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刊“北漂”文章:房东夜里敲门要涨300房租

与其在“山重水复疑无路”中嗟叹命运,莫如在奋斗中寻觅那“柳暗花明又一村”

当岁月覆盖青春的足迹,常想为自己的奋斗历程找寻坐标。蓦然回首,竟发现这些年租住过的房子,已成为我个人奋斗的生动注脚。

犹记得刚刚步入社会、开始工作时,住的是四人间的职工宿舍,睡上下铺的木板床。那时我刚刚从天津一所大学毕业,与当地一家广告公司签约。时间一晃就是两年,我却看不清职业发展前景,也找不到未来究竟在何方,同事们也接二连三地跳槽。于是我选择了离开。当我作别那张木板床,突然有种悲怆感涌上心头:天下之大,却没有我一方立足之地。此时,一直在北京半工半读的男友发出邀请,让我去北京一起发展。于是,怀着对美好前景的憧憬,带着对人生一丝光亮的追寻,我义无返顾地登上了开往首都的列车。

踏上北京的土地,我迎来了工作后的第二个住所,位于五环外的一间房子—小到只能放下一张单人床,四周没有一扇窗户,门是唯一可以通风的地方。大城市寸土寸金,京城不菲的房租让我望而却步,能有个容身之所已属不易。我深深体会到了什么是家徒四壁、一无所有,但我同样鼓励自己,这就是梦想开始的地方,谁说身居斗室、一灯如豆,就不能放飞梦想?功夫不负有心人,历经整整三个月时间,在体味了无数次石沉大海的求职之后,我终于找到一份平面设计的工作。

新公司发展前景不错,设计部的老员工除了基本薪资之外,还有效益工资,让我这个新手羡慕不已。三个月的试用期过去,我被转为正式员工。正当我摩拳擦掌、准备放手大干一场时,公司股东突然撤资,一夜之间,人去楼空。手中拿到的那点微薄遣散费,还不够一个月的生活开支,我欲哭无泪。真没想到,正当命运即将展开美好图景时,现实的巨浪却又把我打翻在地。

恰在这时,老家的母亲打来电话,说家里要盖房子,询问我手头有没有钱,并劝我回去发展。我不好意思开口告知母亲我再次失业了,而“走,还是留”,这个问题也尖锐地摆在我面前。一番挣扎之后,我还是决定留下来。尽管历经曲折,但我依然坚信青春是用来拼搏的。与其在“山重水复疑无路”中嗟叹命运,莫如在奋斗中寻觅那“柳暗花明又一村”!

我转变思路,应聘到一家网络公司,负责电子商务。这份工作门槛低,只要略懂电脑,培训一周左右就能上岗。时间久了,我摸到了规律,经手的单子也渐渐多起来,薪水直线上升。而就在事业看似蒸蒸日上之时,一个周末晚上,房东咚咚的敲门声打破了平静。经紧急协商,每月增加300块钱租金,我才得以继续在这张单人床上睡个安稳觉。

如今,我正盘算着租一个更大一点的房子,作为我的下一个住所,居住条件必定会有所改善。一次次搬家,于无形中给奋斗留下鲜明印记,虽有无奈,却生长着希望。也许,住多大的房子并不重要,关键是心胸有多开阔、斗志有多昂扬、理想有多高远。正如莎士比亚所说,即便把我关在果壳之中,仍然自以为无限空间之王。只要自强不息、追梦不止,世界之大任由驰骋,又岂会被斗室所缚?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