。5月27日,美军向该师所在地发起进攻时,除该师几百名干部和经验较多的骨干零散跑回外,其余人员只有少数抵抗到最后,多数失去抵抗而被俘。在这次严重失利中,第180师损失7000多人,其中5000多人被俘。这是志愿军在战争中被俘人员最多的一次。

彭德怀对180师遭受的不应有损失,心情十分沉重。洪学智副司令员后来回忆说:

当我回到志愿军司令部驻地时,已是半夜二点多钟,我急步走进彭司令住的矿洞,洞内燃着几支蜡烛,彭老总一个人在洞内焦急地来回踱着步子,我看见他只穿着一条短裤,打着赤膊,满头大汗,他已连续两夜未睡,看见我来到他面前就生气地急忙对我说:“60军出问题了,那个军的180师已同军部、兵团部和志司部失去了联系。”当他知道该师师长只率少数指战员突围回来,大部分指战员伤亡饿死被俘后,极为愤恨,要把师长立刻军法惩办。其后,彭德怀在志愿军党委会和其他一些会议上,也多次为此事公开检讨,主动承担责任。与此同时,他也曾严厉批评第60军军长,怒气冲冲地高喊:“你这个军长是怎么当的?你像个军长的样子吗?像你这样的指挥员就该杀头!”彭德怀说话时,气得脸色发紫,双手发抖,使整个会场气氛紧张,幸而新到任的志愿军副司令员陈赓打了圆场,才使事态暂时平息下来。后来,60军军长被撤职,180师师长、副师长受到军纪处分。

志愿军北撤中一时出现的混乱只持续了几天。5月27日后,为稳定局势,彭德怀决定部分军停止休整计划,以8个军在全线实行阻击,战局即稳定下来。在节节阻击的同时,我方又在后方建立三道防线,并调集兵力,准备待敌深入三八线以北时再反击。到6月10日,敌军也在“三八线”一带全线转入防御。至此,第五次战役结束。

在第五次战役中,中朝联军以百万之师,连续奋战50天,共歼敌8.2万人,我方作战部队损失8.5万人。特别是战役后一阶段,部队在后撤中有2万人失踪。其中第3兵团因一时出现混乱,失踪人员达1.63万人。美方则宣称在5月下旬俘虏我方1.7万人,这一数字占朝鲜战争中志愿军被俘总人数的80%,这是抗美援朝战争中志愿军作战仅有的一次严重损失。

邓华有一段精彩的文字总结第五次战役的教训:“第五次战役的作战指导上仍旧是一种带速决性的办法,主要是轻兵速胜的思想作怪,对敌人的力量估计不足,没有很好研究敌人新的特点来修正我们的打法;对自己的力量估计过高,新到部队的某些弱点虽已看到但未注意补救;对自己的供应困难估计不足,战役准备工作并未很好完成,即仓促投入战斗。在战役布置上企图过大,口张得很开,打得远,以致未达成预期目的,反而增加了前送弹药后运伤员的困难。志司在指导上的这些缺点是主要的。”作为彭德怀的搭档,他也主动承担了责任。

战后,彭德怀多次念叨一句话:“后悔不听邓华的话!”

毛泽东对第五次战役的评价是战役打得“急了一些”,“大了一些”,“远了一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